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c09優秀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五百七十四章子不語展示-nna6x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后宫怡安宫。
柳大少跟在太后陈婕身后七折八绕,朝着陈婕的寝宫怡安宫方向走去。
望着陈婕风姿绰约的倩影,柳大少的目光不停的四下张望着,如今所有人都在前殿祭奠两位先帝,偌大的后宫空荡荡的。
跟在陈婕身后,柳明志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虽然心里坦荡荡的,可是还是感觉有些别扭。
移步一二,未免移步的有些太远了吧。
搞得自己二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要干一样。
“叔叔,外面寒风呼啸,还是殿中说话吧,有火炉取暖好得多。”
雲羅大陸 海伊血
柳明志抬头望了一眼有过数面之缘的怡安宫,环视了一下怡安宫周围不见人踪的寂静场景,跟当年的那一幕是何等的相似。
望着陈婕雍容华贵,坦然平静的模样,柳明志淡笑着摇摇头。
“皇嫂,还是外面凉亭闲聊吧,以免发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出来。”
先吃後愛 前妻不好追
柳大少生怕陈婕又给自己来一出当年的行为,实在不敢孤身跟她进入殿中独坐闲聊。
龍盤勁
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前殿校场上,百官云集,李氏宗亲成群,这要是让人误会了,自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陈婕在自己这里可是有着前科的人物,谁知道她会不会脑子一抽,又一次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面前。
自己能挡得住一次诱惑,未必能挡得住第二次诱惑。
现在任督二脉开了一脉,身强体壮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未必能像之前一样美色在前而岿然不动。
还是外面的凉亭谈话好一些,视野开阔,路过的宫女太监一目了然,自己也不怕有什么误会发生。
同样给自己一个标杆,遏制自己的行径。
陈婕听柳大少言说以免发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稍加思索便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鬼醫凰妃 風箏
想起之前为了稳定皇儿的皇位,听从母后南宫梦的吩咐,在自己这位妹夫面前不着寸缕投怀送抱的行径,陈婕目光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既然叔叔想在凉亭闲聊,哀家便尊重叔叔的意思,请叔叔亭中稍后,哀家温些酒菜马上便来。”
柳明志犹豫了一下微微颔首:“有劳皇嫂了!”
陈婕动作举止优雅的朝着殿中走去,柳明志也循着记忆朝着上一次的凉亭走去。
番外之生辰 幻冥舞者
坐在铺着棉垫的石凳之上,柳明志目光眺望着宫中的景色,思索着陈婕找自己来的用意。
请教自己一些事情。
如今李晔的位子几乎已经坐的比较牢靠了,她还能有什么事情需要请教自己。
只怕李晔的如今的变化,连陈婕这位亲生母亲都不太了解。
思索着陈婕召见自己来的种种可能,柳明志望着不远处端着托盘不一会便路过三波的宫女太监,再次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
若是自己真的跟陈婕进了殿中,纵然没有发生什么不正经的事情,传出去只怕别人也不会相信。
一个身体健全的男人,一个如狼似虎年纪的娘娘。
两个人共处一室,要说没有发生点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柳大少若非是当事人,他自己都不相信。
良久之后,陈婕施施然的端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
托盘中一壶冒着热气的酒水,两个酒杯的官窑酒杯,一叠糕点,一叠下酒的简易小菜。
对于陈婕这位太后娘娘来说,准备这些东西可谓有些简陋了一些。
“叔叔久等了!”
墓地封印 一葉style
“不敢,皇嫂请坐。”
“叔叔也坐!”
陈婕寒暄了一下,将托盘中的东西一一摆上,提壶斟满了两杯酒水,将其中的一杯摆在了柳明志的面前。
“叔叔,薄酒一杯,切莫见怪。”
柳明志有些别扭的望着面前的酒杯:“皇嫂,你是当朝太后娘娘,跟臣弟说话不用如此客气,你是陛下的母后,臣弟只是一介臣子。
臣就是臣,希望皇嫂以后弄清臣弟的身份。”
陈婕犹豫了一下,凤首轻点:“哀家明白,妹夫请!”
“多谢皇嫂!”
柳明志端起酒杯送到嘴里,却一丝都没有喝下去,全都隐晦的流到了袖口之中。
柳之安的事情给柳大少敲响了一个警钟,让柳大少明白,有些东西是不能乱喝的。
男人在外面得保护好自己才行。
“皇嫂,大年初一你便让德公公召见臣弟,不知道所谓何事?如此焦急。”
陈婕自己不知道柳大少将酒水给偷摸隐匿了,再次提壶给柳明志斟满酒水。
望着柳明志的目光有些复杂,樱唇嚅喏了几下,几次想开口却都欲言又止。
柳明志愕然的望着陈婕的反应,不知道陈婕这是怎么了,到底想说什么话,竟然如此的难以启齿。
难道是什么关于女人的隐私问题。
若是如此该找太医,关自己一个外臣什么事情。
看着柳大少愕然好奇的目光,陈婕贝齿紧咬樱唇,神色犹豫不决,明显是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在柳明志越来越古怪的目光下,陈婕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将其送入樱唇之中,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洪荒
随即又提壶斟酒,继续畅饮。
一连着喝了七八杯左右的样子,陈婕才停了下来,轻轻地呼了一口长气。
陈婕显然是那种不胜酒力的女子,一连着七八杯温酒下肚,面颊之上渐渐地染上了一层红晕。
柳明志的目光由愕然变成了惊愕,愣愣的看着对面有些微醺的陈婕,感觉到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娘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请教问题怎么变成了一人饮酒醉了。
她到底找自己干什么来了?炫耀酒量?这不扯淡的吗?七八小杯酒水就上头了,在自己家也只能跟小孩子坐一桌了。
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陈婕微微晃了晃凤首,凤目平静的望着柳大少。
如此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妖后任清蕊的尸首不见了。”
“嗨,原来如此,这种事情皇嫂你至于…….什么?皇嫂你说什么?”
柳大少从漫不经心到脸色惊变只在瞬间,稳坐钓鱼台的模样不负存在,蹭的一下从石凳之上站了起来,握着酒杯的手掌都有些微微发抖。
陈婕望着柳大少有些惊慌失措的反应,神色复杂的点点头。
“妹夫你没有听错,妖后任清蕊的尸首不见了!”
柳明志怔怔的盯着陈婕看了一会,终于明白陈婕为何一副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反应了。
已故皇后的尸首不见了,万一传扬出去,绝对是捅破天的事情。
柳明志吞咽了两下口水,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也变得跟陈婕一样,自己提壶斟酒,然后一饮而尽。
接连喝了十多杯酒水,酒壶已经明显空荡了下来,柳明志这才缓缓坐了下去,抬眸看了一眼陈婕。
“皇嫂是如何知道的?”
“年前去给先帝扫墓,顺带去了陪陵一趟,任清蕊再怎么祸乱朝纲,对外她也是已故的皇后娘娘,哀家想着人死债消,也去祭奠一下吧,哪想到看到的是空空如也的棺椁。
她死后,哀家亲眼见到她被宫女太监放入棺椁的,怎么没过去多久,尸首就不见了。
起初哀家以为是有下九流的盗墓贼铤而走险,潜入陪陵之中盗取陪葬宝物,可是棺椁中的陪葬品一样都没有丢失,盗墓贼本来就是为了钱财而生。
我是首席機甲師
我的極
可是她的尸首不见了,陪葬品却纹丝未动。
哀家越想越不对劲,会不会是她怨念难消,冤魂…………
这件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哀家才如此犹豫不决,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柳明志紧紧地揉捏着手中的酒杯,眼神幽邃的沉吟了片刻。
“守护皇陵的三千护陵军跟周飞周大总管这位先天高手就一点动静没有听到吗?他们怎么说。”
“护陵军哀家没敢去问,怕宣扬了出去,老周总管哀家问了,可是他同样无比的愕然,不知道妖后的尸首什么时候不见得!”
“皇陵外有什么痕迹吗?”
“听老周总管的意思,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证明有人潜入过皇陵。
哀家就想,不会真的是妖后的冤魂来…….”
“皇嫂,子不语怪力乱神。
这朗朗乾坤盛世,哪有什么冤魂索命。
真有鬼,也是有人装神弄鬼!”
柳大少说完,怡安宫外有些呼啸的风声忽然更加的喧嚣而来起来,回廊中的穿堂风那种怪异的声音,听得人牙根发酸。
咕嘟。
減肥達人系統 非洲胖帥
柳大少吞咽了一口口水,脸色慢慢的僵硬了起来。
彼其娘之,怎么忽然觉得周围的环境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