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真不是魔神 起點-第五百零六章 誰是幸運者?鑒賞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宴席,总算是开始了。
一个个服务员,推着一辆辆餐车,将准备好的菜肴端了上来。
灵平安看了看。
挺丰盛的!
基本上是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地上跑的。
一应俱全。
各种饮料,更是不要钱似的,每个人脚底下都放了一箱。
铺张浪费至极!
不过,考虑到这年头,肥胖是穷人的病,而能有条件瘦下来的,基本都是中产。
所以,这还真的不算什么!
富有四海的皇室,就算是拿着钱烧,也没有人会觉得稀奇。
等菜上的差不多了。
宴会厅上的楼层,忽地奏起了庄严肃穆的音乐。
编钟齐鸣,胡笳声声。
所有人都站起身来。
皇帝来了!
在乐声中,整个宴会厅都开始了合唱。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
是诗经的《天保》,也是如今联邦帝国法定的皇帝颂歌。
灵平安象征性的站了一下,然后就自顾自的坐下来了。
皇帝嘛,意思意思得了。
毕竟,在宪法上都说了。
皇帝……那可是天下人的儿子!
四舍五入,也就是他的孩子了。
哪有父母给孩子低头的事情?
但其他人却是激动的不行。
尤其是边缘角落的人,都是大声的高唱着《天保》之词。
最终,合唱声在宏大的祝福中结束。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叮!
编钟也齐鸣九声。
周厅的所有门窗,被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禁卫打开。
穿着三百年前的陆军礼服的仪仗队,从宴会厅的正门走进来。
宣礼官的声音,从安装在这个宴会厅内外的扩音器中传出来:“大夏联邦帝国皇帝陛下,御驾驾临!”
然后,便是各种语言的外语介绍。
叽里咕噜的完全听不懂。
灵平安只知道,大夏联邦帝国的皇帝头衔,在秦陆那边是很长的。
那似乎是各种历史原因,综合在一起的。
乃是外邦国家加诸在大夏天子头上的头衔。
每一个都很长。
譬如,太祖刚刚平定天下,就和趁机东下蚕食大夏领土的洛希亚打一仗。
一仗打来三百年和平。
迄今,大夏与洛希亚的国境线,都是那一战后签订的《北海条约》所规定的国境线。
在这份条约里,洛希亚人好像是依着他们的习惯和传统,给大夏天子安上了长长的古秦陆头衔。
然后,就是百年战争中的打打谈谈。
布塔尼亚、法兰、佛郎机、神罗,都从各自的文化与传统出发,为大夏天子安排了他们可以理解的头衔。
乱七八糟的很。
灵平安要不是写网文,都不会知道这些事情。
…………
在庄严的音乐声中。
一位位驻夏大使和代表,纷纷起身,摘下帽子致敬。
毕竟,这可是如今世界权力最大的男人!
更是所有国家都承认的至尊。
他是洛希亚人口中的‘大亚细亚各地的专制独裁君主,在贤明的先知辅佐下的君王’
也是布塔尼亚所称颂的‘中原的君主、北周与南周的保护者、西宋大陆的主人、东莱自治州与香山自治州的捍卫者、获神保佑的皇帝’。
更是神罗皇帝也承认的‘神圣的东方主人、尊贵又尊贵的中原皇帝、获神庇佑的征服者、独裁者与保护者、领有从太平洋西岸到东岸所有土地的统治者’。
阿卡多也在人群中站起来。
他看着走来的皇帝。
心思却在忍不住的翻江倒海。
就在刚刚,血河之中,传来了叫他心悸的声音。
“噩梦游戏参与者,编号甲子0210,你该回来为空间继续作战了!”
噩梦空间在召唤他。
而且……
这种召唤,是强制性的。
他能感受到,噩梦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恐怖。
他若是胆敢拒绝……
空间会把做成电池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忍不住的想着:“噩梦空间的剧变……终于要坦露在世人面前吗?”
两百多年前,当灵气复苏之时。
这神秘的噩梦空间,也悄然萌芽。
阿卡多,就是在噩梦空间的冒险中成长起来的。
他的血河,也是多赖空间的伟力。
不过……
打工仔,只要有可能,就会想办法自立门户。
他也不例外。
所以,当年,他故意的落到了范海辛之手。
借着布塔尼亚王室所领有的‘圣公会’的滂湃信仰之力,挣脱了噩梦空间的束缚。
此后,更是在那噩梦空间中,占据了好几个噩梦世界,自立为王,听调不听宣。
那空间虽强,对他这样的存在,明目张胆的钻空子行为,也是无可奈何。
毕竟,祂太呆板了。
机械的回应和机械的安排,对他这样的存在而言,满是漏洞。
更何况……
他还有着带头的大哥在前面顶着。
然而……
如今,过去的一切,终究不复存在。
噩梦空间变了。
三个多月前就变了。
时间刚好是在那玛拉顿公主陨落之后。
也是因为玛拉顿的陨落,他才从空间中遁出,重新苏醒。
本以为,只要不再进去,就应该是可以安全无虞的。
哪知……
人家现在还会找上门来了。
“空间的剧变……”
“我迟早要面对的!”
他想着,便已经有了决断。
是得回去看看了。
……………………………………
阿蒙看着一脸无辜的南纳。
祂慢慢垂下头去。
那些苔藓一样的东西,正在钻入祂的躯体。
祂在不可避免的向着电池的方向转变。
祂叹了口气。
这空间的广场,现在弥漫着诡异而厚重的迷雾。
除了面前的南纳,祂见不到其他活物。
没办法,阿蒙只能指望着这个刚刚重获自由的‘月神’了。
于是,祂道:“南纳,你是不是很疑惑……”
南纳点点头。
“那就让我将你疑惑的事情,与你一一解释吧!”
“这里是噩梦空间……”
“我当年被解放后,就是来到了这里,躲避着那位主的窥探和搜寻!”
“那位主?”南纳听到这个词,吓了一大跳:“祂……祂还在?”
那可是南纳的噩梦。
祂永远不会忘记,那扇忽然在苏美尔的天空中打开的门户。
萦绕着光的神,从中漫步而出。
身后的天使大军,铺天盖地。
苏美尔文明与苏美尔神系,瞬息之间就被镇压。
祂的父神,更是被活活撕裂。
祂也难逃陨落,被从月亮上拽下来。
最终,塞到了一块黄金核心中,成为了天国的工具,以月之轮的身份存在。
变成了天国的奴隶!
还要反过来,替那位主厮杀、冲锋、充作坐骑。
阿蒙呵呵的笑了笑……
“祂怎么会不在?”
“祂一直在……”
“只不过,祂的苏醒,需要解开七道封印而已!”
“当那七道封印解开,祂便会同时从无底深坑与天国中复苏……”
“然后……”阿蒙有些恐惧的说道:“整个世界,都会变成祂的养分!”
“我们,我们的文明……神系……人民……”
“都将成为一盅味道鲜美,营养丰富的羹汤!”
说道这里,阿蒙就对南纳问道:“南纳,你见过养蜂人和饲养蚂蚁的人吗?”
南纳不太懂,点点头,道:“什么意思?”
“那位主,就是养蜂人,也是饲养蚂蚁的人啊!”
“祂在走向一条我们也无法理解的道路!”
“这条道路的最终,需要一道药剂!”
“这药剂的配方,就是整个世界!”
“就像养蜂人将蜜蜂产的蜂蜜割下来……”
“也像那些饲养蚂蚁的人,将整个窝的蚂蚁,都泡到药酒里!”
“吃下这最后的药剂后,祂就能以整个世界为跳板,走向一个全新的世界,进入全新的领域!”
南纳听着,心惊不已。
“难怪……难怪……”
祂想起了自己从那东方逃脱后,一路上,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存在,为祂打开方便之门。
北秦陆的奥丁诸神……
希腊的奥斯匹林诸神,都在为祂暗中提供帮助。
祂还莫名其妙,但现在,终于明白了。
所有人都在怕,怕那位主苏醒。
祂苏醒之日,就是世界末日之时!
整个世界都将成为祂的盘中餐,成为祂更进一步的药剂!
仔细想想,好像那位主,在一开始就将事情告诉了所有人。
在创世记中,祂已阐述的清清楚楚。
祂要怎么做,祂会如何做!
从前,南纳迷迷糊糊,还以为只是在夸耀祂的伟大,恫吓整个世界。
但现在……
回过头来看,这本身就是一场宏大的仪式,一个不可思议的仪轨。
通过这一手段,祂将整个世界都标记了起来。
信祂的越多,祂熬制的药剂也就越强力!
看着南纳瑟瑟发抖的样子。
阿蒙也没有怪祂。
毕竟,任谁知道这个秘密,都会如此。
整个世界,都已经被人布下仪轨,种下神通,打下标记。
只待收货之日,便可以烹饪出绝世的神药。
整个过程,早已经布告天下,人尽皆知。
“先不谈这个问题了……”阿蒙道:“你也不必太担心!”
“祂要醒来,还要打开七重封印!”
“且必须是别人主动打开,而不能由自己动手!”
这是仪轨的仪式。
也是药剂的炼成之法。
须得心甘情愿,至少也是大势所趋。
虽然那位主,早已经料定一切,做好了布置。
但终究,还是可以挣扎的。
也是可以反抗的。
而且,这并非迫在眉睫的威胁。
阿蒙对南纳道:“我们还是先说说现在的情况吧!”
“如你所见……”
“这噩梦空间,也是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东西!”
“祂不在神话和传说中!”
“灵气复苏之处,就突兀的出现……”
“起初,祂很弱小,很呆板……”
“所以我们进入这里,成为了玩家……控制着这里……”
“甚至肆无忌惮的利用祂……”
“但现在看来……这恐怕是故意的……”
“这噩梦空间,和那位主一样……”
“早已经在我们身上种下了仪轨……”
“现在……祂开始收割了!”
祂看着自己的下半身,被淤泥一样的东西束缚,被苔藓一般的东西入侵身体,要将自己变成一枚电池,供养空间的电池!
“我是走不脱了!”
“但……亲爱的南纳,你或许还有希望!”
“你要是能逃脱,或者有机会,见到其他的失落者……”
“便去请解放者吧!”
“只有解放者,或许能救我!”
“解放者?”南纳不太明白,祂问道:“祂是?”
阿蒙嘿嘿的笑着,将一个名字告诉南纳,南纳听完目瞪口呆:“祂?”
“祂不是?”
“所以……”阿蒙道:“祂既是背叛者,也是解放者啊!”
“在你之前,我和其他失落者,大半都是祂解放的!”
“不过!”阿蒙似乎想起了什么,对南纳道:“你也绝对不要相信祂!”
“为什么?”南纳不太懂。
“锡安城的衔尾蛇你见过吧?”
南纳点点头。
“那你好好想一想……”
“衔尾蛇,代表了什么?”
衔尾蛇是轮回。
头尾相连。
祂抬起头,惊骇莫名。
因为祂想了起来,那位主的传说。
阿蒙则嘿嘿的笑起来:“我们怎么知道,祂究竟是背叛者,还是解放者?”
“我们又如何知道,祂到底是不是在执行祂的主子预设的任务?”
“恐怕,连祂自己也不清楚……”
“嘎嘎嘎!”
这正是那位主的恐怖之处。
不可知,不可窥,不可闻。
更恐怖的是……
没有人知晓祂的真正面目。
你以为祂仅仅是天国的神与创造者?
呵呵!
阿蒙桀桀的说:“奥丁曾和我说过……”
“七美德与七宗罪,是一体两面的!”
“祂怀疑,那位与红龙,也是如此!”
七美德,是那位座下的七位天使之王。
分别对应着:忠诚、希望、慷慨、正义、坚韧、克制、节俭。
而七宗罪,则是: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暴食、**。
七美德对应着七位大天使。
七宗罪则对应着七位堕天使。
有意思的是,七美德是大天使,而七宗罪代表的堕天使,也是曾服侍那位的大天使。
所以……
好人是祂,坏人也是祂。
善是祂,恶也是祂。
于是,祂既可以是天国的神,也可以是无底深坑的红龙。
就像衔尾蛇一样,首尾相连,自成一体。
再想到所谓的失落者秘境……
南纳咽了咽口水。
祂感觉,自己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牢牢束缚。
不得呼吸,不得挣扎,不得喘息。
绝望在心底浮现。
南纳猛然想了起来。
祂对阿蒙道:“我是在东方被人解救的!”
阿蒙点点头,道:“我听说了!”
南纳咽着口水,问道:“救我的人……会不会也是祂?”
这个问题简直不能想。
细思极恐!
阿蒙也愣住了。
……………………………………
一团团光球,在迷雾之上,若隐若现。
青色的石质地基,在虚幻中浮现。
端坐于其上的是理智与智慧的乌姆尔。
祂听着迷雾之下,那两只蚂蚁窝里强壮的蚂蚁之间的议论。
祂的脸上,浮现出了讥讽。
“又有乞丐在谈论皇帝家的金扁担!”祂讥笑着。
好在,今天轮值的是祂。
大慈大悲、心胸宽广的乌姆尔。
而不是那个脾气暴躁,没有脑子的家伙。
不然,那两只蚂蚁现在已经被踩死了。
当然了……
祂之所以没有踩死那两只蚂蚁。
原因也是因为,不值得!
何必呢?
祂早已经过了要以世界为羹汤的阶段。
祂现在的道路,走在以宇宙为肉糜的路上。
以整个宇宙的一切,煮成一锅汤饭。
然后趁热吃下,能管主人好几次梦境轮回。
于祂这样的存在而言。
也就只有宇宙这样体量的世界,才能勉强塞饱肚子了。
“话又说回来……”睿智仁慈冷静的亚姆尔,轻轻拨动着自己面前的镜片。
看着那一个个出现在镜子里,想要成为主人的奴婢的人类女子。
祂嘴角的讥讽之色,更加浓郁了。
旧日支配者,到处留种。
这是本能。
因为祂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能量,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疯狂。
祂们是熵。
疯狂在不断飙涨。
所以,必须不断的繁衍后代。
将自身的疯狂,分散出去。
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畸形可怕的怪物。
但……
那是旧日支配者。
一群管不住自己的废物!
到了外神这个级别后,就已经可以管控自身的疯狂了。
所以,在无数宇宙,外神们的子嗣,是极其稀有的。
不仅仅是因为外神们不需要。
也是因为,能够承受外神疯狂的存在,寥寥无几。
以祂而言。
除了那位黑暗丰饶之神等寥寥几位外。
任何生物,即使只是窥见祂的本体的亿万分之一的真面目。
也会在刹那间,就被那代表真理的黑暗与疯狂所吞噬。
成为一堆畸形的没有灵智,只剩下疯狂在支配的血肉。
至于主人……
哪怕是在美梦中的主人,哪怕是还没有苏醒的主人,即使只是在酣睡中的主人。
也不是这样的凡物可以承受的。
除非……
“她们成长为旧日级别的存在……”
“大抵还能勉强承受一下!”
只是……
成为旧日?
亚姆尔笑了起来。
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除非她们先讨得主人的欢心。
主人亲自为她们加持,这才有可能。
但问题在于,主人要亲自为她们加持的话,她们就可能窥见主人的万分之一的真实。
然后在刹那间就变成了一滩疯狂的没有自己意识的血肉。
这是死循环。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机会。
主人的苏醒度在不断拔高。
继续下去的话,这场美梦说不定就要惊悚起来了。
就像一杯水,快要满了怎么办?
想办法倒出一些喽!
想到这里……
亚姆尔就微笑起来。
以人类形象存在的祂,在微笑的时候,虽然有些诡异,但还是正常的。
毕竟,在无数岁月的过去,甚至有人能在见过祂后,还能保持理智。
祂扭头,看向另一块镜子。
镜子里,倒映着一个个世界。
祂又看向自己身前的镜子。
镜子中的一个个凡物。
“谁会是幸运者?”祂嘴角慢慢翘起。
一挥手,数不清的触手,便从祂身下的基座钻了出来。
这些触手,一条条的深入这噩梦空间的血肉中。
然后与噩梦空间的血肉融合在一起。
这些血肉在祂的神力的催化下,慢慢的扭曲起来。
化作一道道门户。
门已经打开了。
银之钥守护的时间与空间之间,出现了桥梁。
接下来,就是链接!
祂注视着那一个个世界的画面。
猎魔人少女,在楼顶仰望苍穹。
那深渊的轨道,在不断靠近。
……
西游的黄昏下,有着东向的少女,走在荒无人烟的崇山峻岭之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天倾的大陆上,坚毅的女孩,蛰伏在厚厚的黄土之下。
她的头顶,天魔与修罗在呼啸着。
一头六臂修罗,正在大杀特杀。
……………………
黄沙漫天,已经快要无法控制自己的少女,持着那杆依旧饥饿的长枪,坚定的走向又一个将要坠毁的浮空城。
……
暗红色的天穹下,钢铁修女,振翅而行。
她带着钢铁的子民,正走向一处邪神子嗣盘踞的巢穴。
……
“唔……”亚姆尔忽然想了起来。
“我只是管家而已……”
“怎么可以代替主人做主?”
“那会被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