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ptt-第六百一十六章 格拉茲特:我彷彿錯過了一個億…閲讀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几乎在看到格拉兹特的第一时间,李维凭借本能对危险的感知就已经知道…
这是一个绝不逊色于飞虫大公巴尔泽布和地狱火之主莫菲斯托费利斯的至强者,甚至…还隐隐在他们之上。
只不过很遗憾的是,如今身处乌黯主君领地的他和扎瑞尔,却并不能享受来自巴托地狱之力的加持。
客场作战的话…怕是不太好搞啊。
这几乎相当于在一名神祇的神国中与那名神战斗!
虽然如今他手中多出了一把来自希尔维手中的秩序七节权杖,大不了他还可以利用这把权杖将格拉兹特强制放逐去外域位面。
但一旦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么这把权杖也就失去了它的战略优势,对于日后启动深渊远征将会极为不利。
李维深吸口气,最终还是放弃了于此放手一战先收些利息的冲动想法。
因为一旦开战,他和扎瑞尔至少在自保上可能还没什么大问题,可身为战士的蓓丝特娜就会略显尴尬。
而最大的问题…还是来自于沃金和已经扑街的克伦维尔这两个累赘。
是的!在李维眼里,沃金这个战五渣就是最大的累赘!
如果用游戏角色去定位的话,这位身为‘泉水辅助’的财富女神最应该干的事情,就是好好待在自己安全的神国里,给他们加加BUFF就够了。
当然…因为圣者浩劫的缘故回不去神国,也不能完全怪她。
可你就一只‘金毛猫咪’自己心里还没点B数还跑深渊来凑热闹,那不是厕所里点灯,找屎嘛…
而且来的偏偏还是格拉兹特这个深渊银魔的领地…
李维简直无法想象,若不是他按照希尔维的提示来到这里,这只平时只会萌混过关的女神,会被格拉兹特这个变态调教成什么鬼模样…
那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结果。
好歹也是跟他李维签署过盟约的女神,就算是这只蠢笨的女神欠调教,那也是他银龙李自己来啊!
呸!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呢。
瞬息间想明白了这些后,李维直接抬手以一个【法师之手】将奄奄一息的克伦维尔拽在了手中,一手拎着有些懵逼的金毛女神的后脖颈,对着身旁的蓓丝特娜和扎瑞尔道:
“我们走!”
可就在他准备张开传送门时,就看见那名正向他们缓缓走来的格拉兹特微微眯起眼睛,然后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李维就猛地抬头朝着对方看去。
因为他愕然发现…自己一向无往不利的【异位面召唤术】,竟然失效了!
这怎么可能!
而这时,就看见那名乌黯主君对着他咧开一个好似恶作剧成功的灿烂笑容,对着他朗声道:
“是不是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打不开门了?
“哈哈,其实早在你第一次来我的银宫‘借取’我那亲爱的女儿时,我就想邀请你进来做客的。
“只可惜…那时的你似乎不太愿意,连门都不愿意进,身为主人的我,也不太好强行改变你的意愿,这实在是太令人伤心了。
“直到另一位美丽迷人的银龙小姐,希尔维殿下也来我的银宫拜访,并从我的藏品中‘借’走了一块神器碎片时,我想挽留她在我的银宫多住几天,为此我还利用身为恶魔领主的权能封停了关于【传送门】的概念,可即便如此,希尔维殿下却依旧无情的‘开门’离开了。
“而那时我也注意到,你们所使用的空间法术,竟是同一个…
“也直到那时,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你们所使用的法术,并不是简单的【传送术】,而更像是某种…【召唤术】…对吗?
“所以这一次…我将【召唤】的概念也暂且封停了…
“而且看样子…这一次…我似乎成功了?”
李维缓缓颔首,笑着称赞道:
“是的,您成功了,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成功破解这个法术,阁下果真睿智非常!厉害!”
一旁原本刚有种‘只要你们还活着,我就不会遭受苦难’的金毛女神瞬间就险些吓尿了,使劲的拽着李维的手臂有些焦急道:
“不是吧不是吧!提比利乌斯!你那门也打不开了?”
啪啪啪啪啪啪!
就看见格拉兹特一边开心大笑着一边用力拍着巴掌道:
“啊…这真是太令人高兴了…这么看来,我这么多年来的研究,还算是没有白费。
“只是依旧太令人遗憾了,遗憾的是,我若是早些洞悉这一点,也许,我当年就有向希尔维小姐求爱的机会了…
“啊…那可真是一头美丽而又高贵的生物啊…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仅仅是回忆起她的模样,我体内深处的血脉…都仿若在沸腾!
“不过令人庆幸的是…你…提比利乌斯…时隔这么多年来,竟然记得来拜访我格拉兹特…
“这真是令我…深感荣幸!
“而我相信,你也一定十分乐意满足我那一点小小的愿望…
“带我去见希尔维小姐,对吗?
“当然…在此之前,我相信,我们之前,也一定能够相处的十分愉快的。
“还有那边的霜巨人小姐、毁灭之女小姐,噢,没想到,居然连小芬妮也来了…”
随着这位乌黯主君如同深狱话唠般滔滔不绝的自言自语,蓓丝特娜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沃金的嘴唇越来越苍白,就连红色寿衣也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也是一声不吭。
而察觉到不对劲的商人与恶魔们则是全力以赴的开始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哈哈哈哈哈,这真是太令人愉悦了!
“来吧…来开始属于我们的狂欢吧,我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而就在格拉兹特大笑着张开双手,刚说道这里时,终于有人受不了他的聒噪了!
叮!
一阵金属交击的清脆碰撞声中,就看见乌黯主君不知何时凭空抽出了一把剑首带弯钩的蛇形大剑抵在身前,微微眯着眼睛凝视着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突进至自己面前的女人。
正是不知何时消失在原地的毁灭之女…扎瑞尔。
她此时已经完全展露出她那堕落天使的真实模样,展开着一对墨黑的双翼,手中却握着一把圣洁的大剑,架在格拉兹特的酸液爆裂巨剑上。
身为毁灭之女扎瑞尔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轰的一声宛如火山爆发般令人头皮发麻的巨响中,整座链接三重国度的泽拉塔之城仿佛都在剧烈颤动起来。
许多本能回首朝这边街区望来的位面商人和恶魔们,就看见他们的领主和那名‘突然出现’的堕落天使明明没有动,但却仿佛在离自己急速远去。
下一刻,伴随着一道横扫大半个46层城区的冲击波席卷而来,他们才恍然发现,这竟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他们已经被那霸道而蛮横的冲击力轰的飞离了地面,然后绝望的看着那些破碎的建筑和石墙越来越近,啪叽…直到一切变得漆黑而冰冷,痛苦的感知也离自己而去。
很快,以两者为中心的街区都如同飘在台风中的油画似的支离破碎,所有的一切都在抛飞,崩解!
更可怕的是,无数如同硫酸雨般侵蚀一切的绿色酸液也随着这股冲击飞洒开来,一时间,到处都是身躯迅速溶解的恶魔在哀嚎的奔逃,然后倒地不起。
而在这股席卷一切的狂风暴雨袭来的刹那,李维将手中的沃金和夏恩七世朝着霜巨人小姐怀中一扔,咆哮道:
“带他们先走!离开这片层域!然后回地狱!”
吼完这一嗓子,身躯就骤然膨胀,化作一头苍白巨龙双爪朝着地面猛的一砸,一座冰山就化作寒冰屏障拔地而起,将一众人护在身后,免受那致命的酸液洗礼。
蓓丝特娜也没有丝毫犹豫,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维的背影和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的冰山,拎着还没搞明白什么回事的财富女神和夏恩七世往自己的背上一挂,拔腿就跑。
在这样能级的战场上,即便是身为高等传奇战士的她,也是有些力有未逮,不但可能帮不上什么帮,甚至还得让提比利乌斯分心保护自己。
眼见他们的身影在霜巨人小姐全力以赴的奔逃下,一路将阻拦她们的恶魔撞的血洒漫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街道尽头渐渐消失,李维深吸口气,将身前残存的小半座冰山自废墟中梦的拔起,朝着格拉兹特的方向掷去!
整个龙躯也展翼腾空而起,然后顺着冰山坠落的轨迹,宛如银龙的流星般朝着那个方向俯冲而下!
而格拉兹特与扎瑞尔碰撞的中心地带,俨然成了一片可怕的焦黑盆地。
只是突然察觉到自己原本势在必得的‘猎物’在迅速朝着自己领地的边际离开,于是原本还带着玩味儿神情的格拉兹特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而认真起来。
只见他嘴角微微下垂,似是有些不高兴道:
“啊…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为什么每一次…我如此诚心诚意的邀请你们在我的领地做客。
“你们一个个却都要急着离开!选择离我而去!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甚至…甚至连我说的话都不愿意听完!
“既然如此,我可能…就稍稍有那么点…不客气了!!!”
这时,陡然注意到头上的光线变得绚丽起来的乌黯主君,双眼周围的线条陡然如同刀削般锋利起来!
然后猛地一脚朝着口鼻已经溢出两条血线的扎瑞尔的腰间踹去!
而悍猛如斯的堕落天使竟是依旧没有选择防御,而是全力一道秩序法术朝着格拉兹特的胸口轰去!
格拉兹特发出一声闷哼,嘴角溢出一条血迹。
扎瑞尔却是已然比来时还快的速度被轰飞出去,接连撞穿了远处还未被冲击波及的半条街道,将半座泽拉塔的城墙直接轰塌了。
“噢…天呐!我究竟做了什么!我怎么能对一位女士如此无礼!还是一位如此美丽可爱的堕落天使小姐!”
格拉兹特微微扬起脑袋,抬起一只手置于眉上,遥望着被自己一脚踹飞的扎瑞尔,突然像是后悔莫及的忏悔着。
然后漫不经心的拔起那把蛇形的酸液爆裂巨剑将那座冰山斩碎。
寒冰破碎间,露出一头狰狞银龙的身影,格拉兹特的瞳孔微微扩张,不由自主的赞叹道:
“噢,实在是…太美了…”
那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忆起了自己与希尔维小姐的初见。
可遗憾的是还没来得及去畅想他们可能拥有的美好未来,就被李维携着万吨自重一爪子贯进了大地!
又是一声不逊于先前的可怕巨响。
岩石迸溅间,李维盯着对方依旧沉醉的双眼,强忍着被基佬盯着的不适感道:
“多谢阁下的夸奖,不过…我们之间…
“恐怕并不合适!
直到这一刻,格拉兹特才察觉到对方似乎将什么东西摁在了他的胸口。
那是一枚雕像,一枚源自断域镇领主、红色寿衣化身的石制雕像!
“不!!!你们不能这样!”
陡然察觉到对方意图的格拉兹特突然怒目圆睁的咆哮起来。
可红色寿衣的雕像眼中红光一闪:
“断域镇领主红色寿衣,帕勒芬妮,替母亲美坎修特女士,向您问好,乌黯主君阁下。”
蕴含着一丝来自断域镇深渊规则之力的雕像猛地自两者之间炸开。
刹那间,格拉兹特在他的三重国度中所制定的‘严密规则’,出现了混乱的波动。
李维只觉眼前一黑,浑身剧痛中朝着扎瑞尔的方向急速掠去,一把拽住刚要埋头继续冲锋的堕落天使小姐,再次尝试于这种混乱中使用【异位面召唤术】。
可所有的坐标都变得如同风暴之海中的浮萍一般!
这样的传送实在是太危险了!
“吼!!!这一次!你们休想离开我!!!”
就看见那位乌黯主君拔地而起,身形迅速消逝。
【无错传送术】!
简直疯了!
在两个领地规则的碰撞下,这家伙居然还敢用传送术!
不能等了!
那一刻,李维猛地抬起头,于那片浮萍的坐标海洋中仰望‘星空’。
仰望那颗唯一稳定的‘坐标’:
【来自母亲托里斯塔娜的星界加护】:
希尔维,我的孩子,愿群星照耀你的身影,愿大地眷顾你的足迹,愿你永不迷途,无论相距多远,终能找到归家的路…
只剩这一条路了…吗?
啊哈!
冥冥之中,李维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觉到了来自命运的…牵引!
“再见!”
抱着扎瑞尔身形开始一同消失在门内的李维,对着渐渐凝实的格拉兹特咧嘴笑道。
“不!!!”
那一刹那,伸出手想要挽留的格拉兹特…
泪如雨下!
仿佛错过了一个亿…
的美丽伴侣…
陡然出现在星界某个寂静地域的李维,依旧止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那个乌黯主君实在是把他恶心了个够呛!
早晚把这玩意儿人道毁灭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