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okg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第五百七六節:發現(三)閲讀-nxw11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卡萨曼,你过来一下。”来自同僚的呼唤让卡萨曼抬起了头,放下写字板的他走了过去:“金曷城探员,有什么事吗。”
“嗯,你来看看,这是什么记号。”
被卡萨曼称之为金曷城探员的男人有着一张非常标准的泰南人脸,模样因为太帅对卡萨曼造成了一定的威胁而看起来并不讨喜,但卡萨曼要说今天中午他做的那锅面条真的是绝了——卡萨曼活了这么久,没吃过这么好味道的面条。
而且他听说也是一位了不起的神探,只是听说最近在北方不知道是得罪了谁,最终被赶出了哥本哈根,不得已来到北方王国的最南部,正好碰到发生在神圣王国北京重镇哈斯洛的恶性案件,卡萨曼做为对混沌教派专家被调过来,而金曷城探员做为支援力量也被派到了这里。
话说回来,用赶这个词似乎更适合一些吧。
無效契約 公子傾城
反之,这位探员就像是被人流放过来一样,倒是他本人对此没有任何的遗憾和不满,而且这位混血儿一过来就找到了三个在之前的侦检中并没有被注意到的疑点。
所以在卡萨曼来看,金曷城探员比这些凡夫俗子的同行们来得管用多了,这年头,能做实事的才是好样的。
这里是停尸间,上午的突击搜索中,联合行动队找到了一处混沌教派的窝点,打死了六十多个混沌,金曷城探员现在正在进行二次验尸,卡萨曼当然舍命陪君子。
卡萨曼看了一眼被放在手术台上的混沌教派成员,他注意到了金曷城指着尸体脚底板,那上面有一个三个圆互相纠缠的纹身。
“并不认识,这不像是我所知道的所有混沌教派的标记。”卡萨曼一边说,同时也注意到了尸体的脸,这是一个中年男人,额头有一个弹孔:“他应该是在行动开始之前互相看门的对吧。”
“对,我们的狙击手打死了他,然后我们才能够摸进院子。”说到这里,金曷城看着这个中年男人的脸皱了皱眉头:“真的非常奇怪,他为什么会笑。”
“说不清,但是你也知道,混沌教派的成员脑子多少有些问题,我怀疑中弹的时候他的脑子是不是清楚的。”卡萨曼这么说道,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分析,毕竟混沌教派成员一天之中脑子清醒的时候不一定多于不清醒的时候。
“也对……不过这个纹身还是要做一个记录。”金曷城探员一边说,一边在他的日记本上写下了这个情况。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金曷城探员,为什么你要给所有尸体做二次验尸呢。”卡萨曼还有一个问题。
“因为我想知道,打这些家伙的什么部位才能够以最高效的手段杀死他们。”金曷城探员的问题让卡萨曼一愣,旋即他就想到了——金曷城探员以前主持的都是普通案件,而像混沌教派成员这样往脑袋上搂火,子弹不对都不一定能打死的怪物他肯定是在今天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
等一下,既然金曷城探员对于知识是如此的渴求,卡萨曼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原来如此,这么说起来我倒是有一些心得,来,这是我的笔记,你抄好之后还给我吧。”
私家美女保健醫
“谢了,卡萨曼,既然我已经有了答案,那么我们就走吧。”说完,金曷城探员将捆绑尸体皮带收束好,然后与欢天喜地的卡萨曼一起将尸体推回了收容冰棺之中。
两个探员走出停尸房,在负责净化的走廊中停留了一会儿,卡萨曼注意到这个泰南混血儿掏出了一盒烟,是卡特堡的薄荷烟,这可是好东西,听说这可是使用草药级的薄荷制作的香烟,能够令人思维敏捷,而且还不会伤害到肺。
“这烟很贵吧。”出于好奇心与警惕性,卡萨曼笑着问道。
如果这香烟的来路没问题,他一定会大大方方地说出来,如果这香烟的来路有问题,那么他一定不会开口。
“这烟啊,是马林阁下送我的。”金曷城探员大大方方地说完,还给卡萨曼分了一支烟。
橫跨魔域 鐵血狂刀
卡萨曼一听是马林,也就没有了戒心——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尤其是涉及到传奇,所以金曷城探员说的应该就是真话。
既然是真话,那还客气什么啊。
他卡萨曼和马林也熟啊。
带着马林阁下的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的观点,卡萨曼点燃了烟,两个老烟枪在净化走廊里站够了十分钟,然后在烟雾缭绕中离开了走廊。
负责走廊的本地女探员瞪了他们一眼:“走廊不能抽烟!先生们!”
“不好意思,女士。”在绅士方面,卡萨曼与金曷城展现出了相同的气质。
脸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这位女士最终叹了一口气,算是原谅了他们:“下次不能在走廊里抽烟了,先生们,我知道你们的工作压力大,但至少别让清洁组的老夫人们为了你们的烟灰而低头。”
“啊,不好意思,我们向您道歉。”卡萨曼点了点头,满脸沉痛。
“对不起,女士,我们不会再抽了。”金曷城抚胸行礼。
最终两人平安无事地退了出来。
来到大厅的办公区,金曷城探员拿着卡萨曼的日记本去抄录,而卡萨曼来到一旁的年轻人身边:“泽姆探员,你在画什么。”
綜穿炮灰成長日記 淺淡色
年轻人抬起头,看到是卡萨姆,原本死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是卡萨曼先生,真是辛苦了,我在勾勒这次案件的证据链,确认之前发生的和之后可能会发生的案件。”
泽姆·梅耶尔,来自希德尼国土安全局的特工,和金曷城探员不同,他们是专业对付混沌教派的人。
他和他的华生,嘉希·谢林汉姆一起行动,两个人在早上的战斗中与他们的特工小队成员配合默契,打得混沌教派成员哭爹喊娘。
“您觉得未来还会发生什么。”卡萨曼微笑着问道。
神醫兵王混山村 楚天弓
“这支混沌教派成员的目的令人疑惑,我看了之前的三次献祭,都是非常小型化的根本不会引人注意的行动,只有这一次他们举行的献祭有着足够多的牺牲者,但是却碰到了我们……我确认过这三次献祭,也看不出会是连续献祭,因为每一次献祭的时间与人数都有差距,而如果是以人数为标准的献祭,那他们这么做根本就是在提醒他的对手,也就是我们。”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叹了一声:“果然,我和这些疯子做对手越久,就越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说起来还是金曷城探员好,他的对手们至少都还是人,不像是我们,我每一次都不知道我面对的对手们到底是人还是鬼。”
“的确非常奇怪,我也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卡萨曼笑着叹道——没有错,他也是这么觉得的。
混沌信徒你永远都不和他们谈合理,他们的脑子里就根本没有这个概念。
………………
“该死的,那些大兵怎么会进入我们的仓库的。”穿着普通的北方镇民带有毛皮的厚重衣物,打扮成路过行商的两个男人站在小楼的顶端,看着来自南方卡特堡的士兵把守着的仓库一筹莫展——他们的商队这一次过来就是为了带走一批武器,但是谁能想到等他到了科塞尔镇,这儿却已经被卡特堡的士兵给控制了。
如果是什么不长眼的帮派,杀几个人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难事,但问题是这些士兵数以万计,他们这几十号人,只怕连一轮排枪都接不下来,所以他们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仓库里人来人往——从打开的仓库门看进去里面倒是灯火通明,但是离得太远,他们也看不清,而且他人也不敢使用观察工具,要不然万一被人注意到就麻烦了。
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已经放飞了信使,希望主教阁下能够及早下达新的指示。
听到脚下木楼梯传来的脚步声,两个男人扭头——是熟悉的脚步声,但出于安全考虑,他们还是将手按在了枪套上。
做为行商人,身上怎么可能没有一点防身的东西呢。
而随着他们的首领跑上来,他们也就松了一口气,黑头发的年轻男人首先开口:“先生,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继续等,我刚刚看到我们的人被挂到镇子外的路边了,真奇怪,少了一个人。”他们的首领皱着眉头:“之前主教阁下跟我说过,这些看守之中有北方王国的走狗,他让我随机应变,但是现在却少了一个人……”
最好的我們
“谁?”灰色头发的中年人问道。
“斯托克·唐纳,我没有看到他。”首领的这句话让他的两个部下大惊失色。
“这个小子怎么可能会是走狗?!他的教龄比我们都大!”黑头发的年轻男人说道。
“对啊,斯托克怎么会是走狗。”灰头发的中年男人对此极为不解。
就在首领准备呵斥他们的时候,三个人看到了仓库那边传来的骚动。
一个年轻的长官用希德尼语呵斥着他的士兵们,说是有一具匪徒的尸体怎么会被落在了仓库里。
而他的士兵拖着一具尸体的双腿走了出来。
首领举起了他手里的望远镜,很快,他看到了那张毫无生气的年轻人脸。
“……好吧,我看到斯托克·唐纳了,他也死了,现在我已经没办法找到谁会是走狗了。”说到这里,这位首领叹了一声。
“但至少走狗是肯定死了。”黑发年轻人说到这里也跟着叹了一声:“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首领。”
“继续等,在主教阁下下一步的指示到来之前,我们只能等。”说完,这位首领转身走向楼梯:“你们要下去吗,你们不下去我就要下去了,这儿可真冷。”
看着他们的首领选择离开天台,两个部下最终也选择了下楼——毕竟楼下有火炉,而天台上面只有该死的风雪。
而当他们走下楼梯之后,远在已经打扫干净并搭建了观察哨的钟楼顶端,来自托金部队的神射手从观察着这三个男人的望远镜里挪开眼,他扭头看向自己的助手:“那个可疑商队的首领和他的两个副手下楼了,他们从进入属于他们商队的小楼之后就一直在观察仓库,他们那个位置一定是早就选好的位置,他们有重大的问题,你下楼去找托金阁下。”
“没问题。”助手翻过沙袋,将枪背到身上,然后抓住固定好的绳索,从钟楼上直接滑了下来。
钟楼下方有一个排的士兵负责看守庄园大门,听说助手有事要通知托金政委,排长派了一个班跟着助手出城。
………………
马林刚刚走出传送通道,就看到了托金,这个年轻人正围在大篝火前听自己的政委讲故事,下面的士兵们对此听得有些津津有味。
而马林的出现也引来了这个年轻人的注意力,他跑了过来:“阁下,露露夫人没有跟着你?”
“我送她去国立教团问消息了。”马林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国立教团真的很奇怪,一个教团里面有那么多的分支组织,彼此都不对付,他们竟然还没有散伙,真是令人十分好奇。”
“阁下,不要说您,就是我们这样的此方人也对此非常不理解。”第十三团的政委走了过来,向在战场前线,他完美执行了不向上官敬礼的行为:“阁下,桑德斯·劳伦斯特向您报道。”
“欢迎回来,桑德斯政委,重新回到家乡的感觉怎么样。”
“很好,很冷,我有些习惯南方了。”说完,这个粗犷的北方蛮子笑了起来。
马林和托金也笑着。
然后一个十三团的士兵带着托金第一团的一个士兵走了过来,马林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在之前战斗的时候跟着那个狙击手的助手,说起来那个狙击手后来还感叹了一句,说什么他们第一代狙击手刚刚走出学校,时代却已经不需要狙击手来对付狙击手了。
对此马林也只能微笑——你看,这就是时代的泪水,不过至少你们还是可以欺负一下混沌大头兵的。
“士兵,你有什么事吗。”想到这里,马林走了过去,他和他的射手应该在城内制高点,这个时候跑过来,绝对是有什么事情。
这个士兵立即就将他要报告的事情说给了马林,这让马林有些疑惑:“商队?下午来的?就在仓库边?观察仓库有一段时间了?”
前妻來襲
“是的,我们看着他们,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期间他们的首领离开过。”
听到这士兵的说话,马林扭头看向托金:“托金,桑德斯,带上你们的班跟我走,我们城南那边问一问商队那位首领是不是出城过。”
“马林阁下,您怀疑这支商队和仓库有关,首领离开小楼就是为了确认尸体数目?”桑德斯问道。
“是的,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他们,如果他们真的和仓库的组织有关,他们肯定会去确认那个目标,对了,托金,我让你把那个年轻人尸体也挂绞架上,你照办了吗。”
“刚刚传来消息已经拖出镇子了。”托金回答道。
“是的,我们在钟楼上看到过,那具尸体被拖开的时候,首领和他的两个部下一起离开的。”那个士兵的回答让马林更加肯定。
一行人走出营地,穿过空地,和巡逻队完成交接之后来到镇门口。
穿越遊龍戲鳳:天才小王妃 衛疏朗
负责巡检的连长听了马林的问题立即给予了肯定的回答:“没错,那个商队的首领拿的是正式的商队证明,他们进去之后我见过那个首领又走了出来,他和不少来看热闹的镇民去了绞架区,还听了政委关于那些人的罪行。”
“幸好我们把那个年轻人拖走,要不然少了他,指不定还会出什么问题。”托金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
而马林感觉事不宜迟:“托金,桑德斯,你们召集你们的直属连。”
商队差不多有上百号人,就这么一点人,打起来的时候肯定会有漏网之鱼,马林这一次肯定不能给这些家伙逃跑的机会。
于是两个政委使用了军队培养的信使联络了他们的部队,过了差不多十分钟,两百多号士兵跑了过来,跟着他们过来的还有两个连——是另两个政委也跟着过来了。
既然如此,马林也不嫌弃人多,安排四个连从四面包抄,马林在空中居中调度,要是有什么他们对付不了的家伙,马林的世界树嫩枝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真要出现什么真正的强者,那就需要吃一发从天而降的掌法。
寒門媳婦 望江影
在进入镇子之后,马林就开始升空,而助手带着四个连向着目标前进。
在助手的指引下,马林看到了那个小楼与小楼后面的院子里的驮牛队,有不少人正在院子里的窝棚区里进出。
小楼天台上倒是没有人,看起来就像是助手说的那样,那三个家伙在火炉和风雪中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是啊,也是最为致命的选择。
因为在红外视觉的范围里,马林没有看到任何观察哨。
这和把脖子架到刀子上没有任何差别。
太子老公不給力 煙雨相思
等死吧,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