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ine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米奈希爾之力 信仰即正義-0644章 純黑的噩夢鑒賞-in7dg

米奈希爾之力
小說推薦米奈希爾之力
“你是……阿德因?”艾萨克斯对这个德莱尼还有些印象。
“是的,主人,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整个德莱尼勇士热切地问道,他狂热的信念丝毫不减,思维也没有受到影响的迹象,但却已经完全改变了效忠对象。
“有点意思。”卡莉亚看了他一眼,“是不是说所有的圣光信徒都可以为你所用?”她向艾萨克斯问道。
邏輯草圖 荷普
“并不能说是所有。”艾萨克斯淡淡道。
卡莉亚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你当反派的样子真是太有范儿了,甜心。”
“难道我原本很没范儿吗?”艾萨克斯耸了耸肩。
強清霸世 老沈陽
卡莉亚掩嘴,发出咯咯的笑声。
“好了,”艾萨克斯看向阿德因,“我的新仆从,你很熟悉这里,带我去拜访你曾经的主人吧,我想他应该会很欢迎我的到来的。”
“遵命。”阿德因极其谦卑。
但此时却有一道奇特的振动出现,组合成了一个平和而不失威严的声音,“就放过这个可怜的孩子吧,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你的目标应该只是我。”
是阿达尔,艾萨克斯这种近乎大摇大摆的入侵,他自然不可能不感觉到。
“也对,客随主便吧。”艾萨克斯很随意地说道。
他轻轻一挥手,一股似有似无的黑色雾气从阿德因的身躯上浮现出来,缓缓消散。
这个德莱尼人猛地抖动了一下,虽然刚刚被虚空之力入侵而发生的形体变化无法逆转,但他竟然又恢复了自我意志,他看向艾萨克斯的目光带着难以名状地惊惧,他记得刚刚发生的一切,记得自己如何卑躬屈膝,这是一种发自内容的臣服,并且他毫不怀疑这种臣服来自于他的本意。
而更可怕的是,这种恐怖的精神控制对方竟然这么轻易的随手解除掉了。
能被称为圣光勇士,阿德因自然以自己的信仰为傲,但现在他的信仰竟然被如此玩弄。
“来吧,我们当面谈。”阿达尔的声音再度响起,一道明亮的光芒从拐角处照射进来,像是指引,又像是邀请。
我有異能我怕誰
艾萨克斯直接就走了过去,无视了阿德因,卡莉亚跟在他身后。
缓步走过两个回廊,阿达尔一直在给予指引,就好像艾萨克斯真的是来做客一般,几分钟之后他便进入了沙塔斯的中心圣殿。
廚道仙途 幻雨
位于最中央的那个光明的存在自然就是阿达尔,他的力量不只是局限于圣殿之中,还通过地面上的法阵纹路传递至整个沙塔斯。
尋受總動員
圣殿中还有不少德莱尼人,他们诧异地看向艾萨克斯这个不速之客,他的黑袍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数年前你帮助我们战胜了玛瑟里顿,当时我们还为又多了为捍卫正义的勇士而感到高兴,但没想到再次相见你已经误入歧途。”
阿达尔的语调依然平静,但他所散发出来的光芒逐渐变得强盛起来,而那些德莱尼也从阿达尔的话语中明白来者是敌人,纷纷戒备起来。
“你们这些晶体板总是对自身充满了自信,你凭什么认为自身就代表着正义和正确?”艾萨克斯冷哼了一声,“何为正义?何为正确?”。
“光明赐予万物生机,带给他们希望,而虚空则截然相反,如果你连这一点都无法认知,那只能说明你的灵魂已经彻底被虚空侵染。”阿达尔的声线中带着一丝悲悯。
“所以呢?难道只凭光明的力量就创造出了实体宇宙?”艾萨克斯冷笑。
阿达尔似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发出一声浓重的叹息。
“理论辩论终究没什么意义。”艾萨克斯似乎失去了耐性,虚空之力宛如火焰般覆盖他的全身接着又向外扩散,“换一种方式吧。”
依然是一声浓重的叹息,但圣光之力几乎是一瞬间就达到了顶峰,艾萨克斯刚刚成型的虚空领域立刻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被迅速压缩,但最终还是稳固地护住了他的周身。
光明与虚空,这两种源初力量相互碰撞、湮灭,这个过程如果持续成千上万年可能会在机缘巧合下可以诞生实体物质,但现在只能展现出惊人的破坏力。
随着这种碰撞的持续,虚空的劣势逐渐显现,作为一名纯粹的高阶圣光能量生物,阿达尔的能量储备极为惊人,几乎可以和泰坦媲美,虽然很难从外界补充,但这个弱点只有在能量耗尽时才会体现。
屬於我們的青春校園
艾萨克斯不发一言,只是维持着周身的虚空领域,黑暗之星泽拉以及亚煞极之心都是陷入枯竭状态,吞噬了他们并没有他带来太大的收益,在实体宇宙中借用虚空灵域的力量又非常艰难,因而现在竟然有些捉襟见肘起来。
“放弃抵抗吧,误入歧途的年轻人。”阿达尔说道:“重新接纳光明,圣光会洗涤的罪孽。”
“还真是惯用的计俩呢。”艾萨克斯低沉地笑了笑,“但你现在可并没有资格以胜者姿态说这样的话。”
纳鲁是一种神奇的存在,他们有着惊人的能量储备,但能量输出效率却极为低下,因而阿达尔一时半会竟然也奈何不了艾萨克斯。
“你赢不了的,我也不会放你离开,接受净化,你将获得新生。”
“呵……”
德莱尼祭司们被笼罩在阿达尔的圣光中,在明白他们的阿达尔大人占据优势之后,有几个便试图向艾萨克斯发起攻击,但他们释放的法术刚一接触艾萨克斯的领域,虚空之力就仿佛嗅到血腥的鲨鱼一般顺着他们的精神标记反馈到其自身,凶狠地吞噬他们的血肉与灵魂,污染他们的圣光本源,在几秒钟之内就让他们往虚空怪物转化,而这种转化又会立刻受到阿达尔力量的排斥,最终他们在圣光的灼烧下哀嚎地死去。
艾萨克斯虚空领域似乎也因此得到了些许的补给,缓慢向外扩张了一些。
这短短几秒发生一切都超出了其他德莱尼人的认知,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同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不知所措。
“离开这里,这不是你们能够应对的敌人。”阿达尔沉稳的声音让这些迷茫的信徒找到了主心骨,几秒钟之后,他们开始向圣殿外撤离。
虽然不怀疑阿达尔大人能够取得胜利,但最好还是将圣殿遭到入侵的消息告知其他人……
黑色罩帽之下,艾萨克斯嘴角扬起一丝恶意的笑,虽然说虚空可以转化一切为自身,但这些德莱尼人的力量都太过弱小,并不是什么值得留意的猎物,不过他并不准备就这么放他们离开。
谁让他现在是一个“彻底泯灭人性”的堕落者呢……
凝实而纯粹的虚空之力化为几乎实体的长矛凶狠地穿透圣光之力组成的帷幕,袭向那些德莱尼祭司。阿达尔毫不迟疑,调用自己的力量瞬间形成了数道坚实屏障护住了他的信徒,让他们能够安全逃离。
然而那十几道虚空之矛却猛然转向,目标直接锁定了阿达尔的本体,化为漆黑色锁链将他的晶体身躯完全束缚。
艾萨克斯的目标自然是阿达尔,他只不过是像一个反派该做的那样利用了正义者保护弱小的心理。
这些虚空所化的锁链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效果,阿达尔的圣光领域瞬崩溃,强横的力量在他体内涌动,却无法到达外界,只能看到锁链下的晶体板的光芒变得无比耀眼。
纳鲁的能量输出效率有限,所以只需要短时间内爆发出足够的力量就足以对其形成压制,艾萨克斯一转局势,但是他的力量正在飞速消耗。
当他还是圣职者时,因为能够直接连通光之海洋,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能量消耗,但虚空之力可没有这种特性,一旦耗尽补充起来极为麻烦。
阿达尔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你的失败是必然的,你不可能击败我,放弃吧,我会宽恕你的罪孽。”
“我何时说过要击败你?”艾萨克斯语气中透出一丝调侃,手中动作不停,更多的虚空锁链浮现,彻底让阿达尔失去了反抗能力,虽然这并不能持续太长时间。
“唉,似乎所有人都把我忘了。”一声悠悠的叹息响起。
“准备好了就动手。”艾萨克斯头也不回。
卡莉亚的身形缓缓浮现,她一直都在,但却神奇的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此时她手中的萨格拉斯权杖冒着幽幽的光芒,一道呈现出漩涡状的墨蓝色传送门出现在阿达尔的上空。
“这是……”阿达尔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慌乱,但依然维持了镇定。
“我确实无法击败你,甚至都不能转换你的力量。”艾萨克斯以一种非常随意的态度敲了敲着阿达尔的身躯,“但我的目的可并不是击败,而是……解决你。”
卡莉亚缓缓移动萨格拉斯权杖,那道奇特的传送门宛如有生命的巨口一般,缓缓下沉,将阿达尔逐渐吞没,这个过程并不快,宛如处刑。
“祝你好运,阿达尔大人,我们后会有期。”艾萨克斯道。
阿达尔的最后一丝光芒也已经消失,卡莉亚收回萨格拉斯权杖,漩涡传送门立刻以惊人的速度消散,显然那位倒霉的纳鲁大人即便摆脱了虚空锁链也是彻底回不来了。
“你这道传送门是通向哪里的?”艾萨克斯向卡莉亚问道。
“阿古斯。”
“可以啊。”艾萨克斯嘿了一声,“看来阿达尔的信徒都不需要为他祈祷了。”
他环顾四周,祭司们都已经逃走了,这座大厅变得无比的空旷,德莱尼人建造这座圣殿使用的材料非常高级,即便是刚刚的战斗也没有对这里造成太大的损害,地面上的能量传导纹路大致还是完整的。
艾萨克斯站到了阿达尔原本所在的位置,这里是所有能量传导回路的初始端,阿达尔的力量由此传递至整个沙塔斯城。
现在这座法阵将会继续发挥它的功效。
艾萨克斯左手之上,粘稠如墨的虚空汇集,形成一个漆黑的球体,他端详了两眼,然后将这黑色球体缓缓摁进法阵的中心。
……
龍血聖皇
阿德因是跟着资深学者奥蒙纳撤出中心圣殿的,他完全不想再去面对那个可怕的存在,虽然被虚空腐化了一次导致他看起来像破碎者般枯槁,但这种慌乱时刻没人在意这个。
大部分人都有些惊慌失措,奥蒙纳竭力安抚他们,“阿达尔大人必然会取得胜利,邪能将得到净化……”
然而似乎就是为了证明他说的话是多么的虚假与无用一般,突然间,笼罩沙塔斯天空的光幕突然闪烁了两下,接着竟然直接消散了。
家有萌妻:腹黑老公請止步
總裁,你鬧夠沒? 漪落
奥蒙纳哑然,这位德莱尼长者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守护沙塔斯的光幕是由阿达尔大人亲自提供能量,而现在光幕消散就意味着……
没有人敢继续想下去。
没有了光幕的阻挡,天空中盘旋的虚空龙骑兵狞笑着俯冲下降,这些骑着龙的邪兽人可不管眼前的是战士还是平民,他们渴望的只是杀戮,很快沙塔斯城中就开始不断响起惨叫声与哭喊声,半座城市都开始燃烧,曾经外域的灯塔现在即将变为炼狱。
阿德因不得不闭上了眼睛,简直是噩梦。这种景象他太熟悉了,当年钢铁部落攻破沙塔斯时也是这般场景,谁也没想到时隔二十多年惨剧竟然再度上演。
圣光啊,你为何不能阻止邪恶,反而屡屡让正直善良的人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