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bdo人氣連載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ptt-第三百七十八章 國王的巡遊(7)讀書-q4c2f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请下来吧,伯爵先生。”
伯爵探着脑袋看了看周围,除了手举火枪的两位先生之外,还有四五个策马在周围游荡和望风的家伙,他按捺住心中的惊慌,“如果您们需要一些资助……”
来人笑了,他动了动枪管,另外一人拉开了车门,伯爵只得顺从地下了马车,他一下马车,才看到他的车夫和两个侍从正面色苍白地趴在地上,五体投地,一动也不敢动,伯爵在心中骂了一声,但也不敢说什么,做什么——这些盗匪显然训练有素,经验丰富,不说他们是怎么强迫马夫把马车赶到这里来的,又如何让两个站在马车车架上的侍从没能发出一声警告,单就整个过程中伯爵竟然一无所察,就足够令人感到惊骇的了。
伯爵下了车,其中一个盗匪点点头:“先生,”他说:“把你身上的武器都拿出来吧。”
伯爵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在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视下他还是改变了主意,这些盗匪们披着的斗篷都是昂贵的黑色毛呢,除了手里的火枪,腰带上还别着备用的火枪与匕首,刺剑碰撞着他们直到膝盖以上的靴子——他的视线在靴子上略一停留,就露出了愕然的神色。
靴子很漂亮,但只有国王的军队里,军官们才会穿这种会将小腿裹紧的羊皮靴子,当然,还有火枪手与近卫军,他沉吟了一会,将怀里的火枪抽出来,反转握住枪管交给两人之中的一个,然后俯下身,从靴筒里——他穿着的靴子有着宽大的翻边,高度也直到脚踝,这才是多数贵族的穿着——拔出他的短剑。
“只有这两件吗?先生?”“盗匪”之一问道。
“我是个绅士,不是军人。”伯爵回答说,对方轻轻颌首,示意他回到马车里,然后还没等伯爵坐定,那两个盗匪一个跳上了马车,一个跳上了车夫的位置,只听外面有人轻轻地吁了一声,车轮就从缓到急的转动了起来。
那个人就坐在伯爵身边,伯爵仿佛不经意般的轻轻嗅了嗅,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他们的国王在很小的时候对洁净就有着很高的要求,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很注重个人的卫生状况,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人们每天洗澡或是擦拭身体都已经是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就算是这辈子也不可能踏入巴黎或是凡尔赛半步的村夫民妇都学会了用煤炭炉子温一点热水,用来在早上擦脸和手。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像是伯爵这样的人,家里更是早早按照巴黎的最新款式整修了浴室与盥洗室,大城市的旅店里也有这样的设施,所以他身上绝对不会出现什么肮脏难闻的气味——这很正常,但一个盗匪身上也能干干净净,只有一点松柏香气那就不对了,不是他们付不起洗浴的费用,而是对大部分人来说,将时间和金钱耗费在这上面,一两次或许还能接受,但每日如此,似乎就有点……不切实际了,这笔钱用来做什么不好呢?
但贵族们最喜欢的就是毫无意义的抛费,这样才能与他们轻蔑的那群人彻底地切割开。虽然他们时常在家中大骂国王,但真正支持起国王的种种新产业还是竭尽全力——甜蜜的糖果,提神的咖啡,艳丽的绸缎与呢绒,白如凝脂的瓷器,明净到像是不存在的玻璃,璀璨的煤气灯与蜡烛……以及浴室与盥洗室的家具与器皿,管道与设备……诸如此类,等等等等,最大的消费者暂时——可能在十年、二十年之内,还是这些爵爷与官员们。
伯爵的年纪要比国王还小些,他似乎从有记忆起,就免于遭受更年长一些的人所受过的苦,也就是污秽不堪的宅邸与道路,不过他还是嗅到过那些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味的,尤其是那些……身份低下的人,就算是富有的商人,也有很多人宁愿多撒香水而不是每天进浴室的,他们身上累积起来的气味,仿佛已经腌入了皮肉,就算是来拜见他的时候洗了澡,也还像是一块在滚水里汤锅的腥膻猪肉。
但伯爵在这个“盗匪”的身上嗅到的是同类的气味,他转过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马车里悬挂着玻璃灯罩的煤油灯,因为采取了最新的支点悬挂法,所以即便马车时而会微微颠簸,里面的燃料也不会轻易泼洒出来。
我的女兒是吸血鬼
“我的马夫和侍从会怎么样?”伯爵问道。
“他们会安然无恙,只需要辛苦地走上一晚上,就能好端端回到自己的家里啦。”那人回答道,他的声音带着轻微的南方口音,伯爵马上想起了国王身边的宠臣之一,达达尼昂伯爵。达达尼昂伯爵的出身一向为人诟病,他并不是伯爵(最初的时候),却时常以这个头衔自称,他还是一个加斯科尼亚人,加斯科尼亚人在巴黎人的眼中就是一群乡巴佬,如果不是国王青眼有加,达达尼昂不可能爬到现在的位置,最可恨的是他在得位之后,设法拔擢了一大批同乡,以至于巴黎也多了很多有着南方口音的人。
“那么我呢?”
強歡奪愛:狼性總裁玩夠沒
“您么……”来人轻轻地摘掉了面具,让伯爵看到了他笑吟吟的面孔。
——————
渣教主的血淚進化史 無心輪回
“您当然会受到最好的招待。”
魅惑 風中小屋
鬼面王爺獨寵妃
旺多姆公爵说,他面前是怒不可遏的圣西蒙公爵,他将一杯加了威士忌的热牛奶朝对方推了推:“年纪,年纪,好家伙,您可得记得自己的年纪啊,我们都不是小伙子了,这样发火对我们的健康没有任何好处。”
“国王的绞架和斩首台更没好处。”圣西蒙公爵说:“他怎么敢这么做!”他相当地理直气壮,毫不畏惧,虽然口中说着绞架与斩首台,但因为他与同谋还在起事阶段,没有留下任何书信,往来文件,甚至连相互之间的联系都很少,路易十四别想轻易给他定罪,别说处死或是囚禁他,就连剥夺他的领地和爵位都不可能!除非国王突然发了疯——别看现在有许多贵族都成为了国王阶下的走狗,但狗儿也是需要安抚与喂食的,如果国王真敢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对一个公爵动手,就算是一个根基不够深厚的公爵,也不免引起广泛的质疑与动摇,路易十四是个聪明人,他不会那么做的。
“我还以为您会感到高兴呢。”旺多姆公爵看圣西蒙公爵大概没有进食的心思,就将大银托盘挪到自己身前,开始吃圣西蒙公爵的“国王面包”和热腾腾的加酒牛奶,不说别的,国王的厨子还真是相当出色,就算是这种临时索要的小点心也做得好吃极了:“这可是国王的邀请。”
“什么邀请……”圣西蒙公爵喊道:“我是被抓到这里来的!”他攥紧了拳头,他才一离开密谋的屋子,还没上马车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他终究还是一个密探头目,但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从黑黜黜的角落里就窜出了几道影子,一件大斗篷劈头盖脸地把他罩在了里面,然后——大概有一百头公牛坐在了他身上,他无法动弹,又被捆得结结实实,被人提上了马车,马车走了一段路,就走到了这里。
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他的年纪大了,按理说不应该那么畏惧去见上帝,但他的孩子太小了,他至少还要活上十来年才能保证他今后能够安康无忧,这也是为什么他收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一世的贿赂,与路易十四作对的缘故了。他如果安安分分地交出手中的密探名单,放弃权力,守在宅邸里,或是凡尔赛宫的一个房间里……他的小儿子所能有的前程一眼就能看到底、也就是如旺多姆公爵的孙子那样,向国王效忠,在军队或是国王的火枪手连队里厮混上一阵子,去军校上学,然后从一个军官做起——如果他有天赋,也许可以成为如沃邦或蒂雷纳子爵这样的人,但就算是蒂雷纳子爵,在战场上也受过伤,甚至是致命伤——他怎么能让自己的独子与老来子遭受这样的威胁?!
当然,他也可以他的小儿子留在身边,什么地方都不去。但在路易十四这里,凭借着血统或是国王的偏爱就能飞黄腾达的事情早就不存在了,他就连王室夫人都要用——虽然这几乎可以说是一桩笑谈,但也可以看出,太阳王身边必然都是一些有才干的人——作为从一个普通侍从攀爬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人,圣西蒙公爵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过程中会有怎样的辛劳与艰难?
他想要为自己的儿子谋求的是一个轻松、富足而又尊贵的未来……国王如果不愿意给,他可以自己来拿……
練劍修魔
輪回路 冬眠的魚
但所有的设想,所有的阴谋,所有的筹谋,都似乎成了一个虚幻的美梦:“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圣西蒙公爵接着说,“我难道不是遇到了一群可憎的匪徒吗?”
“这样说国王的小伙子们可不太好,”旺多姆公爵屈起手指搔搔鼻子:“别装傻了,我还能不知道你吗?路易十三的小狗狗可不会这么迟钝,您应该猜到了吧。正是国王邀请您到这里来……”他笑了笑:“以及,”他迎着圣西蒙公爵愤怒的眼睛说出了之后的话:“您被允许随驾,好先生,多么令人羡慕,您可以紧随陛下,在整个大巡游里沐浴在太阳王的荣光里呢。”、
圣西蒙公爵盯着他,像是要从旺多姆公爵的脸上看出一个地狱来:“随驾?”
“随驾。”旺多姆公爵说:“赶快笑笑,这可真是一桩妙事啊!”
“多久?”
“我不是说了吗,整个大巡游,”旺多姆公爵说:“一年吧。”
一年。
圣西蒙公爵无力地跌坐在椅子里,正如他说的,国王没有权力无缘无故地拘捕或是谋杀一个贵族,一个男爵也不能,遑论一个公爵——君王的威严,法律的严苛在贵族面前总是不堪一击的,就算是色当公爵,他的领地也不是因为叛国罪被剥夺,而是为了换回自己与长子的性命,作为交换条件之一还回王室的,所以就算圣西蒙公爵近似于半公开的反对国王,意欲破坏国王的统治根基,路易十四依然很难直接给予惩处,甚至连申斥也不能。
也许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国王可以通过边缘和淡化圣西蒙公爵来将他驱逐在权力中心之外,但问题是,利奥波德一世大概不会给他们那么多时间。
但反过来想一想,如果国王不能毫无理由地贬斥一个臣子和贵族,那么他赐予的恩惠,他的臣子是不是应该诚惶诚恐地接受呢?如果路易十四今天是派了使者到圣西蒙公爵的宅邸里,圣西蒙公爵还能设法婉拒——他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凡尔赛宫建成后,有极尽钻营哪怕屈居阁楼的人,也有固执地只愿意留在领地的人。
但现在他已经在……圣西蒙公爵大步走到窗前,他已经在圣日耳曼昂莱宫了,想必明天的宴会上,他就“有幸”出现在国王身边,接受人们的羡慕与恭维了。之后不必多说,他会像一件行李那样被国王带走。
一年,整整一年里,他大概都没法与自己的密探头目联系了,就算能联系,也不等于将这些人交给国王吗?但若是不联系……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圣人……没有固定的资金注入,他们会慢慢地散掉,一年之后,哪怕他想要把这些人召集起来也不可能了,如果他的儿子已经成人,或许还有挽回的机会,但活见鬼,他也只比国王的幺子大一岁,现在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圣西蒙公爵还不知道,最令人绝望的还在后面。
第二天他在宴会上见到了所有的同谋——当然,他们都是有幸被国王邀请来伴驾的人,他们会随着国王巡游过大半个法兰西,持续时间超过四个季度,当然,国王带着整个宫廷,再带上几十个人毫不吃力,国王还慷慨地为他们提供了仆从和护卫……
该死的侍从和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