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44wg人氣都市异能 大田園 如蓮如玉-第六百二十五章 誰打誰呢-d2hx5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早晨起来,田小胖和娃子们一起,院里院外的开始扫雪。雪虽然不算太大,但是今年雪下得比较勤,基本上一个星期就要下上一场。
鬼夫大人我有了 春見
我想我不會愛你 孫嘉遇,
好在大多是晚上,第二天就是雪后初晴,也不影响游客们游玩。而且因为下雪的缘故,可玩的东西还多了不少。比如说堆个雪人,打个雪仗之类。
其实,两处山庄那边下得才大呢,这边主要是稍稍沾了点边。
种地的,哪有不希望冬天下雪的,正所谓瑞雪丰年。大雪一盖,来年开春的墒情就有了保障,种子下地之后,可以顺利发芽出苗,见苗三分喜,开了个好头,以后主要风调雨顺,就是个丰年。
人多好干活,不大一会也就清扫完毕,还在大门口堆了俩大雪人。小囡囡正拿着小木棍,给雪人起名呢:“这个胖嘟嘟的,肚子也大,最像胖墩小哥哥了——”
把童麟阁气得在旁边直磨牙:“我肚子有那么大吗?要说干爹的肚子还差不多,正好那边的雪人扎着围巾,这俩雪人,一个是干爹,一个是干娘。”
“干娘可没这么难看。”小囡囡心里还是挺向着其其格的。
正好田小胖挑着水,慢悠悠地溜达回来:“那你这意思是说,干爹就难看呗。”
“干爹最帅啦!”小囡囡嘴多甜啊,一句话把小胖子夸得眉开眼笑,差点绊大门槛子上。
吃饭啦——老娘在外屋地招呼一声,娃子们便进屋洗手,然后帮着捡碗捡筷子。小丫他们,则负责盛粥端菜。
早饭比较清淡,小米粥,一人还有一小碗豆浆,外加一枚煮鸡蛋,再加上主食,营养也就够了。
因为老人孩子比较多,所以尽量少吃多餐,也就没吃两顿饭。
死之目
老娘忙活完进屋,踅摸了一眼问:“娃娃呢?”
大伙这才发现少了一个,娃娃不见了。小光光回想一下:“扫雪的时候还拿着火铲子帮忙了呢。”
屋里找了一圈也没有,又去当院找找,还是不见人影,大伙就有点着急了。
龙小妹拍拍大傻的脑门:“去找找娃娃。”
大傻有点不大情愿地晃晃秃尾巴,不过还是向大门外冲去,然后俩爪子猛的一扑,将“雪人田小胖”给扒了个大窟窿。
“真是傻狗,叫你找娃娃,你——哈哈,娃娃,你咋藏雪人里呢?”童麟阁飞爬上去,从雪人的大肚皮里面,把娃娃给抱了出来。
小家伙还乐呢:“猫猫——”
你还真别说,要是玩藏猫猫的话,就他这么个藏法儿,估计还真没人能找到。当然,狗除外。
金棺噬魂
等到吃完早饭,娃子们在屋里练大字,田小胖也没去跟团儿,跟梁小虎在屋里闲扯。等到上午十点多钟,好几辆越野车,浩浩荡荡的,停到他家大门外。
田小胖拍拍梁小虎的肩膀:“亲友团来啦!”
哥俩出门迎接,来的人可不少,都是梁小虎的发小儿和家里的亲戚。再过两天就元旦了,也是梁小虎大喜的日子,都是来参加婚礼的。
“小胖哥!”梁小妹第一个冲上来,看到田小胖,比看到她哥还亲呢。
在梁小虎嫉妒的目光中,田小胖抬手摸摸梁小妹的脑瓜:“找小丫去,好吃的都给你留着呢。”
这丫头大眼睛一亮,一阵风似的跑进屋里。后面那几位年轻人,田小胖也都见过面,有郑红旗,也有冷艳的秦无衣等等。不过也有两个未曾谋面过的,应该也都是他们这一类的,毕竟人以类聚嘛。
小胖子眼睛多贼啊,一瞧这两位,就知道都是眼高于顶的,大致,就像郑红旗和秦无衣他们第一次来黑瞎子屯那样,其实打心底里,还是瞧不上他们这个小村子的,当然也包括他这个土了吧唧的小胖子。
反正也不求人家啥玩意,所以田小胖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乐呵呵地逐一打过招呼,然后有去跟梁小虎的父母以及几位主要的亲戚见礼。大多见过面,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们都来看过梁老爷子。
大隱
“小田啊,给你们添麻烦了。”梁小虎的父亲嘴里刚客气两句,就被屋里出来的梁老爷子给吼了一声:“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看来他这个老子,对儿子还是很严厉的,浑不似平时在村里那样,就算和包二爷这样的老农,也能笑呵呵地聊闲天。
“先进屋,外边冷。”田小胖他老娘和丈母娘嘴里张罗着,把客人让到屋里,坐着喝茶。
而那些年轻的,在屋里待不住,转了一圈,给几位老爷子见过礼之后,就拉着田小胖往出走,要溜达溜达。
梁小虎傻不愣登的在后面也要跟着,结果被他老爹给喝住:“你个浑小子,不在这里陪着长辈,还想撒野啊。”
看来,人家这是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老子对儿子,都是一个样儿。
田小胖也缩脖直乐,然后朝那些大纨绔问道:“哥几个想找点啥乐子?”
这伙人里面,隐隐以红旗哥为首,还没等他吱声呢,旁边就响起一声轻笑:“这里是你的地盘,哪有杀鸡问客的道理。”
说话的这位叫郑伟,就是那两个生面孔之一。郑伟身上透着一股子纨绔劲儿,另一位叫徐东升,脸上带着一股子书卷气,更显高傲。
性感水電工 貞子
“伟哥——郑大哥,主要是俺们这边好玩的比较多,总得捡大伙喜欢的不是。”田小胖也不以为意。
郑伟依一脸戏谑地望着田小胖:“口气不小,我还以为这里就是个适合养老的清净地儿,所以梁爷爷才会住在这里呢。听说林子那边野牲口挺多,不妨打猎去,那个才是爷们儿玩儿的——呵呵,无衣妹子,我说这个你别见外,你比爷们还爷们呢。”
这家伙挺滑头的,说着说着,瞧见秦无衣冰冷的目光朝他射过来,连忙又补充两句。
“打打杀杀的没意思,听说你们这有个博物馆,里面不少传世名画,不如咱们去逛逛。”徐东升则另有提议。
“在我们这些粗人面前,少装文化人儿,在京大做学问就了不起啊!”郑伟明贬实褒,他是实在没有兴趣去看画,还不如看连环画呢。
打猎啊——田小胖抓抓后脑勺,有点为难。林子里面的鸟兽,大多尚需保护,还没到能够大肆猎杀的程度。
正琢磨着呢,就看到郑伟忽然怪叫一声,朝着越野车跑过去,打开后备箱,取出一把弓箭,开始迅速组装。
嘴里还兴奋地叫嚷:“想啥来啥啊,刚念叨着要打猎,这就送上门来了。那头最大的野猪,你们谁也不动,它是哥哥的战利品啦!”
霸王的邪魅女婢 奪天小妖
还是郑红旗来过几趟黑瞎子屯,稍微熟悉一点情况:“伟子,这是人家村里养的猪,放猪刚回来。”
“养的啊,这不都是野猪吗?”郑伟朝东边的猪群望望,看到了最后边挥着鞭子的包二懒,不免有些泄气。
等走到跟前了,瞧瞧猪不戒那小山一般的身型,这些人也都被镇住了。郑伟嘴里嘟囔一声:“你们这是野猪还是野象啊,别说弓箭了,就算是有猎枪都不一定能对付得了。”
田小胖觉得这货还挺逗,起码知道自己的斤两,于是呵呵两声:“野象也有,不过现在还没长大呢,过去瞧瞧吧,很稀罕的。”
几个人迎着猪群走上去,路过猪不戒身边的时候,都被它的气势震慑,不敢靠近,全都溜边走。
看到田小胖,猪不戒还乐颠颠地上来打招呼,大长鼻子,还要往田小胖怀里拱。这家伙鼻子真好使,田小胖兜里揣着一把瓜子,它都能嗅出来。
“你个夯货,张嘴!”田小胖把瓜子掏出来,准备喂猪。
快穿系統:攻略黑化男神 嬈九之
猪不戒还真听话,仰头张着大嘴,等着田小胖投喂。好家伙,真真血盆一般的大口,里面猪牙锋利,在配上支出来的两只大獠牙,谁瞧谁害怕。
郑伟瞧得眼热不已,低声跟同伴说着:“就这俩大獠牙,要是弄下来当战利品,那绝对——”
没等他说完呢,猪不戒就哼了一声,脑袋一低,向他猛冲过来,别说被獠牙给刺一下了,就算是撞一下,估计都比被小汽车撞一下还严重。
“消停点!”包二懒吆喝一声,不过他在后边离得挺老远呢,来不及救援。而且平时,猪不戒这夯货,也根本不怕他。
就在人们兵荒马乱的时候,田小胖飞起一脚,踹在猪不戒屁股上:“涨脾气了是吧,还不能叫人说了咋滴!”
在大伙惊骇的目光中,猪不戒直接被踹进阳沟里,在雪里打个滚,然后不满地哼哼两声,爬到阳沟的另外一边。
这家伙不敢招惹田小胖,正好旁边有可小树,于是就拿树撒气,脑袋一晃,拱了过去。就听咔嚓一声,碗口粗细的树木,直接就断成两截。
郑伟吓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艹,这要是撞身上还有好,刚才我真是想瞎了心,还想把它当战利品呢。”
田小胖则是大怒:“猪不戒,反了你是吧,还敢撞树,俺今天非踹死你不可!”
在他的怒骂声中,猪不戒一溜烟跑进村里。其他人则愣眉愣眼地盯着田小胖:这么霸道的野猪,被他一脚给踹沟里去,这家伙还是人吗?
“小胖儿,你这力气越来越大了。就是技巧性差点,那天我教教你发力的方法。”秦无衣都服了,她那一双大长腿,威力惊人,可是自忖力道也远远不及。
田小胖还挺谦虚:“无衣姐,俺这就是傻把式,你要是愿意教俺那太好了,俺就知道,你那功夫全在一双腿上。”
噗——郑伟这货捂嘴笑起来。其实他要是不笑的话,小胖子刚才的话一点毛病都没有;可是他这么一笑,别人就容易想歪喽。
尤其是秦无衣,更是直接向着郑伟走去,嘴里还说着:“小胖儿,你且仔细瞧着,我这一腿是如何发力的。”
大姐,你这是要搞现场教学啊!郑伟吓得也窜进路边的阳沟。沟里是齐膝深的雪,他直接就趴在上边,好不狼狈。
秦无衣也就是想吓吓他而已,不过,这货还真是怂。而且在沟里也不老实,又开始大呼小叫:“鹿群,又来了一大群鹿,快点把我的弓箭拿来!”
一边叫唤,一边从沟里爬出来,准备去取弓箭。红旗哥刚要告诉他:人家这鹿也是养的。还没等开口呢,就看到一道白光闪过,然后,郑伟就又躺阳沟里了。
呦呦呦——小霸王挑衅地朝他鸣叫一声。
“小霸王!”梁小妹就猛冲上去,抱住小霸王的脖子,跟它贴脸。小霸王嫌弃地直躲,不过好在没有顶她。
沟里的郑伟有点想哭:“不是,你们这儿咋回事啊,怎么这些野牲口一个比一个凶,到底是咱们打猎,还是猎物打咱们啊?”
田小胖把他从沟里拽出来:“都差不多,谁打谁还不都一样。”
大伙也嘻嘻哈哈地取笑一阵,田小胖又说:“咱们去林子那边转转,打几只野鸡野兔,再打一头野猪,也就行了,再多的话,就得向上边申请,实在太麻烦。”
“小胖儿,你们这的野鸡野兔,不会也都这么凶吧?”郑伟还心有余悸。
“就你这小胆儿,还是别去打猎了。”徐东升又趁机阻拦。
萬界神帝 冰凍的魚
田小胖拍拍胸脯:“没事,有俺呢。林子那边,别的野牲口少点,现在还不能猎杀,不过野鸡野兔野猪啥的,倒是没关系。咱们先套几辆爬犁,然后,再找几个帮手——”
他的意思,是把萨日根和包大明白这样老跑山的叫来几个,一起乐呵乐呵。
结果就听后边大呼小叫的:“干爹,俺们都来帮忙啦!”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張揚的五月
看着十多个小娃子欢快地跑过来,郑伟笑声嘀咕一下:“来这么多拖后腿的,看来这猎打不成了。”
“打猎啊,怎么能不带着猎犬呢,干爹你一瞧就不专业——”只见小囡囡叉着腰,嘴里吆喝一小嗓子,立刻,五条大狗,气势汹汹冲过来,一个个都跟小牛犊子似的,好不凶悍。
不过等跑到跟前,众人却都有点忍俊不禁:这几条大狗的尾巴都光秃秃的,瞧着实在有点滑稽。
田小胖也笑着解释说:“孩子们淘气,把狗尾巴的长毛都剪下来扎毽子了。”
“俺在电视里看,打猎还都得带着猎鹰,那样才够威风呢!”小囡囡又朝天上望望,然后拍了一下身旁的小猴子。
小白一声唿哨,不大一会,天空中就出现两个黑影,两只苍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田小胖一瞧,赶紧往肩膀上搭了个皮坎肩,然后,大雪小雪便落到他的肩头,顾盼之间,雄姿英发。
郑伟使劲一拍大腿:“这样才叫打猎嘛——”
就连徐东升也来了兴致:“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今天我也陪你们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