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epk精彩言情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電芯來也-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計劃重啓了讀書-3ahot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
事情谈妥以后,侯天尴尬又不是风度的指了指身边的枪,低声说道:“夫人,你看这个……呵呵,是不是”
“侯老板,你也知道我们家老白的处境”
“目前又是特殊时期,在没有真正确定你的身份之前,诸位恐怕还要委屈一段时间”胡胭脂委婉的说道。
“好吧,不过我希望这段时间可以断点”侯天无奈的说道。
“侯老板放心,时间不会太长,最迟明天上午”胡胭脂承诺道。
随后,胡胭脂让人将侯天几人带走,她则和老五打了一声招呼,转身离开。
医院。
当白泽少再次看到眼前的胡胭脂的时候,不由好奇的问道:“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过来?”
腹黑校草:我的執事是惡魔
“侯天来了”胡胭脂沉声道。
“谁?”白泽少一愣。
“侯天,就在刚才我回家的时候,发现他在咱们家外面监视,所以就把人给拿下了”
“目前他正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我过来是询问你怎么处理这事”胡胭脂问道
“你确定是侯天?那个杭州的商会会长”白泽少追问道。
“不确定,只是他这样说,毕竟我没有见过他的照片”胡胭脂为难的说道、
随即话语一转道:“不过,老五还有我都觉得应该是真的”
“他怎么会来这里找我,他有说什么事情吗?”白泽少关系的问道。
“没有,他只是说要见你”
“那就见见,明天你带他到这里来见我”白泽少沉吟一下,直接道。
“行,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
“嗯”
次日。
一大早。
侯天就在上海站人员的看护下,在胡胭脂的带领下来到医院。
当白泽少看到走进病房的侯天的时候,直接起身道:“侯会长,幸会,真的没想到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百煉成魔 涅槃之舞
“白主任太过客气了”侯天拱手道。
随后,白泽少招呼胡胭脂给侯天递上茶水以后,才笑着说道:“侯会长,昨天的事情,我得向你说声抱歉”
“真的是对不起,让侯老板受委屈了”
平衡點
“哈哈,白主任客气,夫人那样做也是为了安全,这一点我还是很理解,我们可是那些人的眼中钉,还是小心为上”侯天不在意的说道。
“胭脂,还不谢谢侯会长的大度”白泽少冲着胡胭脂道。
將欲娶之 必先毀之 指間風月
“会长,真的很抱歉”胡胭脂乘势说道。
“夫人客气”侯天快速的摆手道。
接下来的时间,白泽少和侯天也是闲聊起来,聊得大多是杭州的一些事情。
穿越之我是山賊 獨望空城夜蒼涼
边上的胡胭脂通过两人的聊天,才知道原来侯天可以坐上会长的职务,是白泽少插手的。
这件事情白泽少之前并没有和她详细讲过。
旁边。
白泽少和侯天依旧闲聊着,不过侯天终究有事,所以最后还是他终止闲聊。
然后郑重的看着白泽少道:“白主任,我这次来上海是寻求你帮助的”
“侯会长,你太过客气”
“杭州的事情,我恐怕鞭长莫及,况且就算是在这里,我都无能为力”
“你可能还不知道,目前的我正在停职阶段”白泽少笑着解释道。
“白主任客气,您的能量我还是知道的”
“这次您真的要帮帮我,否则我恐怕扛不过这次的槛”侯天乞求的看着白泽少。
白泽少沉默下来。
认真思索一会,才幽幽的说道:“侯老板,你就算让我帮你,也得先告诉我什么事情吧”
“是我忘了,事情是这样的我……”说道这里的时候,侯天却停下来,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胡胭脂。
“侯会长可以放心,我得很多事情胭脂都是知道的”白泽少出声道。
内心则越发的疑惑,侯天的这幅神态说明他要说的事情,肯定很严重。
对面。
听到白泽少的话语侯天不再犹豫,直接将自己遇到的困难给讲出来。
原来此刻的杭州出现一大批的假币。
这些假币在市面上非常的泛滥,给杭州的商业造成很大的冲击。
身为会长的侯天当然也受到影响,所以作为商会代表找上日本人在杭州的驻军代表。
不想,对于他的反应的问题,日本人根本不关心。
反而要求他必须控制好商会的其他人,绝对不允许引发骚动。
自家生意受到影响的侯天岂会那么乖乖的配合,所以私底下直接开始调查。
身为杭州的地头蛇,还真的给他查到一些东西。
只是,还不能等他有所行动,日本人直接上门,查封了他的很多的产业。
理由则很简单,说他印制假钞,扰乱市场秩序。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侯天当然扛不住,不得已之下只能来上海寻求帮助。
听完侯天的诉说,白泽少问道:“侯老板,救你自己来看,那些钞票的源头是哪里?”
“白主任,这个……这个我也没有查清楚”侯天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来。
但通过他的态度,白泽少已经明白。
賊膽
这件事应该是日本人做的,也只有日日本人有这个能力,否则侯天不会这么忍气吞声。
假钞的大量出现,让白泽少内心满是担忧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日日本人的假钞计划再次重启了。
当初在上海他们就想要推动金融大战,但是最后却被他们给破坏。
歐少的掌上罪妻
原本白泽少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没想到他们却再次卷土重来。还选择了杭州这么一座城市。
这次要不是侯天来报,恐怕等他收到消息,事情早就难以收拾。
想到这里,不由将注意力再次放到眼前的侯天身上:“侯老板,你很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你觉得我可以帮到你?”
“你干嘛不直接找北原大佐寻求帮助,毕竟当初在杭州的时候,你们走的很近”
“也只有他们日本人内部插手这件事情,才不会引起怀疑”
“正因为如此,我更不敢找北原大佐寻求帮助,理由白主任应该想的到”侯天苦笑的说道。
白泽少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那侯会长准备让我怎么做,或者说你觉得我可以做些什么”
“很简单,和一个人打声招呼,让他放我一马”侯天快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