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jge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蜀漢之莊稼漢-第0903章 設伏-0hftu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
田彭祖听到自家大人的话,这才又惊又喜地问道:
“原来大人是欲在此处伏击吴人?”
然后他马上又疑惑起来:
“大人又如何知道吴人一定会经过这里?”
“吾非仙人,又岂敢说吴人一定会经过这里?”
田豫摇头一笑,“兵法有云: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
“成山被始皇帝称为天之尽头,离辽东最近。吴人从辽东返回,若欲尽快避风浪,最近的地点就是这里。”
“故以人之常情计,他们最有可能就是选择这里。”
愛妃,理我嘛! 寧如沐
“吾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做好准备,以免错漏了敌人,此可谓不可胜在己。”
“至于可胜在敌,现在就看吴人是否当真会过来,给我们这个机会。”
田彭祖听了,心悦诚服。
田豫在成山的楼观上观察良久,直到把成山附近的地形都牢记心中,这才下山来。
哪知父子二人才从山上下来,迎头就看到了青州刺史程喜正带着军中诸将在山下等候。
“田太守,陛下停止征辽的诏令已经下来了,为何你还让大军驻守在此?岂不知此乃徒费钱粮之举?”
程喜乍一看上去,显得温雅,正是符合这个时代士大夫的形象。
唯一让人感觉点些不舒服的,就是那双眼睛。
确切地说,他的眼眶里蕴藏着些许阴沉,让人不是很喜欢。
只是当他说完这个话,转头过去看身边和身后的军中诸将时,他的眼睛又变得柔和起来。
女配風華:丞相的金牌寵妻 風之孤鴻
于是青州军中诸将皆是笑了起来。
事实上,不仅仅是青州刺史程喜,就是军中的许多人,身份地位也要比田豫要高得多。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位老头子还是个外人。
但如今,所有人都不得不听从他的调遣,所以没有人心里会觉得痛快。
面对程喜的挑衅和诸将的笑声,田彭祖大怒,他向踏前一步,左手按住腰间的刀鞘,右手就要抽出刀来。
倒是田豫要冷静得多。
他一把拦住自己的儿子,眼睛却是看向程喜,平静地说道:
“程使君,陛下只是下令停止征辽,但并没有说立刻收兵,更没有收回符节,所以现在我仍有督青州诸军的权利。”
“所以,”他淡然的眼中带着嘲弄,“程使君现在是打算不听从田某的调遣吗?”
田豫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
田彭祖会意,从亲卫手里接过符节,递到田豫手里。
一力降十会。
田豫把符节拿到手里,程喜的脸色都变了。
看到田豫那嘲弄的眼神,程喜觉得对方看自己就如看小丑一般。
但在陛下的符节面前,程喜却只能强笑道:
“怎么会?某只是觉得,现在外敌窥境,国家艰难,耗费钱粮之举,最好还是能省则省……”
大魏看起来是占据了天下八分,且居正中。
但实际上,北有胡人,连年侵犯边境。
西有蜀寇,接连寇边。
南有吴虏,年年北犯。
更别说这些年来,大魏先丢陇右,再丢凉州。
现在蜀人越发猖獗,威逼关中,大魏的精兵,大多都布置在关中,以防万一。
故现在大魏能真正安定,不受外敌所侵者,不过冀州、青州、兖州、司州。
大概是与魏国国运相冲,冀州这些年来,不是大旱就是蝗灾。
仅有的几年安稳日子,在先帝与陛下在位的这些年,也是不得安宁。
先帝为了把魏国政治中心迁到洛阳,在登基的第一年,就要迁冀州十万户充实河南。
然后在黄初四年,冀州大蝗灾,饿殍遍地。
而到了太和二年,也就是陇右之战的那一年,从关中到关东,大魏境内,全是大旱。
先是大败,又遇大旱,若不是大魏底子厚实,只怕没被外敌攻破,自己内部就先乱了。
大魏上下,谁都觉得苦,哪知道这还仅仅是开始……
因为后面又是石亭大败,又是萧关大败,凉州落入蜀人之手……
武皇帝与文皇帝两代人积攒下来的底子,这些年来终于彻底败了个干净。
穿越到骨傲天
关东这几州的士吏,对外要给四周边境输送钱粮和兵源。
在内还要忍受关东世族的巧取豪夺,武皇帝时期所开出来的屯田,早已被世家豪族瓜分大半。
汝南现在是关东数州现存的最大屯田之地,田豫身为太守,自然是知道这些情况的。
所以对程喜所说的话,虽明知这是对方的借口,但田豫却不得不解释一番:
木葉榮光 暴躁的阿拉丁
“近些年来,江淮之地在冬日多有结冰,天多严寒,而吴虏派往辽东的船队,乃是在开春后才前往辽东,定不会带冬衣。”
“故他们必然要赶在冬日前回吴地,不然不好行船不说,就是船上的人亦未必能受得住冬寒。”
“如今距冬日不过一月,吴虏船队必是着急赶回吴地。故在吾想来,吴虏船队快则数日,慢则十数日,必会返回。”
星鎧武裝
“若是他们不经过成山则罢,若是经过成山,我等多呆一些时日,在此提前设伏,岂不是大功一件?”
程喜本欲嘲讽田豫异想天开,但他终究是青州刺史,脑子总还是有的。
若是田豫领军离开后,吴人的船队当真前来,那自己在毫无准备之下,岂不是眼睁睁地纵敌离去?
到时陛下得知此事,定是要责罚自己。
而若是让田豫多留一些时日,吴人来了,正好自己也能捞些功劳。
若是吴人不来,那么自己也可以上奏章告田豫一状,只言他徒耗钱粮。
想通了这一节,程喜脸上却是装出不屑的模样,哼了一声:
“田将军,吴人何时返回,你又如何能确定?就算是返回,那经不经过成山亦是未知。”
“若是那吴人一直不来,那将士们岂不是要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好歹也要说出个时日吧?”
田豫点头:
“程使君所言极是,那我等便以半月为期,若是到时吴人不至,不用程使君上奏,吾也要向陛下请罪。”
“如此最好!”
重生千金也種田
程喜大喜,暗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若是吴人当真不至,看吾如何向陛下上奏。
田豫与程喜约定完毕,又以成山为中心,亲自到各个山岛的险要之处观察,布置好伏军。
此时风急浪高,青州诸将领军布防,皆是有怨言。
不过程喜憋着坏,一心想要在事后告状,反是再没有暗在动手脚。
庶女狂妃:相府五小姐 漫娟
再加上田豫持有符节,故布置设伏之事,倒也再出什么意外。
只是等了近十日,也没有见到吴人船队,青州诸将抱怨之余,又不禁嘲笑田豫,言其在空地等敌,举箩接雨之举。
这一下,就连田彭祖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大人,若是吴人当真不来,只怕那程喜不会轻易罢休,大人还是要趁早做准备才是。”
我要做閻羅
田豫却是斥道:
“期限未至,你慌什么?且吾忠心为国,此番无半点私心,陛下又是明君,吾有惧之有?”
田彭祖嗟叹,不敢再说。
心里却是暗道:
大人在武皇帝时,就已经是弋阳太守,后又升为南阳太守。
在文皇帝时持节任护乌丸校尉,为大魏守边境。
这十几年来,立下多少功劳?
谁知陛下把大人从幽州调至汝南也就罢了,居然是让大人重新当太守……
现在说是让大人以太守之位督青州诸军,其实还不是信不过大人,让程喜在旁加以钳制?
说白了,就是知大人之才,用大人之能,却不愿酬大人之功,封大人以高位。
想到这里,田彭祖心里有些忿忿不平:
说句难听的,这简直就是把自家大人当成抹脚布,用到的时候就拿出来擦一擦,用完就丢到一旁!
大人为大魏辛劳十数年,如今发须皆白,已到耳顺之年,却仍不过一太守……
这算什么明君?
只是心里不满归不满,但田彭祖知道,自家大人早年的经历,也是难以升迁的重要原因。
因为大人早年托身于刘备,后来因祖母年老,大人只得离开刘备返乡。
待武皇帝平定河北后,大人又常年在任城王(即曹彰)麾下。
相比于王雄程喜等人,大人既无世族背景,又非陛下心腹,想要高位,难啊……
正在田彭祖心有所叹的时候,忽见有探子来报:
“禀将军,前方有军情!”
“速讲!”
原本一直脸色平静的田豫霍然而起。
“前方有船队出现,只是离得尚远,看不清是不是吴人……”
“走,去成山楼观!”
楼观建在成山上,这些天来,海风太大,楼观不能久呆,所以田豫一直呆在军中等前方的消息。
此时听到探子的回报,哪里还按捺得住?
但见健步如飞,登上楼观,极目远眺。
天公似乎也在作美,不像前些日子,一直在下雨。
日头高悬空中,把这些日子的阴冷一扫而空。
大风吹尽了海上的迷雾,让人可以清楚地看到,海的尽头,有一支庞大的船队,正向成山方向驶来。
随着船队不断地接近海岸,田豫终于能看清那高高的桅杆,还有那如同海上高楼一般的船身。
“此确是吴国船队无疑!天下能有这等船队的,莫过于吴虏水师!”
田豫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真是天助我也!”
浑然不知已经被盯上的吴国船队,已经全部降下了船舤,开始准备靠岸。
船队的统帅周贺,正意气风发地站在船头,他的身后,是巍巍如楼的船身。
此船高大无比,可容士卒两千人,船上可跑马。
可跑马的船,自然会有马。
周贺听着后头船舱里传来马的嘶叫声,当下大声吩咐道:
“待会下船时,注意先把战马安顿好,莫要出了差错!”
“诺!”
此行受吴王所派,前往辽东,不但得到公孙渊的承诺,而且还得到三百匹上好的战马,当真是满载而归。
想到回去后吴王的赏赐,周贺就不禁心满意得。
倒是副使裴潜,看着前方如同怪兽一般趴在岸边的成山,略有担忧地问道:
“将军,此乃魏贼之地,我们真要在此休息?”
神算天師 老刀
周贺点了点头:
“岁晚风急,将士们这些天来已是劳累不堪,需要休整一番才能前行。”
裴潜自然知道将士们需要休息,但他仍是提醒道:
“即便如此,何不让人先上岸侦察一番?”
周贺哈哈一笑,说道:
“论舟船之利,我大吴要说第二,谁敢称第一?更别说这些年来,魏贼连遭大败,自保尚且不易,何来多余兵力?”
“此处乃是魏贼腹地,想来兵力定是空虚,有何惧焉?若是先让人侦探一番,又得再拖延一天,将士们怕是等不及。”
“到时让魏贼反应过来,反是不美。且魏贼又非神仙,安能提前知道我等会这个时候在此处上岸?”
裴潜一听,觉得有理:“将军所言甚是。”
两人说话间,船上已经做好了靠岸的准备。
待周贺下令后,吴兵们纷纷搭起木板,欢呼着下船。
这些天来,海上一直是风急浪高,把人都累坏了,此时能上岸避风休整,实是让人欣喜。
就连主帅周贺,亦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上岸。
倒是副使裴潜,还需要在船上安排将士们下船后的事宜,没有跟着一起下来。
周贺脚踩到实地上,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晃悠悠的,一时竟是没有适应过来。
“来人,随吾到前方山上看看。还有,派出人手,往四处探察一番。”
身为主帅,他自然要观察好地形,以便安排扎营。
领着人离开了岸边,正要顺着山脚往山上走,哪知山上突然传来战鼓声,林间竟是冒出数不清的魏军。
“杀吴狗!”
“杀!”
箭羽突如雨下,同时还有檑木滚石轰隆隆地滚下来。
生变肘腋,登时就把周贺吓得目瞪口呆!
倒是他身边的亲卫,极快地挡在周贺面前,避免让他在第一波箭羽中被射成刺猬。
“将军,速退回船上!”
周贺被亲卫一推,也很快反应过来,当下转身就往海边跑。
只是他的座船本就是最大最显眼,再加上他又是被人拥着下船,衣着最是鲜明。
田豫早就把他牢牢盯紧了。
只听得侧里一声大喊:“贼人往哪里去?”
但见一个中年汉子领着一支魏兵,斜里挡去了去路。
周贺暗叫一声苦也!
此番前去辽东,又不是去打仗,所以他自然是穿着华服。
上岸后又不知道有埋伏,所以自然没有披甲衣,身上不过是佩戴一把剑而已。
“护着将军走!”
亲卫长大叫一声,领着人冲了上去。
“一个也别想跑!”
田彭祖当年好歹也是跟着曹彰守北境的人物,怎么可能轻易让眼前这个很明显是大人物的贼人跑掉?
当下亲自领着将士冲了上来。
周贺拔剑在手,正欲寻路往海边走,忽闻身后又是喊杀声,惊得他回头看去,原来埋伏在山上的魏军已至!
周贺举剑欲冲,只是对方人多不说,还多是长兵器,他哪里能冲得出去?
不一会儿,身无甲衣的周贺,竟是活活被乱枪捅死。
这边主帅陷入死地,山下岸边的吴兵也好不了多少。
他们才刚刚上岸,又处于无防备状态,全军正处于混乱之中。
魏军突然冲杀过来,吴兵哭喊不已,纷纷抱头鼠窜。
反应快的就向船上冲去,反应慢的,就只能成了魏军的军功。
船上的裴潜早就看到了岸边的情况,他第一反应就是派人下船,想要去抢救出周贺。
只是岸边混乱无比,还有魏兵想要趁着岸上吴兵溃败,跟着溃兵冲上船来。
再看看原本山脚下的周贺,早已淹没在魏军里不知所踪。
裴潜咬咬牙,举剑剁翻了爬到船上,仍在哭叫不已的一个溃兵,厉声道:
“抽掉船板,退回海上!”
周围的吴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军令,竟是有些迟疑。
裴潜大怒,又是一剑刺死不听号令的吴兵: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船上的吴兵这才反应过来,开始手忙脚乱地抽掉船板,毫不犹豫地放弃了那些仍在岸上的同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