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ezf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玩家超正義 ptt-第二百五十五章 撿骨者的寬恕閲讀-75d36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在虚造的噩梦世界破碎的刹那间,安南眼前浮现出了从未见过的提示——
【世界已净化】
……这次不是噩梦已净化吗?
我不做陰陽師了
而且我明明没有进入噩梦,为什么要在我面前出现这样的提示……
在安南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
但他只是继续看了下去。
【识破噩梦真相,评价提升】
【全员幸存,评价大幅提升】
【在第一次进入此噩梦时便完成净化,评价大幅提升】
【“骸骨公迈达斯的残留”已被净化,评价大幅提升】
【以使徒完成净化,评价降低】
夏憶
【综合评价——S+】
【得到公共经验29500点,感知+3,意志+1】
【得到副本通关奖励:较弱的职业提升三级】
足聯主席
【得到世界净化奖励:要素(理解)觉醒深度上升25%】
【你掌握了“仪式法术:天车之痕”】
【基于噩梦的所属地区,你得到了埋骨婆婆赠予的咒物:捡骨者的宽恕】
【捡骨者的宽恕】
【类型:武器/仪式道具/奇物(金色)】
【描述:以带有纯白双翼、镶嵌金色符文的双筒短猎枪的表象具现出的武器,仅有一发子弹。可以转化为银色的指环。】
【描述:它比任何一把“枪”都出现的更早。在“枪”被发明之前,它似乎有着其他的用途(“神秘仪式”检定未通过)】
【效果:被这把枪杀死的人将被世界所遗忘。】
【代价:必须拥有足够的决心才能击发子弹】
“宽恕可还行。你只负责宽恕死者,而我负责把他们变成死者吗?”
安南下意识的吐槽道。
……奇怪的东西。
而且为什么要送我这种东西?
安南当然知道,“捡骨者”正是埋骨婆婆的别名。
“婆婆这次连圣光印痕都没给啊……”
是觉得这次要给太多圣光印痕,嫌麻烦干脆就直接折现了吗?
虽然安南也的确不太常用埋骨领域的神术……
于是她老人家直接给了一把相当强力的咒物。
虽然只能使用一次,但这效果……应该说不愧是正神的冠名咒物。
严格来说,这把枪并不能算是武器。
因为它只有一发子弹。
事实上,这把看上去异常酷炫的枪根本没有弹夹、也没有能够其他填入子弹或是火药的地方……它的枪口只是凹陷下去的一个小坑、大约还不到一厘米深,简直比玩具枪还过分。
起码玩具枪还能射个小球球呢。
这样安南想要填入自己的子弹也完全不可能。
那个凹陷与其说是枪管,倒不如说是献祭动物时,在石壁上刻下的、让血流动的凹痕。
而扳机的位置实际上是一根钟锤……就是座钟下面有规律的摆动着的那种东西。
安南在拿到枪的瞬间,就已经不小心碰到了摆锤。但他并没有听到任何机械声从枪身中响起。它软绵绵的,完全没有传来任何手感。
——读心型保险。
这么先进的吗?
安南很快就没有继续再关注这把新到手的玩具。
把它变为戒指戴在手上后,他就继续查看着副本奖励。
虽然这个副本并不是他触发的,但是安南也意外的获得了一部分奖励……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把玩家那边的分走。
最美的時光遇見你
最让安南讶异的是,那个叫做“天车之痕”的仪式法术,居然还是偶像学派的。
——这好像就是尤菲米娅用的那个,借用安南力量的仪式法术。
毕竟是以相似律从安南身上接取天车之力的偶像法术。安南看了一遍就学会了,这也很合理。
只是这东西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用途……或者说,安南并不知道它的具体效果是什么。
之前看到这招的时候,安南就是在一旁看热闹——看着尤菲米娅满头大汗、心力交瘁的维持着仪式,而塞利西亚就在一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惨叫着,但也不见她反抗、也没感觉好像有什么特别的效果。最后她们俩就都融化了……
……这招到底啥效果啊?
安南好奇的、久违的翻了翻自己的法术属性,结果发现上面也没写的太清楚……
【仪式法术:天车之痕:需求光辉要素为核心,在被具有“命运”词缀的效果影响后,以前置仪式“对天车进行精确的描述”;并进行一次宣告,确认自身与天车的关系,以此加深自身对与天车的契合度】
【二级咏唱:“天车,我即门关!我即三重之门关:我即目与塑之门关、我即善与常住之门关、我即蠕虫与蝉之门关”以此呼唤居于三重门关之上的“天车”,每开启一重可释放三分之一的天车之光。但开启超越契合度允许的门关,会导致自身的“融化”】
【当前仪式契合度:100%】
——没咋看懂。
别的倒还好说,起码知道这个能力该怎么用了。
主要是那个三重之门关没看懂……也不知道“天车之光”到底是什么效果。尤菲米娅呼唤出来的天车之光,肯定不是正确的用法。
哪怕是安南在嗑了贤者之石后刚觉醒的光辉要素,也不可能拿光像是织十字绣一样在人身上穿来穿去的……
这种奇怪的用法,简直就像是拿金砖把人一下拍晕在地,然后感叹“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吗”一样。
哪怕是某个天天好可怕的男人,也不可能这么用啊……
至于三重之门关,就更让人迷惑了。
問色錄
即使是以安南的神秘知识,他也从未听过什么叫做“三重门关”。甚至没有从任何神秘学词典上看过这个词。
不过……
安南倒是知道“蝉”是什么意思——因为蝉有“蜕皮”的习性,而“蜕皮”实际上是“染色”的另一种说法。也因此,蝉在神秘学上是“升华之道”的一种指代。
那么,如果蝉是超凡者……蠕虫又是什么?
难道是堕落者?
但这也不太可能。天车是升华之道的尽头——升华仪式中,升华者最终要搭乘天车抵达光界,如此才能成就神明。“蝉”与升华者有关,也很合理;但是和堕落者似乎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就比如说,如今异界噩梦已经结束,甚至开始结算。
但是玩家们的视野却依然没有恢复、而是漆黑一片。
这或许就是艾蕾正在噩梦的碎片中,进行最后的升华仪式。
说来也很气。
瘋狂遊輪
明明安南的真理之书就是天车之书,但艾蕾升华的时候他自己却根本看不到……
大將 紅色十月
如果“三重之门关”并非是一种冷门的指代词,那么这意味着它至少来自于“历史”级别……甚至是“创世”级别的神秘知识。
那意味着绝密。
霸劍道 殘劍啊啊啊啊
恐怕只有再次见到那个泄密诗人的时候,才能从她那里问到这些东西了……
目前看来,目测它大概是具有针对“命运”要素的压制必中破防暴击的特攻效果……
“就是不知道这特攻对先知学派的法师,是否也同样能够生效。”
安南喃喃道。
但就在下一刻,他眼前突然一连串的刷出了四条提示:
陰陽捉鬼人 夏日的微風83
【你正在被“正义”所关注……】
娛樂貴公子 紫魂
【你正在被“仁慈”所关注……】
【你正在被“牺牲”所关注……】
【你正在被“希望”所关注……】
“……嗯?”
安南愣了一下。
……什么情况,怎么关注自己的圣骸骨又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