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xdw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劉備的日常 txt-第2097章 1.286 力大伏虎閲讀-wblpm

劉備的日常
小說推薦劉備的日常
“擂鼓助威。”蓟王一声令下。
“喏。”中书令起身领命。
西林烽鼓,隆隆再起。
斗将双方,捉刀提缰,屏气凝神。鼓点急促,鼓声高亢。人山人海,悉数化去。便是振聋发聩之声,亦充耳不闻。天地忽变纯粹,如雪落般静美。
鼓槌落定,二马齐奔。
人马直撞眼帘,长刀迎面相击。
残影突分,一合过去。
提缰拨马,呵成一气。舟桥相遇,再拼一记。
二将往来。战罢三合,不见高低。场中内外,各色人等,皆半松一口气。三合不分胜负,必有一战之力。张辽、许褚,此时皆少壮。风发意气。“两膀一晃,千斤之力”。
不由分说,战至十合。不过热身而已。
知难速胜。各自收拢傲气,小心应对。战至三十合。势均力敌。此时,体温血暖,尽除寒气。通体舒泰,横生战意。热血奔流,正当放手一搏。
骐骥奔冲,上将搏击。
张辽、许褚,你来我往,战至百合,仍不见高低。
“国之上将矣。”庞德公慨叹。
日久生情之蜜戰不休
“三百合恐亦难分高下。”水镜先生已有虑及。
“如此,当言和。”闻慈明无双言道:“再战已非演武决胜,乃以命相搏也。”
“气血冲冠,断难自持,杀心四起,不辨六亲。”华国老以医言武,字字珠玑:“以命相搏,至死方休。”
無限收美
若果如国老所料。二将鏖战三百合,必有蓟王言和。
闻蓟王,金口玉言。张辽,庞德,当勒马收兵,各自回阵。
诚然。连战连平。究其原因,便在扬长避短。演武十五器,各方人马,皆操练纯熟。演武场中,环渠田轨,地势优劣,亦心得颇具。且蓟王早有先言,败将拔旗,方为制胜之道。如许定、许褚,屡战屡败,必痛定思痛。苦思如何以强击弱。
今若能凭“斗将择人,器发任势”,战和强敌,立不败之地。演武新器,悉数得存。待下次出场,兵器俱全,占得先机矣。
“如何?”百官席列,必有人问。
“皆精演武矣。”自有同僚慨叹。只叹双方演武决胜,越发得心应手。
“毋论胜败,皆不失名誉。”另有人言。
“正是如此。”百官心有戚戚。
公主心計 明珠
说话间。二将已战至百五十合开外。许褚膂力过人,张辽人马合一。眼看难分胜负,忽听身后一声大喝:“文远且让,华雄来也!”
张辽不及拨马,华雄已自身旁,飞驰而过。
满场惊呼声中。斑豹驹冲过中渠。千牛与斩龙,硬拼一记。
本以为。张辽、许褚,二将相争。岂料华雄,半道杀出。许褚抖擞精神,再战五十合。华雄渐处下风,张辽又拍马杀到:“元长且避!”
多不过五十合,少不足三十合。二将连番斗许褚。杀得难解难分。
三百合已过,却不见蓟王言和。
“如此,又当如何。”华国老,忧心忡忡。唯恐有失。
鬥神縱橫 saili
“仲康且退,为兄来矣!”许定亦拍马杀到。
四将接力,又战百合。许定被华雄一击落马。倒栽中渠。
“兄长!”许褚策马来助。救之不及,怒从心起。
猛夹马腹,骙啸吃痛,腾空四蹄。
凶将怒马,裹挟风雷。长刀斩龙,破空一击。
妻主有喜了 風漫說
一刀之威,有我无敌。如被轰雷所击。华雄飞身落马,亦入中渠。
铁蹄崩火落地。场中只剩张辽、许褚二人。许褚浑身雾气腾腾,弥漫杀气。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凤有虚颈,犯者必亡。手足兄弟,如十指连心。
许褚杀至性起。再战便是性命相搏。
“以一敌二,此战可休矣。”长姐言道。
“可。”蓟王轻轻颔首。
许褚气势凶猛无匹,张辽勇者无惧。正欲打马上前,再分高低。
忽听中书仆射,高声唱报:“主公言和——”
“主公有令。仲康,切莫再战。”许定已与华雄,浮出水面。
“喏!”许褚这便散去千钧膂力,冲华雄言道:“情急手重,元长伤否。”
“无碍。”华雄亦是猛将。甲胄齐备,并无大碍。
张辽走马近前,抱拳言道:“仲康勿罪(怪)。”
许褚嘿声一笑:“演武决胜,何罪之有。”
四人皆豪杰,毫无芥蒂。
噬天劍仙 孤燈夢雨
华雄只手把臂,笑问道:“先前一击,用几分气力。”
“实不知也。”情急出手,许褚心无旁骛,如何能知晓。
四人有说有笑,并肩离场。男儿本该,这般模样。
谓“旁观者清”。
誘惑首席:餵,不要你的奶粉錢 巫霧
百官席列,尤其王傅所辖,蓟国将校,各有心得。
“许褚膂力过人,不在典韦之下。”关羽言道。
张飞亦点头道:“如二哥所言。许仲康不愧‘伏虣’之名。”
“若使锤斧等重器,华雄必折一臂。”太史慈自有定论。
“重器利破甲。”黄叙亦有主见:“长刀斩龙,何其快哉。”言下之意,能如蓟国这般,不惜工本,人马具装者,天下罕见。外战弱旅,何须重兵器。
“大哥此去身毒,当无忧矣。”张飞嘿声一笑。
众兄弟,皆如此想。
稍后,蓟王移驾。百官同行,观众退场。话说,演武决胜,临近尾声。众人心中,各有排名。不出意外,赵云、陈到,无双之烈。锦马超,一骑当先。许仲康,力能伏虣。张辽、庞德,不败上将。张郃、华雄,常胜名将,余下诸将,各有千秋。
牙门八将,实至名归。且看王上,如何择选。
八战,庞硕、庞德对张郃、马超。
庞硕、庞德本就势孤。战平许定、许褚,只得十五一器。更加张郃、马超,十五器俱全。此战,危矣。
“若战败,庞硕、庞德,当居末席。”与许子远,同车而返,陈琳试言道。
亂天輪回 憶飛凡
许攸笑道:“孔璋不记六战乎?”
六战。赵云、陈到对张郃、马超。陈琳略作思量,这便醒悟:“子远之意。张郃、马超,亦赠兵器。”
“然也。”许攸答曰:“料想,皆有十五器。”
陈琳又道:“即便如此。庞硕、庞德,亦恐非张郃、马超之敌。”
“然也。”许子远心似明镜:“庞德可战张郃。庞硕难敌马超三合。”
“牙门八将,若无庞德一席。岂非不美。”陈琳慨叹。
超級學霸
许攸微微一笑,却不道破:“兵势如斯,无可奈何。”
引陈琳,一路长吁短叹。
此亦是好友间,趣味使然。凡事若早知,何来惊喜可言。
凝视窗外飞雪,许子远一时,神游天外。
多智亦为多智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