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能提取熟練度笔趣-第1333章 玄鐵利劍,丹青長袍!(爲【壺中日月】加更386/1300)分享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我能提取熟练度
叮!你所在的队伍击杀了188级BOSS年怜丹,获得奖励:经验5亿点,修为1亿点!
系统公告:神捕司玩家夜未明、古墓派玩家透明度的天桥、武当派玩家藏星羽击杀了……
……
就在夜未明十分“温柔”的为夜叉带上了神捕司特产精钢手镯的时候,藏星羽也终于完成了对年怜丹的单杀。
不出意料,年怜丹这个始终将自己隐藏得很深的BOSS,果然在之前并没有被其他玩家拿到首杀。
他的第一次,就这样便宜了藏星羽!
对于年怜丹的死,夜未明并没有如何在意,只是随口交代了一句“小桥负责摸尸”,便再一次将目光落在夜叉那双秋水一般的眸子上。
《移魂大法》发动,下一刻夜叉的目光便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呆滞。
夜未明见状微微一笑,随之问道:“夜叉姑娘,告诉我,元蒙方面这次到底在酝酿什么样的阴谋?”
夜叉被《移魂大法》控制,神情看起来呆滞得犹如一副行尸走肉,听到夜未明的询问,只是机械的开口回答了一句:“你猜!”
“噗嗤!”
下一刻,夜叉脸上的表情一变,已经恢复了之前千娇百媚的尤物模样,一脸得意的看向夜未明,说道:“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以为那种还没有经过武学进化的催眠手段,可以对我这样的魅术高手产生作用吧?”
面对如此调皮可爱的夜叉,夜未明还能怎么样呢?
他只能选择宠着了!
于是乎,夜未明又十分溺爱的,在一双精钢手镯的基础上,又温柔的亲手给夜叉戴上了一对相同款式的24K精钢脚环。
这才解开了她身上除了用来封印内力之外,其他的穴道,让对方重新获得了行动的自由。
而这时,小桥也已经完成了对年怜丹的摸尸。
事实证明,小桥妹子的小白脚脚,效果绝对不是盖的!
花间游(绝学):魔门至高武学传承《天魔策》的一个分支,乃花间派历代相传的传承秘典,其中包含了武学招式、内功、身法、心法于一身,只要得此一门传承,便可晋升为当世高手之林。但因为花间派讲究风流儒雅,必须要《文采》达到一定程度之人得之,才能够发挥出它的真正威力。
修炼需求:资质50,悟性50,《文采》等级≥5。
……
丹青袍(神器):魔门花间派流传下来的一件传承秘宝,穿着这件衣袍,可以在身法方面得到一定的加持。
防御+2000,气血上限+3000,内力上限+3000,内功等级+1,身法等级+1,剑法等级+1!
特殊效果:文采风流
文采风流:身在花丛过,片叶不沾身。穿戴者《文采》等级越高,便可以得到越高的“身法”效果加持。
……
玄铁利剑(神兵):以玄铁为主要材料,是以多种珍贵金属打造而成的重剑,势大力沉,锐利无匹!
攻击+4500,膂力增幅+50%,内力增幅+100%,剑法等级+3,身法等级-1!
特殊效果:重剑有锋
重剑有锋:玄铁利剑可以根据使用者的力量提升剑气的锋锐程度。使用者的“膂力”属性越强,提升也就越大!
装备需求:膂力≥1500!
……
金钱:26340金!
……
不得不说,花间派还是很有钱的,而这个年怜丹的首杀爆率,也的确给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门绝学、一件神器、一口神兵,每一个都是那么的珍贵、给力。
其中最让夜未明感觉到惊讶的,还要数《花间游》的秘籍了。
事实上,与花间派有关的武学秘籍,夜未明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算上年怜丹爆出来的这套,光是名为《花间游》的秘籍,他就掉落出了足足三本之多。
第一本,自然是出自“双龙秘境”里,师妃暄头号舔狗侯希白的身上。
第二本,则是之前弄死竹叟的时候,爆出来的残篇。
其实之前在小桥从竹叟的身上,开出了《花间游》秘籍残篇的时候,夜未明就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直到此刻,见到这年怜丹爆出来的《花间游》,夜未明方才终于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不论是从秘籍的品阶,还是简介上来看,从年怜丹、竹叟身上爆出来的《花间游》,竟然与侯希白爆出来的那个并不一样!
从侯希白身上爆出来的《花间游》,就只是一门高级武学而已,或者修炼到极致的情况下,威力不下于绝学,但高级就是高级,即便堪比绝学,也最多就只能和绝学之中那些垫底的存在比上一比而已。
其上限,依旧无法与真正的绝学相提并论!
可他从年怜丹身上爆出来的《花间游》,却是地地道道的绝学!而且,在秘籍的简介之中,也只有年怜丹的这本写明了,它是《天魔策》的一部分。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因为年怜丹的《天魔策》是武学进化之后的产物,还是说侯希白就是一个水货?
带着这样的疑惑,夜未明十分高兴的参与到了分赃活动之中。
不过不同于之前的金轮法王和竹叟,对于年怜丹掉落的物品,貌似除了蓦染妹子对那把玄铁利剑有所需求之外,其他人对于他爆出来的装备,需求都不是特别的大。
在经过了一番简单的商量之后,最终的分配方式为:
蓦染妹子虽然已经先一步带着李莫愁返回神捕司,但既然大家一起执行任务,遇到最合适她的东西,众人也默契的没有任何争抢。在飞鸽联络一下之后,蓦染妹子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那把最适合她的玄铁利剑,再不用去羡慕李莫愁的水火拂尘了。
藏星羽则是得到了神器衣服“丹青袍”,至于其中价值最高的绝学秘籍的《花间游》则是被夜未明所得。
当然,这只是最初步的物品分配而已,在分派完毕之后,大家还是要通过金钱来进行一番多退少补,让没有得到好东西的小伙伴也不至于吃亏。
在三件掉落物品分配完毕之后,夜未明又按照之前与藏星羽商量好的,用自己身上的“紫云战衣”交换了这件“丹青袍”,于是乎一切OK,大家各取所需,都感到十分的满意。
其实夜未明身上那件得自雄霸的“紫云战衣”,若论及属性,丝毫也不会比“丹青袍”来得稍差。
甚至因为没有什么特殊需求,便能够发挥出装备完美特效的原因,在市面上的价值,应该还要比“丹青袍”更高出一些才是。
但不要忘记了一句话:
世界上的装备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你的。
在夜未明看来,这件“丹青袍”,就是要比“紫云战衣”更适合他!特别是其中需要一定的《文采》等级,才能够发挥出最佳效果的特殊属性,对于夜未明来说更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毕竟,他的《文采》,一早就已经达到了第10级的圆满境界了!
除此之外,夜未明所学的一身徒手武学,虽然在数量上比起剑法来只多不少,但却没有一个是对基础属性有所增幅的。
反倒是剑法方面,他身上却有着《全真剑法》与《万剑归宗》两门对基础属性有着极大加持的存在。特别是作为盖世神功的《万剑归宗》,随便提升一个等级,便足以对他的各项基础属性,都有着一个十分明显的提升。
更不要说,还有着“身法等级+1”这个同样对基础属性有着增幅效果的属性存在了。
至于,少了1000点的防御和2000点的气血、内力上限?
拜托!
夜未明缺那点属性吗?
坐地分赃完毕之后,夜未明又取出一口移花接木棺来,将年怜丹的尸体收敛了起来。忽略掉各种类似于《房中术心得》之类乱七八糟的玩意之后,夜未明将所有的熟练度融入到其中一本《剑法心得》之上,这才满意的带着他的小伙伴们,以及带着手铐、脚镣……咳咳,应该是神捕司特产首饰的夜叉一起,返回神捕司。
刚刚通过附近新手村的驿站传送至汴京城,夜未明便见到迎面有一只白鸽飞来。落在他的肩头之上,消失不见。
飞鸽会消失,说明这是玩家发送过来的消息,夜未明点开好友栏一看,果然见到血赚兄的头像正在不住的跳动。
【我刚才在刷副本来着,刚看到你发来的消息。
不过夜兄,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的实力竟然进步依旧如此飞快,各种高级BOSS都没少被你霍霍啊!
嗯,直接说正事。
年怜丹这个人物出自黄大师的代表作品之一《覆雨翻云》,你没有猜错,就是著有《大唐双龙传》的那个黄大师。
在《覆雨翻云》的故事线里,元蒙方面高手不论数量还是质量,都远非倚天故事线可以相提并论。
其中元蒙方面的第一高手庞斑,绝对是黄系武学体系中的真正天花板,整本书里,就只有一个浪翻云可以与之抗衡。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说的那封密信,落款处的“夜雨”二字,指的应该是庞斑的弟子方夜雨。而他口中的师尊,自然就是指庞斑本人。
而那个“李老师”,我觉得夜兄可能是听错了,准确的说法应该是“里老师”,能被方夜雨如此称呼的,唯有《覆雨翻云》故事线中,元蒙方面的第二高手,实力仅次于庞斑的人妖里赤媚。
如果要规划一个等级的话。庞斑应该有200级,里赤媚保守的估计也有190级左右的程度。
注意,我说的是世界升级之前的等级!
随着世界上级,主世界中的所有高手实力都有所提升,而他们这种程度的强者,被提升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也不敢随便做出毫无意义的预判。】——殷不亏
血赚兄给出的情报,还是十分准确给力的。起码通过他的陈述,彻底让夜未明认识到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
事情已经牵扯到了堪比黄首尊、张三丰那样的绝代强者,容不得夜未明不重视。
于是在向其道谢之后,跟着又问了几个与之相关的其他问题,在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之后,这才结束鸽聊,带着小桥、藏星羽和夜叉,继续朝神捕司的方向走去。
刚一进神捕司的大门,夜未明便迎面撞见了刚刚执行任务归来,准备再次出去执行任务的大力神鹰白展基。
白展基见到夜未明身边那个明显被生擒而来的夜叉之后,一双死鱼眼禁不住瞪得溜圆:“夜大人,我这边才刚刚查到有关天龙教的一点资料,你居然就把龙王手下的头号战将捉回来了?这效率,实在令属下汗颜啊!”
“别汗颜了。”夜未明轻轻一笑,随之说道:“刚好我这边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找黄首尊商量。夜叉就交给你好了,直接将她带去天牢关押。记得在她的一日三餐里面放上足够分量的药物压制内力,千万别给她任何逃跑或是搞事情的机会。”
“夜大人这就要把我丢进天牢里,不管人家了吗?”听到夜未明的安排,夜叉禁不住幽怨的说道:“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种害人的毒药,多看一眼,都害怕自己会中毒吗?”
夜未明懒得和这个可以免疫“移魂大法”的女人废话,当即摆了摆手,对白展基催促道:“快点带走,严格关押,紧密防范!”
“是!”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白展基应了一声,跟着便一把拉过夜叉两只“手镯”中间的铁链,拖着她朝天牢方向走去。
夜叉在白展基的拖行之下被动前行,心里那个气就别提了。
如果不是被夜未明用《一阳指》点了穴道,就凭白展基那两下子,还想拖得动她?
简直做梦!
可是奈何形势比人强,此刻龙游浅水,虎落平阳的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抗之力。
一边被白展基拖着渐行渐远,夜叉却是忽然转回头来,冲着夜未明高声说道:“其实夜大人猜得没错,我就是一个毒药,断肠腐骨的剧毒。如果夜大人哪天需要找我这样的毒药的话,别忘了来天牢探望人家哦!嘻嘻……”
“哗啦!”
夜叉一句话还没等说完,就被白展基扯着,又被动的向前迈出了两步,险些摔倒:“你别拽了,给我放开!老娘有脚,自己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