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諜海王牌》-第1515章 證據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也就不到二十分钟,两个人已经把季茂松记录的东西全都看了一遍。华章笑道:“这个季茂松没想到还挺有天赋的,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把近半的防疫给水总部侦查了一遍。”
范克勤道:“嗯,可惜还不全啊,现在还没法定制计划。不过这事也急不得。咱们这面也没弄清楚鬼子和伪满的战备库在哪呢。”
说到这里,范克勤顿了顿,道:“咱们先把这些东西记下来,然后销毁,下午先去法院旁听一下再说。”
“好。”华章答应一声,和范克勤再次开始看起情报来。
两个人的记忆力都不错,等记完了相互考校了几次,确定没有出错后,将情报烧毁。看着在烟灰缸里都变成灰烬之后。范克勤一边端起烟灰缸,一边道:“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准备出门吧。”
说着话,范克勤将烟灰缸拿到了卫生间,将里面的烟灰倒入了马桶里,拉了一下绳子,将其冲入了下水道中。
返回放下烟灰缸,和华章一起穿好了外套,双双走出了房间。
现在距离开庭还有一个来小时呢,倒是不着急,正好让两个人吃了个午饭。这才来到了位于马克西莫夫大街的特别市法院。
范克勤和华章是踩着时间线过来的,到了之后,正好跟着一些同样是旁听的人士,进入了法院内部。
这时候的伪满法院中,尤其是一些高级别的法院,采用的是西式的。其实就连国府采用的也是西方的那一套东西。
什么意思呢,就是法官,陪审团,诉讼方和辩方。看过港剧没?什么法官大人,各位尊敬的陪审员,我的委托人什么什么的。证据之类的确实也要认定一下。但律师的博弈,双方嘴炮的占比非常高。
不过今天的这个案子,也就是范克勤和华章特意要看的一个案子,并不怎么复杂。范克勤他们两个,这两天让王展元手下的特工们侦查了一下。其中他们要看的这个案子,范克勤和华章分析过后,认为这个家伙的家庭,应该相对容易搞定。
另外一点就是,这个案子也不怎么复杂,应该当庭就能出结果。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案子的被告人,家里面多少有点背景。所以这样一看,对方要是能够定罪的话,极有可能会进入第七监狱。
这就是范克勤和华章要亲自来看这个案子的原因了。而这个案子怎么回事呢?也挺简单的,就是上海的一个叫做金胶片电影公司的电影剧组,过来这里取景。
结果在松花江畔拍摄的时候,演员正在演着呢,结果背景街道中闯入了一辆车子,把一个行人给撞死了。
这个电影剧组还挺有名气,在拍摄的时候,有一些报社的记者正好过来采访。结果那面出了车祸,可能是由于记者的本能吧,这些记者就跑过去采访车祸现场了。
结果事情也很快就弄清楚了,事实上,车祸的过程,正好被电影剧组无意中拍摄了进去,想要弄清楚也非常简单。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就是当地一个裘皮商人的儿子,开车经过江畔大街,结果一个行人突然之间横穿马路,开车的人车速相对也快,没来得及反应,直接就把人碾到车轮子低下了。
经过抢救后,医治无效,那个横穿马路的人死了。要说是平常的时候,这个开车的小子还真是未必有事。
家里有点底子,自然也就多少跟着有点路子。而对方呢,也确实是突然横穿马路,不单单只是开车人的责任。在加上横穿马路的人,也就是个普通人家的,没啥背景。
这个开车的小子在这种情况下,要放在别的时候,说不得家里使使劲,花点钱真的可能会摆平这事。但是当时是有记者的,另外,这小子开车的之前还喝了点酒。虽然这个年头酒后驾车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那句话,有记者啊。又是拍电影,又是真实车祸现场的,比较有戏剧性,结果这事,当天晚报上就见了报了。
而且这件事在本市还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开车的小子家本想花钱消灾,结果现在不行了。事弄得大了,而且还有好几家报社连续多日追踪报道,事情就越闹越大。
所以最终,还是上了法律程序。今天就是开庭审理的日子。是以范克勤和华章混在旁听席里面还真的不扎眼。
就是因为这个事弄得在本地挺轰动,除了很多记者来了以外,还有不少热心市民都过来了。说白了,就是看热闹的。
公开审理的案件,自然要准点开庭了。在法官来的时候,全体起立。然后小锤一敲正式开始庭审程序。
首先是诉讼方出示各种证据,并且当庭展示,其中最重要的反而是金胶片的电影剧组提供的录像。
可能真是由于影响很大,所以拍摄的内容被当庭展示,由于是白天所以也没开关灯,但依旧能够看清楚内容。临时在法庭侧面的墙上拉了一块幕布,还请人家剧组的工作人员帮忙,放映了一下。
范克勤和华章坐在旁听席上,就看出现画面之后,是一个很漂亮的女演员,正在和一个男人吵架。然后女人好像是发脾气了,一甩男人挽留的双手,转身就走。这时候画面跟着她,结果就在这个漂亮演员的后侧面,一辆车子快速入了画。
在马路上的一个人,背对着轿车的方向正在翻包,好像是没找到什么东西,或者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就往马路对面跑,结果一下子被撞个正着。并且被卷入了车轮子底下。
法庭上的很多人都在车祸出现的时候,发出哦的一声惊呼。
随后双方展开激烈的辩论,没错,确实挺激烈的。被告的那个小子的律师很有两下子,他特意的请了一个神经类的专家过来,以人类的反应速度,再结合对方突然横穿马路情况,来说明,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想要及时刹车是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