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86p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天行緣記-第兩千二十九章 私聊看書-cxl6r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在‘凝神洞府’内找到了秋山道人的肉身,可惜已经被玉胶树精同化了大半。好在他还修炼有秘术神通强行保存了头部泥丸宫内的元婴灵体,如此一来在易天的授意下婉月妇人带着丈夫的残躯和部分玉胶树精的躯干直接离去。
无瑕子也是非常识趣,在处理完玉胶树精后便直接告退了去。片刻后便只剩下了易天和血尸老魔二人了,这剩下来的玉胶树精本体倒是件不错的炼器材料。而且其中蕴含了大量的灵力如果光拿来汲取灵力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易天出手将玉胶树干的根部切下,而上半部分直接给了血尸老魔。谁料血尸老魔似乎是对这般分配方式不感冒当即提出反对意见,甚至口出狂言丝毫不将易天放在眼中。
巨能 李俞增
在空中微微一顿易天知道自己今次没有怎么出手只是将玉胶树精的弱点找出而已。不过看了看着远处面色不善的血尸老魔,自己也没有太多的怯意,反而提点道:“血尸道友如此这般是不是有失风度了,想必你在魔灾之中也做了不少坏事,如果我将你的行踪稍稍透露给郑婷云只怕你根本无法回得了阴尸界。”
第一夫人
“那又如何,以郑婷云的实力要想困住我也得花点手段,何况灵界之中实力能强过她的也没几个,”血尸老魔不屑的道,同时又将身上的灵压波动缓缓放出。
面对着铺天盖地血煞灵气易天却是无奈的摇摇头,以血尸老魔的实力完全入不了自己的法眼。他还以为自己是千年前的那个分神期修士,即便是修为提升也不过是合体初期那般。
三息后易天嘴里道了声:“血尸道友莫要太嚣张了,我念在鸠陀罗的份上已经对你仁至义尽了。莫要逼我出手,否则后果自负。”说罢身上的气息突然暴涨起来,灵压波动一瞬间提升后又恢复至丝毫不漏的状态。
以合体期修士的眼里这般警告应该是能够察觉到潜在的危机了,血尸老魔成名已久自然更是深谙此中道道。神念察觉到面前之人身上灵压波动的异样后,眼中瞳孔一凝三息后面色涨得通红被激的好半天才从牙缝里蹦出句话问道:“阁下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离火宗新任宗主么?”
“血尸道友实力强悍我早有耳闻,可比起绯瞳魔,独孤寂寞和暴锊的分身似乎还有不少差距吧,”易天没来由的嘴里蹦出句话。
“确实如此,”血尸老魔嘴里念叨了几句后才问道:“像你这般大人物为何会亲身来此,貌似也不是转呈来对付我的吧?”
“我与云霄宗有旧所以才会转呈前来拜会,至于此处‘凝神洞府’完全是无心之失罢了,”易天淡淡的回道:“不过此处洞府应该是与灵界三派有极大的渊源,单凭门口那用‘金篆文’书写的阵纹阵符就预示着内中只少也有万年以上的光景了。”
“像你们这些大人物是无宝不落,既然你执意留下玉胶树的树根那必定是有其用意,”血尸老魔说道:“这玉胶树精的躯干确实对我有用,可相比起下面的树根差距应该还是差了不少吧。”
“记得之前曾经说过此处可能会有‘檠苓藤’吧,”易天伸手一指道:“那可玉胶树能够成精多半还是因为树根之下埋藏了‘檠苓藤’,可惜这般仙界之物在此界没有足够的仙元之力滋养自然是无法长大开花结出果实了。”
听罢血尸老魔神念微动朝着玉胶树干根部探去,在那断口深处有一丝不起眼的金色光点闪耀着。仔细查看过后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贪婪之色,随后又恢复理智。他也意识到在现在的环境下想要将这株‘檠苓藤’带走几无可能。
单说面前之人就远非敌手,血尸老魔能够叱咤阴尸界万年靠的不光光是修为和实力,在识人方面也是远超他人。
易天嘴角一抽道:“血尸道友还是打消心头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吧,如此仙灵宝物,即便是给你拿去了也不能栽活。何况你想带着此物活着离开灵界那是几无可能的事,至少我将消息透露出去后郑婷云就会亲自出手,再加上陆剑灵。”
血尸老魔听罢脸上面色铁青,转头想想此言说的也在理。再好的宝物也要有相应的实力才行。否则必定会被别人窥视最终还不是为人做了嫁衣。
只是仙灵之根在前是个人都难免会露出窥视之色,想了会脸上尽露无奈之色,血尸老魔叹了口气道:“易宗主说的不错,好吧就按照你所说的分配方法我只取树干部分。”
“如此也是甚好,”易天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伸手祭出太渊木剑将下方的玉胶树根连通着‘檠苓藤’的灵种一起连根挖出,随后取出了张灵符贴在上面将灵力封存后直接丢回了储物戒内。
这般仙界宝材说起来甚是扎手,如果不是自己出手兜住只怕会在灵界之中再次惹出场风波来。以血尸老魔的身份想要窥视此物必定会遭到数倍同阶灵修的围剿,最终罗天仙宫的遗宝也会被瓜分过后再次流逝。
见自己收拾妥当血尸老魔则是收取了玉胶树的树干部分,这也算是聊胜于无吧。而且说起来万年多的玉胶树精本体对于他也是大补之物。想了下血尸老魔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问道:“易宗主当面我有一事不明还想问个清楚,否则憋在心里闷得慌。”
“有话直说,”易天不以为意道,实则心中一怔,暗道‘看来血尸老魔还是察觉出点端倪来。’
只听他再次开口询问道:“说起来我和你也是有过两次交集的,单凭大师兄鸠陀罗的情面我想是无论如何都不够让你如此这般善待与我的,不知我所料是否属实?”
“差不多,鸠陀罗的情面是一部分原因,至于还有其他部分原因我也不便透露给你知,”易天却是淡淡的回道。
血尸老魔嗤笑一声道:“像你们这些大人物自然是能够接触到界面辛密的,灵界的大乘期修士应该会可以维护上灵九界的实力平衡不至于让界面实力出现较大的差距,而我的存在正是可以整合阴尸界内的实力从而聚起抗衡下三界内其他势力的侵袭。”
易天眼前一亮打量了下面前的血尸老魔心道‘没想这家伙还是个明白人,’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在下也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既然易宗主出手维护那我也懂得进退之道,”血尸老魔又说道。
“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我心中已经有备选人了,如果你没能在阴尸界搞出什么名堂来我也会不介意再次扶持个听话的人来主持阴尸界,”易天不屑的道:“我想当年慧明大师将你放置在阴尸界也是有出于此考虑吧。”
说到这里血尸老魔脸色变了数变,随后眼中目光黯淡了下来道:“易宗主果然厉害,竟然能够猜到师尊当年的布局。”
“这并不难猜,”易天解释道:“原本慧明大师的前身应该就是灵界的无相师伯,他当年在进入魔界之前必定是想过了万全的准备,拜入佛灵界大雪山明轮寺就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上善若玉 歸去塵寰
“你既然能够看透这其中的道道为何不去找魔圣暴锊求证呢?”血尸老魔问道。
“那是将来必定要做的事,只是时机尚未成熟罢了,”易天摆摆手道:“算起来我对你网开一面也有这其中的因由。论渊源你和鸠陀罗都应该和我是同辈的师兄弟吧。”
“具体情况我是不清楚,可你说的也在理,”血尸老魔叹了口气道:“希望你能够有机会将当年慧明师尊进入魔界的真正目的找出来吧。”
“其实我还有些问题不明白,现在想想只能找当年的鸠陀罗求证,不过现在遇见你也是一样,”易天问道:“当年慧明大师一行数人进入魔界,鸠陀罗估计早就洞察先机所以才会找了个由头让慧明大师不得不将他驱逐出师门吧?”
血尸老魔回来想了下脸上露出凝重之色,随后恍然道:“经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我想慧明大师不会漫无目的的就将鸠陀罗逐出师门,其真正目的应该是私下和他商议过了或者说是有隐秘任务,纵观手下这些弟子之中也只有鸠陀罗才最有资格胜任吧,”易天追问道:“但是没想到鸠陀罗事后反水并没有真正去执行那任务,最后变成了状物头悬案。”
三世凰歌
血尸老魔闻言也是面带思索之色,想了会也没有给出个准信的答复。反倒是盯着易天打量了好久才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了解的远比我知道的多得多,你的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易天也是预料到了,试想当年拜入佛门修炼的慧明大师应该就是罗天仙宫的无相师伯。论实力应该和现在的自己差不多,或者是更高。
他既然是打定主意前往魔界自然还是想留有后手,这佛灵界中大雪山明轮寺流传的功法乃是小乘佛法专修今生。以无相师伯当年的情形自然是没有时间再修炼大乘佛法用转世之法增强修为了。
而自己记得无相师伯是跟着妙谛子师祖一起离开灵界的,那么问题来了不知道妙谛子师祖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如果他真的和仙界来使交过手后陷入沉寂或是出了什么事情需要闭关那总要有人守护才是。
慧明大师也就是无相师伯在的时候自然是无恙,可他一旦进入魔界必定要找个实力强悍又信得过的人去守护才可。身边的几个徒弟之中唯有鸠陀罗不论从修为还是忠心上都是最为适合的人选。
想到这里易天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当年的鸠陀罗似乎早就猜到点什么了。只是事后他没有真正去执行慧明大师的嘱托而是游历在了九界之中。
至于慧明大师其余的这些徒弟都不是知情人,说白了也都是身负使命一头栽了进去却没个了解的终点。
目光转过后易天打量了下面前的血尸老魔,随后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答不上来我也不再勉强。今日我的问题都问完了,接下来出去后我会亲自陪同将你送至界门处,届时你自可安然离去。”
“是陪同还是押送呢?”血尸老魔调侃道:“反正都一样了,能够让灵界合体期修士第一人保驾护航也是我莫大的荣幸,只是希望今次过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还要去一次佛灵界大雪山明轮寺,如果你有什么想到的事或是没有完成的心愿,说不定我可以顺手帮你解决下,”易天说道。
血尸老魔闻言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来,只是低下头思索了下。良久轻叹口气道:“以我的尸修身份自然是无法再次踏足佛灵界的,你说的不错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東京紳士物語 黑暗風
“如果是找人或是帮忙还人情那就比较麻烦了,毕竟你是万年前的人物,当年一辈的修士早就圆寂了,”易天说道。
血尸老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支黝黑的法螺道:“将此物带去明轮寺交给方丈大师便可。”
易天伸手一招将法螺收起后又问道:“那你还有什么话要我带去的么?”
血尸老魔想了下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稍后还是摇摇头道:“想想现在人都不在了即便是有话也无处诉说了。”
吐槽諸天
“我想未必,如果是那些人的后裔或是转世之身也未尝不可,”易天笑道:“听闻现万年多前不少修炼小乘佛法的修士也会兼修大乘佛法,若果能够遇到你要寻找之人的转世待其取回前世记忆也可了你一桩心愿。”
“当年我在明轮寺和禅心庵的主持‘素心’师太有过交集,万年过后不知她是否转世重修了。如果你能遇见她的转世之身待我传句话,就说‘济源’追寻无上佛法去了,”血尸老魔说罢眼中尽是黯淡之色,整个人也变得深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