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w2k超棒的都市异能 飛越泡沫時代 txt-671. 狐狸尾巴熱推-patwd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从BEING的录音室离开的时候,已经快要晚上八点半了。池田和大黑摩纪过来之前,都没想到会在录音室里待这么久。
本来今晚就有工作,织田哲郎本人又是个不太热衷于与人交流的性格,还以为唱首歌,进展若是顺利,再趁机聊一会儿,没多久就告辞回去了。
结果没想到,事情的进展远比池田预想当中的更为顺利。
池田以大黑摩纪的声音和织田哲郎正在制作的歌曲颇为合拍当理由,说服织田哲郎同意见她一面。
理由固然是为了达成介绍他们见面的目的,但池田的话也绝对不是信口胡说。毕竟,如果他在这件事上撒了谎,非但达不成目的,还会带来最糟糕的后果。
但等到真的进了录音室以后,大黑摩纪的表现,比池田想象当中的还要稳定。她的表现,也深得织田哲郎的心。
“现在就把这曲子拿给你用,让你拿去发行单曲,我真心这么想。”
织田哲郎甚至对大黑摩纪如此说道。
作曲虽然是作曲家的一份工作,但作曲家本人对于歌手也自有其偏好。否则,也就不会出现某个作曲家特意把曲子寄给某个歌手,点名希望对方能唱的事发生。
织田哲郎不怎么擅长夸奖别人——正如也不擅长自我褒奖那样。因而,能够想到的最好的表达认可的方式,就是表达出愿意把自己中意的曲子给她唱的心意。
不过,对着上京以来见过的最大牌的作曲家给出的如此的评价和赞许,大黑摩纪并没有因此而惶恐,高兴归高兴,却也谈不上喜悦。
她大大方方,对初次见面的织田哲郎诉说,如果可以,她更想唱自己写的歌。
在比自己地位更高的人面前,大黑摩纪显得不够顺从。
先前去见长户大幸的时候,她就是这么一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直率样子。对最讨厌过分个性的人的长户大幸来说,这样的大黑摩纪令人生厌。
但是,对不擅长寒暄、不擅长虚伪的客套话的织田哲郎来说,这种坦率倒让他觉得自在。
大黑摩纪这种率直开朗、落落大方,却不给人以压迫感、反倒让人觉得松弛自在的个性,让织田哲郎在和她交流的过程当中,相当的轻松自然。
詭冢 吾名雍和
“我听过你的试唱带,那是你自己写的曲子吧?”织田哲郎主动提起来。
两个人顺着这个话题,聊起了音乐,且颇为投机。大黑摩纪的才华,在这个沟通的过程当中,显得闪闪发光,叫人不能忽视。
织田哲郎心里想起长户大幸和他说过的,已经给了大黑摩纪机会的事,一边为长户大幸招揽到了有才能的新人高兴,一边也期待她加入BEING以后,能有更多交流的机会。
聊得正投机,他于是想到什么就脱口而出,说道:“关于加入BEING的事,大黑桑考虑的如何了呢?我听长户社长说,他正等着您的答复。”
织田哲郎语气诚恳,“如果可以,希望大黑桑能好好考虑一下BEING。”
但是,听到他的话,大黑摩纪和池田的反应,都显出一瞬的微妙。池田还好,立刻反应过来,不动声色。
不过,大黑摩纪却稍微沉默了一下。
“长户社长说,在等着我的答复?”她反应了一会儿,才慢慢发问。
织田哲郎要说什么,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的腼腆,像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强行咽下去了似的,只是点了点头。
他不擅长伪装,有什么都在脸上写着。至于大黑摩纪,虽然在北海道老家时,是社长家的大小姐,但是跟“不通人情世故”这样的词一边也不沾边儿。
她一眼就看出织田哲郎有话没说出口、且这些话之所以说不出来,是因为考虑到面对着自己——
话语之中,似乎是有一种长户社长惜才爱才,希望能邀请她加入公司、而她却顾虑重重,还没有下定决心把BEING当成是第一选择,如此的气氛。
把她给贬损挖苦了一顿,然后说以她的水平,也就是当个和声而已。……说出这种话的长户大幸,真的会期待她加入公司?
虽然池田一直以来用那套“长户社长是因为看好你所以才故意打击你”的话来劝说她,但大黑摩纪对这套话本来也只有个半信半疑的程度。
何况,织田哲郎话语和反应之中透露的信息,听上去仿佛那个手握主动权、站在高位的人是她、而不是那个把她给贬低的一文不值的长户社长。
怎么想也觉得怪别扭的。
大黑摩纪本来开始有点接受池田的那番劝说的话,可在听了织田哲郎的话以后,又有一点微妙的、被长户大幸给倒打了一耙的感觉,先前被劝说后的相信也都被先放到了一边。
心里别扭,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把话给说开——
她这么想,也能即刻付诸行动。
清寧笑
“长户社长在等待我的答复吗?”
大黑摩纪斟词酌句,却又直截了当,“但是,长户社长和我说,我加入公司,不过只能当个和声人员。”
池田在旁边听着,心里一跳,暗暗叫好。
长户社长曾经对大黑摩纪说过什么,他不能告诉织田哲郎。但大黑摩纪说出来就理所当然。叫完了好,他又小心去看织田哲郎,猜想这位大作曲家会作何反应。
织田哲郎听着大黑摩纪的话,不禁睁大了眼睛。
长户社长说的给她机会,就是给她一个当和声人员的机会吗?
听过她原创的歌曲、听过她在录音室里的唱功、和她交流了音乐创作,织田哲郎怎么也不会认为,大黑摩纪“只能当个和声人员”。
拥有这样才华的人,就算即刻作为SOLO歌手出道也没问题的。
但大黑摩纪也没有撒谎的必要。何况,还有池田在场。
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呢?
织田哲郎心中一时摇摆不定。他不认为大黑摩纪说谎,但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长户社长会那么评价大黑摩纪。
难道长户社长有不同的看法不成?
没想到,自己答应池田见一见大黑摩纪,会让事情变成这样。织田哲郎努力想要说些什么,但事情显然不在他能处理的范围之内。可是,就这么放弃,他又觉得可惜。
顿了顿,终于想出了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处理方式——
织田哲郎主动提出来,希望能和大黑摩纪交换传呼机的号码。
织田哲郎准备去找长户大幸亲口问一问关于这个大黑摩纪的事。如果这其中有什么误会的话,能化解掉这样的误会就好了。
他实在想象不出,像兄长一样疼爱自己的长户大幸,会对大黑摩纪说出那么刻薄的话。
织田哲郎虽然不热衷于和人的交流,但却有点音乐人之间惺惺相惜的理想化。最后哪怕大黑摩纪没能加入BEING,但至少,他想弄明白,长户社长为何那样看待她。
殺手·登峰造極的畫
交换完了传呼机的号码,临别之前,织田哲郎还对她说,“下次,如果有不错的曲子,再叫你来听听看,怎么样?”
长户大幸是长户大幸,织田哲郎是织田哲郎。
大黑摩纪分得清楚,爽快答应。不仅如此,还主动表示:“有需要我帮忙试唱的曲子,也请尽管吩咐就可以。”
织田哲郎心里也这么想,听她一说,不禁露出个微笑。
今天晚上,织田哲郎尽自己所能,表现出对大黑摩纪的善意。他对大黑摩纪的印象有多好,不言自喻。
大黑摩纪同样对织田哲郎的印象极佳。
……
池田接下来还要参与录音,不方便中途离开一阵送大黑摩纪回去,只把她送到录音室外面。
实际上,送出这一小段,也是因为池田有话要跟大黑摩纪说。
“太好了。”
出了录音室,池田终于能坦率表现出喜悦,“有织田桑帮忙,事情也许就不一样了。”
大黑摩纪笑了笑,心里既谢谢池田的好意、感觉到他想要帮助自己的热心、以及他这个人看待事情时表现出的天真。
“今天谢谢你了,池田桑。”大黑摩纪说。
她大大方方,和池田道别。高高兴兴转身往录音室去的池田,看上去比起自己遇到了什么好事还要高兴。
这样的池田,让大黑摩纪也打从心里感谢他。虽然长户大幸本人叫人心生不快,但她接触认识的BEING的人,却都非常的不错。
智能工業帝
没人作伴,大黑摩纪也不想再到什么地方去闲逛喝酒,就直接回了家。过了两天,和她交换了传呼机号码的织田哲郎没有联系他,池田那边也风平浪静。
倒是星期五晚上,她回家检查信箱时,发现里面有一封从GenZo那边寄来的信。
大黑摩纪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动手拆信,里面的内容是,GenZo对她寄去的试唱带很感兴趣,希望能在下个星期一,和她当面谈一谈。
信看完,大黑摩纪也站到了家门口。她顿了顿,拿出钥匙开门。
……
上班族开始双休制以后,拥有了周六和周日两天的美好时光。但对业界的从业人员来说,能享受到这种双休制福利的着实不多。
尤其岩桥慎一这样创业初期、还身兼数职的小老板,休假日更是说被征用就被征用。
星期五晚上出去喝花酒,星期六早上昏昏沉沉从床上爬起来,把自己捯饬捯饬,行程本上没有唱片公司的公事,却写着一笔今天要参加巡演会议的行程。
离DREAMS COME TRUE的马戏团巡演还有一个多月,演唱会选曲的投票截止时间还有约半个月。
这期间,索尼配合U-MIZ,在大规模的单曲宣传之后,开始大张旗鼓给巡演打起了广告。广告里按照计划,提到《Eyes to me》里附带巡演要演出的歌曲的投票券,这样一来,又给单曲打了一波广告,原先还不想买单曲的人,为了能参与巡演选曲投票,也去买一张。
如此一来,又是一波助攻。
这张单曲自发行以来,销量先是在前两周大爆发,过后也稳定到可怕,以巨大的优势,拿到了四月份的单曲月度冠军,在冲击百万单曲的路上后劲丝毫不减。
如今,DREAMS COME TRUE风头无两。不仅演出邀约滚滚而来、还有广告商给美和酱递邀请。
至于过后马戏团巡演的售票,现在看来,也已经无须担心。
一支以现场演出的功力出众闻名、现在还正在风头上的乐队,演唱会门票卖起来毫无压力。
渡边万由美的U-MIZ,给DREAMS COME TRUE团体的广告报价是两千万日元,美和酱单人则是一千五百万日元。
顺带一提,送去事务所的广告邀约都是给美和酱的。
乐队成立之初,岩桥慎一希望乐队的中心无论如何都是美和酱。现在看来,他的想法得到了实现。
外界提起DREAMS COME TRUE,就是吉田美和桑、以及吉祥物长颈鹿君。
但是,跟美和酱这种实打实的知名度不一样,长颈鹿君纯粹是因为目标大、看着显眼。
“长颈鹿男这个形象不是也挺可爱的吗?广告商也该考虑起用慎一君才对。”一见面,美和酱就犯歪脖子病,挨着岩桥慎一跟他咬耳朵。
NBA之人型坦克 坦克01
中村兄脸上笑嘻嘻,无视这两个家伙,先跟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开始讨论接下来巡演相关的事。
三个人现在在事务所的会议室里。
故事從打劫開始
前几天,经纪人拿来了广告商给美和酱的邀约,她生平第一次得到广告商青睐,得意洋洋,一见岩桥慎一,就迫不及待跟他分享。
要不是因为岩桥慎一现在忙唱片公司的事难得一见,她这个炫耀早就开始了。
似乎广告一拍,她就成了大明星。而他和中村兄就是大明星的小弟。
“你可以向广告商推荐一下我。”岩桥慎一收下小狐狸这洋洋自得的炫耀,配合着回一句,“我只要有五百万日元就拍。”
他倒是要求一点不高,外快能赚一笔算一笔罢了。
“真好说话,我要是广告商就一定起用你。”美和酱装模作样。
话说出来,小狐狸开始露出狐狸尾巴,“不过,慎一君的头套还是我帮忙选的呢……”
从前还只是为她这个炸裂般的奇葩审美洋洋自得,现在已经想占便宜了。
岩桥慎一不慌不忙,岔开话题,问她:“是什么广告商找你?”
“润唇膏。”美和酱答道。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