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7yn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五十六章 魔性菩薩看書-e6e04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时间:位于未来的时间轴上,A.D.2030年。
地点:西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深处,地球上环境最恶劣的区域。
在特异点化的电脑空间SE.RA.PH之中,最新展开的圣杯战争似乎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到了即将要谢幕的阶段。
庶女為後
因为来自过去的人理守护者,人类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带领缔结了临时契约的从者们,一路上闯关斩将,披荆斩棘,来到了真正的幕后黑手的面前。
之所以有这么高效的效率,主要是因为电脑空间之内的情报密度极高,时间流速也是被不正常的加速演化,根本就是以正常的时速百倍的丧心病狂的速度在进行,宛若是火箭一般狂飙猛进。
所以无论怎么说都好,尽管在第六特异点里的时间或许只是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但是在SE.RA.PH之中展开的故事剧情,却的确已经接近了尾声。
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藤丸立香的行动力极强,不会踌躇不前,原地踏步。而她虽然不管是作为“战士”还是作为“魔术师”,资质都可以说是不入流的,就连三流都算不上。
但唯独在作为“御主”的这件事上,她已经不仅仅是只有合格的程度了,所以往往能够让从者超常发挥,能够总是恰如其分的下达恰到好处的指令……即使本身没有力量,但是却可以给予从者力量以及信念。
她是真正将“御主”这个词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人。
再加上SE.RA.PH这个特异点尽管奇特,属于前所未有的案例,然而规模却也非常小,同样非常简单,是肉眼可见的线性流程。别说是她能够从知情者那里获得相关的信息,还有暗中行动的BB的援助,就算是什么都没有——
只要按照固定的顺序,从作为人体脑袋的大门处探索下去,想要将整个特异点化的电脑空间探索完毕,也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喜仙園
毕竟说到底,SE.RA.PH的前身不过是一个一百多人规模的油田基地而已,再怎么物质情报化,也不可能说会无限扩大原本的容量体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虽然结构异化了,但是内部空间连接仍然有规律。
所以有这样的速度也不出奇,况且藤丸立香也不需要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譬如说需要刷够多少多少的材料,击杀多少多少对应种类的敌人,或者战斗次数要满足多少多少次。
才能够打开某个房间……
打开某条隐藏起来的通道……
解锁下一个的free本关卡什么的……
——简直莫名其妙,真实的特异点里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这可不是游戏啊,也不是闹着玩的!
综上所述,总而言之,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只不过,效率再高,速度再快,也只能够影响过程,而无法决定最终的结果。
所以在真正来到幕后黑手的前方的时候,她们才发现自己等人到底是有多么的无力。因为眼前的敌人是彻彻底底的超过了从者级别的怪物,将稀世的救世主资质全部为己所用,完全变生成非人之物的存在。
杀生院祈荒。
头戴魔罗,化身天魔,可谓是「魔性菩萨」的存在,见之者的神智、理性、道德伦理皆为之动摇。
“你们居然真的能够来到这里,看样子是我小看你们了呢,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充满茶吉尼天法、立川流之傍流之法气息的女人,站在天体室之中,面对出现在入口处的三人,满是慈爱的笑了起来。
“实在很遗憾,Seraphix已经到达海底,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了,你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藤丸立香感觉到难以想象的愕然,她强忍着头脑之中莫名出现的晕眩感,仿佛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的身姿,或者光是被眼前的这个女人看着,她的理智就在缓缓瓦解融化一般。
“你……你是谁?这里……这里是你搞的鬼吗?”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杀生院祈荒往四周看了一眼,在她的四周正摆放着一百二十八具已经成为植物人的Master的棺材,慈和的微笑着解释起来:
“如你所见,这些是被收集而来作为活体魔力回路使用的残骸,即使他们的肉体已经跟死了没两样,但是精神和魔术回路也要进行数百、数千次,没有尽头的一百二十八人的圣杯战争……”
用很普通很平静的语气,说着很可怕的话语,藤丸立香的小脸顿时一片煞白。
她自然早就已经知道,这个特异点化的电脑空间之中,举行的圣杯战争是超乎想象的规模,一百二十八骑的从者在不间断的互相厮杀,他们从被召唤开始,就没有御主,只能够无休止的互相战斗,重复着杀与被杀的命运。
而且不只是一次,而是根本数不清进行了多少次,等到从者们死光了,新的一百二十八骑从者就又会被召唤出来,重复厮杀战斗的命运……现在看来,他们之所以没有御主,就是因为那些对应的御主都被做成道具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女的精神不太稳定,杀生院祈荒微微一笑:“其实你真的很幸运呢,如果不是在这计划的最后才过来的话,或许也会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哦,只不过现在不必要了……”
因为油田基地已经到达海底,圣杯战争也再无必要继续举行下去,再将这个御主也做成单纯用于召唤从者的人肉道具,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为、为什么要这么做……”藤丸立香深深呼吸了几次,努力的让自己的理性保持稳定,但是轻微的晕眩感还是一波波的不断袭来,“我看了你在教堂里留下来的记录……那个人应该是你吧?”
“嗯?你看到了吗?”
杀生院祈荒饶有兴趣的歪了歪头,不过光是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就让藤丸立香身边的Meltryllis和Passionlip两人一阵如临大敌,她们更加能够感觉得到对面的这个敌人身上传来的那种可怖的威胁反应。
会死。
赢不了。
无论如何都绝对不可能有希望的。
即使是以她们的性格和意志,也是禁不住的感到一阵绝望,因为这接下来似乎是一场完全无解的战斗,甚至不能够说是战斗。她们之所以现在还能够好好的站在这里,只是因为这个女人还没有动一根手指头罢了。
“我看到了……”藤丸立香艰难的点点头,“是魔神柱桀派附身了你,然后才做出这一切的吧,我知道你当时应该是很绝望的,但是为什么……”
重生兵團一家 海星9
丞相有禾 菠蘿個
“桀派?呵呵呵,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可爱的御主……”杀生院祈荒似乎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一般,忍不住的放肆地笑了起来,“那愚蠢的家伙能够做些什么,早就已经在我体内死去多时了哦……”
“什、什么?”少女微微一愣,顿时整个人都震惊了?
天才捉鬼師 君子無醉
不是说魔神柱附身了这个女人,把她作为宿主控制住了吗?怎么会是这样,附在这个女人身上的魔神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
她的身体是有毒吗?魔神柱都被毒死了?
“呵呵呵,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呢,我还以为那个魔术师会和你说得清清楚楚来着的……”杀生院祈荒意味深长的笑道,“也罢,看在你居然能够在这最后一次的圣杯战争之中,一路走到我面前,就给你一些奖励好了……”
也许是所有BOSS共通的特点,总是喜欢在战前发表一番嘴炮,所以她貌似也不例外,于是很是悠闲的花费了一番时间,来和藤丸立香等人好好的交流了一下……当然,也不能够怪BOSS都有这样的通病。
如果不是情况真的很明了,敌我差距明显巨大悬殊,自己已然立于不败之地,那么谁会有这样的心情好好的和敌人谈心交流呢?总之就是一句话,飞龙骑脸怎么输?杀生院祈荒自然也不例外。
另類書僮 七劍下面條
如果要找更为合适的理由的话,那就是这个女人是自己所有的作为是出于善意,并如此声称的怪物。她圣母般的慈爱并非虚伪,而是发自真心的去予人以爱,试图救济世人的本质……
——只是她所寻求的乃是一份,将以快乐拯救于地上的一切生物,而后化为快乐的容器之下的最终救济。
因此即使是互相对立的阵营,即使是理智的判断对方是需要战斗并且加以铲除的对象,她其实也没有什么针锋相对的敌意。她依然是平等的爱着敌对立场的人,只是理性判断需要杀掉对方,所以就杀了而已……
本质就是如此扭曲而又可怕的怪物,会有这样的行为貌似也就显得很正常了。
而藤丸立香也根据自己之前搜集到的线索、信息,结合杀生院祈荒的言辞,搞明白了大概是怎么一回事——
眼前的这个女人,曾经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过去的经历也算得上是有些颠沛流离的样子,但总体来说还算是一段质朴幸福的人生。
尽管作为一个佛教徒,却被派遣去西洋教会进驻工作这件事的确很奇怪,但是她还是作为海上油田基地塞拉菲克斯的工作人员,很认真且诚心诚意的承担起了心理治疗的工作……如果没有遭到魔神柱桀派附身的话,她毫无疑问是那种能在小范围人际圈中被人们尊敬到最后一刻的人。
从第六特异点的可怕魔术师手中逃出生天的魔神柱,漂流到了SE.RA.PH之中,把她当作适时的宿主,作为魔神柱的爪牙,成为用于支配塞拉菲克斯的傀儡。
而且在那之后不久,魔神柱桀派还从平行世界的纪录之中,找到了一条很有意思的记录,它知道了MoonCell中发生过的虚数事象。
于是它觉得这可能会派上用场,就傻乎乎的将杀生院祈荒与平行世界的记录同步融合,后者虽想坚守自我,但却难以抵挡来自另一个自己的侵蚀,最终逐渐扭曲,逐渐变质……然后变生成为了Beast。
当魔神柱桀派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之后,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最终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已经被彻底消灭,只留下了一些不甘心的记录。藤丸立香之前找到的那些记录,并不全部是原本的杀生院祈荒留下来的日记。
也有魔神柱桀派不甘心留下来的日记,它的愚蠢造就了一尊原罪的大魔,让持有「快乐」之理的兽之半身得以出现在这片电脑空间之中,杀生院祈荒成为了与魔神王盖提亚相同的存在。
或许力量与规模还远远无法媲美,但就从位格与本质的层次来看,的确是同一级别的Beast,七大人类恶的显现。
而且杀生院祈荒也正在迅速弥补自身底蕴的不足,她本人将自己的身体化为整个SE.RA.PH——
并且为了捕食,在其中举行了数不清的圣杯战争,为了确保圣杯战争正常的进行,她还从魔神柱桀派链接的平行世界记录之中,拷贝了BB、Passion Lip和Melt Lilith的数据,并让BB接管圣杯战争,负责维持秩序。
这目的就是为了通过不断的召唤来食物,把从者们当做她的营养源来不断成长,最终企图是将完全电子化的SE.RA.PH穿过最深的海底,向地核前进,并进行着升华为地球的头脑体,抵达星球的核心,从而与整个星球一体化。
这就是全部的真相。
“……”
“……”
可怕的事实,可怕的冲击,使得现场都是一片沉默,藤丸立香觉得自己的大脑都几乎无法思考了。
絕世醜妻 吃貓的蝦
原来这个电脑空间之中的最后BOSS竟然是这么恐怖的存在吗?根本就和主导三千年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以及在第六特异点里以自己的空想笼罩整个世界的神秘魔术师一般……
竟然又是一个对地球这颗行星发动了攻势,在在谋划着世界级的巨大阴谋的可怕存在啊!
三界仙緣
话说回来,地球这个星球到底是倒了什么大霉,怎么会接连出现这种对行星级别的巨大灾害?而且自己怎么可能有能力对抗阻止这样强大无比的存在,光是想一想就已经足够绝望了……
“好了,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那么现在你的决定呢?可爱的人类御主?”杀生院祈荒饶有兴趣的看着少女的惊恐慌乱,细细的品尝对方的绝望,“即使如此,也还是要阻止我吗?你觉得你真的做得到?”
“我……”
少女苦涩的开口,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两个女孩子。
做得到吗?只靠她们现在的三个人,真的能够做得到吗?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看向了自己手腕上缠着的细细发丝,这貌似是她最后的底牌了。
“这样都还不完全绝望吗?真是越来越可爱,不过我不会允许你阻挠我的计划的……我很快就要迎来绝顶了,如此漫长的等待,可都是为了这一刻啊。”
杀生院祈荒眯起眼睛,伸出性感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唇,眼神迷离的似乎是在期待什么,丰满的大腿还互相摩擦了几下。
“所以,到此为止了。”
她这么说道,对着眼前的三人轻轻的伸出了一只手。
眩晕侵袭之后,就注定逐渐失去所有平衡感与真实感,完全察觉不到世界瞬间被颠覆,空间被置换的过程,等到重新有所知觉的时候,众人已然立于菩萨指掌之上。
藤丸立香睁开眼,发现眼前是无限延生的肉色平原,自己这是在一尊巨大的魔性菩萨的手掌之上。
而在没有尽头的遥远地平线的彼方,是一眼无法望尽大小,正在对着自己手掌里堕入“有象无象”的蝼蚁般的存在微笑着,仿佛佛陀在注视着掌心里孙猴子的杀生院祈荒。
“谓之人类不过是未熟的野兽,噬于欲望,溺于欲望,溶于欲望的泡沫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