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656章 白髮飄飄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矫诏!
这个词炸的周围的人面色大变。
矫诏就是死罪!
但……
王文度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
贾平安盯着他的咽喉,心想从这里下刀应当一刀毙命吧。
这个狗东西,胆大包天!
一些记忆被翻起。
——又矫称别得旨,以知节恃勇轻敌,委文度为之节制,遂收军不许深入。士卒终日跨马被甲结陈,不胜疲顿,马多瘦死。
战马不能长期骑乘,那等长期披甲骑马的,战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活活的累死。
王文度喝道:“还不拿了此人!”
身后出来两个军士。
“谁敢拿我兄长?”
一声虎吼,李敬业来了。
他盯着王文度,冷冷的道:“大总管都未曾说话,你就越俎代庖……阿翁说人越心虚就越喜欢虚张声势,我看你便是。”
这个铁憨憨啊!
贾平安冷笑道:“若是你有密诏便拿出来,贾某好歹也见过陛下的诏书,来,让我鉴定一番。”
“密诏不可示人!”
王文度冷笑,有恃无恐。
所谓密诏,必然是见不得人的。
——皇帝不信任程知节,所以给了密诏挟制他。
传出去皇帝的脸都丢光了。
此人的心思颇为周密啊!
贾平安拱手,“大总管,下官请示领军追击!”
苏定方上前,“大总管,还请决断。”
程知节木然,良久道:“缓缓而行。”
老程!
贾平安心中失望。
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老夫断言这便是矫诏,当拿下王文度!”苏定方须发贲张,“若是不信,大总管可写了奏疏,快马报给长安查验。”
若是用军中的驿站系统,从这里到长安也用不了多少时日。
一月不到!
程知节摇摇头。
——知节不从!
“嘿!”
苏定方跺脚,死死地盯着王文度,“小人,你且等死吧!”
可谁会主动和皇帝提这事儿?
——陛下,听闻您给了王文度一封密诏,用于挟制程知节?
谁会问?
苏定方!
王文度心中微颤。
贾平安!
贾平安冷冷的道:“若是因你一人而导致此战无功而返,你可知后果?”
他转身离去。
苏定方随即来寻他。
“王文度看着老夫的眼神不对劲。”
同样是蛰伏,程知节变成了老油条,而苏定方却老而弥坚,最后名垂青史。
程知节……
若非后世那莫名其妙的三板斧,他的名气应当没苏定方大。
贾平安可以撒手不管。
苏定方也能撒手。
贾平安一战破咽城,斩首三万余;第二战在右翼指挥,果断击穿敌军左翼,随后侧击敌军援兵,和苏定方一起大破敌军。
他们二人可以撒手不管,有了先前的争执,回到长安后还能加分。
但这一趟就白来了。
“老夫不甘心!”
苏定方幽幽的道:“老夫二十余年无所事事,陛下登基,老夫这才得了杀敌的机会,每一战……小贾可知老夫的想法?”
贾平安摇头。
苏定方此人烈如火!
不愧是苏烈!
苏定方微笑道:“老夫六十四了,还能活几年?人生在世啊!小贾,切记莫要虚度,那二十余年里,老夫每日都在琢磨兵法,琢磨大唐的敌人……老夫把每一战都当做是老夫的最后一战,你明白了吗?”
每一战都是老夫的最后一战。
贾平安点头,“不辜负每一日!”
“对。”苏定方赞许的道:“你倒是聪慧。”
“有人活了百岁,每日浑浑噩噩。有人活了百岁,每日蝇营狗苟。有人活了百岁,每日煎熬……浑浑噩噩不知所以;蝇营狗苟最终不过一场空;每日煎熬,煎熬的是自己……”
贾平安笑了笑,“皆是虚度。”
“小子一番话,让老夫以为你是个饱经沧桑的老人。”苏定方诧异的道:“你如何领悟了这些?”
呃!
后世我被社会毒打的太多了啊!
各种毒打,换着姿势毒打。
社会逼着你进步,逼着你去思索。
苏定方骂道:“王文度那个小人,老夫断定他这是嫉妒!”
所谓兵法,实则就是琢磨人心。
你把人心琢磨透彻了,对方将领的想法也八九不离十。
苏定方轻松就琢磨出了王文度的用意。
“此事有些麻烦。”
苏定方头痛的道:“大总管统军,他的话便是军令,谁敢违背?”
“可若是不违背……”
贾平安真心想撒手不管。
但想到程知节历史上的结局,他不忍。
老程对他不错。
做人,不要只想着利己,最终心中都是自己,你会发现自己格外的丑陋。
你还得利人!
老程……
苏定方叹道:“回去老程怕是要解甲归田了。他归个屁的田,多半是回家饮酒后悔,最后郁郁而终。”
果然,苏定方猜到了结局。
“老夫想出手,可你要知晓,前军总管和大总管发生冲突,大军顷刻间就乱了。”
大将之间爆发冲突,军心会乱。
贾平安微笑道:“苏公。”
“小畜生!”苏定方骂道:“你从未称呼老夫为公,今日这是想坑谁呢?”
贾平安嘿嘿一笑,“苏公,你觉着卢公对我如何?”
苏定方的眼中多了回忆之色,“他对你不错,恍若子侄。”
“如此我若是悄然领军前出……”
苏定方身体一震,“你想冒险救老程?”
我也不想,可却不能坐视老程扑街!
“若是一切不变,这一战就算是彻底的完了,回去卢公逃不脱罪责。”
苏定方看着他,良久说道“这竟然是唯一的法子。”
“你不能动,唯有我……我年轻,卢公多番照拂,就算是想抽死我,可也得等寻到我再说。而且他必然不会揭穿此事,会说……”
贾平安狡黠的道:“他会说是自己的将令。”
苏定方拍了他一巴掌,“你带着五百骑去。”
贾平安微微一笑。
这个计划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圆谎。
你想私自率军出发,可将令呢?
必须得有总管的将令。
苏定方是前军主管,在许多时候可以自行决定行止。
苏定方突然一惊,“你莫非就是在等着老夫?你无法单独带兵出去,唯有老夫能悄然给你这个方便……小畜生!”
老司机竟然被菜鸟给耍了。
苏定方一巴掌把贾平安拍了个半身不遂,骂道:“等着机会。”
晚些,苏定方寻了程知节,说是让五百骑兵去前方哨探。
“多了吧?”
王文度真的把自己当做是持有密诏的人了,代替程知节发号施令。
这笔在作死!
贾平安在后面看着,心中冷笑。
最后苏定方得了三百骑。
“小贾,你带着他们出发。”
苏定方说的很含糊。
出发,去哪里?
没人说。
贾平安领命,低声道:“敬业,跟着。”
三百骑前出,消失在视线中。
程知节嘟囔道:“怎地老夫心中不安。”
王文度目光闪烁,“不该哨探,结阵自保才是正理。”
苏定方在边上听到这话,不禁把牙齿都差点咬碎了。
皇帝派这个小人来作甚?
胆小如鼠!
嫉贤妒能!
到了下午。
“武阳侯呢?”
王文度皱眉:“哨探也该回来了!”
程知节心中一个咯噔。
小贾莫非是遇敌了?
不对,遇敌的程序该是先令人回禀,随后是厮杀还是撤离再说。
程知节的眼皮子在狂跳。
但他很谨慎的没说话。
王文度越看越觉得不对。
“难道是遇敌了?可他遇敌为何不禀告?”王文度的眼中多了妒色,“年轻人立下些许微功就飞扬跋扈,该严惩!”
同样是针对他,王文度不敢冲着苏定方这等宿将动手,但贾平安这等年轻将领却无所顾忌。
苏定方淡淡的道:“小贾立下的军功……你可比得过?”
王文度的脸红了。
他原先是水军副都督,大唐的水军要大放异彩得等到白江口,刘仁轨一战大破倭国水军。
程知节看着苏定方,面色微变。
他听出了些别的意思。
“定方随老夫去前面看看。”
二人策马前行,程知节说道:“后面的离远些。”
随行护卫的骑兵放慢了速度。
程知节低声道:“你和小贾弄了什么?”
苏定方看着他,“王文度定然是矫诏,可你却觉着不管是真是假,听了总是没错……可你却忘记了此战的初衷是杀敌。不杀敌,咱们从长安来这里作甚?看风景?”
他骂道:“卢公,醒醒!若是此战无功,回到长安你以为陛下只会处置王文度?你是大总管啊!”
程知节木然。
明哲保身程知节。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个老程……以后怕是没机会领军出征了。
大将最忌讳的便是优柔寡断,更忌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56章 白髮飄飄熱推
苏定方心中难受,“老夫想着不对,就令小贾领三百骑去追击。”
“不是你!”
程知节的脸因为怒火而通红,“你不敢触犯军律,唯有小贾……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他竟敢私自出兵,被知晓了……最少削职为民。而你却不知轻重为他遮掩。难怪你主动提什么哨探之事……”
苏定方有些紧张,但神色平静的看着他。
“卢公,小贾是为了你!”
这话就像是锤子,一锤一锤的敲打在程知节的脑门上。
“我与他都立下大功,可你呢?”苏定方咬牙切齿的道:“可你却裹足不前,就为了一个矫诏……回到长安陛下会如何处置你?定罪下狱,就算是陛下优待老臣,可你还有脸为官?六十多了,你想晚节不保吗?你想让子孙成为天下的笑话吗?”
程知节回身。
“老夫就知晓那个小畜生胆大包天,老夫就知晓……”
他的脊背弯了下去。
王文度迎了过来,目光炯炯的道:“大总管,贾平安失期,当严惩!”
程知节看着他,眼神苍凉。
老夫老了老了,竟然要面临这般抉择。
他一字一吐的道:“老夫令贾平安率军追击哨探,大军歇息一夜,明日开始……全军追击!”
王文度的眼中多了怒色,“大总管是想违诏吗?”
程知节不答。
一路追击。
恒笃城。
大军到时,乌压压一片人跪在城外。
“我等请降。”
“小贾来过了。”
两名骑兵在前方迎了过来。
“大总管,武阳侯领军至此,城中的敌军出城请降,兵贵神速,武阳侯便丢下了他们。”
王文度的眼中闪过狠色,“咱们无法带走他们,可等走了之后,他们定然会重新反叛,当全数杀了,夺了他们的财货!”
这是老军阀作风,程知节再熟悉不过了。
苏定方骂道:“如此杀降,我等倒是成了贼人,如何有脸说是为国讨贼?”
程知节不语。
——文度竟杀之,分其财,独定方不受。
那两个骑兵的眼中多了惊讶之色,其中一人说道:“大总管,武阳侯说杀降便是自寻死路。他还说……”
程知节喝道:“他还说了什么?”
那骑兵说道:“武阳侯问……大总管的卵子可还在?”
腾!
程知节的老脸红的像是一块红布!
从王文度说自己有密诏开始,军中几乎就是他在做主,程知节唯一一次做主便是令全军不再小心谨慎的结阵而行,而是快速追击。
你可还是男儿?
没卵子的是什么?
是特娘的内侍!
王文度大喜,“此人大胆,可令人去追赶拿下,当即斩杀也无事。”
老程,你都被说成是没卵子的男人了,你还能忍?
王文度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幻想之中。
从开口说有密诏开始,他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那就疯狂吧。
程知节突然笑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656章 白髮飄飄相伴
“小子无礼!”
王文度心中暗喜。
可程知节却吩咐道:“纳降,弄些食物,随后出发。”
众人进去安排,程知节也不进城,就在外面踱步。
“大总管,吃些吧。”
有人送来了干饼。
程知节摇头。
他在看着远方。
“当年老夫跟随李密,执掌骠骑。后来被王世充俘获,归顺了他,可王世充小人也,为人不堪之极,老夫与秦琼随后投奔了大唐,高祖皇帝令我二人跟随先帝……”
程知节嗤笑一声,“老夫出身也不低,家中四代为官,可高祖皇帝的身边俱是世家子弟,哪有老夫的位置。随后老夫就追随先帝,每战必举旗先登……那时……”
那时的他豪勇,堪称是无敌猛将。
“可从何时开始,老夫就变了?”
程知节眯眼想着,“是……是玄武门之变后吧,先帝对老夫委以重任,后来更是看守宫城北门……富贵已极了,那时候老夫便生出了此生就此而已的心思。”
苏定方在后面默默的听着。
“定方,你蛰伏的这二十余年,便是老夫富贵已极的二十余年。”
苏定方沉声道:“老夫也曾有怨言,老夫觉着不公,后来就反思……老夫这二十余年来一直在反思,越反思就越后怕,若是当初没有这二十多年的压制,老夫怕是会越走越远,就如同是薛万彻!”
薛万彻便是跋扈的典型。
“你为何不说尉迟敬德?”程知节淡淡的道:“尉迟敬德在玄武门之变后,觉着自己乃是首功,别说是什么长孙无忌,他连宗室都不放在眼里,当着先帝的面就饱以老拳……后来被先帝警告,躲进了家中不敢出门。”
“尉迟敬德……他当年志得意满,卢公……”
“老夫何尝不是志得意满?所以觉着守住这些就够了。加之尉迟敬德躲在家中不出,老夫也后怕不已。”
从未有什么推心置腹的帝王,当你威胁到了他的权力时,心腹转瞬就会成为仇敌。
“所以老夫需谨慎再三。”
程知节突然笑了,“小畜生,竟然骂老夫是没卵子的内侍,回头老夫再收拾他。”
苏定方不语。
风吹来,程知节的脸颊冰冷,却纹丝不动。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656章 白髮飄飄讀書
“这些年,卢公,你觉着自己有卵子吗?”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苏定方的声音很平静。
没有!
“差不多三十年了吧。”
程知节笑道:“小贾这是担心老夫依旧不醒,所以说了重话,老夫……”
他回身,王文度正在走来。
“为何不杀了他们?”
王文度喋喋不休的道:“这些人转身就会投靠阿史那贺鲁,此后变成咱们的对手……里面有许多财货,杀了他们,那些财货分了。”
程知节在看着他,目光平静。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656章 白髮飄飄鑒賞
王文度继续说道:“军中的兄弟大多疲惫,杀了他们,就此在城中歇息一阵子,随后回转……大总管,你若是跋扈,老夫可有密诏在,到时候……”
“到时候什么?”
程知节问道。
王文度楞了一下,然后勃然变色,“莫要逼老夫拿出密诏。”
拿出密诏就代表着此事不可挽回,王文度随后就会夺了指挥权。
程知节看着他,突然笑了笑,很是轻蔑,“老夫纵横天下时,你还是个蠢货。你喋喋不休的说什么密诏,老夫不是怕你,而是敬畏陛下。可你真以为老夫便是个蠢的?哈哈哈哈!”
王文度面色大变,“你要作甚?”
程知节劈手一巴掌。
这一巴掌扇的极重,王文度踉踉跄跄的连退几步。
“老夫想杀人!”
横刀出鞘,闪电般的斩杀而去。
王文度骇然。
“程知节,你……”
横刀搁在了王文度的脖颈上。
程知节轻蔑的道:“就凭你,也配威吓老夫?”
他一脚踹倒王文度,嘶吼道:“全军集结,跟随老夫杀敌!”
那些正在搜索财物的将士抬头。
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656章 白髮飄飄讀書
那些正在瑟瑟发抖的突厥人抬头。
一个白发老将在城门外嘶吼!
大风骤然而至。
白发飘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