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蓋世笔趣-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浮生界讀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深黯星域,一个大地如焦炭般的世界。
仿佛被炽烈火焰焚烧过的天地,再也不见草木迹象,只剩下一具具没了血肉,黑漆漆的枯骨。
看枯骨的形状,大多是魔蝎族和火蜥族的族人。
出自浩漭妖殿的大妖,还在扫荡着偏远地带,有灰鸦,也有蟒后徐子皙,另有不少金岩兽,和血脉等级较低的麒麟。
被入侵的异域,生灵涂炭,几乎瞧不见活物。
因金象古神死亡,因威灵王陨灭,妖殿和魔宫动了真怒,从“迟珣渡口”出来,涌入深黯星域以后,他们对途径的域界天地,下手毫不留情。
一处瘴气毒雾弥漫的山头。
虞蛛现出妖身,还在消化着大魔神格雷克的复活血晶,将里头暗藏的精妙力量,融入她的妖心。
忽然间,她看见一道剑光,由深幽星河飞逝而来。
她心生感应,在自身的剧毒烟雾深处,慢慢收拢着妖身。
很快,她就变成了身形略显纤瘦的人族体态,静候着那道闻名天外的星光降临。
如银河垂落,剑光在山头停下,现出“星霜之剑”纪凝霜来。
“星霜之剑”化作彩带,环绕在身侧的纪凝霜,一步闯入剧毒烟雾,剑罡隔绝所有毒素临身的她,没一句客套话,开门见山地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从源血大陆开始,我要知道所有细节。”
虞蛛脸一冷。
哧哧!
千万束比发丝还要纤细的血芒,在剧毒烟雾中,迅速编织为巨大蛛网。
她参悟的血脉精妙,和所有瘴气剧毒呼应着,一种独属于她的大道玄奥,立即扩散开来。
纪凝霜皱眉,轻哼一声,如有一片灿然星河,在此方烟雾炸开。
数不尽的剑芒,剑光,翩然蝴蝶般振翅而出,将虞蛛刚编织的蛛网,她营造的大道至理,给斩的七零八落,根本无法保持完整。
“你还嫩了点。”
纪凝霜衣袖飘荡,冷漠的眼眸深处,泛出一丝讥诮。
“你能被孕育出来,能够在碧峰山脉潜隐生长,我也有出力。没有我早年,在他转世时,对你的暗中呵护,你早被别的大妖,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我要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事,你知道,我不会害他。”
话到后来,她语气忽然温柔起来。
瘴气剧毒中的虞蛛,听她这么一说,细细嗅着她散逸出来的,另外一股隐讳的阴寒气息,似乎回忆起多年前的三次险境。
那三次,虞蛛都被潜入碧峰山脉的大妖盯上,被对方视为目标。
每一次最危险的时刻,皆有一股阴寒的力量,从沼泽边沿的秘密阵列内,勃然而出,从而惊退了心怀不轨的大妖。
“我明白了。”
这一刻,她终于醒悟过来,原来在那位转世未醒的时候,另有一人暗中照应自己,悄悄留下了神奇的剑阵。
于是,她将从源血大陆起始,她和虞渊等人的经历,一五一十道出。
只隐藏了,她在自己的血脉内,瞧见妖殿的至高,在外域星河斩杀生母一事。
“你记住一点,在你没有成为妖神前,别第二次进入源血大陆。”纪凝霜沉默了一下,又说道:“即便你,成功炼化了格雷克的复活血晶,也绝对别去源血大陆。不然,你会成为格雷克的血奴,你抗衡不了他的意志。”
虞蛛又惊又疑。
“我们对源血大陆的包围,攻击,后续你别参与其中。”纪凝霜哼了一声,“我不想杀了被格雷克附体的你,所以你最好乖一点,找机会离开深黯星域。”
留下这么一句话,这位剑宗的大剑仙,就重新御剑进入星河。
……
异域。
通过和那些月夜族的不速之客交谈,虞渊很快就得知,他所处的奇特天地,名叫浮生界。
此界,由上陆和下陆组成。
浮生界的上陆,就是他脚下,这块有永恒黄色太阳高悬的大陆。
而下陆,则是那些月夜族族人,生活着的,终年有明耀圆月,有星辰的大陆。
根据月夜族的老人所言,浮生界处于星族掌控的一个星域,此界单独属于一位九级血脉的星族强者。
那位强者,将浮生界赐予了他的一对儿女,弟弟负责管控上陆,姐姐则是处理下陆的事务。
姐弟两人,面和心不和,时常有冲突,会调集辖境的战士去厮杀。
只有闹得不可开交,双方死伤惨重时,两人的父亲才会干预,出面去调和矛盾。
上陆和下陆存在着很多,这样贯穿两地的通道,如虞渊猜测的那般,还真是被地穴族凿穿开辟。
浮生界的地心,也生活着部分地穴族族人,那些地穴族的族人,分别向姐弟两个进贡着,在地心开采出来的珍奇矿物。
浮生界的上陆,有不少岩族,银鳞族,火蜥族等适应永恒太阳的族群。
下陆,则是月夜族,女妖,暗灵族,和极少的虚空灵魅,等习惯于月亮的族群。
由于浮生界本就属于偏僻的星域,且所含能量稀薄,所以各族的族人,血脉等级全都不高。
六级的异族战士,已经是顶尖的力量,几乎看不到七级的强者出没。
根据老者所言,能够在浮生界,将血脉突破到六级者,便会进入身为统治者的姐弟法眼,被他们招募为私人侍卫,有被带离浮生界,去更高等级域界天地生活的资格。
姐弟俩,只是将浮生界视为一个棋盘,一个较劲的战场。
绝大多数时候,这两个星族的年轻权贵,都不在浮生界,只是安排信得过的麾下,去管控两个互通的陆地。
一番交谈过后,虞渊唉声叹气,望着昏黄天空发愣。
既然浮生界的战力,顶峰也只是六级的异族,那此方天地对应的异兽,也不会强的太过分。
他原来想的,慢慢积累力量,通过斩杀高等阶异兽,持续给蜕变中“生命祭坛”供能的想法,怕是没指望了。
他现在的状态,因魂力和气血无法调集,想要以自身的力量,冲破界壁封禁,抵达外域星河都没戏。
另外,这种处境的他,当真去了星河深处,也未必就是好事。
除非,乘坐星河战舰。
“有什么办法,能从那姐弟两个的私人战舰,脱离浮生界?”虞渊虚心求教。
血脉只突破到四级的月夜族老叟佩莱,以怪异的眼神,打量着虞渊,犹豫了一会儿,说道:“除非你证明自己很强,很有天赋,还能得到那姐弟俩的信任。哦,对了,你们兄妹既然是暗灵族族人,应该生活在下陆啊,我为什么没见过你们?”
佩莱指向那个地洞,“你们也是从这里上来的吧?选择此地洞,说明在下陆,你们应该和我们的村落很靠近才对啊?我怎么不记得,附近那个暗灵族村落,有你们两个?”
这话一出,在场的很多月夜族老少,也一脸狐疑。
“谁说我们从这个地洞出来的?”虞渊没什么谈话的兴趣了,“我们从岩族生活的那个小镇,另外一个地洞上来的。不久前,我们遭遇一些厉害的异兽,我妹妹被毒虫咬了,最近都在昏睡中。”
“这样啊,能给我看看吗?我了解一些毒虫习性,或许能帮上忙。”一位月夜族的少女,从人群中出来,生的明眸皓齿的她,浑身散发着温和善良的光芒,一看就涉世未深,不知世间险恶。
“她叫果梨,她懂一些解毒。”佩莱解释。
“不必了。”
虞渊冷冷拒绝了,心道老子就是炼毒解毒的老祖宗,我医治不好,你有个屁用。
“你真是她哥哥?做哥哥的,哪里有你这样的?”果梨可爱地皱着鼻子,以一种充满怀疑的眼神瞪着他,道:“爷爷,我怀疑他不是那个姐姐的哥哥!”
佩莱缓缓皱眉,神情也渐渐不客气起来,“小鬼,你不是在下陆犯事,在下面被通缉,才会跑上来的吧?她究竟是你什么人?”
虞渊烦不胜烦,挥挥手,赶苍蝇般地说道:“离我远点,别来烦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