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qq6y都市小说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01章 可怕的天賦分享-uatrf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说起来,种建中对童贯的感觉并不算很差,甚至还有些好感。
童贯在西北待过一阵,为人豪爽,他与西军之中不少将领都有过接触。当然,这种接触更多的是童贯借了李宪的势,才有了相对平等的接触。随着李宪倒台之后,童贯也就销声匿迹了。没想到,十几年之后,他又来了。
只不过,这一次童贯并没有来到西军之中。
冷酷邪王:狡猾醫妃
而是带着飞廉军强势抵达了秦凤路。明眼人都知道,童贯是来西军立功来的,而想要立功,就必须要学会抢权。
果然,童贯和蔡京斗的死去活来,却最后谁也没奈何得了谁。不得已,只能罢战。但让将门深恶痛绝的蔡京终于离开了西北,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尤其是,将门认为他们认清楚了童贯。
童贯虽出身宫闱,但有豪侠之风。风采不减当年李宪。
拉拢将门的手段也高明,许诺、许诺、再许诺……他是皇帝的人,信誉有保证。
西北的官场本来就不大。稍有点风吹草动,就能传播到沸沸扬扬。不得不说,一直在为将门争取更多的利益的童贯,获得了一波好感。种建中虽说已经转投了文官,但他的家族毕竟是将门,自己也和将门有着撇不开的关系。兄弟之间也多有称赞童公公仗义的话流入种建中的耳朵。
一来二去,听的多了,种建中也真以为童贯是个仗义之辈。
可是……
在兰州城外,他对童贯彻底失望了。喜欢一个人,需要长期的维护。而憎恶一个人,只要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
童贯就用一句话让种建中对这个死宦官的所有好感都崩塌了,倒不是说童贯不是那个童贯了,而是童贯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天底下的将门都是垃圾,只有李逵才是他心目中的真英雄,让他郁闷的是李逵看不上他。
为了让李逵对他转变态度,童贯决定做一个让李逵喜欢的好宦官。
傲世修神訣
無上血尊
为此,他审时度势后认定,李逵需要一个好帮手,这没问题,童贯就挺乐意做李逵的好帮手。而且,李逵也提醒过他了。童贯毕竟是宦官,太张扬,朝堂上的大佬都会看不顺眼。没办法,童贯只能韬光养晦,先学本事,再谋前程。
而在此之前,他需要让李逵没有后顾之忧,让整个飞廉军都没有后顾之忧。
解决的办法也简单,捞钱。
给李逵准备足够的钱财,飞廉军的士兵就能得到更多的赏赐,才能勇往直前。同时给予升迁的机会,这支军队在战场上就能无敌。
童贯缺钱的时候,种建中送上门了,这是个机会,童贯当即没有任何掩饰,直接对种建中问道:“带钱了吗?”
种建中愤怒,屈辱,却不敢和童贯鱼死网破。
他家族有钱,但将门家族,开销要比文官世家大得多,养人就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战死的兄弟遗孀子嗣要供养,残疾的部下要照顾,这笔钱往往让将门除了维持表面的光鲜之外,别无余财。就像是当年的刘葆晟,五品武将,可是他连带着几个女婿筹集三万贯钱财,都差点把祖宅卖了。
加上种建中也不懂经商,不懂敛财,更没钱支撑起来门面,面对童宦官的灵魂拷问,他黑着脸摇了摇头。
童贯的脸色当即就垮了,赏赐不丰厚,如何让飞廉军的兄弟们无后顾之忧?
于是他对种建中的印象就更坏了,要不是看在种建中带着五千人马的份上,他都不想让种建中进城。
“修城会不会?”
良久,童贯才冒出了这个念头。飞廉军是大宋一等一的精锐,怎么可以去修城?
飞廉军是需要等待机会,剑出宝鞘,挥砍敌酋的机会,修城墙这等事,简直就是磨灭了士卒的锐气。
于是,童贯就看上了种建中带来的这五千德顺军人马。
种建中一口怒气被堵在了喉咙口,气地差点拔刀砍了眼前这个死宦官。他在鄜延路延安府的时候,被李逵镇压,带着延安府的民兵民夫修城墙。但当时他位卑言轻,不过是个小小的推官,不敢和李逵这等皇帝面前的宠臣叫板。
好不容易回到了秦凤路,坐上了知州,带上了正儿八经的禁军,难道还要修城墙?
种建中脸色变换了几次,一阵红,一阵白的,愣是没挪地方。
童贯也不在乎,这方面的经验他很足。想来想去,到最后,他笃定种建中会跪。他如此豪杰能跪,种建中为何不可以?再说了,忍辱偷生也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
李逵他怼不过,但是童贯,好像他也怼不过……
但他真的不想再修城墙了,在延安府,他都快修吐了。
终于,种建中还是觉得和李逵打交道比和童贯要好,面对李逵,即便是修城墙,他但凡要说个‘不’字,李逵这厮绝对会让他好看。比文比武,种建中都不是李逵的对手,认赌服输,他只能含泪任由李逵使唤。但是童贯却阴恻恻的看着他笑,笑到他心里发毛。
种建中心说:“这哪里有豪爽的影子?”
不得已,他开口询问:“敢问公公,李大人何在?”
“出城去了。”
“出城?”
种建中首先想到的是李逵带着人马出城巡视去了,这事李逵在延安府的时候就很喜欢做,经常在外头晃悠一天之后,带着黄羊,野猪回来,有时候还有猛兽豹子之类的。这是李逵的一大爱好,打猎。
种建中自以为了解,呵呵一笑道:“那本官等他。”
“你等不着。”
童贯心说,咱家身为李逵的监军都不知道李逵去哪里了,你一个外人凭什么知道?
种建中不解了,古怪道:“难道其中另有隐情?这兰州城刚打下来,四周也不安稳,主官不在城里,恐怕会让敌军趁机袭扰。不行,我非要见李大人,还请童公公带我去!”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童贯说话间,声调就尖了起来,他都不知道李逵去哪里了,要是知道,他还用在这兰州城内百无聊赖地度日?
童贯叉着腰,对种建中道:“咱家以监军的身份命令你带着你的士兵去修筑城墙,十天,算了半个月之内,要是完不成工期,自家可以等,皇上不能等!”
说话间,童贯抬手对天,示意但凡种建中不答应,他就给皇帝告黑状。
殘虐總裁的嗜血情人
“告李逵童贯不敢,但是种建中,哼哼,看咱家敢不敢?”童贯在心中默念。
种建中沉着脸,敢怒不敢言,种家已经不是他大伯种谔当家的时候了,没了撑门面的人物,如今即便在西军之中,地位也不显。真要是让童贯这个死宦官告了刁状,老种家就难了。
于是,一天之后,种建中印证了童贯的猜想,屈辱的承受了不该他承受的磨难,他带着士兵去修城了。
豪門正妻
连带着,德顺军的士兵也颇感屈辱。
有道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一个死宦官,知州大人为何不和他斗一斗,好让他知道老种家的厉害?
怨言,有之。
不满,有之。
但身体却非常诚实,德顺军的士卒对于修建城池非常有经验。
这让种建中大感意外,难道是天赋?
连带着之前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童贯,也变得和善了起来。眼瞅着工程一天天的进展神速,童贯琢磨着这次总算应该立功了吧?
妖嬈召喚師
倒是高俅,他对种建中非常重视。
毕竟,童贯不清楚,高俅却听李逵说起过几次,称道种建中有帅才。既然李逵说过种建中好话,高俅认为种建中必然有才能,要不然自家的兄弟也看不上人家。
一来二去,种建中倒是成了高俅的常客。
尤其是推演兵棋,种建中四平八稳的战术,总是让高俅用处所有解数,都无法破解。和高手过招的酣畅之感,让高俅对种建中惊为天人。尤其是童贯的加入,让这支五千人马的德顺军在兰州的情况好了很多。
眼见机会成熟,种建中忍不住问出了这几日的疑惑:“高将军,为何建中来兰州多日,都不见李大人的人影?”
高俅长叹道:“他出去了。”
“没说啥时候回来?”
“要是知道,咱爷们不都跟着去了吗?”童贯也是一脸无奈,面对李逵,他真的一点手段都没有。甚至还要小心翼翼的深怕惹怒了李逵。
“不会是去青塘了吧?”
种建中被自己的这个猜想吓了一跳,飞廉军在安西州驻兵不少,连带着加上兰州的驻军,李逵身边能带走的兵马也就是三千骑兵。而且他也调查过,李逵是真刀真枪的把一支一万五千人的青塘精锐硬吃了下来,甚至连青塘勇将鬼瞳都被俘虏了,要说不是全歼守敌,也说不过去。想着飞廉军中的三千骑兵恐怕损失也不小。
这么点兵马,李逵带出去,能干什么?
难不成去打青塘城吗?
童贯支吾了一阵,勉强点头道:“有可能。但是可能不大。我等也猜不到李大人的想法,只能在兰州城等消息。这几日斥候往来越来越少,我等也是心忧不已。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老人家要出去,谁拦得住他,再说了谁敢拦?好在他还带走了三千多青塘俘虏,麾下近六千人马,兵力上不缺,就是不知会如何交战?”
“死等也不是办法,如今城墙已经修葺完成。不如我们带兵在周围往外派出斥候,万一有所变故,也好接应。”
想来想去,种建中还是想到了出动军队。
大學生黨員培訓教材 王婕
他不是来兰州城当工头修城墙的,虽说城墙已经修了,但真不怎么样,只能是勉强修了个光鲜而已。毕竟时间紧任务重,赶工之下,质量有所下降。
真要是这期间他连一兵一卒都没有出动,寸功未立,如何对得起安焘对他的赏识?
敢死連
种建中深知童贯想要立功,都不用看,他可是将门出身,童贯整日猴急样子,他看一眼明白了。他不得已蛊惑童贯。果然,童贯有所意动,抿着嘴不说话,似乎心里正在权衡得失。
种建中暗中好笑,暗忖:“有门!”
于是添油加醋道:“兰州城小,摆不下一万人马,如今飞廉军和德顺军的人马在城内颇为拥挤。带出去五千人马,不会对兰州的防御有任何影响。”
“真的?”童贯还是不相信种建中,但是他相信高俅。
高俅想了想,觉得这话没有问题,当即点头道:“公公,兰州城小,人多不见得就能守卫森严。如今人杰好几天没有消息,我们要是继续在兰州苦等,恐无益处。不如我们就去近一些的地方。”
“比如说?”童贯问。
“京川关如何,此关为兰州通往河湟之地的门户,我们即便带着人马去,即便帮不上忙,把京川关修一修也是好的。”
天賜良緣:老公來自古代
喪屍末日玩遊戲 王程波01
高俅的想法很简单,李逵甭管去了哪里,肯定是去给青塘人添堵去了。
他身为好兄弟,也不能拖后腿。眼下是什么忙也没能帮上,但是给李逵修一条后路,他还是觉得没错的。
童贯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即便担心李逵事后对他不满,但还是坚定的站在了正确的立场一边,点头道:“好吧,咱家也同意。”
大宋军中,文官不在,主将和监军都认同的军事行动,就能执行。
只不过,童贯看向了种建中,仿佛对其很器重道:“既然如此,麻烦种知州把京川关也修一修。”
种建中说什么也想不明白,他明明是想着要去征战沙场的,到头来出兵的军令没有等到,却又揽下了个工程,修筑京川关。
连他自己都怀疑,难道自己的天赋不是领兵打仗,而是修建城堡和城墙?
好在他终于不用困在兰州城了。
果断离开兰州城之后,童贯要求同行,高俅也是如此。留下了年熹带着三千人马固守兰州。另外留下一千五百人马,继续从安西州运送军粮抵达来兰州。
七千人马浩浩荡荡的朝着京川关行进。
出了关卡,就是一望无际的河湟马场。
几天之后,当他们带着补给赶到了京川关之后,惊奇的发现,驻守京川关的竟然是自己人都虞侯张川。童贯从马上跳下来,跑到张川面前急切道:“李大人呢?”
“我也不知道。”张川苦恼道:“我就知道如果再不派人来,我快疯了。”
很快,童贯、高俅还有种建中痴呆的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牛羊和战马,而飞廉军的士兵却只有百十来个,费尽力气,也无法控制如此庞大的牛羊和战马。张川站在旁边,悠悠道:“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战马和牛羊,但是周围的草都啃光了,牛羊的腿拦不住。”
打劫,李逵是专业的,尤其是对异族下手,连心理负担都不需要有,以至于他都想不起来要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