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4g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八百三十章 難以入睡的夜晚……閲讀-41sl6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门外。
“唉……”
弗立维教授看了眼身后缓缓合拢的石像,又朝着下方安静的走廊张望了一下,愁眉苦脸轻声地叹了口气——看样子,拉文克劳的那些孩子们今晚多半又得在走廊里过夜了。
【除非回答出鹰环的问题,否则不能进入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
这是罗伊娜·拉文克劳在一千年前立下的规则,哪怕是作为院长的他也不能违反。
正如同邓布利多刚才回答他的那样,或许青铜鹰环最近的问题难度有些上升,但这大多也是基于接下来的教学进展,随着时间推移,那些曾经可能困扰了人们几个世纪的问题终将会逐一变成常识,这是人类文明进程和发展过程中的必然规律,。
只不过,在新旧时代的交替阶段,短时间内会稍微有些艰难罢了。
漫长繁杂的知识,同样可能是最顽固的牢笼,尤其是对那位已经六百多岁的老人而言。
另一方面,虽然尼可·勒梅在言语中一直表现得谦和得体,但这并不能掩盖这位大炼金术师从踏入城堡开始的那份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骄傲——倘若没有存在那么一丝的“踢馆挑战”的想法,尼可·勒梅也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了吧?
万幸的是,在如今的霍格沃茨之中,新生代的崛起速度远远超过了人们的认知。
或许在一年前,拉文克劳学院还没有那么多值得让人期待的小巫师,但是自从今年月光照进了拉文克劳塔楼那一刻开始,这个学院终于在时隔多年后,有了冲天而起的希望。
菲利乌斯·弗利维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轻声说道。
“尼可·勒梅教授,欢迎来到霍格沃茨……”
…………
而与此同时,位于弗立维教授身后的校长办公室中。
壁炉里噼噼啪啪地燃着旺火,凤凰福克斯把头藏在翅膀下,安心地休息着。
在房间的另一边,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正在愉快地分享着小甜点。
这些大多是老魔王在郊游的间隙,趁着艾琳娜不注意,偷偷从萨尔茨堡的大街小巷中一点点收罗过来的——自从艾琳娜·卡斯兰娜执掌了霍格沃茨厨房,开始严格控制他们的糖量摄入之后,这两位百岁老人能够无所顾忌地吃小点心的机会实在太少了。
面对倒戈的家养小精灵和三头犬,就连在办公室里面藏食物,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所以,阿不思,”格林德沃愉快地说道,“这样真的好吗?那毕竟是六百六十六岁的老年人了,让他在霍格沃茨的第一个夜晚就睡在走廊中,你们真的是好朋友么?”
“啊,我觉得这挺好的……”
邓布利多轻笑着说道,“反正拉文克劳的睡袋也蛮暖和的,他应该会喜欢这种新奇。”
“我原本以为他会多思考一会儿,毕竟那道题乍一看起来似乎并不难?”
格林德沃一边品尝着甜滋滋的奶油薄脆蛋糕,一边随口点评着。
“不过,你们拉文克劳的青铜鹰环看来真的出了问题,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那丫头就会彻底把那个可怜的门环玩坏掉吧?斯芬克斯可不会问出它自己不知道的问题。”
虽然格林德沃在炼金术上的造诣并不算高,但这并不妨碍他看出青铜门环的原理。
显而易见,一千多年前,罗伊娜·拉文克劳在炼制那个青铜鹰环时,多半就是参考了那些喜欢给人出谜语和字谜的斯芬克斯——近千年来,那种人头狮身的生物一直被巫师们用来守护他们最珍贵的场所和事物,罗伊娜不过是创造了一个永生的金属看守而已。
邓布利多并没有马上回答。
他正在耐心地品尝最后一个莫扎特巧克力球,不同于格林德沃,这样的机会对于邓布利多来说可没有多少,然后,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格林德沃说道。
“谁告诉你那道题没有答案的?”
“嗯?”格林德沃扬起眉毛,有些好奇。
“我是说,今天的拉文克劳鹰环,可以通过的。”
邓布利多舔了舔手指,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有些陈旧的报纸,放在了桌面。
“可是——你刚才不是跟弗立维说……”
格林德沃问道,这可与他刚才在一旁听到的内容不一样。
正是因为这个问题不可能被解开,弗立维教授才会放心大胆地让尼可·勒梅去碰壁,而艾琳娜那小丫头,也才会故技重施地以此作为赌注与勒梅谈条件。
邓布利多没有立刻回答,若有所思地轻轻敲了敲手指。
“唔,”邓布利多斟词酌句地说,“我想大概……勒梅是故意认输的。”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格林德沃追问道。
他的目光从邓布利多手中的那份报纸上掠过,《美国数学家阿佩尔与哈肯利用电子计算机成功证明四色定理》,在泛黄的纸页正中间写着这样的粗体文字标题。
初代黑魔王皱起眉头,他还不知道邓布利多什么时候有了看麻瓜报纸的习惯。
“嗯,”邓布利多轻叹了一口气,“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之中,罗伊娜·拉文克劳女士确实曾提出过这个猜想,但是直到现在,魔法界也没有人能证明它。”
“但是那些麻瓜们做到了?”格林德沃咧开嘴笑了笑,“所以尼可·勒梅选择放弃?真是有意思,我才知道这位大炼金术师现在排斥麻瓜知识到了这种地步。”
邓布利多抬起头,看着窗外有些出神。
“我想,并不是因为知识本身……”
邓布利多并没有把话说完,他轻轻挥了挥手,让金红色的窗帘挡住了天空中那艘肉眼无法看到的钢铁巨舰,转过身开始默默地收拾起一片狼藉的甜品桌。
他忽然体会到了尼可·勒梅的那丝疲惫。
作为霍格沃茨校长,他在面对全新的教育改革时,未尝不也是同样的茫然和抗拒。
魔法界有些相当辉煌的历史,越是年纪大的人越容易分不清历史与现实。
只要稍微耐心一些,哪怕只是对比一点点科学进展与魔法文明的不谋而合,就能意识到巫师们的目光曾领先了麻瓜至少好几个世纪……作为提前几百年踏上跑道的先行者,输给了麻瓜们的炼金术,这可能才是最难受的吧,邓布利多暗暗想道。
滇嬌傳之天悅東方
不管怎么说,尼可·勒梅今晚多半很难入睡了吧?
…………
另一边,在汉娜的指引下,女孩子们也终于回到了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
不同于拉文克劳学院的清冷有序,在丹妮洛娃看来,这个位于城堡地下的奇妙房间看起来就仿佛是毛瑟叔叔的地下温室,暖暖地空气中满溢着青草和泥土的芬芳。
这是一个圆圆的宽敞房间,摆满了已经磨破、又松又软的扶手椅和摇摇晃晃的旧桌子。
时间已经不早了,因此艾琳娜等人也没有在大厅停留太久,熟练地顺着点缀满萤火虫的树洞巷道钻向位于更下一层的女生宿舍,舒舒服服地缩进了属于她们的那个房间。
赫奇帕奇学院并不全都是类似于格兰芬多那样的分层宿舍。
更为准确的来说,男女生的宿舍结构并不完全一样。
倘若要打一个比方的话,女生宿舍更像是在一株土豆根须上长着的一个个房间,沿着不同的岔道分开往里,分别可以通往不同的一个个小房间,有点类似后世的酒店。
只不过,相比起平整有规律的酒店房间,赫奇帕奇的女生宿舍显然要复杂得多。
由于地下环境的不确定,有些大的宿舍可以容纳数十人一起住,而有些小的房间只够安排下两三个人的床位,因此每过一段时间赫奇帕奇的宿舍都会重新调整一次。
理所当然的,作为霍格沃茨的“学院长”,艾琳娜自然有选择小房间的特权。
况且,考虑到今年的夜晚研究可能会导致频繁夜游,从此前的宿舍中搬出来显然是相当必要的,而作为艾琳娜在赫奇帕奇的专属导航,汉娜自然也被调整到了同一个房间。
否则单凭白毛团子的路痴属性,她可能永远回不到自己的床上去。
“好了,这里就是我们的房间了,欢迎——”
在复杂的宿舍走廊里穿梭了几分钟之后,重新回到了自己小窝的艾琳娜总算重新恢复了平日的自信,白毛团子熟练地踢掉鞋子,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得意地说道。
这可不是另外那几个学院女生宿舍的公开场合。
厚厚的泥石混合魔法墙壁,在隔音保暖上不亚于后世的顶级吸音墙,无论这个房间里发出多大的声音,周围宿舍里面的其他赫奇帕奇女生都听不到任何声音。
换句话来说,这是属于她和汉娜两人的专属密室。
“来吧,来吧,我们先去洗澡,我来教你们怎么用浴室……”
艾琳娜轻轻地关上房门,颇为期待地搓了搓手,正准备开始脱衣服享受夜晚。
可是还没等她这么做,赫敏先开口了。
“哎……关于阿波卡利斯教授……还有萨尔茨堡……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说,就是……德丽莎·阿波卡利斯小姐,您难道没有什么打算告诉我们的吗?”
神劍金釵 東方玉
赫敏的声音既紧张又充满好奇,琥珀色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艾琳娜的脸庞。
丹妮洛娃正坐在门边的椅子上褪下鞋袜,听了这话,突然也僵住了。
等等!德莉莎·阿波卡利斯?!
这个名字,她此前听那位冒冒失失的巫师弗兰克提到过一次。
根据从她偷听到那番的对话,丹妮洛娃很清楚这个名字在她们一家的命运轨迹之中,所发挥的重要性——德莉莎·阿波卡利斯,这是那位天命集团“大小姐”的名字。
而伴随着赫敏的声音,卢娜·洛夫古德也静静地倚靠在床边,抬起头看着艾琳娜。
開始墮落 冬天夏雨
情深未晚,總裁的秘密戀人
整个房间之中,或许也就只有汉娜还在傻乐着。
“嗯?你为什么要这么问?”艾琳娜眼神闪烁了一下,“教授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在上学年结束的时候,阿波卡利斯教授去我在的孤儿院办理了收养手续,因此我现在暂时就有了两个名字,仅此而已,至于萨尔茨堡,以及更多的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在说谎,艾琳娜。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赫敏·格兰杰有些生气的说道,“关于那个名字,德丽莎·阿波卡利斯,那是在我们之前在一起梳理‘霍格沃茨历’的时候你给自己想的笔名,那是假名!”
邪王嗜寵:重生毒妃狠溫柔
“巧合而已,当时我确实借用了教授的姓氏,所以后来……”艾琳娜平静地说道。
“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这个姓氏!”
赫敏飞快的打断道,看着那只白毛团子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说道。
“阿波卡利斯,这个意思是圣经里面启示录的意思,意思是由天象、征兆、预言、或是先知的启示,将会对整个世界造成何种的影响。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我查了所有不下五十本关于魔法界和非魔法界的姓氏,根本没有人、也不可能会有人用这个作为姓氏。”
“所以……”
艾琳娜挑动了一下眉毛,饶有兴致地轻声问道。
“所以,阿波卡利斯教授使用的也是假名!”
赫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艾琳娜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出那个她憋了好久的推测。
“也就是说,并不是你偷偷使用了教授的姓氏!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与之相反,奥托·阿波卡利斯这个名字,是你编出来的,你对这个名字的反应比教授的更敏感——”
“非常大胆而有趣的猜测,格兰杰……”
艾琳娜沉默了几秒,轻轻拍了拍手掌,微笑着轻声说道。
“那么如果我们顺着这个故事往后想想,就算这些是真的,又能说明什么呢?”
“对啊,赫敏,这有什么问题吗?”
汉娜站在两人之间,睁大眼睛望望抱着双臂的赫敏,又望了望依靠在门上的艾琳娜,虽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但哪怕是铁憨憨,也能觉察出气氛不那么对劲了起来。
“因为天命集团,由阿波卡利斯家族控股的天命集团……”
赫敏浅褐色的眼睛闪烁过一丝恐惧,以及未知的彷徨,声音发颤地轻声问道。
“无论是在魔法界的记录,亦或者是在萨尔茨堡的街头小巷,这个古老悠久的魔法财阀相应痕迹太多了,真实可靠得没有任何漏洞……唯一的问题在于,如果没有这个家族……”
“那么,我们今天去的那座,虚假的城市,到底是哪里?”
————
————
咕吖~又一天的4200字小章~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