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0tn好文筆的小說 爛柯棋緣-第803章 心照不宣的劇本讀書-stfy4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计先生的三昧真火!’
汪幽红站在凉亭外,看着凉亭内的这一幕只觉得头皮发麻,明明在他站着的方向其实并没有太夸张的灼热感传来,但神魂层面却感受到一种强烈的灼烧般刺痛,就好似那种距离火堆太近的炙烤感处于精神层面。
传说三昧真火的恐怖之处除了难以承受的极热和极寒的温度,更是沾之不灭,虽然汪幽红认为不可能真的完全灭不掉,只是需要的手段太高,显然这黑荒妖王肯定是没这能耐的。
本以为这蛛夫人能在计缘手中多少反抗一下,只不过残酷的现实就是,除了开头惨叫了两声,后面灼烧的痛苦已经完全使得她挣扎起来都喊不出声,整个过程比汪幽红想象的还要短,而来计缘在侧,这声音想必也是传不出去的。
毕竟是黑荒妖王,计缘并不是吐出一口三昧真火就停了的,直到妖王死透了才闭嘴,亭子内的三昧真火也直接消失不见。
计缘转头看向厅外的少年,对方脸上的那一丝不自然也已经消失不见,于是笑了笑道。
“走吧,上了贼船就别想着下来了。”
汪幽红也尴尬笑笑,眼神却瞥向计缘左手,那里有一颗奇怪的黑色珠子,里头有一片浓郁的妖气在翻滚,似乎正是之前那蛛夫人的妖气,也不知道计先生收了这一缕妖气干什么。
汪幽红心中疑惑,嘴上还是要回应计缘的。
“计先生说得哪里话,命都没了谈什么贼船不贼船。”
计缘没说什么,和汪幽红一起往外走,那些稍微棘手一些的妖魔当然也不可能让他们走脱。
两人出去的时候,能看到那些倒在地上的家丁和丫鬟,起初还有人形,到了门口的时候,那两个原本守门的家丁已经变得极为奇怪,就像是一张人皮袋子灌了水,七窍位置不断有浓水渗出。
汪幽红见怪不怪,计缘眯眼看了看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在走出这个府邸的时候,回头轻轻吐出一口红灰色的烟气,这一阵烟经过府门口的尸体,又穿过打开的府邸大门进入府内,所过之处那些已经有些肿胀的尸体全都化为灰烬。
这些尸体内的尸水爆开可能滋生瘴气,城内鬼神肯定出了问题,即便这些是小事也未必能及时处理,计缘就自己善后了。
汪幽红随着计缘在喧闹的街上走了一阵之后,才犹豫着开口道。
“计先生,剩下那些个稍显棘手的妖魔分散在城中各处,我等可要各个击破?”
计缘摇了摇头。
“不用这么麻烦,他们就不必一个个找了。”
在计缘说话的同时,天空中逐渐有乌云汇聚,天色也慢慢开始变暗,这速度不快,就好似正常的天时转换,看不到任何施法的痕迹。
城中各处街头巷尾的人见天空此景,都过会可能知道要下雨了,纷纷找地方躲雨或者收摊。
计缘以心念御风雨雷电,隐约有天地化生之法在其中,明明是仿照天时变化,但却在这风云之中暗蕴了一种妖魔鬼怪极为不安的压抑感。
汪幽红站在计缘身边不敢有什么动作,心中猜着是不是计先生打算用雷法直接将城中妖魔鬼怪一锅端了。
不过这乌云汇聚的速度也太过缓慢了,不太像是要疾风骤雨斩妖邪的样子。
汪幽红所处的角度是在计缘庇护之下,并没有同城内一些个厉害的妖魔感同身受,实际上,城中一些较为敏感的妖魔那边,都隐隐感受到了这云层变化带来的不安感。
计缘以天地化生之法汇聚风云,不是寻常的呼风唤雨之法,所以甚至感受不出什么天地灵气的反常反应,因为这算是天地风云自发的运动。
但妙就妙在那种对于妖魔灵台中升起的不安,只要是修行之辈,就不会忽略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有时候一闪即逝,却是自身灵觉的一种警示。
这一刻,城中有许多厉害的妖魔以各自的方法卜算吉凶,甚至卜算这天相变化是否异常,但奇怪的是根本算不出任何预兆,这天空风云汇聚在各自卦象或者灵问之法上的反馈也都是“自然天象”。
蛛夫人府邸外的那条大街上,行人大多已经回家或者找地避雨去了,剩下的聊聊也都形色匆匆。
计缘看着天空风云慢慢汇聚,天色一点点变暗,看了一眼身边聚精会神感受变化的少年。
“他们应该也算了有一会了,估摸着还有人会想要来问问这蛛夫人。”
汪幽红心中一动,难道计先生是要在这守株待兔?只是没等他这念头继续引申补充,眼前的计缘就探出左手指向天空,手中再次出现了那一枚黑色的妖气珠子。
下一刻,计缘以剑诀的手法屈指一弹。
刷~
一道隐晦的黑色妖气在其手中升空,以极快的速度朝远方遁去,短短一瞬已经快要消失在感知之中。
同一时刻,城中诸多妖魔心中同时升起警兆。
“什么?”“蛛夫人跑了?”
……
“蛛夫人遁走?定是有危险!”
……
“这臭婆娘居然不通知我们一声,果然最毒妇人心!”
“走!”
……
城内各处,乃至这城池周边一些隐蔽之所,几乎同时升起一道道隐晦的妖光魔气,纷纷向着蛛夫人遁走的方向一起逃离,连黑荒妖王都立刻逃走,他们当然不敢在城中待着。
同是此刻,感受到蛛夫人的妖气急速远遁,还坐在酒楼中的牛霸天和尸九同时脸色大变。
‘糟糕!’‘不好,蛛夫人跑了!’
而两人的第二个念头也相差无几。
‘不可能!’
“尸兄弟,我们是不是也该遁走?”“牛兄勿惊!稳住!”
见到牛霸天有些安奈不住,尸九赶忙稳住他,这老牛不懂计先生的厉害,尸九曾是无量山一脉,当然懂得这位计先生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区区妖王能跑得了?
蛛夫人府外的大街上,见到天空妖光四起,虽然极其隐晦,但在他眼中就和黑夜里放烟花一样显眼。
汪幽红什么话也没说,就等着看计缘怎么做,而后者根本动也没动,只是左手负背,右臂一展,宽大的袖口朝天甩摆。
呼……呼……
一种神识层面的呼啸声在汪幽红心中响起,仿若有声,却更显寂寥。
恍惚之间,汪幽红仿佛见到这袖口迎风便长,明明天风乌云依旧,但好似一刹那间计缘的袖口已经遮天蔽日,就像是心头被宽袖笼罩了一层阴影。
汪幽红尚且如此,飞遁中的一些妖魔的感受只会比汪幽红夸张十倍,他们在感受到一种可怕压力的时刻,回头望去,仿佛能看到一只宽阔大袖由下至上展开,袖边荡漾的中心有风雷之声。
神話紀元 人勿玩人
只是恐惧感才升起,下一刻,天空迅速暗下来,四面八方的景色在居然在急速失去色彩并且变得暗沉下来,明明还能感受到身体在急速飞遁,但视线上仿佛身体怎么飞都像是在原地踏步。
这种诡异而恐怖的感觉持续不到一息,一些妖魔们感官中四面八方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而在外面,计缘已经收起了袖口,双手都负背在后,抬头看着一些远去的妖光。
“差不多正好放走十之一二。”
说话间,计缘收回视线看向汪幽红,后者原本正在看着计缘负背在后的袖口,见计缘回转视线,心中一抖赶忙笑脸相迎。
“计先生神通广大法力通玄,在下敬服……”
天空远方,除了那些被计缘以袖里乾坤之法收走的,很多妖魔依然在急速飞遁,甚至不知道已经有不少同伴消失不见,当然也有人似乎察觉到什么,转头望去,却发现原本飞起的近百道遁光居然大半都已经不见踪影。
这个发现吓坏了依然在逃遁的妖魔,差不多纷纷使出了压箱底的保命神通,不惜一切代价逃遁。
而对于城中的百姓而言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依然只是看着天空云层担心何时下雨而已。
在那一间酒楼内,老牛和尸九在这一刻面面相觑,刚刚有那么一瞬仿佛天空布满阴影却又好似错觉,而那些飞遁气息中的大多数在随后就消失不见了。
“尸兄弟,你可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呃,我也不太清楚……”
不过两人的疑惑没有持续多久,不一会,计缘和汪幽红一前一后再次跨入了酒楼大门,店小二都不多招呼了,明显还是那一桌的。
輝煌歲月
见老牛和尸九看过来,汪幽红勉强咧了咧嘴。
“那蛛夫人已经化为灰烬,城中稍稍棘手一些的‘同伴’,也都……”
時石拾 何書林
汪幽红刻意将“同伴”这个词咬字重了一些吗,话没有说尽,但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计缘笑了笑,看了一眼桌前的两人和汪幽红道。
“这说得哪里话,那蛛夫人不是事先遁走了嘛?”
老牛眼睛一亮,但低着头没有做声,然后尸九和汪幽红醒悟过来。
“对对,蛛夫人率先遁走了!”“不错不错,这可是大家都感受到的,我等也是追着她立刻遁走此城!”
“不错,只是没追上,也再没找到过她了……”
民國第一軍閥 落雨流痕
三人自圆其说一番,然后对视一眼心照不宣了。
婚色撩人,唐少的小萌妻 泡泡糖
花都殺手
……
PS:感谢书友“江东小生犀利哥”、“小蓝田”的盟主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