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sgx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真名之神 發條橙之夢-第277章 終局(十)朗曼·霍爾的抉擇展示-uqpte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一位须发飘扬的白袍老人从天而降。
他的年纪看上去已经很大了,那双瞳孔却如孩童般清亮,满是皱纹的脸庞上,笑容真挚而热情。
他与霍尔先生并肩而立,目光直视着面前的三人。
加西亚女士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李察德面露古怪。
四象記
……美丽?
先不论这是不是奉承的话,用“美丽”来当面赞扬一位老太太,多少显得有些奇怪。
而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加西亚女士从来没有试图让自己永葆青春,以她的寿命来看,这两人在百年前相遇的时候,罗瑞尔·加西亚大概还是这副模样。
所以——
李察德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激起。
他一瞬间已经脑补了两人之间的无数夕阳恋剧情。不,甚至还是三角恋,因为得加上始终的格林先生。
“加西亚女士,请问这位是……”
伊夫林先生这时候倒是很正经。
“他是白塔的人。”
老太太简短回答道。
“拉斯普钦先生,伊夫林先生,请容熙我先自我介绍吧。”
天子印璽
老人微微一笑。
千面伴紅顏
“我是古恩·道格拉斯,目前忝居白塔联盟的副盟主一职。”
*
白塔、黑塔、巴别塔,尽管一同被并称为群星三塔,是神秘学的世界里中唯三能和同治大地的王冠家族相抗衡的巫师势力,诸如“黄金黎明”这般君临阿尔比恩的大型结社都远远不如,但它们建立的时间各有长短,诞生的地点和理由各自独立,彼此间的联系并不紧密。
世界上第一个诞生的巫师塔,便是建成历史最为悠久的巴别塔,但它如今已经永久性的从空中降落,舍弃了作为飞行塔的过去。
巴别塔的统治机构被称为“贤人会议”,他们与从教廷分裂出来的十字组织圣公会,联手建立了如今正在大陆东南角落蓬勃发展的“哲人国”。
而巴别塔本身,则由此开始了矗立于地表的时代,如今正屹立于王都的中心。
排名第二的是魔塔,由一位不满于大地之上的神秘世界被血脉与家族关系垄断的流浪巫师所建立。
他费尽千辛万苦,寻找到了从天而降的陨石。那实际上是一件来自于诸神之战的遗物。依靠这永无止境燃烧着的的天外之火,他得到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并依此建立了黑塔。
流浪巫师自称“荒原上的狼”,并对所有人说:只要你能找到黑塔,就能加入这里,无论你的过去如何,魔塔都会接纳和包容,神器的力量将庇护你。
于是,世界各地受到迫害、或是被地上王国通缉的巫师们全都聚拢起来,逐渐构成了现如今内部环境最为自由、亦最为残酷的的魔塔社会。
后来统治这座塔的领袖们,出于对这位先行者的尊敬,全都自称为“荒原狼”,这便是最高巫师议会的来历。
清宮慈安傳
而最年轻的白塔,又被称作“象牙塔”,它和黑塔的诞生过程颇为相似,是以某处古代遗迹所发掘出来的神器为中心,逐渐成型的巫师集团。
事实上,白塔并不是单指一座塔,而是以数座大型飞行塔为中心,聚拢了大量中小型飞行塔的巫师塔群落。
对于相当一部分巫师来说,拥有一座巫师塔是毕生的梦想;这座塔其实并不需要太过庞大,只要能容得下他或她的实验室,储藏室图书馆,以及本人和学徒们、家人们的居所即可。
但是,和受到地上王国忌惮的黑塔与巴比塔不同,一般的小型巫师塔其实非常的……脆弱。它们行动迟缓,防御薄弱,一旦遭遇空中围攻和来自地面的袭击,逃都逃不了。
而一旦飞行塔坠落,其中蕴藏的毕生的心血和财富都有可能毁于一旦,甚至塔上的人都要性命难保。对于寻常巫师来说是一件非常高风险的举动。
在这种情况下,白塔联盟诞生了。这群飞行塔的拥有者,围绕着被发掘出来的神器,为了相同的理由而联合在一起,共御外敌。
这种结构使得白塔联盟的内部成员彼此间的关系,甚至要比各自率领着泾渭分明学派的“荒原狼”们,都要来得更为松散。
“那么,道格拉斯先生,你来到此地有何用意?”
“哈哈,我是来看望一下我的老朋友——”
老人的话还没说完,站在他旁边的朗曼·霍尔便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但这只是顺便之举。”
道格拉斯先生用充满歉意的眼神望向加西亚女士。
老太太则一副古井不波的样子,显然觉得无所谓。
“我真正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欢迎一位新兄弟加入我们的联盟。”
“哦?”
李察德挑起眉头。
霍尔先生轻咳了一声,解释道:
“拉斯普钦先生,你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那座方尖碑吧?”
帝少的億萬新娘 殷小妍
“当然。”
那座本质是未来时代通信工具的方尖碑,对他起到了相当大的帮助。虽然对方可能并不清楚这一点,不过李察德确实承了这个人情。
“那不过是我和白塔联盟合作的某项发掘工程中得到的副产物。它真正的主体,是一座飞行塔。”
朗曼·霍尔露出微笑。
“当然,相比起黑塔,它只能称得上袖珍。我本来是打算让它成为卫星塔的。”
“……原来如此。”
就是当下漂浮于魔塔上方的那座白塔吗?以飞行塔的一般体积而言,它可远远称不上小了。
“现在,我决定将它当作自己的一条退路。”
網遊之冰皇 顫動的睫毛
“你想离开这里。”
“是的。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继续和你竞争,拉斯普钦先生。请容许我提前恭喜你,魔塔已经是你的囊中之物。”
黑袍巫师轻咳一声。
“……这座塔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和我的同伴们,将一同率领魔塔,让这个古老的地方重焕新生。”
朗曼·霍尔却摇了摇头,似是感到不屑。
他望向剩下两人,语气漠然地说道。
“我要走了,不怕得罪人。恕我直言,伊夫林先生和加西亚女士,你们两位当然是合格的……不,是称得上‘伟大’的巫师,可遗憾的是,你们绝不是称职的领袖。”
“倒不如说,在历代的荒原狼之中,都不存在真正的领袖。他们自身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却也因此只会关注自己,而看不到魔塔。所以,我本来是不打算将这座塔交给别人的,哪怕为此拼上性命。”
“拼上性命”这种词,放在朗曼·霍尔这个人身上,本来会让人觉得很滑稽;可看他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又又让人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真的没有说谎。
在那张冷酷理智的利己主义者外皮下,似乎仍隐藏着某种坚定道不可动摇的信念。
李察德忽然想起,对方自从魔塔底层千辛万苦爬上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主动寻找伊夫林和格林,背后斫刀,背叛并驱逐了他的恩人,黑巫师霍华德·纽伦……
那不像是现在的他,不像是一个足够理智的巫师在根基未稳的情况下会做出的选择;而或许,他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不过,我愿意相信现在的你,拉斯普钦先生。”
霍尔先生没有理会他人的反应,继续说道。
“这是我的某位学生告诉我的,亦是我根据这几个月的观察所得出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