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劍骨 ptt-第二十八章 時殺展示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宁奕?”
紫凰盯着门户中掠出的那道身影,神情一怔。
不等她反应。
宁奕抬手便是一剑!
滚滚神性,掀翻白银宫殿,化为一条连绵起伏的地龙龙脊,将两旁楼阁摧枯拉朽地斩开。
这道剑气声势浩大,通天彻地,直接将紫凰妖圣吞没——
那一刻!
一尊紫色圣凰法相,在怒海狂涛的剑气海洋中缓缓撑天立起。
女子妖圣双手结印,宛若一叶扁舟,摇摆不定,四周地面全都龟裂破碎,无数白银石粒悬浮炸裂。
她施展秘术,对抗宁奕这浩荡一剑。
胸腔震颤,清脆的凤凰戾鸣响起——
磅礴音浪,震颤四方!
只见一头巨大紫凰,口衔雪白玺印,向着宁奕撞去。
紫凰亲眼见识了这人族小子的剑气杀力,丝毫不敢大意,这一次她不仅祭出覆海印,还动用全身修为,倾力施展法相,与宁奕对剑!
“轰”的一声。
出乎紫凰预料,这一次对剑并不吃力,她反而轻易占据了上风。
那袭黑衣,在凰火之中,如一张白纸,轻飘飘向后略去——
宁奕瞬间收剑。
吃一堑长一智,与覆海印硬撼,非但讨不了好,只会使自己受伤……所以他选择借力。
借着凰圣法相与覆海印的力量,倒掠而出。
而且。
与紫凰的交手,只需要做到声势浩大即可。
这一架,要让整座白银城内的所有人都看到……至于能不能杀死紫凰,倒是次要的。
紫凰与孔雀一样,杀死他们,并不能使自己直接获益。
宁奕要做的,就是引起白帝和龙皇的注意!
即便凭借四圣宫殿的阵法,他也无法伏杀两尊皇帝中的任何一位……既然如此,他便借力伏杀。
若能让这两位皇帝碰面……无需自己动手,白亘龙皇,自会对决。
“轰隆隆~~”
肆虐澎湃的凰火,将宁奕吞没。
后背平行贴着地面倒掠的宁奕,平静注视着那直射穹顶的璀璨剑意,以及通天彻地的圣凰法相。
这般动静,已经足够了!
宁奕眯起双眼,如倒射箭镞的身子微微弯曲一个弧度,双手手掌轻轻撑地,擦的一声,宛若一头矫健豹子。
他开始奔跑。
滚滚如潮的凰火被他甩在身后。
宁奕以极快速度,赶上了撒丫子狂奔的仙缘果。
朱果一把鼻涕一把泪,双脚缭绕紫色凰火,跑起来像是踩着风火轮,看到宁奕来了,赶忙加速。
“宁奕,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你要打架就打架,干嘛要让老子卖命!”
宁奕冷静道:“那两条大鱼都非等闲之辈,你不现身……它们不会现身。”
以龙皇白帝的性格,即便捕捉到了自己气息,也未必会直接露面。
看得出来,这二人都想避免在核心城前碰面的情况……无论是白亘还是龙皇,都想当那位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的大赢家!
但仙缘果现身,情况就不一样了……这段仙缘,就在眼前,你若不抢,可能就没了!
“你特娘真是一个疯子!”
仙缘果屁股后面着了火,窜起来八丈高。
滚滚凰火之中掠出一道女子身影,紫凰攥着雪白玺印,一个极快助跑,全力将覆海印掷出。
“宁奕,休走——”
那枚雪白玺印,直接破开音浪,看似对准宁奕,实则锁定仙缘果。
朱果后心有一股巨力吸附,不回头还好,一回头,看到那迎风暴涨的玺印,眼珠子瞪得滚圆,连忙一个起跳,趴在宁奕后背之上,死死攥住这厮衣领。
宁奕回首,面无表情瞥了一眼。
两根手指并拢,极快在眉心划过——
嗖嗖嗖,三把飞剑掠出。
龟纹龙藻白虹!
三道长虹,交叉掠出,三特质神火各自附着一缕。
神性纯阳至阴。
三把飞剑,先后击出,同时掠为一线,几乎合而为一,在空中燃烧起滚滚神火,犹如天神掷落凡间的三叉神戟——
“咚”的一声。
遥隔数十丈,这道浑厚如敲钟的雷音震颤,仙缘果的面皮在音浪掀动下“缓慢”翻滚,像是一面拨浪鼓,若不是宁奕以生字卷将它庇护,只是这一击碰撞余波,便足以将它震晕过去。
连宁奕自己也没想到。
三特质神火,附着在飞剑之上的杀力,竟然如此强大!
书院遗留的这三把飞剑,若真要严格按品秩来论,定然是不如那枚吞噬万钧海水的“覆海印”。
但在三神火附着之下,这一绞斩,雪白玺印竟然内部绽出一道清脆碎裂之音!
“咔嚓!”
紫凰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画面,吞噬磅礴海水的覆海印,竟然被三把纤细飞剑先后钉射洞穿!
覆海印破碎,滚滚海水倾泻,如天幕坍塌。
“嗖嗖嗖——”
三把飞剑完好无损掠回宁奕身前,宁奕接连踩踏飞剑前掠,在神海内豢养近十年的飞剑,极通主人心思,无比及时地出现在宁奕脚下。
宁奕站在一座巍峨高塔之上,单手按住塔尖大旗,周身旋转着三缕荧光缭绕的书院飞剑,黑衫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他平静俯瞰着被自己拉开距离的紫凰妖圣。
覆海印破碎,紫凰妖圣面色涨红,甚是妖异,宛若滴血一般。
虽是初得此宝,但却以心神炼化,用起来甚是顺手。
宝器破碎,主人受损。
她死死盯着宁奕,那个年轻的人族剑修,神色轻松,明明已经拿到了朱果,却第二次现身,看来是来猎杀自己的。
先前在朱雀大殿,被打回雷阵的孔雀,已经死了么?
不,不对……
后续没有更大的动静了。
白银城虽大,但孔雀若是殊死抵抗,自己必定有所察觉。
若孔雀没有死……那边只有一个原因。
白帝赶到了。
既然白帝到了,那么龙皇陛下,也不会缺席。
瞬息之间,心念百转。
先前声势浩大的那一剑……是想引起陛下注意?
只不过宁奕这第二次现身的理由,她实在有些无法理解,取走先天灵果,直接离开不好么?
……
……
长风浩荡,大旗飞舞。
西方星宿,白虎大圣之位。
女子妖圣神色苍白,她意识到自己处于一个两难境地……陛下的方位,与那位东妖域皇帝的位置,俱是未知。
看样子,宁奕似乎还想将动静闹得更大一些。
若先赶来的是陛下,一切好说。
若白帝先到。
自己……便是九死一生。
紫凰盯着先天灵果,十指嵌入掌心,鲜血渗出。
她被宁奕这疯子缠上,既愤怒又无奈,这份造化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却就差那么一点点……
抬眼望去。
不知是何缘故,宁奕所立之处,隐约成为了一枚“风眼”,狂风汇聚,那飘摇黑衫的面容已经模糊不可见。
宁奕动用了“山字卷”的力量。
他神色看似平静,但心思却死死绷紧……带着先天灵果,现身跳出,吸引两位皇帝的注意,是一个极其冒险的求死之策。
宁奕神念时时刻刻监察着白银城图卷。
白帝和龙皇两方秘纹所在之处,一旦开始挪动,他便要立即抽身。
两方秘纹,都没有挪动。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宁奕忽然意识到了不对,白银图卷上的所有气息,已经凝滞了一段时间,古城建筑,妖修气息,秘纹天机,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陷入静止。
一道懒散声音,在背后缓缓响起。
“宁奕……好久不见。”
懒散声音响起的那一刻。
宁奕后背一瞬间被汗水打湿。
塔楼高顶,狂风汇聚之处,一道鲜艳刺目的火红身影,不知何时出现,一只手轻轻握住那根瘦长旗杆,像是握住一把长枪。
连紫凰也不清楚,火凤是怎么“抵达”的。
一瞬间。
好像时间被切割了。
上一瞬间的画面,被裁剪掉。
下一瞬间的画面,出现了这么一个显眼突兀的家伙……但因为某种力量的缘故,他仿佛才是最该出现在画面中的那个人。
火凤站在了山字卷的最中心,站在了宁奕的背后。
他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那副模样,只不过此刻眉尖微微蹙起,从背后凝视端详着这个剑意缭绕的年轻男人,眼中有一丝困惑和不解……仿佛不太明白,这小子明明连涅槃道火都未点燃,为何能有如此惊人的杀力?
不过。
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
……
朱雀大殿的黑金色秘纹已经撤去。
杵着手杖的中年男人,缓缓前行,他四周的景物似乎陷入泥沼之中,无法动弹……横飞在空中的沙粒,弹跳的雷电光弧,所有的一切。
万物陷入凝滞。
又或者……陷入凝滞的,只有他自己。
在龙皇前行的时刻,空之卷的图卷气息不再更替,所有的一切似乎都“睡着”了,只留下他一人静静向着时间的更深处走去,而所行方向,并不是宁奕所在的白银城西方。
是核心城。
然后越过核心城。
再然后,他来到了一条残破的长巷。
长巷尽头,立着一袭宽大白袍。
与其他“万物”不同……白亘也在行走,但他的速度很慢。
龙皇的鎏金手杖轻轻落在地面上。
飞沙落地,雷弧迸溅。
宁奕的白银图卷,在一瞬间推进了数十倍的时间。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希望两位皇帝提前碰面的计谋……成功了。
但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说。
宁奕也失败了。
他试图以自己现身换取两位皇帝碰面的计谋……被龙皇无情看穿,以时之卷切割屏蔽。
高塔之上。
大旗飞扬。
“我来替我师妹,取回她的东西。”
火凤按住宁奕肩头,淡淡道:“还有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