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g8l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笔趣-341、【阿牛的消息】分享-jsc8a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方长倒是已经知道,船主口中的“货物”是什么。
之前在船上,为了安抚惊魂未定的乘客和水手们,船主打开货舱,指挥手下从里面抬出来口箱子,给每人分了一件。
掌妖之心 巫馬行
当时就有许多乘客惊呼出声:
“掌柜的,这水晶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倒是船长哈哈大笑道: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花生米豆
“放心放心,这并非水晶盏,若真的是水晶盏,我怎么可能舍得分给大家?这只是个寻常用具罢了,它叫玻璃,和琉璃类似,相比起来更加耐用,而且很便宜。”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对着阳光端详,看着这微微带些绿色和细密气泡,但依然通透的器皿,啧啧称奇,而后小心地保存好。
这种易碎物件,批量用船只运送很麻烦,需要用木箱装满稻草之类防止磕碰,但是对于普通行人来说,在身上带一两个就很简单——反正大家都有行李,往衣服里面一裹就好。
又有人出声问道:
“掌柜的这是从陆上贩运来的?到底是哪里,竟然能生产如此奇物。还有,中原现在什么情况。”
船长摇摇头表示自己并非如此:
“我没有去陆上,而是在熟悉的人那里订的货,这船玻璃盏、玻璃杯、玻璃盘、玻璃瓶,都是他们送到东海来的。”
“按照送货那些人的说法,从江口往上溯一段距离,有个小镇,那儿盛产此物。小镇所在的那个府里面,有许多人都在做玻璃品,已然成了规模,产量不低,它们都在小镇集散,而后通过江水运出来。”
無上龍脈
“据说,镇上有位刘员外,从不知道哪里过来,到那个镇上定居。而后这刘员外建房买地之后,便开炉烧制此物,又毫不藏私教给愿意来学的人,说是让大家都过好日子。”
“所以如今那府里所有做玻璃的工坊,都尊这位刘员外为师。”
众人感叹道:
東京食屍鬼之非人類食種
“如此说来,那刘员外真是善人啊……也该当他学得此法。”
二嫁傾城:傲嬌九爺太癡心
有个看起来做小生意的人,啧啧两声问道:
“以这玻璃盏的卖相,多高的价格都会有人买吧?只要找对了人家,出货估计不难。”
“自然是难的。”
船长摇摇头说道:
“若是能够卖高价,谁会这样平价出货?定然是没法持续。”
“主要是这玻璃器,从源头上就不贵,听说原料很贱,在作坊里造出来时候就卖的便宜。那位刘员外的弟子也多,产量又大,往咱们东海运玻璃器的船数量也多,诸多卖家竞争压价,价格怎么都上不去。”
“当然,最终卖出去,还是会比陆地上贵许多,主要是路费。这一路上车马船只车夫水手,还有搬运货物的花费,都要算在这价格里头。当然,还要给中间各级留下些利润,不能白干不是。”
船长也拿了个玻璃盏,放在手中端详。
而后他满脸爱惜地,将玻璃盏放回装满稻草的木板箱里面,继续说道:
“那周围几府好生兴旺,听说那里无论是开工坊的,还是在工坊里面做活的,甚至码头上扛货的,日子都过得更好了些。据传言,那位刘姓员外乃是得仙人传授,才学会了这份造玻璃器件的手艺,从此吃穿不愁,甚至天下闻名。”
“至于你们问中原的情况……我这段时间也没去中原,说话做不得数的!不过从出货量上还说,中原元气依然很足,当无大碍……希望吧。反正好不容易又有个地方发展了起来,若是遭了兵灾,就太过可惜了。”
倒是有个老人,在一旁朝太阳旋转着碗,十分感慨地地说道:
“如此漂亮,又这样便宜,日后此物必然大行于世。”
“那位刘员外,不管是否得仙人传授才有此法,他都当得起一声‘有德高士’,不会辜负传艺仙人的照拂。”
男神是怎樣煉成的
龍魂至尊
鬼差直播升職記 一蓑煙魚2號
众人皆点头不已。
七之楨心 書戈
…………
结束回忆,方长笑了笑,转身朝其它地方走去。
他下山这么久,头一次听说阿牛的消息,之前船主和乘客们的闲聊中,他灵觉中能够清晰地感知到,那位“刘姓员外”,就是自己曾经的记名弟子刘阿牛。
对方曾经在仙栖崖住了许久,还从自己这里学会了制玻璃的手艺。
方长对阿牛很满意的一点就是,阿牛下山安顿好后并未藏私,而是和许多百姓一起,将这门手艺发扬光大广泛传播。
高手寂寞2
玻璃这种器皿,也终将会走向自己注定的未来,成为百姓们日常生活所用材料,给这世界带来更多美好。
听传言中,阿牛的日子过得还很不错。
就是不知道这段时间过去,阿牛的修行现在如何,是否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只可惜,自己和阿牛的师徒缘分已尽,没有必要再去打扰对方的道路和生活,就此不再理会,才是最好的态度。
从这里下船后,方长本想再去寻找艘客船,继续往东。
但是,从码头转了一圈,他发现这里小船多,大船少,而且多为小商户自家的船,并不像来时所坐大船那样,尽力揽些客赚外快。这导致这里没有多少乘客位,更没有几个招揽顾客的船主,他问了一圈,向东走的更是一个也无。
既然如此,那便离开罢。
方长沿着海岸走了半圈,已经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
这里枯草萋萋、树枝浓密,周围乱石嶙峋,只有海浪拍击岸边的声音。
他寻了个水较深处,打开双肩包将那艘小渔船又掏了出来,放在海面上。
而后方长轻轻一跃,站在船头。
小船儿依然随着岸边的水波晃悠,好像并未因中间突然多出一个人,而有任何震动。脚下轻微用力,不升帆、不用桨,小船载着他离岸远去,渐渐消失在苍茫海上。
冬日海风有些猛烈,他乘着这艘小船,漫无目的的在海上漂流,方向随心所欲,不过大体上还是朝着东面去的。
方长知道,自己这次出来,定然是能够找到那青龙堂的,现在欠缺的只是一点机缘。所以他也不急,碰上船偶尔会升帆去打个招呼,问问周围岛屿分布,看到小岛,就上去瞅瞅,倒也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