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h3c非常不錯小說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第599章 黑水河畔(上)推薦-x6x4z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小說推薦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春雷?
这是某些反应快者的第一想法。
每次凛冬结束进入夏季前的短暂春季里,开始升温的暖湿空气与残余寒流在激烈对抗中引发垂直对流,形成积雨云并导致万钧雷霆……
河湾地贵族们当然不会对这其中的气象原理摸得多清楚,但他们至少能从亲身经历中总结出规律:一旦开始打雷,就说明夏天快要来了。
眼下,气温虽然略微回升到了冰点上下,但打雷……
未免也太早了些吧?
犹疑和迷惑持续了不过几秒,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这不是想的那回事——毕竟,打雷是绝不会伴随着四处人仰马翻的混乱和惨叫的。
***
由于君临城这个七国之都的存在,黑水河是维斯特洛最有名的河流没有之一,但实际上它无论是长度、水量、河宽都远逊于三叉戟河和曼德河,在七国之内连前三都排不进,若非占了个地处较南降水比较丰沛的优势,勉强有个水深流急的特色,恐怕连北境的几条河都压不过。
不过,即使是这么条中等河流、哪怕在凛冬的枯水期……它在守夜人产业园附近临入海口段的宽度也超过了百米,再算上柔软湿泞地面不够结实的河床泥滩、南军大营为避免遭遇弩炮和投石器威胁而远离河岸后退出的百米距离……
可以说,南军大营是完全处在北岸炮兵所装备第一代火炮有效射程外的。
然而,“有效射程”毕竟不是一个死板的物理参数,而是一个人为概念,是在对精度和威力都有所要求之下才有意义的说法,艾格眼下的目标并不是精准炮击,而是将炮弹抛射入南军大营,制造恐慌。
仅仅是这样的话,那要考虑的就不是有效,而是最大射程了。
这两者间的差距有多大?
不好一概而论,但可以举个极端点的例子:一把有效射程50米的手枪,通常使用者只会在几米十几米的距离上射击,但如果抬起三四十度角随便超空中放一枪,顺风的话,那这颗子弹飞出去击中千米之外的某个倒霉蛋也不是没可能。
考虑最大射程,那整个南军大营便完全暴露在赠地炮兵的火力范围内了。
精度?面对六七万人扎堆在一起形成的这么个超级大营,闭着眼睛也能打得中。
威力?在这个没有装甲载具没有混凝土工事的时代,千米之外飞过来的个铁球,命中时的速度再怎么强弩……不,强炮之末,也绝不是木板或铠甲能挡得住的。
艾格在拿下临冬城时军中只装备了五门火炮,在北境首府停留耽搁的那段时间,后冠镇又加急铸造一批补充到了他手中,赠地军眼下已经有了二十门火炮,能发射的十四门——另外那六门并不是坏了,而是因为炮兵不足只能闲置。眼下问题还没浮现,但如果黑墙堡转型军工厂进行得顺利,那很快“炮等人”的情况就会越发恶化。
鋼鐵之翼
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现在,十四门火炮的第一轮齐射制造出了不啻惊雷的沉闷轰响,十四发炮弹飞跃近千米距离无规则地分散落在了南军大营内一片方圆几百米的范围内。其中:九发落在空地上,两发射得较低击中了木制围墙,一发打翻了某个正在煮汤的铁锅,一发击中了某个帐篷把里面正在扎堆赌钱的几人吓了一大跳,还有一发打中临时马厩的屋顶将里面的几十匹军马也全惊了个遍。
由于射角较高的原因,炮弹落地后无法形成理想的“打水漂效应”而是会直接陷入泥中,一时间大营内泥渣、木屑横飞,烧开的肉汁洒得到处都是,溅伤烫伤了好几个人,而几十匹受惊的马更是牵制了大量管理人员和附近士兵的精力。
在人员如此密集的情况下,第一轮炮击过后整个大营居然无人身亡,简直可以说是幸运女神眷顾。炮弹落地制造的混乱如水面涟漪般渐渐平息,整个大营都陷入了被打懵后的寂静……除了炮弹落点附近的人惊慌失措地努力想搞清发生了什么外,大半个南军营地还完全处在对情况一无所知、仍以为这只是一声莫名巨响的状态中。
禁忌的青春 夜神
位面之武破虛空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上头传令下来说这只是个意外,或是等待这声音再次响起,打破他们美好的幻想。
在一片茫然失措和反响迟钝中时,第二轮炮击响了。
这一轮炮声就不再整齐了,稀稀拉拉地分散在十几秒的时间内,第一响和最后一响间差了足足近半分钟——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并非指挥失灵,而是艾格本就下令第二发起转入急速射随意开火:十四个炮兵组间的业务水平和熟练度极端不一,若强令齐射反而会导致“短板效应”造成火力投射总量的不足,反正是看不见目标的盲射,只求打多不求打准,那便无须讲究,当成训练,尽情发挥就是。
歪打正着的是,光从予敌的心理压力上来讲,零零散散不间断的轰鸣声和冷枪冷炮,其实反倒还在一轮又一轮的齐射之上。
金光閃耀
皇家殺手之鳳凰於飛
***
幻想定制天姬 巡音控
幸运女神不可能一直盯着同一个地方,大营内的人员密集度如此之高,炮弹落点也随着风速变化和炮身偏移而游移不定,当婚礼现场的木质高台也被一枚炮弹直接命中,不远处外的某名来自蜂巢城的骑士也在跑动中完美地“接”住了一枚铁球整条胳膊都被几乎打断后,人们终于从呆若木鸡……变成了魂飞魄散。
河湾大军和黄金团的士兵素质当然比不得无垢者,但也没差到稍有风吹草动就炸窝的程度,然而这么个大营内是有许多未经训练的非战斗人员,以及参与婚礼的随军家属等人存在的。
两三个人的重伤或阵亡制造出的恐慌很快伴随着非军事人员的惊慌尖叫和胡乱跑动层层扩散放大,眼见就要发展成一场恐怖的炸营,伊耿国王的首相终于反应过来,当机立断地大吼出声:“所有人,都不许动!”
“侍卫队,护送陛下和王后躲至安全处!其余人稍后有序撤离!各位带兵的大人,请立刻点齐自己的亲兵巡逻维持营内秩序,胆敢胡乱叫嚷跑动的不听劝阻杀无赦!”国王之手趁着第三轮炮响前的间隙声嘶力竭地下令,“梅斯大人,请您立刻命人传信塔利大人,让他率领河湾军移动到大营南方——散出全部斥候,严防多恩军来袭;传令兵,带话到每个猎龙弩阵地,让他们猎矛上弦,一待魔龙出现立刻发起攻击;哈利·斯崔克兰,马上集结黄金团到黑水河畔,阻止无垢者和赠地军的渡河!”
琼恩·克林顿不知道正在隆隆作响的那玩意叫什么,是某种武器还是什么巫术,他只知道:现在自己正面对一件能在黑水河北岸攻击到南岸的新威胁。
此刻,除了保护国王陛下的安全,他还面临更大的麻烦——扪心自问,如果是己方有了这么一个远程攻击手段,那他是绝不会只拿来放放空响扰乱扰乱敌人婚礼的。
末世獵殺者 黑天魔神
女王和艾格,必然还有后续行动。
两位坦格利安间的对抗,居然丝毫程序都不走,就直接由翻脸跳到一决胜负的关键阶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