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上黨之戰 十五鑒賞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鞠义目光凝视前方,前方的明军正在不断的压上来了,他面无表情,但是握着长矛的手,却攥紧了一些。
“张文远若有本事,先让他破了我的防御线再说!”
鞠义咬着牙说道。
“你主力已经开始撤了,你这条防线,还能撑得住多久?”韩年却问。
“试试看吧!”
鞠义却不是很在意,他身后一口气,又看了看韩年,道:“我如果是你,不会到处乱跑,不然营中将士的箭,可没有眼睛!”
“将军放心,我会的根在将军身边了!”
韩年笑了笑,道:“若将军愿意归降,还请早点和我说,不然我可不一定能保就将军性命!”
鞠义不言。
他留着韩年,无疑就是一个信号,若是死战到底,忠心耿耿,他就该斩了韩年的头颅,以奠战旗,鼓战意。
“咚咚咚!!!!!!”
擂鼓声破苍穹,不断的在城中回荡起来了。
“杀!”
雷虎一声吼,士气攀升巅峰,儿郎们齐齐而出。
但是他并没有进攻正中方,而是从两翼压制整个燕军的防线而已。
中间主战场却留着。
这时候,张辽率亲卫营,已缓缓的靠近上来了,他凝视前方,看到了鞠义的身影,深呼吸一口气,手中的方天画戟扬起来:“儿郎们,进攻!”
“进攻!”
亲卫营不算是精锐,但是身后的日月第一军第一营就是绝对的精锐,战虎将士,如虎之威。
“杀!”
“杀!”
在这狭小的城池之中,最原始的厮杀疯狂起来了。
战争,讲究的是气势,是实力。
不管是论气势,论实力,论天时地利,如今的燕军,都比明军差距很大,所以大战一爆发,燕军直接节节败退。
“可恶!”
鞠义想过自己的挡不住,但是却没想过自己会败的这么惨烈了,熬不住半个时辰,北城所有的防线,都已经被击破了。
他麾下将士也伤亡不少。
残余兵卒,都已经退到了城门口的位置了。
这时候,鞠义面临选择,他是依靠城门的位置,和明军拉开一场血战,还是尽快出城,汇合审配,冲出长子城。
这个选择,将会决定生死。
他犹豫了半刻,最终还是没有舍得血战一场,麾下的将卒,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的,继续打下去,消耗下去,他的兵临将会消耗完。
到时候他将会成为一个光棍大将,在燕军阵型,恐怕也会影响力直线降落。
所以他还是选择保存主力了。
“出城!”
鞠义下令说道。
“出城!”
“出城!”
夕阳的光芒之中,燕军将士如同败走的浣熊一样,一个个灰溜溜的从北城门给走出了长子城。
他们终究失去了长子城这一座的大城池作为依靠,上党之战,他们的已经败了。
现在他们只是希望,能逃出上党去。
“好果断的鞠义!”
站在北城的城门口之上,张辽披风染血,手中方天画戟树立,目光栩栩,凝视前方已经走出了护城河之外的燕军残影。
“上将军,要继续追击吗?”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雷虎战意正盛,怎么可能让鞠义这样就跑了,不过他还是知道规矩了,没有私自追击,而是禀报了张辽。
“继续追击!”
张辽下令说道:“雷虎,你率领日月第一军第一第二第三营精锐,紧跟其后,可以打就打,不能打不需要勉强打,只要吊住他们就行了!”
他抬抬头,看着天色,道:“马上就入夜了,入夜之后,小心埋伏,一旦被埋伏了,攻守方位会立刻调转过来!”
“是!”
“我会留下一营主力收拾城中,然后率领剩下的日月军将士,紧跟在后!”张辽的面容变得刚毅起来了:“如果拖延太久了,会有变数的,我们要在明天之内,解决鞠义,不能给他任何的机会!”
乘胜追击才是王道。
这时候,正是打垮鞠义的最好时候。
……………………
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芒落下,天已经幽暗下来了,即将入夜,在这时候,审配和鞠义已经完成了会师。
“审配,情况如何?”
鞠义有些着急,后面的明军追的很紧,挑出二十里之外,还被他们死死地吊着,这明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必须要尽快脱离上党战场。
不然他麾下的兵卒,恐怕就要全部折损在这上党战场之中了。
“我们已经查探过了,基本上没有遇上伏击,但是……”审配低声的说道:“时间太短了,如果再给我们一夜,能把前路查探的更加仔细一些,我现在还是担心,明军会不会在北郊设伏!”
他心中的忐忑,一直都在,这种不安的感觉,在战场上是致命了,他一直都相信自己的感觉。
但是找不出问题来了,他什么也做不了。
“我能等,可明军不会给我机会!”鞠义道:“明军如今距离我们不足三里路,他们随时都能杀上来,不需要击溃我们,只要缠住我们,都能把我们拖死在这里!”
他来回踱步。
这时候,又是一个决断的时候,是留下来,先让斥候探路,还是立刻撤兵出去了,这都将会是不同的结果。
明军之强,已经让他有些沮丧了。
他的主力,如今仅存不足六成了,战损加上逃兵,足足消耗的四成的兵马,再拖两天,恐怕都不需要打,军心就溃散了。
“我们继续撤!”
鞠义道:“不过我们调整一下阵型,昼夜行军风险太大了,我们要一路主力,一路掩护,我居住坐镇主力,审配,你领一路兵马,吸引目光,掩护我们主力前行!”
“可!”
审配点头,这时候怕死就必死,只有同心协力,他们才有可能冲出困境。
“现在你还觉得,三将军有机会来增援吗?”鞠义突然问。
“恐怕三将军被缠住,已经是事实了!”
审配苦笑:“与其在这里等待三将军的兵马,还不如期待一下,刘皇叔能不能把援兵送下来了!”
“就算有援兵,也来不及了,上党,保不住了!”
鞠义叹了一口气了。
他现在心里面,隐隐有一些后悔,如果早知道如此,当初他不应该投靠燕军,而是投靠明军,最少不至于被压迫到这个地步啊。
燕军休整一番,继续行军前进。
官道很大。
军队呈现纵队行军的,速度也不慢,因为后面有明军追击,他们都知道,一旦落后,就会被明军缠住。
“前面是什么地方?”
已是子时,将士们都略显疲惫,鞠义的精神虽还撑得住,但是也有一些疲惫感了。
“翻云坡!”
亲卫摊开行军舆图,直接指出来的地域所在。
“这周围都是山坡小道?”
鞠义有些皱眉:“没有驰道通过去,那我们岂不是要分批过去?”
他现在就这点兵力,还真不好把分兵而过。
“想要迅速过去,必须要分兵而过,这几条山路都可以过去,要不我们只能转过去,要多走二十里,才能过去!”
“不能等了!”
鞠义摇摇头,不是他不愿意多走二十里,而是二十里足够让明军把他们给死死地缠住了,到时候动弹不得,必死无疑。
他下令:“传令,各营分兵!”
“速速通过!”
…………………………
一个山坡之侧。
庞德挺拔的身躯站在一颗大树之下,手中拿着望远镜,通过望远镜,能仔细看到前方的火光。
“鞠义还真是分兵了?”
他略显意外。
本以为鞠义没有这胆子,但是没想到,鞠义最后还是为了加快速度而分兵过山道的,正中他下怀。
“将军,各营校尉已经拿准备妥当!”
成公英走过来,低声的禀报说道。
“信号准备好没有!”
庞德深呼吸一口气,问。
“在!”
成公英拿出一个木筒子,道:“点燃它,立刻就能火树银花,这就是最好的信号了!”
“科技院的东西,还真是好用啊!”
庞德玩耍自己手中的望远镜,再看看这个筒子,有时候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在战争之中,却能有不一样的作用力。
“当然了!”
成公英笑了起来,道:“科技院那都是一群怪才,咱们最好的武器基本上都是从科技院走出来的!”
“那我们就要用这些武器,好好报答他们!”
庞德深呼吸一口气,道:“传令下去,不见信号,被斩杀也不许出声!”
“是!”
黑暗之中,猎人正在用自己的耐心,等待猎物进入自己攻击范围之中。
…………………………
幽暗的夜色,让人多了几分恐惧,燕军已是残兵,分兵三路,从三条小路想要越过这个地方。
可地势险要,脚下的路是山路,根本不好走,所以他们走的很慢。
鞠义只能期望,顺利的通过。
然而事情,往往不会如他所愿了。
当他们正要翻过这一座翻云坡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天空之中,多了一道明亮的光芒在闪烁。
砰!
一声响亮的声音,烟花炸开,五颜六色之下,宛如火树银花倾洒而下。
“这是什么?”
“好漂亮啊!”
燕军将士第一次见到烟花,自然有些失神。
就在他们失神的一瞬间,突如其来的喊杀声出现了。
“杀!”
“弓箭手!”
“箭雨覆盖!”
从山边,从山坡上,一群有一群的黑影子杀出来了,他们先是用弓箭把一轮轮的弓箭雨覆盖过来了。
“有埋伏!”
“敌袭!”
燕军将士竭斯底里的叫起来了。
“杀过去!”
庞德手握长枪,胯下战马,纵横山道如无物,如同猛虎下山,从高处往下冲击,一个冲锋,直接把燕军的一道阵型给冲破了。
“杀!”
“杀!”
明军凶猛的冲锋,直接把燕军的主力给破开了,把燕军的阵型冲击的没有任何阵型的可言了。
“果有埋伏!”
审配的脸色苍白一片,漫山遍野都是黑影子,是明军的将士,他仿佛看不到任何的出路了。
“主人,我们护送你杀出去!”审配身边有几个游侠和亲卫,对他十分的忠心,这时候仍然想要保护他。
“还能杀的出去吗?”
审配绝望了,他在火光之中,看到的是燕军将士一个个倒下来了,四面办法都是明军的将士。
“退!”
“快往后面退!”
“上山!”
鞠义不愧是鞠义,哪怕是这等埋伏,也不能让他束手就擒,他楞了一下之后,反应迅速,连斩五六个明军将卒,竭斯底里的收拢残兵,然后带着残兵,往没有伏击的右边山坡撤过去。
前面,左边,后面,如今都有明军将卒,只有左边,左边也是山,但是是绝路之山,这是一座孤山,无名,屹立在这一片山林之间,只有一条路进出,山的后面是百丈悬崖。
但是这时候,鞠义也没有任何选择了。
他只能带着残兵,往这个防线撤,能躲的一时,就是一时了。
…………………………
这一场伏击战打的是畅快淋漓。
首先是庞德伏杀,然后是雷虎从后面追击上来,再来一次绝杀,几乎已经把燕军主力赶尽杀绝了。
所以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很快。
明军合力之下,前后直接把鞠义的主力逼到了那一座孤山之上之后,没有继续贸然的进攻,因为这一座山易攻难守。
他们开始打扫战场。
很快,天亮了。
张辽也率领日月军主力追上来了,汇合了雷虎和庞德。
“情况如何?”
看着一轮红日从东面升起来了,张辽的神色不显半点疲倦,目光栩栩,看着山上。
“斩杀三千余将士,俘虏六千多,如今鞠义麾下,仅存不足两千的将士,逃到了这座山上!”
庞德低沉的说道:“末将埋伏之前,并没有时间策划仔细,所以给了他机会,鞠义反应很快,而且对地形利用的也很到位,他断臂求生,没有顾全自己的主力,带着残兵,直接从右边杀出去,最后让他逃到这里,这座山不在舆图之中,是一座无名山,但是地形我们勘察过了,易守难攻,如果想要进攻,恐怕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非汝之错!”
张辽摇摇头,道:“总会有意外的,能有如此的战果,已是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