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gfu好看的都市小說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第四百二十八章 虎皮短裙讀書-lfovw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长塌前铜炉内燃香烟气如水般流转向下,白色烟气触地后有飘散向上,弥漫飞扬。
静室内只有一张长塌,长塌后面墙壁上挂着穿着五色道衣的白发老者,正是五行门祖师五行老祖。
高玄一身玄黄道袍,负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延绵群山。
细雨如纱,延绵群峰在细雨中荡漾着重重雾气,更见飘渺灵动。
绵绵细雨顺着青瓦流淌汇聚,从房檐上滴滴答答滴落。水滴声和绵绵细雨柔密声分成不同层次,就像安神的悠扬乐曲,反而让人心里愈发空明安定。
高玄也不再去想九转神蝉,不再去想星际世界,不再去想那些扑面而来的未来。
他放空心神,沉浸在难得的空静中。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短毛黄色细犬凑到高玄脚边。这只狗头部狭长,四条腿也是细长,身躯肌肉紧绷,看着就矫健。
一身黄色短毛也油光晶亮,看着就干净漂亮。
在它脖子上,有个看着挺好看的铜黄的项圈。一看就是有主的。
不过,这个细犬走路的姿态却是懒洋洋的,它咬了咬高玄道袍衣角,两只碧绿狗眼直勾勾盯着高玄。
高玄低头看了眼这只狗,露出询问之色。
这只狗蹲坐地上:“小高,该吃饭了。”
这句话它说的字正腔圆,如果闭上眼睛,还以为是油滑的中年人再说话,语气里就带着那么几分啥都不在乎的懒洋洋。
“该吃饭了?”
高玄看了眼大狗:“吃什么啊?”
大狗没好气的说:“你是厚土门掌门,我就是一条狗,你还问我吃什么!”
高玄想了下说:“老黄,要不吃狗肉火锅?我听说老狗在补血补精,上等好物。”
“你堂堂大掌门,就会欺负一条狗,有意思么……”
老黄往地上一趴,“我可是跟着厚土门拼死拼活干了三百年,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老掌门才仙去,新掌门就想杀功臣给自己滋补。”
老黄说着还眯起眼睛看着高玄:“我很怀疑,你是不是被夺舍了?”
它摇头晃尾的说:“被妖孽附身了,那我可要替厚土门历代仙长清理门户了!”
“你这老狗,锁魂圈禁制就在我手里,你还敢威胁我。”
高玄嘿笑:“真以为我不吃狗肉啊。”
老黄一听话头不对,它呲开狗牙做了个讨好笑容:“大家玩笑,掌门人还当真了。你这样我以后不跟你玩了。”
“我也开玩笑啊,哈哈……”
高玄提高声音喊了声:“元宝,做饭吧。”
旁边房间传来娇嫩柔美女声:“师兄,我正做饭呢。”
老黄撇撇嘴,高玄这掌门也好意思,天天让十六岁少女干活,他就杵在房间里发呆。
老黄特意跑来找高玄说吃饭,就是想让高玄也跟着动动手,别总摆掌门架子。
两人一狗,还装什么啊!
它叹了口气:“我就是条狗,我要个人说什么也要帮忙干点杂活。”
“可你就是条狗啊。也只有张嘴巴能叭叭扯淡。”
高玄也叹气,他一句话怼的老狗无话可说。
也不知怎么的,这几天高玄就像变了个人,嘴巴越来越能说,越来越尖刻。几句话就怼的它想咬人。
老黄想了下还忍不住回击了一句:“还有一个月就是宗门大比,掌门人准备的怎么样了?”
高玄气定神闲的说:“怕什么,我们就是输了,对方还能如何。总不能灭了我们厚土门。”
五行宗内部分为五个分支,厚土,锐金,青木,烈火,天水五门。
原本厚土是五行之首,只是这几千年来五行宗多次遭受重创。原本是蓬莱州的霸主,现在已经沦为蓬莱州三流修行门派。
厚土门更惨,到了高玄这一代,就只剩下高玄、元宝、老黄两人一狗。
高玄不过才十七岁,已经当上厚土门掌门了。可想而知,厚土门有多惨。
转生过来,高玄也有点同情厚土门了。眼看着宗门三十年一次大比临近,就凭这点家底拿什么和人斗。
宗门大比的意义,其实就让五个分支互相比拼,增加内部竞争力。
可在这样比拼中,五个分支之间隔膜越来越深。就算有一些高人想要团结各个分支,千年下来积累的分歧却无法弥合。
到了现在,五行宗名存实亡。五个分支之间虽说不至于彼此敌视,却已经是形同路人。
高玄的师父也是因为大比的事情,急着提升修为,结果一个走火入魔就挂了。临死前只能把掌门位置传给高玄。
这种情况下参加大比,厚土门几乎没有赢的可能。
虽说对方不会真的灭掉厚土门,可厚土门现在占据的地方,包括宗门传承法器,却要交出来一部分。
现在厚土门就占据圆峰山,方圆不过几百里。附近甚至没有人族聚居地。到是有不少山精树怪。
如果这块地方再让出去,厚土门就只能流浪了。
高玄不过是转生附体,到没什么门派归属感。哪怕门派解散,他也不会很在意。
不过,这几天他有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发现。
寂寞宮花紅
这个世界和以前转生的试炼世界有着本质不同。前面的试炼世界,力量层次都是有极限的。
哪怕是龙神的那个世界,区区龙神他也能一剑杀之。
这个世界力量却没有止境。此界所说的元气、灵气,和源力完全一样……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力量法则和他所在星际宇宙是一样的。他甚至怀疑,两个世界同处在一个宇宙。只是彼此相聚遥远。
不管真相如何,他所学都能在此界施展。当然,他精神力量还是受到了限制。
高玄经过多次转生,已经明白了一件事,这种限制并不是九转神蝉给他的限制,而是世界规则的差异,自然限制了他的精神力量。
到了这一步,高玄已经完全明白精神力量和神魂的区别。
简单来说,精神力量就相当于躯体,神魂却是意识和意志。
他现在是身体锻炼无比强壮,意识和意志却不算多强。
每一次转生,都只能是神魂转生。精神力量无法跟随过来。因为精神力量不过附加在神魂上的。
纯粹的神魂,能够动用的精神力量有限。
女學生的男老師
高玄以前当然也知道神魂和精神力量是两种力量,层次不同。但是,两者又紧密相关。
直到九转神蝉世界不断转生,他神魂和精神力量无法匹配的弱点才完全暴露出来。
上个世界的臧铁军,临死时说他对武道没有至诚之心。
臧铁军也不过是死的不甘心。但是,他这句话却让高玄有所领悟,他的确就是没有至诚之心。
一切力量,身体,精神,源力,神魂,所有种种在他看来都是工具。对于这些力量,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偏好。
哪种力量更强,哪种力量更适合他,他就修炼哪种。
这本来没有问题。但是,在九转神蝉试炼世界中,他这种冷静疏离的态度,却妨碍了他和九转神蝉契合。
九转神蝉所以让他在不同世界中试炼,就是让他锻炼神魂,在神魂层面和它契合成一体。
所以,每当他力量达到巅峰,试炼就完成了。因为在追寻力量过程中,高玄神魂层面没什么进步。
力量已经达到巅峰,再停留下去也没有意义。
高玄有种感觉,在这个世界他还没办法提升神魂,没办法和九转神蝉契合,那他就会永远失去九转神蝉。
而且,这个世界的力量是如此强大。星际宇宙力量还有上限,但在这个世界,源力,或者说元气没有止境。
宏大无比的世界里,他需要找到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锻炼神魂,和九转神蝉契合。
到了那一步,他就能获得九转神蝉,脱离试炼世界回归自己宇宙。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他必须抓住了。而且,就算拿不到九转神蝉,他也必须锻炼自己的神魂。
神魂才是一切的根本!九转神蝉也在反复提醒他这一点。
想要成神,精神力量的强大没用,关键还是要神魂的强大。
高玄也恍然明白了斩神剑的强大。这柄剑能直斩神魂。这才能通过特殊法则直接杀神。
可惜的是,他神魂毕竟受到了此界法则限制。斩神剑、弘毅剑、天罡剑匣、机械战体这些强大奇物都无法使用。
所学的那些秘法到是能用,只是限于这具身体和自身神魂层次,也发挥不出多少威力。
厚土门传承几千年了,虽然现在穷困潦倒,可瘦死骆驼比马大。
现在厚土门有三件威力很强的法器。
第一件就是他手腕上挂着一串中央戊戌宝珠,共有十二颗。都呈土黄色,外表光滑圆润,如同蜜蜡。
中央戊戌宝珠,可是厚土门镇压宗门气运至宝。
只是几千年下来,这件至宝多次受损,现在也就一件强大法器。
在高玄手里,能发挥的威能也有限。最直接变化就是幻化成玄黄力士,可以由高玄以神识遥控。
傾世風華:醫女太子妃
高玄这具身体的神识,最多能同时催发四具厚土傀儡,也坚持不了多久。
所谓神识,也就是精神力量。
按照星际时代标准来看,这具身体神识也就十级剑客的水准。
竊愛不傷婚 飛刀葉
以这个年纪来看,当然是非常出色的人才了。五行宗的同辈中应该能排在前几。
只是宗门大比,各宗门都要高手尽出,尽力争胜。他在小辈中厉害根本没用。
除了中央戊戌宝珠外,还有一件九岳道袍,就是他身上穿的这件。
所谓九岳,就是说九座神山的意思。这件道袍号称五行宗第一防御至宝。就是站在那就有九岳护体,任凭对方有万千法术,我自岿然不动。
到了现在,九岳道袍威力也就平平。在高玄手里,也难以发挥出多大威力。
最后一宝就是老黄了。这家伙据说是天狗后代,有吞山之能。被厚土们前辈驯服,就一直担任厚土门神兽。
按照此界的标准,老狗应该算是筑基等级妖怪。也许以后有机会炼成金丹。那也难说。
在五行宗这个三流宗派里,只有一位金丹,筑基已经是大高手了。
不过这只老狗油滑,看高玄年轻,也不肯卖力。
要不是锁魂圈禁制在他手里,这条老狗只怕是早就跑。
高玄这个身体是练气圆满,正常情况下练个十年八年总能筑基。毕竟还是很有修炼天赋的。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却没时间给他慢慢修炼。
高玄这两天也在想,他该怎么尽快晋级。只要能筑基,宗门大比赢个两三局,就能交代过去。至少不用割地交宝,又能维持个三十年安稳。
有这三十年时间,最不济也练个金丹玩玩。运气好成个元婴也不稀奇。
“师兄,吃饭了。”
元宝蹦跳着跑进来,她今年十七了,小圆脸,眼漂亮的杏眼,鼻子小巧,微微突起红唇,肌肤雪白,看上去活泼可爱。
她穿了件玄黄道袍,梳着个道髻。可长的漂亮可爱,任谁一看都知道她是个女孩。
元宝也很有修道天赋,现在是练气九层。只可惜厚土门穷的要死,也没有资源。她和高玄就只能靠自己。
这孩子出身贫苦,性格开朗,很能吃苦。人又勤快。两人一狗的杂务,都是她处理。
萬丈紅塵湮沒誰 漂亮滴糖果
高玄到是很喜欢元宝,他伸手拍了拍元宝小脸蛋:“辛苦元宝了。”
元宝被夸的有点脸红,她摆着小白手:“不辛苦不辛苦,师兄为了门派日夜操劳,师兄才辛苦。”
“些许小事,不值一提。”
高玄云淡风轻一拂袖,“走,吃饭。”
元宝满脸崇拜,这几天师兄说话做事越来越有掌门风范,人好像也变帅了……
老狗在后面摇着脑袋,心里嘀咕:“元宝好幼稚,还真把高玄这懒货当回事!”
两人一狗来到饭堂。虽然宗门小,可还是有讲究的。修炼静室是一间,大厅一间,饭堂一间,厨房则单独搭了一间。
至于两人一狗,个有单独卧室。
饭桌上就摆了三碗白米饭,一碟腌萝卜,还有两个小青菜,一盘鸡肉,一小锅鸡汤。
高玄当仁不让坐在主位,一人一狗左右分坐高玄两侧。
等高玄拿起筷子,元宝和老黄这才拿筷子。
米饭米粒饱满,晶莹剔透,入口后立即化作一股暖流。只是吃了一口饭,高玄就是精神一振。
这等水稻是玉晶米,通过厚土门法术让土壤变得肥沃,一年才能收获一次。
他师父在山里开辟出二十亩地,专种玉晶米。除了自己吃,剩下的米就拿去换灵石。一年产出,也够他们几个人消耗。
高玄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忍不住想,厚土门原来是一群农夫……
如果把这个产业做大了,其实也挺赚钱的。可惜,这种法术非常消耗法力,他师父也就能种二十亩,也没可能推广。
对于两人一狗来说,一碗玉晶米饭才是根本。至于其他的菜,不过是调剂口感。
高玄吃了个鸡腿,随手把骨头扔给老黄。
老黄狗脸上都是愕然,元宝也张开了小嘴。
“手一滑……”
高玄干笑一声,这玩笑好像有点开大了。
老黄可没笑,绿油油眼珠子要冒出火来了。元宝一脸担心,又不知该怎么劝。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就听到一声虎啸,一只吊睛白虎从林子中蹿到门口,它仰着头不断抽着气,大嘴里嘀咕:“好他么的香……”
口水顺着它长长獠牙流淌下来,一直垂到地上。一股腥风也从它嘴里喷出来,饭厅里东西被掀翻了不少。
高玄皱着眉头,元宝也一脸的谨慎,小手已经拿出一把小石锤。这妖虎能口吐人言,至少也是几百年修为,她和大师兄只怕是打不过。没看大师兄脸色都很难看了。
刚才大师兄又大大得罪了老黄,只怕老黄不愿意帮忙,这事情麻烦了。
高玄突然问元宝:“你要不要来件虎皮短裙?”
“啊?”元宝一脸莫名其妙,这哪跟哪啊?
(今天就一更了,我还是调整下更新时间,尽量准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