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x7b火熱都市小说 宋煦 ptt-第三百六十二章 日進斗金閲讀-il0y5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二章对朝廷发俸这种事没有那么多关注,他们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
与赵煦一起用膳,借机又说了很多事情,这才离开。
赵煦洗漱一番,就悄悄出了宫,直奔皇家票号。
獨寵農門小嬌娘
我的寶貝 三毛
这时,开封府。
发放俸禄俸房前挤满了人,吵吵嚷嚷,没半点安静。
寵婚撩人
前面几个人,提着一个袋子,满脸懵色。
看着的人,更是一脸懵,同时还紧张。
国库空虚的事已经传了好一阵子,虽然户部再三辟谣,承诺‘俸禄全额发放’,但依旧令人揪心。
再看到同僚提着远不如以往的钱袋子,轻飘飘的,更令他们不安,拼命向前挤。
最前面一个,看着桌内的发放俸禄的小吏,一脸忐忑的道:“那个,我这个月的俸禄七百钱,能拿到多少?”
教父(死亡軍刀) 死亡軍刀
他说的很小心,没敢提其他‘福利’的事。
那小吏翻着账簿,同时准备钱,头也不抬的道:“全额,一半现钱,一半交子。交子可以去皇家票号现取。行了,不要多问了,我解释的都烦死了。”
小吏皱着眉头,一脸烦躁。
领俸禄的人顿时不敢说话,这些发钱的人不能得罪!
这个人提着钱袋子,似乎是有了一半,心里多少安心,脸上不安稍缓,快步离去。
下面一个急着冲过来,不管其他,道:“我要全不现钱!”
小吏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边准备钱,一边道:“现钱是户部发过来的,交子是户部向皇家票号借的。你可以去皇家票号兑换现钱。不要跟我说其他,问我乱七八糟的,我只是发钱的,哪知道那么多事?你们想问,就去户部,去政事堂问!”
这个人似乎强横了一些,嚷着道:“我不管,以往都是现钱,我现在就要现钱!”
小吏头也不抬,淡淡的道:“曹府尹就在衙门内,你要是这样说,我就去告诉他,请他来给你发。”
这个人顿时不敢说话了,知府那是通天的大人物,他们这等小吏平日里见着都得躲着,哪敢真的劳动这样的大人物来给他们发俸禄。
这个人快步走了,下一个是穿着华服的中年人,肥头大耳,油光满面,一看非富即贵。
小吏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低头自顾点钱。
中年人陪着笑,默默等着,等拿到钱袋,点好钱,舔着脸笑道:“对对对,那我就去那皇家票号对现钱?”
“快去。”小吏有些不耐烦,看了眼他身后的人群。
中年人没走,笑容越多,道:“那其他的还要多久,孩子在等着做衣服,米缸也见底了。”
小吏抬头看着他,顿了片刻,忽然嗤笑道:“你家缺布,没米?我记得昨天你花了三十贯买了一幅画,怎么,这是砸锅卖铁买的?连孩子死活都不顾了,对了,你生第十二个了吧?看不出来,你身体还不错啊。”
中年人笑呵呵的,一点不恼,道:“就是因为这个才缺钱的,那个,能不能说一下,还要等多久?”
小吏面色趋冷,这家伙,越来是没皮没脸了。
“去去去,”小吏不耐烦的摆手,道:“我只负责发钱,这些事,你去问户部,下一个。”
中年人见问不出什么,不羞不恼,笑着应着,提着前离开,快步走向御街。
小吏似乎身经百战,应对的游刃有余。打发了眼前这个,继续下一个。
开封府这里发俸的同时,六部三寺以及众多官府衙门都在发俸,因为‘一半现钱一半交子’、‘其余暂缓’的原因,闹出了不少事情。
好在各衙门早有预案,并没有出现大问题。
御街,皇家票号。
逆著陽光說愛你
票号开了六个柜台,不知道多少人在排队,从票号里面,一直延生到街道,足足有上百人。
更有人企图插队,吵嚷不休,将皇家票号前弄的一片混乱。
在原本护卫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刑部,开封府迅速派人来维持秩序,这才勉强控制住。
一个柜台,有个年轻人焦急的仰着脸,递过一叠交子,急声的道:“这些是工部刚发的,你们可不能不兑!”
里面的伙计接过来,仔细核验一番,道:“这些交子是我们的,没问题,五百钱,向左走,那边领钱。”
那边有个不大的窗口,里面的人将一袋子五百钱放到柜台上,等着。
那人还在忐忑,应着走过来,结果钱袋,仔细看着,清点完这才放心,犹豫着道:“我要不要画押什么的?”
“不要,交子兑换,认交子不认人。”柜台里的伙计随口回答。
“好好。”取钱的人喜色的拿着钱走了。
不多久,又有人来到窗口,连忙说道:“那柜台说了,我来这边取,八百钱。”
里面的伙计在后面找了个八百的袋子,递过来道:“我知道。这是八百文,当场点清,事后不问。”
那人当即清点起来,看着一个个真实的铜钱,他心里无比踏实,倒也不觉得会差,只是认真的点着,随口还问道:“伙计,能不能问问,除了钱,其他东西,什么时候能发给我们啊?”
里面的伙计正在点前装袋子,听着就忍不住笑了一声,道:“我只是票号里的伙计,你还是做官的,你觉得我能比你知道的多?”
那人怔了下,继续点钱,道:“那不能这样说。蛇有蛇道……啊不是,这票号挂着‘皇家’二字,肯定不一样。”
伙计道:“这个我真不知道,票号里只有现钱,没有两米油盐那些的。”
点钱的人有些失望,抬头看着他身后,一袋袋铜钱,少说也有几百贯,不断的从后门送出来,被人领走,短短时间,怕是就有几千贯。
他忍不住的凑近,低声道:“伙计,你们这票号可以啊,能让户部借钱。”
伙计头也不抬,道:“我们借钱,当然也存钱。我们借给户部的利息是七厘,存钱在我们这给出的利息是五厘。”
“存钱在你们这,有利息!?”点钱的人顿时停住住了,忍不住的惊呼道。
他这话一出,引来了不知道多少人注视。
伙计指了指他身后,道:“告示上都有。不过今天只兑不存,要存钱,明天来吧。”
不少人忍不住的跑到告示去看,五厘的利息,啥也不干就能有钱,谁会放过这么好的事情?
靈破天下 歸海蕭涵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匪我思存
皇家票号内外,上演了诸多剧情。
这时,赵煦不在票号内,而是在斜对面一个茶楼包厢,坐在椅子上,就能看到票号前的一幕幕。
眼见秩序还算可以,赵煦心里暗暗松口气。
这不是票号的事,而是朝廷发放交子一事,已经得到默认,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赵煦嘴角带笑,有些悠闲的喝茶。
不多久,楼下上来一个擎天卫的暗卫,在赵煦耳边低语了一句。
赵煦眉头一挑,抬头看去,只见票号不远处,萧天成正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他不是出城了吗?好一招金蝉脱壳啊……”赵煦笑着轻语,这家伙能将皇城司,擎天卫的人甩掉,跑到这里才被发现,还真是个人才。
而与赵煦隔了几个铺子的一个酒楼,那‘李姓’年轻人,同样注视着皇家票号前发生的一幕幕。
黃河詭事 刀來
“能让户部借钱,这个票号,我还是小看了……”年轻人自语。
青天 野上之風
他身后的半百老者,接话道:“少东家,我们的事情还只进行了一半,这票号好像在查我们。”
年轻人一笑,道:“我们通过他们周转了数万贯了,他们要是不察觉才是奇怪,让他们查吧,没什么大不了,前期都是试探而已。”
老者点点头,没有说话。
年轻人有些心不甘的感慨,道:“这票号一进一出,不知道赚了多少钱,这么好的买卖,不能掺一手,太可惜了。”
老者同样轻叹一声。
这皇家票号,单是这一次借给户部的利息,怕是就要上千贯,日后坐大,什么也不做,就在里面喝茶浇花,怕是就能日进斗金了!
天下还哪有这么好的生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