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bhk优美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 起點-第671章競技大比開始-7dksd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真的是合击阵法啊!”
還珠之相
田梦梓望着不远处的演武场上,被穆松芳、严唯海等七人逼得有些险象环生的鞠行,忍不住赞叹道:“消息知道的太晚了,有些来不及了呀!”
说罢,田梦梓还忍不住看向商夏道:“你这次可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好的东西既然已经决定要拿出来了,为何不优先照顾一下老朋友?”
田梦梓身边的几位来自上舍的训导和教习,显然没有想到田梦梓会以这种语气同商夏说话,一时间都显得有些错愕。
商夏笑道:“事先并不知道此法可行与否,哪里敢轻易拿到上舍进行尝试?”
通幽学院的生员一旦进入上舍,便随时可以加入院卫司、世情司、考功司等各种职司,参与到通幽学院这个庞大势力的整体运转当中。
在他们身上进行合击阵法的尝试,一切顺利还就罢了,一旦有所差池,想要补救往往需要花费巨大的代价。
商夏的回应更是令田梦梓身边的几人心中感到震惊,他们根本不知道田梦梓与商夏这位大符师之间还有这份儿交情,一时间田梦梓这位往日里在一起共事的同事,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陡然调高了几级。
便在这个时候,一位观战的上舍训导忽然开口道:“鞠行在放水,他并未用出全力!”
強娶昊奪
商夏与孙海薇在一旁微笑不语。
旁边的田梦梓看了他一眼,道:“不是鞠训导在放水,而是他的修为应当在最近几日刚刚突破,因为担心无法掌控暴涨的元气对生员造成伤害,这才将实力始终压制在武意境第二层。”
刚刚那开口的上舍训导先是脸色一红,可紧跟着又是一愣,语气莫名道:“他进阶武意境第三层了?”
眼下这些以训导兼任实战教习的武者,都算得上是通幽学院这些年来培养的青年武者当中的佼佼者。
然而即便是如他们这般,在进阶武意境之后也都感受到了武道前行的艰难,每进一步往往都需要花费比以往多出数倍的努力和时间,三五年时间才能令修为提升一个小阶段的现象比比皆是。
而今鞠行在在场这些训导、教习当中,论年纪和修炼的时间都要比他们要少,然而如今修为却已经不见得比他们差,甚至还要高出一截,这如何不令在场的一些训导感到憋气?
当然,在场尚有孙海薇和商夏两个变态,只是这二人早已经不在他们的计算范围之内了。
就在这个时候,双方交锋的场面再次发生变化。
或许是被自己教授的生员逼得太狠,鞠行显然不想在其他训导、教习面前丢了面子,在再次突袭被严唯海等人联手挡下之后,他陡然爆发出了自己刚刚稳固下来的武意境第三层修为,随即一举突入到了七人联手而成的合击阵法当中。
被生员们联手以合击阵法围攻,鞠行与几名生员原本之前一直都在进行这种演练。
然而自从双方的演练越发向着实战靠近之后,鞠行自然不会轻易被这些生员围上,而这些生员同样不敢轻易让鞠行突入到合击阵法当中。
然而这一次鞠行骤然爆发修为突入阵中,原意是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并一举击溃他们的合击阵法。
岂料便在这个时候,“两仪乾坤阵”在穆松芳的主导下陡然发生变化,原本仅仅只是令阵中每一个人都能够加持其他六人力量的阵法,此时却陡然将阵中分属七人的两极之力泾渭分明的分化做整座合击阵法的两极,像极了一把张开的大剪刀。
而在鞠行突入至阵中的一刹那,这融合了阵中所有七人两极之力,并将之转化为阵法两极的力量陡然相互交错而过,就像是这把大剪刀陡然合拢铰下!
在那一瞬间,凌厉的杀意扑面而至,鞠行汗毛倒竖,曾有过数次生死搏杀经历的他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扑面而来的气息。
鞠行陡然怪叫一声,双手各自向着左右撒出一张武符,同时整个人向上冲天而起,同时还不忘将手中的铁鞭朝着身下猛地一砸。
咔嚓——轰隆——
巨响声过后,两张三阶武符化作的两道守护光幕当即被绞碎,紧跟着交错而过的气机又与一道铁鞭鞭影相撞,爆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待得演武场上的烟尘散去之后,原本维持合击阵法的七位戊房二阶生员齐齐被震翻在地上,一副体内元气耗尽的模样。而有着阵法加持的演武场地面却是四分五裂一般,出现了好几道数尺深的壕沟。
鞠行飞纵而起的身形直接落到了演武场之外,只是落地的刹那脚下一个踉跄,而当他回头看向演武场的时候,脸色却又一白,隐隐有些许后怕之色。
然而此时又何止鞠行一个人被惊到了,原本正在观战的一种训导、教习,此时脸上各个都浮现出了凝重的表情。
至于在演武场外观战的一众甲、乙、戊房生员,更是一个个被惊得目瞪口呆。
“这便是你说的‘两仪阴阳’可以统筹所有两极之力的理念?他们做到了?”
孙海薇面色凝重的向着商夏开口道。
作为四重天武者,孙海薇不论是见识、眼光,还是在武道理念上的认知,都远非在场的其他训导、教习可比。
她看重的绝非是合击阵法在几个二阶生员当中发挥出来的威力,而是商夏透过这一座合击阵法,真真正正的向她展示并证明了他的武道理念的正确性。
所有的武道两极本源之力,都可统统归于他“命名”的所谓“阴阳两仪”之中,而在“阴阳两仪”的统筹之下,原本不同种类的两极之力也果真在本源上完成了融合、转化。
至少在眼前这座合击阵法当中,他做到了。
商夏虽说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觉得理所当然,但心中多少还是感到欣慰,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这个时候,演武场中原本倒在地上的七名戊房二阶生员,已经在相互搀扶着起身。
而商夏的目光此时却大有深意在穆松芳和石淮二人的身上一扫而过,然后笑道:“虽然还是略显生疏,最后那一击多少显得有些勉强,但至少也证明了两极本源相助转化的可行性。”
田梦梓忽然问道:“你当初在武极境的时候,我记得用的兵器是剑吧?”
嫡女在上之萌王毒妃 爽口雲吞
商夏笑道:“是剑!”
田梦梓看向他道:“那你当初究竟凝聚了多少种两极剑意?”
商夏并无隐瞒的必要,直接道:“七种。”
田梦梓看了看从演武场上走下来的七位戊房生员,道:“所以也是七个人?”
商夏顿时轻笑了起来,手掌一翻,掌心之上顿时便有一缕缕两极元气演化、萦绕。
清浊、轻重、冰火、高低、长短、快慢、生死、真幻、虚实、动静……
我的隱身戰鬥姬
“阴阳两仪包罗万象,两极不过是最为浅显的表达而已,哪怕是我虽仅得皮毛,所能演化者又何止七种?”
商夏掌心之中的元气已然散去,田梦梓的目光却仍显呆滞。
…………
通幽学院以前不是没有过类似于竞技、比斗之类的事情,只是像这种几乎涉及到了整个学院二阶武者间的大比,却还是真正的第一次。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对于内舍和上舍的生员来说还能经过强化训练来抱一抱佛脚,可对于院卫司和世情司的武者们而言,一个月的时间只能让他们从各自散布的地方返回通幽城而已。
因为此番竞技大比学院拿出来的丰厚奖励,使得学院各司纷纷遴选出了武极境中的好处前来参加。
四十支小队分作八个小组,每个小组中的五支小队逐个比斗,战绩最好的两个从小组之中突围,而所有八个小组的比斗都要在学院最大的中央演武场上举行。
待得所有四十支队伍汇聚齐全之后,在副山长姬文龙的主持下进行抓阄分组。
王妃13歲
鞠行作为内舍戊房的训导上前进行抓阄,最后被分在了丁组,同组的其他四支小队当中,来自院卫司的居然有两支,来自仓储司的一支,还有一支来自同为内舍的庚房。
“运气不算太差!”
鞠行将同组的几支小队的情况大致跟戊房的九位二阶生员说了一遍,最后道:“只要你们能够稳定发挥出以往与我实战的水准,那么小组突围应该没什么问题。”
严唯海等生员又看向了商夏。
商夏笑了笑,道:“你们训导其实说的没错,不过院卫司和世情司的人经验更为丰富一些,以往施展演练哪怕再真实,与你们交手的终归还是你们的训导,而此次大比你们的对手可与你们不认识。还有便是同为内舍的庚房,你们在演练合击阵法的消息,在内舍和上舍可不是什么秘密,我觉得世情司和院卫司恐怕也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你们也不要觉得自己演练了一套阵法便有多了不起。”
待得严唯海等人去往演武场分配好的场地进行准备之后,鞠行忍不住道:“你刚刚说的太严肃了,我看他们几个都被你的语气说的有些心怀忐忑。”
商夏哑然失笑道:“不要将你的生员想的太脆弱。”
过得片刻,鞠行忍不住又道:“你觉得他们的实力如何?想来从小组当中突围应当问题不大吧?从小组突围之后,还能再胜一两场,进入前八甚至……前四吗?”
商夏笑了笑,道:“我看真正紧张的人是你!”
非禮勿擾i我的壞老公
演武场上,符堂的阵师联手布置了五座巨型擂台,每一座擂台的直径足有五十丈,足够十余位武者在上面闪转腾挪。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同时每一座擂台之上还有阵幕守护,以防止在交手的过程当中有意外发生。
各个小组的比斗秩序大约是按照进入学院的资历进行安排,因此各个小组在擂台上的比斗顺序便是先内舍,再上舍,然后再是其他职司。
丁组五支小队当中有戊房、庚房两支内舍小队,因此,最先上台较量的便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