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mkf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 馬月猴年-第1948章鏖戰海頭,冬日雷霆熱推-fygqs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双方大军鏖战在方圆三四里左右的战场上,杀声震天。
傳說中的盾戰在異世 進擊小兵
号角长鸣,战马奔腾,汉军铁骑席卷而至。
阙素期盼的莎车人和龟兹人确实也是及时赶到了,这一点让阙素以为上天并没有抛弃他,但是这只是阙素的错觉,就像是在彩票没有开奖之前,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幸运儿一样,却不知道这个世界除了运气之外,还有一个叫做『暗箱』的东西。
龟兹人和汉军骑兵,一触即溃。
莎车人一看势头不对,嚎叫了两声,然后就跟在了龟兹人屁股后面,远远的跑开了。
场面一度极其混乱,因为败退得太快,以至于吕布甚至怀疑是不是龟兹人和莎车人的圈套,有意识的整理了队列之后才发现,这些龟兹人和莎车人是真的逃跑,一时间都有些哭笑不得。
战争会带来死亡,但是战争同样带来的是武器和装备的提升,虽然说西域整体兵卒人数比吕布更多,但是战斗力而言,其实并不占优,尤其是在气势上,职业兵卒和兼职农夫本身就有差距,而且对于西域的这些胡人来说,他们之前的战争顶多就是城与城的争夺,像是汉人这样的战略布局,基本没有。
日落西山。
阙素望着天空,听着耳边冲天的杀声,心里却在一阵阵的颤抖,痛苦和绝望的情绪像怒涛一般连续冲击着他的心灵。我该怎么办?是继续守在这里?还是突围撤退?亦或是投降?
我的身體有怪獸 醉蕭瑟
『杀!哈!』允二高声咆哮着,又粗又长的铁棒挥舞着,挟带着风雷和满天的血珠,一棒砸下,一颗光秃秃的胡头脑袋顿时炸裂而开,一截血淋淋的身躯随着半声凄厉惨叫掉落到堆满残骸的草地上。
几个被逼到了绝境的胡人嚎叫着,闭着眼举着长矛冲着允二就是胡乱扎去,三把战刀也从允二的身侧砍到。允二身形微侧,躲过长矛的刺杀,铁棒呼啸而下,将两名胡人砸得吐血倒地,同时间允二空出一拳,猛的击出,撞在了侧面执刀砍来的胡人脸上,顿时鼻歪口斜,连人带刀打得仰面栽倒,口中鲜血狂喷。
然而允二冲得太靠前了,混战之中,一柄战斧突然出现,对准允二的后背就劈了下去!
一个跟在允二身边的允戎族人凌空飞起,手中长矛以惊人的速度插进了执斧大汉的脖子,鲜血迸发之中,这个胡人手中战斧力道略微减低,但是依旧轰一声劈到了允二的后背上!
允二一个踉跄,身躯差一点摔倒,胡人见有机可乘,又是一名胡人持刀,对准身形歪斜的允二脖颈之处,疯狂劈砍而来!
正在十几步外奋力厮杀的蒙弘看到,旋即下意识的从腰间抽出了飞刀,狂吼一声便掷了出去!飞刀一路呼啸,狠狠地钻进了那个胡人的腰肋。胡人身躯巨震,发出了一声长长惨嚎,手中的战刀失去了准头,『铛』的一声砍在了允二的兜鍪之上!
允二脑袋一歪,一头栽倒在地。允戎的族人大惊,连忙一拥而上,迎着冲上来的胡人一阵猛砍,拼死护住允二。
片刻之后,允二盔斜甲歪,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然后他瞪大眼睛愤怒地朝着身边的族人吼道:『谁踩了我的脸?啊?谁踩的?』
汉军气势如虹,反观阙素这边却越是守,越是崩落,随着龟兹人和莎车人撤离战场,阙素最后坚持了一个时辰之后,便放下了兵刃,伏地投降。
夜幕低沉。
海头西南方向。
精绝城。
贵霜人马就驻扎在这里。
因为人种差异的原因,贵霜的人相对来说比西域的人长得更高大一些。所以很多贵霜人就认为自己比西域胡人更高等一些。
贵霜主将昂古带着两营的人马,骑着大宛的战马,不光人高出一头,战马也高出一头,这些年头没少呼来喝去,自觉地牛气冲天。都觉得大汉没有什么了不起,这一次出兵甚至觉得是昂古小题大做,根本不需要自己出动,汉人就已经会被击败了。
所以当斥候汇报说汉人来的的时候,很多贵霜人都是大喜,甚至觉得可以凭借着这一次的战斗战绩,就可以重新调回去,返回贵霜的腹地,而不用继续在这个该死的,下等的土地待着了……
就和当年大汉在西域的那些外派官吏一样,远离了贵霜本土的这些贵霜人,心中也是渴望着能够早一天返回贵霜腹地。
昂古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大笑着,下令第二天的清晨,开拔进军。
当然,为了保持战马的体力,昂古一路上的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然后走到了半路上的时候,昂古就收到了龟兹人的求援请求。
龟兹人宣称汉人凶猛,恳请昂古加快速度,或者下令让南北两个方向上的包抄的侧翼先行支援……
窈窕庶女
然而昂古拒绝了。
昂古要的是大胜,而不是纯粹的将汉人打跑。打跑汉人,只是他原本的职责之内的本分,只有将汉人大败,才能算得上是战绩,才有调回去的资本。
所以昂古愤怒的指着龟兹人呼喝着,说龟兹等人联军差不多有两万余人,而汉人才多少?即便是汉人想要击败,也要耗费多少时间?消耗多少兵力?难道龟兹等人这两万人,竟然连两三天的时间都坚持不了?
昂古又表示,即便是现在下令急援,别的不说,战马的体力消耗就会有很大的折损,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已经约定好了进攻的时间,一但变动就以为着原本的计划全数都要改?若是被汉人抓住了缝隙,逃离出去了怎么办?为了全歼汉人,必须按照计划行事,不能提前支援。
当然,昂古心中还藏着一句话,要是没能大胜,只是暂时击退了,那么自己怎么才能有足够的功勋返回帝都?因此对于昂古来说,即便是将西域打成了一个烂摊子,也无所谓,只要自己能回去,那么这个烂摊子自然就是下一任的将军的事情了……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了昂古的意料,陆续的斥候回报,月亮湖正在激烈的交战,汉人围着焉耆人疯狂攻打,焉耆人损失惨重,然后龟兹人和莎车人虽然赶往救援,但是也很快被汉人击退……
现在汉人一部分留在了月亮湖,一部分人正在沿着龟兹人和莎车人的撤退方向,往西北而去……
昂古吞了一口唾沫,迟迟没有发出什么号令。直到他接到侧翼的婼羌人正飞速而来的消息后,他才下令让人马慢慢向海头月亮湖方向驰去。
此时此刻,在月亮湖的西北战场,姜冏带着骑兵已经追杀着龟兹人和莎车人一路,但是双方似乎都各有目的,都没有用上全力。
龟兹莎车人似乎只顾得跑,姜冏也没有全力追。
直至龟兹人和莎车人撞上了按照原定计划前来的疏勒人等之后,氛围才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并且有些怪异。
正常来说,得到了援军,应该是立刻对于汉人会展开攻击,但是疏勒人碰见龟兹人莎车人之后,在一阵莫名的混乱之后,也并没有展开凌厉的攻势,而是缓缓的前压,和姜冏形成了对峙。
姜冏敏锐的抓住了这样异常的变化,一边派人去与后方的吕布报信,一边也是和这些西域胡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并没有头脑发热就冲上去,双方似乎很有默契的都在等待着,等待着一个结果。
第二天的傍晚,吕布在接到了姜冏的回馈之后,散出去的斥候同时也回报说,发现了从西南方向而来的贵霜人。
昂古也得到了月亮湖战场的最新消息。斥候回禀说,焉耆人和汉人之间的战斗似乎已经结束,北面暂时没有消息,而南面的婼羌还有些距离……
昂古追问有没有战场之上逃离的兵卒,这样方便更详细的了解汉人军队的一些信息,包括失踪了的龟兹人和莎车人去向,可是斥候回馈说这些逃兵都是些普通士卒,根本连数数都不清楚,更加说不清楚在月亮湖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立即派人再催婼羌和疏勒,命令他们丢掉一切累赘,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昂古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用手中的马鞭指着传令兵说道,『快,一定要快!』
然而让昂古意想不到的是,吕布再一次的前压,带着人马迎着这里就杀了过来!
昂古惊讶之色刚爬上脸庞,就转换成了愤怒,然后露出了一丝狞狰的笑容,『好,有种……』他蓦然回首,纵声狂吼,『吹号,吹号,急速前进……』
激昂的号角声冲天而起,昂古带着的贵霜人马闻号而动,一个个猛踢马腹,开始奔驰起来,战马痛嘶,速度骤然加快。
昂古认为自己的人马是精力充沛,而汉人的人马才经过了一场大战,必然气血衰减,而这个时候汉人冲过来,就是纯粹找死的行为,所以昂古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躲避,纵然现在距离原本预定的交战计划时间,要早了一天左右……
大不了夜战,难道还因此而避让不成?
虽然说经过了大半天的修整,但是汉军骑兵也并没有完全恢复,这是很正常的,毕竟大量爆发而堆积在肌肉之中的酸,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消除的。
然而吕布有他自己的想法。
西北方向姜冏回报遇到了西域的援军,那么意味着这一次对手投入的兵力也不仅仅只是眼前的这一些,所以继续等待,虽然体力还能再回复,但是也有可能等来更多敌人的兵马,所不如直冲贵霜本阵,如果能够击溃击败贵霜人,那么其余的西域胡人自然也会望而生畏,大局自然可定……
战场上风雷再起。
『吹号……擂鼓……』
『来人!传令给右翼!冲杀之时,要快,要狠!』吕布交代道,『不能让这些家伙和西北方向联系上!』
传令兵高声应答,然后前去找魏续传令。
吕布打马飞驰,蓦然他高举长戟,纵声狂呼:『大汉!威武!大汉!万胜!』
吼声雄浑,随风飘荡在空旷在原野上,直入汉军将士的心底。跟在吕布身后的允二激动的浑身战栗,也是大吼了一声,高高举起了手中战旗。
大汉战旗迎风招展,在空中猎猎作响,气势惊人。
『大汉!威武!』
『大汉!万胜!!』
吼声如雷,一声声炸响,响彻天宇。
吕布一马当先,长戟前指,『杀,杀上去!』
广袤的原野上,两条气势磅礴的洪流积聚了最大的能量,挟带着满天的风雷,从东西两个方向咆哮而来,相互撞在了一处!
天地顿时失色,原本灰蒙蒙的天空突然开始转暗,阴云汇聚起来。
『轰隆隆……』
天雷在空中炸响。
『轰隆隆……』
地上的洪流轰鸣声更大,犹如山崩地裂一般,冲天而起的杀声霎时淹没了天上发出的阵阵雷鸣。
战马在奔腾,在嘶鸣,在践踏,兵卒在呐喊,在厮杀,在和满天的长箭共同飞舞,虽然双方发出的口音并不相同,但是都是代表了同一个意思:『杀……』
魔醫十三歲
在这一片土地上,吕布所代表的汉人和昂古所代表的的贵霜人,在班超之后,再一次的亲密的接触着,双方迸发着汗水,血水,扭打着,碰撞着,释放着巨大的能量,都企图将对方压在身下,去狠狠的蹂躏对方,彻底的击败对方。
那年我們遺失的時光
短短时间之内,双方的人马就有近千人彻底的倒下,消失在滚滚的马蹄之中……
吕布杀穿了贵霜人的阵列,猛地将方天画戟在空中一振,沾染的血水和残肉飞出,发出指令,『重整队列,重整队列……』
允二也跟着学,也要震一震铁棒上的血肉残骨什么的,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吕布方天画戟的长柄上有鳞纹,即便是血肉沾染了,也能保持一定的摩擦力,而允二手中的铁棒并没有这些纹路,一抖之下差点脱手飞出……
昂古很是惊讶,惊讶于汉人强大的韧性,但是他依旧认为胜利应该还是属于自己的,甚至认为汉人是在黑夜之前的最后搏命,当黑夜降临的时候,汉人就会无奈之下四处逃命,于是他转过马头,吼声凄厉,再次组织阵列,『杀,杀过去,别放过汉人!』
天色渐渐昏暗,乌云翻滚,显然会有一场雷雨。
如今小冰河时期,寒冷的冷锋对于温暖气候一再压迫,潮湿温暖自然也会偶尔反弹,双方剧烈交汇之下,冬雷也就很自然的出现了。
就在双方准备再一次进行阵列进行作战的时候,第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旋即,这些人的目光就离不开了……
因为在闪电落下的光照之中,战场边缘处突兀的出现了一杆旗帜,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旗帜,写了什么字,画了什么花纹,但是那确实是一杆旗帜,而旗帜的出现,就代表着一只新的部队已经抵达,将加入战场。
『将军!南面的人!一定是我们的援兵来了……』
贵霜兵卒顿时欢声雷动,士气高涨,呼喝之声四起。
昂古满意的点了点头,『来人,去看看,如果是婼羌的人到了,就让他们尽快加入战场,消灭这群汉人!』
贵霜兵卒兴奋的朝着旗帜方向奔去,离得近了些,借助残余的光线,模模糊糊的辨别出了是羌人的模样,隔了一段距离便大叫起来,向这一群的羌人发布了昂古的命令。
这一群的羌人似乎听懂了,纷纷的开始催动战马,往前奔驰。
贵霜的传令一边笑着叫着,很兴奋的策马靠近着羌人,准备给羌人头领指点进攻的方向,却看到羌人脸带着一种有些奇怪的笑,在时不时的电闪雷鸣之中,充满了诡异。
还没等贵霜传令兵想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羌人头领』一刀砍在了马下,而几乎同时间,另外几名贵霜兵也被或者砍死或是刺死……
这名羌人头领沉声喝道:『换旗!』
一名羌人答应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面旗帜,然后将原本套在枪杆之上的旗帜扯了下来,顺手就丢在了地上。
战马奔腾而过,将原来的旗帜踩踏进了泥水之中……
枪杆之上,一面新的旗帜悬挂了上去,虽然是临时挂上去的,有些歪斜,但是旗帜上的一笔一划,依旧透出一股苍凉大气!
『汉』!
……(^U^)ノ~YO……
明珠娘子
超邪魅總裁好曖昧
敦煌城中,李儒转头着有些风云滚动的天空,看着天边隐隐有些雷光闪动,然后垂下了眼眸,伸出两根瘦长且青筋毕露的手指,夹其一枚白子,落于棋盘之上,将黑色大龙的一处气眼堵上的同时,还连通了两处白子。
隐隐风雷之中,在棋盘之上的黑白二色,仿佛化身为了黑白二色的兵卒,在苍茫的天地之间嘶吼着,扭曲着,砍杀着,血肉横飞,尸骸遍地。
而鲜血淋漓的棋盘之上,则是李儒一对细长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