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dp7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垂釣之神討論-第1620章 入劫(下)看書-8ykvz

垂釣之神
小說推薦垂釣之神
“等什么等?再等,他就成王了……”
眼看下一道雷霆就要出现了,只见虚空震荡,一片青藤横掠天际。另一头,一只巨贝横空。
巨贝开口,虚空崩塌,直接杀向劫中。
双王同出,天威盖世,仿若沧海倾覆,怒浪卷起千丈,藤蔓和根须,在天际交缠。
两大王者同时出手。
白甲帝出手,不知道以什么手段,试图去干扰正在渡劫的血凡。
生命女王一边对虚空中探出的血海神木枝出手,一边根扫万里,直接扎入了血海神木城范围的地脉。
看见这一幕,韩非大大松了口气。
看来,鱼龙王的事情,办的还算不错。
農門貴女:小小地主婆 蘇子青
在鱼龙王送出去的那具傀儡中,韩非只对生命女王说了最简单的操作:
“与白甲帝联手,先破地脉,再阻王劫。”
可虽然生命女王第一件事是破坏地脉,但是,他们来的显然还是慢了些。毕竟,他们到来的这片刻光景,血凡已经开始渡劫了。
这时候,是三大王者的战争,韩非并未准备出手。
韩非以为,九宫气运尺测算的结果,是自己出手的情况。
但是,如果自己不出手,那眼前这一切,自己也只是一个看客而已。韩非很是隐隐有些后悔了自己的13缕混沌之气。
只听老乌龟道:“别高兴的太早,你的目的,其实并没能完全达到。他们来的,还是慢了。就算没有你去通知,他们两人差不多这个时候,也该赶到了。有人渡王劫,身为王者的他们,不可能感受不到。他们只是料想不到,这血凡,会在血海神木的正上方,渡劫而已……”
韩非面色阴沉。
女法醫之骨頭收藏家
自己本来的打算,其实很明确:血海神木城的地脉,血凡是经营了很多年的……
所以,不管是鱼龙王的传讯,还是借用杨若云的人族转化者的势力,甚至是自己这两日在血海神木城的游走,其实都是为了破掉血凡的地脉优势。
地脉一破、神子临时反转抗衡,双王又赶至……
韩非想不通:没有王者相助,血凡凭什么,能够在孤立无援之下,渡劫成王?
这一刻,高空之上,血凡似乎癫狂,只听他勃然大怒,狂笑不止:“你们两个,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待我成王,便是你二人陨落之时……血海老祖,出手……”
木无花一边疯狂地破坏着地脉,一边道:“出手。”
“嗡~”
那一刻,血凡在让血海神木出手。
槍魔霸世 狼牙怪獸
而白甲帝,以为木无花是在让他出手,心说:我这正出手呢啊我!
“嘭嘭嘭~”
可下一刻,方圆十万里内,至少有上百处地脉爆发,有根须突然涌起,破浪而出,横扫四方的大红桖林。
血凡那边,已经轰然入劫,却万万没想到:血海神木,竟然在这一刻动了。血海神木,竟然也肆无忌惮的搞破坏。
但是,血海神木虽然在破坏,但是并未对血凡出手。所以,白甲帝以为是生命女王,对血海神木做了手脚。
这时候,白甲帝犹豫了:生命女王,已经这么厉害了么?手已经伸到血海神木城来了?
“轰隆!”
第七道雷霆轰落,血凡身体手指巨裂,口喝:“寄生!”
那一刻,血凡手中,有一本血色书卷出现。
书卷一翻,十万生魂,横档于天际。
直到这一刻,血凡终于动用其它手段了。
而且,血凡出手太狠,一出手就是十万生魂。能够经久不衰的生魂,那至少也得是执法境的强者!
只一道雷霆,十万生魂顷刻间灰飞烟灭。
血凡手抓血海神木枝,大喝道:“这时候叛,有用吗?”
血凡狞笑一声:“我赌你们二人,不敢入我劫来。”
完了,血凡身体炸裂,但又飞速旋转,顷刻间汇聚。
韩非心头一沉:这尼玛,堂堂两大王者,不能入劫杀人么?
只听老乌龟道:“他们的确进不去。王者之劫,绝非寻常之劫,那是大道对渡劫者的考量。双双渡劫和强闯他人之劫,是两回事。一旦强闯,你就是触犯大道规则,天威岂能容你?”
韩非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身体正在迅速重生的血凡,忽然想起:当初,宁静就和自己说过,当年白甲帝先渡劫,生命女王后渡劫。如果能破坏,白甲帝一早就被破坏了,不至于任由生命女王成王。
但是,不能入劫,不代表他们不能在外面出手……
生命女王以一缕青藤做矛,射如天劫,毒障降临,只见血凡身躯都在被腐蚀。这是韩非第一次看见木无花用毒。
原来,生命女王竟然还是毒修?
白甲帝几乎就没停过手,各种能量长矛,惊天贝影,都往王劫中送。
魔機傳說
可天威难犯。
虽然你可以威胁到渡劫的人,但是,天劫会对外来力量进行第一时间的打击。所以,白甲帝的攻击,基本没能影响到血凡。
“寄生。”
只看见虚空中,一根又一根被腐蚀的根须伸出。
眨眼间,达千万,只听血凡不屑道:“毒……忘了跟你们说,我的大道,除了寄生……还有吞噬……”
那一刻,血凡英俊的外表,变成了浑身鼓脓的丑男,但他并未陨落。
第八道雷霆轰然而落下,血凡直接抛出了手中的血色书卷。其中所有的生魂,全部飙射而出。那数量,多达百万。
那一刻,不论是韩非、还是生命女王,亦或是白甲帝,全都悚然。这人,得尼玛有多狠?百万条命,就为了给他自己渡一道劫?
可血凡毫不在意,他冷漠地看着生命女王和白甲帝,眼中似乎不屑。
这时候,雷霆天降,百万生魂,烟消云散,最后有雷霆落在血凡身上,竟被他一口吞吸,全部咽下。
虽然他的身体,大面积崩碎,然而这道雷霆,他接下来了。
韩非暗道:不好!那大黑伞,应该就是为了面临最后一劫用的。
韩非想起:老乌龟跟自己说过,跟他同时代的那个伞皇,手持一柄伞,什么都能挡。这玩意,恐怕不仅能当雷劫,还能挡天魔吧?
韩非深吸了口气,为什么自己会认为,一个准备了几万年的家伙,一定要靠地脉的力量,对抗天劫呢?
韩非甚至在想,这血凡,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存在了。所以,他汲取地脉,会不会就是在等自己?误导自己,以为他需要靠地脉之泉,来巩固地脉优势?
如果血凡连这都能算到,自己也只能服了。
但此刻,第八道雷劫已渡,韩非不可能再等了。白甲帝送出了一枚青玉色小贝,那贝中蕴含奇高的能量,落向劫中。
生命女王投掷了一枚果实,果实所过之处,虚空动弹。
“嗡~”
在这一刻,韩非也不能坐以待毙了。
自己比任何人都知道:一旦血凡渡劫成功,不仅神子会死,生命女王和白甲帝,一个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水木天,必将被血凡统治。
那一刻,一道黑雾之身凌空而起。
相比于其他人来说,韩非只是一道黑雾之身,他不在乎黑雾之身会不会雷霆劈没了。反正,自己是不死的,自己还有白雾之身呢!
在韩非出手的那一刻,他忘记了九宫气运尺测算出来的绝境之卦。或许,因为绝境变成了无常,就让他拾起了偷袭的信心。
那一刻,白甲帝、生命女王纷纷看向韩非所在的地域。
而血凡则嘴角勾起,竟似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似的,只听他道:“果然,那地方没能困住你,你还是来了。”
只听韩非喝道:“休想成王。”
那一刻,韩非身体携带百缕混沌之气。不是为了别的,只为了神子还活着,他认了。
混沌之气没了,可以再搞。人没了,那就真没了。
自己还想看看,神子和水中仙相见的情形呢。
“咔擦!”
“轰隆隆!”
“嘭!”
“咔咔咔~”
那一刻,第九道雷霆从天而降,虚空坍塌,灵果自爆、混沌之气自爆。
精靈手機
顷刻之间,天底下,暗无天色,一副恐怖绝伦的景象。顷刻间,波涛席卷周边五万余里。
即便是血海神木,在这一刻,都被炸成了秃顶。
“轰隆~”
大道裂痕出现,倾盆血雨降临,这是尊者陨落的象征。但是,这雨势,绝非寻常尊者。
所以,在大道泪痕出现的那一刻,众人确定:这厮,终于陨落了。
卷天的浪潮,久久不止,天际处,厚重的雷霆还在翻滚,尚未退去。
这一刻,除了生命女王和白甲帝,以及血海神木,没有其它生灵能够在爆炸的中央存在。
哦!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韩非,只看见韩非从虚空中突然出现,而且显露的是真身。
刚才那一刻,来不及双子合一,所以黑雾之身,最终是随着血凡一起陨灭了。
韩非朝着生命女王,招了招手道:“你们来的也太晚了……”
可是,下一刻,天穹之上,黑云再压,雷霆再现。
韩非只觉得突然之间,面临生死危机,下意识地将大道之力发挥至最强。脚下一踩,盘龟阵出现。
“嘭~”
虚空一鞭,韩非横飞三百里。
那一刻,天劫再降,直接将韩非笼罩其中。
雷劫之中,只听有一道轻蔑的声音,悠悠响起:“所以,你们以为自己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