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79j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足球之巔-第五十四節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四)鑒賞-p62a4

重生足球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足球之巔
老白一拍大腿:“啥玩意臭皮匠啊,你再想想!”
王艾苦着脸,又吃了一根大串:“名字中都有海是吧?”
老孙一拍巴掌:“说对了,巧合吧,我们仨年龄差不多,都在国家队,小白前锋我和二宝俩边后卫,你看,广海、继海、永海,都带海字不说,名字的寓意都不错。”
二宝也点头:“是,我一听他们俩说这事儿,就觉得有意思,正好来看你就跟着来了。”
王艾眨巴着眼睛:“是挺巧的,就用这个出道?你们仨一起给自己的品牌代言?顺便拉上,哦,影射前年那支国家队?”
老孙连连点头:“你说行吧?前年在德国我们可是世界前八的队伍,中国大球成绩最好的一次,再加上我们仨本来就有一定知名度,还这么巧,这拿出去应该能让人记住吧?”
王艾琢磨着,还是点了下头。老孙刚要热情的往下说,叫老白拉住,指着王艾的脸道:“你瞅瞅他这一脸的不情愿,准有但是、可是、可但是,你等他说完吧,省得你白费力气。”
老孙定睛看,二宝也跟着睁眼看,王艾翻个白眼:“那我就直说了啊。你说的这个国家队成绩,中国足球在国内影响力还有你们仨的巧合,确实值得一说,但很难持久被人们记住。世界杯四年一次,除非以后再也进不去。可要是那样,球迷对中国队的观感整体上绝对好不了,即便记住了你们也很难转移多少情感到你们的品牌上。可如果以后世界杯都进去呢?那,一代新人换旧人,你们还是会被淡忘。”
老孙张着嘴,二宝拧着眉,就老白淡定,想来这家伙早有预期。可能他本就是发起人之一,所以想得多,老孙半道拉来的想得少,二宝更别提,他天天的在“巴乔的布雷西亚”玩的贼溜,可能压根没想退役的事儿。
“其实,前年世界杯刚结束那会儿你们要想到就好了,正是你们知名度最高的时候,全国对你们最熟悉的时候。”说到这,王艾怜惜的看了一眼老白,看的老白浑身汗毛直立,就听王艾道:“当时老白为了国家荣誉都瞎了,到时候他站出来说以后踢不了球了,准备摆摊卖衣服,那老百姓怎么着不得支持一下?政府各部门也得一路绿灯啊!以后只要产品不是太差,同情分能吃一辈子。甚至和李宁拼一下也不是不可能,起码残奥队的肯定跑不了。”
傲世大小姐
老白一拍桌子,刚要怒斥,就听王艾还在絮叨:“再狠点,老白从那时候起就应该总哭,而且还一只眼流泪,然后找个机会干脆戴上眼罩。其实我觉得和后半辈子的幸福相比,一只眼没了也没啥,反正媳妇也有了,还不能跑。少一只眼也不影响遗传基因,要不干脆这样吧老白,你摘了一只眼球吧?”
老白的怒火突然消失了,坐在椅子里不吭声,左手还下意识的摸向受伤的那只眼睛……
“诶卧槽!”二宝一把把老白的手扒拉下去:“我说哥,这可不能扣啊!扣了就长不出来了!”
“我他妈知道!”老白烦躁的扒拉开二宝的手:“我琢磨怎么骂他呢。”
老孙也从沉思中醒悟,心有余悸的指着王艾:“都说杀人不见血,我今天算见识到了。这真要让你这么忽悠下去,没准真有人能这么干,刚才我都心动了。”
老白仰着下巴,吧嗒着嘴,指着王艾:“你得给我个解释,要不然今天半夜我往你家甩大粪。”
王艾嘿嘿笑了声:“我这是给你们提供一个思路,怎么发挥自己的优势,组合自己的资源。当然我说的太极端了,后遗症也非常大,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被揭发出来就是身败名裂。但如果是在无路可走时,在非常残酷的环境中,在顾不了以后的情况下,这么做还是有可能的。”
三个“海”都点了点头,就听王艾接着道:“总之吧,我认为你们三个以名字来构建品牌核心,虽然有点用,但不大,顶多能撑起一两个城市的市场,还是小城市,连沈阳都控制不住。那最后早晚也是卖掉一条路,其实这个核心价值去做服装,还不如去开饭店。起码你们三个的全身像往那一摆,诶,多少有点用。起码吧,在你老白的家乡沈阳、在你老孙的家乡大连、在你二宝哥的老家盘锦,这饭店只要价格、质量、服务说得过去,就黄不了,长久买卖。”
人王傳奇 天南海北
三人互相看了看,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分别点头:“这也是条道。”
禁欲總裁:甜妻高調愛
王艾接着道:“但是,往长久发展,哪怕是饭店,将来也得是一半全国连锁,四分之一地方品牌,四分之一苍蝇馆子。你们要做饭店,如果仅仅靠名气,也就能在三个城市做个地方品牌。赚不了太多,当然别墅豪车都养得起。”
老白皱着眉想了会,看向王艾认真的道:“我还是想做运动服装,按你说的,我们毕竟是足球运动员,不纯粹是明星,我们不纯粹是知名度还有实力,做运动服装能最大化利用我们的优势,饭店就纯粹是知名度。整合资源的话,还是这方面更好。”
王艾指着老白点点头:“要不说白哥你脑子活呢,不光脑子活,立场还稳,你让我想想。”
说完,王艾就陷入了思考,对面三人也没打扰,知道这位小王博士是在全力开动大脑了,刚才可都是扯犊子。
暗槍 沈默似鐵
金玉良醫
殺仁成神 山住一寶蓋寸元
好半天,王艾摇着头:“你们想到什么办法没?”
魔帝 錯過的故事
戰神空間 小黑米
斬仙飛刀 泥揉飛燕子
三人傻眼:“不是说你想吗?”
王艾一拍桌子:“我的事儿啊?”
無良寶寶絕色庶女 墨陌槿
二宝和老白互相看看,老孙也一拍桌子:“少废话,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主意了,赶紧的吧,你下午不还训练呢么?”
“诶呦,忘了这茬了,那长话短说啊。”王艾瞅着三人:“关键还在老白身上。”
老白眯着眼:“还撺掇我摘眼球?我告诉你我要回家告诉我媳妇,我媳妇第二天就得杀到你们家挠你个满脸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