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ogq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鋼鐵蘇聯 ptt-第1183章 8月2日分享-z19kz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医生问什么,自己答什么,没有撒谎理由的马拉申科如实描述着自己当下的真实感受。
“腹部的枪伤还得修养一段时间,我们已经把子弹取出来了,伤口也已经清洗干净,目前还有疼痛感是正常的,毕竟那不是一般的伤口。”
“从今天开始直到你出院,马拉申科同志,我一直会是你的主治医生,请叫我伊戈尔就好。我会负责全程制定监控你的治疗方案,请放心交给我来处理。另外我们曾想过给你配置陪伴护士,但遇到了一些阻碍,有人自告奋勇并且不顾阻拦,你的陪伴护士一会儿就到。”
“如果有什么问题或者不适的话请随时通知我,让任何人来找我都可以,大家都是熟悉的面孔。祝你早日康复、身体健康,马拉申科同志,我就先告辞了。”
面前的大个子戴眼镜医生巴拉巴拉了一大堆,一直望着对方的马拉申科只能是眨巴了几下眼睛顺带点了点头、而后又表示感谢,这个说话像机关枪一样、语速堪比MG42的医生似乎并不想给自己留插嘴的机会、直至带人离去。
“我感觉这医生总是很敷衍,每次都是来一下立刻就走,从来没好好照看过车长同志。”
等到医生带人刚走出门,一直站在一旁的伊乌什金终于忍不住、立刻开口吐槽,却引得同在一旁的基里尔表示反对。
“怎么会?伊戈尔医生可是这儿最好的外科医生,和卡拉切夫医生一样,他也是从外国留学回来的,是顶级外科专家。医院里那么多重要的病人都归他管,忙是肯定的,你可别想歪了。”
不再开口的伊乌什金既没有表示认同、也不明说反对,而是再一次拉过房间一角的椅子搬到了马拉申科病床边上,径直一屁股坐了下来。
“那天等我们找到你的时候,车长同志,你已经身负重伤倒在地上了。”
“子弹打中了你的腹部,血流个不停,你当时整个人都已经昏过去了,我们赶紧把身上的衣服干净的内面扯碎下来、用手按住伤口止血。基里尔跑去找来了卡拉切夫,天哪,那家伙当时都快被德国佬的炮弹和子弹吓得尿裤子了,他绝对是我们旅最胆小的那个,没有之一。”
伊乌什金着擅长尬聊的技能是跟着马拉申科学来的,并且一直都有愈演愈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听着伊乌什金绘声绘色地模仿卡拉切夫当时那狼狈的惨状,马拉申科一时间忍不住直接坐在床上笑出了声。
“噗哈哈哈….哦哦哦…嘶…啊,好疼…”
这不笑不要紧,突然一笑之下直接就让马拉申科,感受到了腹部绷带下伤口处位置传来的一阵强烈钻心疼痛,看来刚才笑的是过于有些前仰后合了。
逆天神帝 劍意墨江南
我的屬性右手
“车长同志,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
自己这么突然一咧嘴,一旁顿时慌了神的伊乌什金还有基里尔和谢廖沙赶忙围了上来,明显感觉到疼痛感正在消退的马拉申科立刻摆了摆手。
浩劫重生 老螃蟹
“不用了,就是有点太好笑了。伊乌什金,你以后再这么嘲笑卡拉切夫医生,小心受伤了以后他不管你。他可只是个带着一腔爱国热血回到祖国来的大学毕业生,又不像我们一样是正经的红军,你不应该笑话人家而是要带着尊重,懂吗?”
大道理大家都懂,马拉申科说这话也是带着点半开玩笑的意思、调解一下气氛,抬手搓了搓自己鼻头、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伊乌什金紧接着开口。
“我只是说说,我一直都挺尊敬他的。毕竟他救了那么多我们的同志,我很感谢他!不信你问他俩,一直都是这样。”
又是一阵轻轻的欢笑声过后,往后仰了仰、靠坐在枕头上的马拉申科稍稍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小心翼翼,而后才带着有些不确定的语气再次开口问道。
沈醉不知愛歡涼 株小豬
“这么说我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那我们现在又是在哪儿?”
“在莫斯科,车长同志。”
“莫斯科!?”
马拉申科原以为自己可能是在相对安全的后方医院,但却万万没想到居然离着前线有十万八千里的这么远距离,自己到底是怎么从库尔斯克被带到莫斯科来的?
“这…快给我说说事情的经过,伊乌什金,我们不是在库尔斯克前线吗?就在普罗霍罗夫卡,怎么现在突然到了莫斯科了?”
看到马拉申科一脸的难以置信,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的伊乌什金在稍事思考、组织好了语言之后紧接着开口。
清穿奮鬥日常 藍蓮君子
“增援在最后的关头赶到了,坦克、飞机、还有数不清的步兵,把村子外面的三个党卫军师冲的七零八落,这些光顾着进攻我们的混蛋甚至都忘记了防守,一个回合都没撑下来直接被冲散了。”
吞噬世界
“增援部队在追击,七零八落的党卫军在组织撤退。我们旅和近卫第九空降师也在村子里,当时的场面太乱了,我只记得那些德国佬就像是破了猪圈的猪一样到处乱跑。”
“但听说后来还是没能把这个党卫军师全部吃掉,他们跑掉了一小部分,但是普罗霍罗夫卡的最终胜利是我们的!那些德国佬在那一天之后再也没能发起一次进攻。”
“卡拉切夫说你的伤口有感染的危险,失血也太多,肋骨还断掉了几根,被炮弹震的,不排除脏器也有损伤的内伤风险。他说你当时的情况就像是被乌鸦啄的破烂不堪的稻草人,全身都是伤,必须送到有条件的大医院里去,前线上根本没把握处理这么重的伤势。”
“卡拉切夫忙着带人抢救你,政委同志急忙把这个消息上报给了方面军司令部。过了一会儿回电就来了,瓦图京司令员亲自下令把你情况稳定住、送去莫斯科救治,专门准备了一架飞机。还好库尔斯克离莫斯科不算太远,我们最后还是赶上了。”
王爺太妻奴 瀧兒
伊乌什金说的很多、很细,足够马拉申科了解整个事件的全部过程,但仍有最后一个问题困扰在马拉申科心中、尚未解开。
“那今天是几月几日了?伊乌什金。”
“8月2日,车长同志,1943年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