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xena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 愛下-第一千三百十九章 醫院打雜看書-4q0qf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吴彦祖”谋上这个医院打杂的位子可也不算太容易。
華夏立國傳 曾鄫
先找到了总务科科长助理方易道的一个朋友,拿了两条烟、两瓶酒央求帮了想想办法。
然后这个朋友又找到了方易道,并且答应,只要能够进去,“吴彦祖”前半年的薪水都归方易道。
方易道这才答。
接着还得找保人,写保举信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这打杂的吧,工作累,一天得做十二个小时,而且薪水还低,可这时节能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就算不错的了。
而且这是在医院,还是在日本人的医院。
所以“吴彦祖”就成了日本陆军医院的一员了。
这个时代,除了孟绍原,没人会想到给自己取上这么一个化名。
田中军吉会在日本陆军医院。
其它的情况暂时都不清楚。
需要有人在医院里当内应。
这个人不但要行事谨慎小心,一旦发生突发状况,还要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甚至随时准备采取紧急行动。
孟绍原想了很久,这个人选只有自己才最合适。
风险肯定是有的,而且极大。
但在一定的角度,风险其实又是可控的。
日本人做梦也都没办法想打,孟绍原会跑到日控区,而且还是日本陆军医院来。
同时,有几个人会去关注一个打杂的中国人?
鳶血歌 筱妖孽
孟绍原一大早来,先把冢本建志的办公室打扫了一遍,然后又给他打了热水。
接着,就是方易道的办公室。
他负责的楼道里,也得清理的干干净净。
满楼道都是叽里咕噜的日语,那些日本医生、护士,总是在孟绍原的眼前晃悠而过。
别说,有几个护士长得还挺好看的,要是……
他妈的,怎么又想到这方面了?
無限從漫威開始 烏鴉的馬甲
孟绍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
虞雁楚的事情刚刚摆平,况且自己还身在虎穴,竟然冒出这样的念头。
自己这好色的毛病是不是真的没救了?
一阵的忙碌下来,都快到中午了。
方易道给自己安排的工作间,就是杂物间。
进来的时候,日本人会对这些中国人进行搜身检查,以防他们携带武器、炸药。
带来的水或者酒,也会让他们先喝一口,防备里面有毒。
孟绍原拿出了一瓶酒,装到了口袋里。
来到冢本建志的办公室门口,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传来的是日语。
孟绍原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做什么?”冢本建志一皱眉头。
孟绍原一句话也没说,从口袋里掏出了那瓶酒,放到了办公桌上,接着和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哦?”
一顿不可无酒的冢本建志,眼睛亮了,迫不及待的拿来,打开瓶塞,先用鼻子闻了闻,然后尝了一大口。
“好,非常的好,好酒。”
冢本建志赞不绝口,随即又有一些迷惑:“这个酒,很贵?你的,有钱买?”
永恒的處女 會潛水的貓NO1
孟绍原“憨憨”的比划着说道:“不要钱,不要钱,我自己会酿酒。特意做了,给太君也尝尝的。”
亏不亏心?
木葉鍋王 手殘靜靜
这可是孟绍原花大价钱买的酒,然后灌装到了其它的瓶子里。
冢本建志一下子变得高兴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新招进来的,面孔黝黑,头发乱蓬蓬的中国人,居然还会酿酒?
他放下了酒瓶:“你叫……”
“吴彦祖。”
“对,吴,以后这酒,每天一瓶,我的,钱的问你买。”
孟绍原继续憨笑着:“太君,我孝敬您的,哪里还用钱?您要是喜欢,我每天都给您拿来。”
冢本建志觉得这个年轻人,机灵极了。
“只是,我就做了七八瓶。”孟绍原怯生生地说道:“这做酒,得有粮食,可您也知道,现在的粮食价格吧……”
冢本建志立刻就明白了。
他的薪水,扣除掉家里的费用,给他零花的,也不多。总务科有些油水,但又不是很大,所以买的酒,都是便宜货。
这好酒孬酒,喝起来的口感相差太多了。
尤其是在冢本建志喝到了“吴彦祖”的酒,心心念念想着的,就是以后天天都能够喝到这种酒。
“我的,知道了。”冢本建志也没多说什么:“你的,出去好好的工作,前途的,很大,我的,不会亏待你的。”
“是,谢谢太君。”
孟绍原离开了办公室。
和冢本建志的“友谊”,迈出了第一步。
所有的陷阱,都会有第一铲。
而冢本建志就是第一铲。
回到楼道里,看到一个电工正在那里检查线路。
孟绍原一怔,随即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
“哎,兄弟,帮帮忙,帮我压着这里。”
电工主动和他打起了招呼。
赵云!
这个电工,是赵云!
他怎么也混进来了?
“好,好。”
孟绍原走了过去,按照他的吩咐做了,随即低声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吴助理担心你的安全,让我想办法混进来,保护你。”
“你怎么当上电工的?”
“我懂电工,我先把这里原先的电工,弄成失足落水死了。这里少人,我就找了总务科长助理方易道的二舅,给了他一百块钱,见到了方易道,给了他三百块钱,他就同意先让我进来了,这不,第一天。”
我靠,还有这种操作?
自己是个打杂的,部下倒是电工?
早知道……
不对,没准就是吴静怡故意打击报复自己,把自己安排成了打杂的。
回去在床上再和你算账。
孟绍原眼看赵云这份清闲的工作,心里那叫一个酸:“还有没有其他人和你一起进来?”
“暂时没有,一次性进来的人多了容易引起怀疑……哎,你倒是给我按紧了啊,别松手。”赵云大声呵斥了一下,等经过这里的日本医生过去了,才继续说道:
棄妃難為:君王,我要休夫!
“不过,后续我们会寻找机会,再安排几个人进来供你使用。”
“要有两到三个女人,懂日语。”孟绍原吩咐道:“我刚去方易道的办公室,发现他们正准备招人,主要是中国人,也是负责杂务的。趁着这个机会混进来。”
“是。”
赵云应了,随即又迟疑了一下,还是低低说道:“还有个不好的消息,虞定南遭到叛徒出卖,牺牲了。”
什么?
虞定南死了?
孟绍原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嗯,蜘蛛又来推书了,《谍影偷天》,写的很有趣的一本书,说的是一个魔术师的抗战。“偷,我也要偷来一场胜利!”新书期,诸位读者大大可以去收藏下,等到养肥了再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