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六百五十五章 登臺慷慨意氣揚閲讀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清晨,青鹿原,晋军大阵。
五万三千北伐军,已全部集中于此,列好了阵形,矛槊如林,精甲曜日,红色的盔缨如同燃烧着的火海,在风中飘舞着,但那温度,却及不上战士们冲天的怒火,所有人都一言不发,但是手却紧紧地攥着兵器,牙关紧咬,眼中含泪,全都落在一夜之间,新起的一座五丈高台之上,那具全身上下插满箭杆的尸体,以及站在尸体边上,将袍大铠,披麻戴孝的刘裕。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刘裕的左手,亲自扶着一杆“孟”字将旗,这是孟龙符生前的将旗,而在台边,二十余个大铁喇叭一字排开,登高呼远,以刘裕的中气,足以通过这些大喇叭,让方圆十里内所有人都听到自己的声音,他虎目含泪,看着孟龙符那还含着笑容,嘴角微微勾起的遗容,声音都在颤抖:“将士们,你们可知,孟将军为何而战死?!”
万众齐呼,震天动地:“为大晋尽忠,为北府荣誉而战死!”
刘裕大声道:“不,这次孟将军的牺牲,不止是这么简单,他是为了大家抢水,不至于让贼人在水中下毒作蛊,这才冒了巨大风险,率骑兵出击。大家现在喝的水,是因为孟将军,才不受污染,才没有毒素,可以说,我们每个人的命,都是孟将军守护的!我们喝的每一滴水,都是他为我们抢来的!”
几万个带着哭腔的嗓子,齐声大吼:“猛龙威武,猛龙威武!”
刘裕环视四周,那海洋一样的大军,剑眉倒竖,沉声道:“孟将军击溃水源那里的贼军之后,想要一举击杀敌军主帅公孙五楼,结束这场战争,避免更多的将士无辜送命,所以一骑追杀,却是中了贼人的暗算,猛龙不愧是猛龙,面对敌军千军万马,他毫不畏惧,就在敌阵之中,左右冲突,每个回合都能击杀数名敌军勇将,燕贼一向自命勇悍,但他们最勇敢的一百多名勇士,都给猛龙一人所杀,大家说,我们北府军最厉害,最勇敢的壮士,是谁?”
所有人都在声嘶力竭地高呼:“猛龙,猛龙,猛龙!”
刘裕咬着嘴唇,一字一顿地说道:“就在这里,就在我们站立的青鹿原上,猛龙一人突击数千敌军,杀敌上百,杀得敌军闻风丧胆,几千贼众,竟不敢上前与孟将军交手,最后是围在外面,发弓射他,你们可知,孟将军身上,中了多少箭,受了多少伤?”
所有的军士们都眼中饱含热泪,甚至有些人已经泣不成声,牙齿都在发抖,那不是因为畏惧,而是因为极致的愤怒,几万人心头的愤怒与复仇的渴望,如同一座火山,只要一声令下,就能喷上云霄!
刘裕一手拔出了一根箭,高高举在了空中,大声道:“你们看到没有,这箭头之上,已经没有一滴血了,猛龙的一腔热血,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流尽,他为了给我们抢水,为了收复大晋的河山,为了驱逐胡虏,恢复汉家山河,真正地是流干了最后一滴血,现在,杀他的敌人还活着,就在对面,就在离我们二十里外的临朐城下,他们人数众多,是我们的三倍以上。我们的背后,是狭窄的大岘山峡谷,那里有多险多难走,你们都清楚,这一战,进则生,退则亡,连逃回大晋的机会也不会有。如果有人怕死,现在可以离开,我刘裕绝不勉强!”
所有人二话不说,持兵刃向前走了一步,近六万大军,齐刷刷地向前,没有一个人有半点退缩和犹豫!
刘裕激动地点着头:“我就知道,诸位跟我来到这里,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就跟猛龙一样,他是身中一百四十六箭,刀枪之伤十七处,力战血竭而亡,他是好样的,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是好样的。”
北府将士们的吼声直冲云霄:“灭胡,灭胡,灭胡!”
刘裕一指远处的临朐城,厉声道:“我们的对面,是慕容氏的燕国,这些辽西的蛮夷,世代受我汉家大恩,从两汉到大晋,都是我们汉人的臣属,我们给他们吃喝,给他们封号官爵,在他们受到别的部落攻击的时候一次次地相救,可换来的却是白眼狼的恩将仇报,趁着中原大乱,匈奴作乱的时候,他们不思报国救君,却是趁火打劫,举族入侵中原,杀我百姓,淫我妻女,占我祖地,一次次地因为他们家族的野心,挑起内战,置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可谓罪恶滔天,人神共愤!”
“淝水之战,就是燕国伪帝慕容垂,不念那前秦天王苻坚的收留之恩,趁其危难反咬一口,在关东建立了伪燕。这是他们慕容家世代一直做的事,那就是恩将仇报,反噬旧主,如此恶行,只会遭遇天神的愤怒,老天有眼,天道好还,让他慕容氏的诸子相争,最后内乱亡国,苟延残喘于这青州区区一隅之地,就是他们百年来所做恶事的报应!”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六百五十五章 登臺慷慨意氣揚讀書
将士们一个个点头不已,刘裕短短数句话,道尽了慕容氏百年的兴亡沉浮,即使是慕容垂复生,对这些话也无从辩驳。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六百五十五章 登臺慷慨意氣揚推薦
刘裕环视四周,虎目之中光芒闪闪:“现在的南燕,已经被那阴谋家黑袍所控制,此人狼子野心,祸及天下,害了北魏,害了大晋,也害了南燕的百姓,所有人都为了他的野心而成为棋子。本来南燕在亡国之余,好不容易有一州之地,理应休养生息,善待百姓,为慕容氏多年的罪行赎罪,我也是念及于此,不忍祸及无辜百姓,这才多年来勒兵不出,以观后效,可是这个黑袍却是趁机夺取南燕权柄,再次为了一已之利犯我国土,杀我守将,掠我民众,是可忍,孰不可忍。有我们北府男儿在,绝不会允许胡虏横行。我今奉天子号令,率师出征,就是为了荡清胡尘,收复汉土,不灭南燕,我刘裕再不生入大晋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