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hg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三十章 別人的孩子閲讀-x6d1d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秦君卿道:“今年的冬天特别冷。”
楚沧海轻声道:“再冷也冷不过人心。”他没有回头,却感到背后秦君卿的目光锐利如刀,其实是他的错觉,因为秦君卿根本就没有看他,秦君卿写下三世诸佛,凝笔不动,黑长的睫毛闪动了一下:“你是不是很后悔让江河一起去?”
楚沧海没有说话,笔锋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抄经。
秦君卿道:“你舍不得的,可你懂得权衡利弊,若是让他留下,他的安全同样无法得到保障,你担心有人会用他来要挟你。”
楚沧海终于无心继续写下去,将狼毫搁置一旁,叹了口气道:“我的心思瞒不过你,可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不公平啊!”
秦君卿道:“以后这里你不要来了。”
楚沧海道:“为什么?”问过之后,他觉得自己很可笑,这个女人是不会给他理由的。
秦君卿果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楚沧海低声道:“你不想见我。”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正常的理由,认识了这么多年,他太清楚秦君卿的为人了,一个对生父都毫无感情的人,对其他人又怎么可能轻易投入感情。
这些年来,楚沧海一直都尝试走入这个女人的内心,可是认识的越久,心中的希望就变得越渺茫。
心如死灰!
也许这就是他现在内心的写照,送走儿子之后,他心中的孤独感与日俱增,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可忽然发现,在他的身边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安崇光这个外人眼中最好的朋友,其实两人从未做到肝胆相照,更不可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些年来彼此之间,你防着我我防着你,今天安崇光的到来,也不是为了和他推心置腹的交流,而是想从他这里得到想要的信息。
楚沧海本以为来到水月庵能够找到一些平和,可现在他却意识到自己想要的平和绝不在水月庵。自己可以帮助她做任何事,而她却不愿为自己分忧,她根本不会在意自己的感受,也许陪着自己抄经已经是她最大的恩赐。
楚沧海本想告诉她关于安崇光的事情,现在却连一个字都不想提了。
邪王毒妃:強寵廢材嫡女 喻微言
秦君卿从沉默的气氛中感觉到楚沧海的内心变化,虽然知道他不好过,可是她并没有开解他的意思:“你对张弛了解多少?”
楚沧海摇了摇头:“别人的孩子。”心灰意懒到不想多说原因,张弛是楚文熙的孩子,说起来还要叫自己一声舅舅,世事难料,兜兜转转居然扯上了这层关系。
秦君卿道:“他很不一般,江河未必能够应付得来。”
楚沧海道:“对了,绿竹有消息了吗?”
秦君卿淡然道:“不劳费心。”
楚沧海笑道:“是啊,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言外之意就是我不问你女儿的事情,你也别过问我儿子的事情。
秦君卿已经写完第三遍心经,这是她和楚沧海最大的不同,当她默写佛经的时候,任何外界的事情都不会干扰到她。
秦君卿道:“张弛一定会顺利回来的。”
楚沧海皱了皱眉头,本想来寻求个心理安慰,没想到是主动求添堵来了,在离开之前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于是他将安崇光去找自己的事情告诉了秦君卿,当然是避重就轻,告诉秦君卿楚文熙还活着,但是没有说她和张弛的关系。
秦君卿听他讲完竟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惊奇,风波不惊道:“林朝龙投入那么大去研究脑域科技为的本来就是这件事,他对楚文熙倒真是一往情深,这样的男人世上还真不多见。”
楚沧海道:“只可惜他已经死了。”
秦君卿道:“安崇光又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
秦君卿摇了摇头道:“你应该好好去查查他,你们毕竟是多年老友,有什么话不能开诚布公地谈谈。”
楚沧海道:“我和他认识了那么多年,可是我始终搞不清这个人的立场。”
秦君卿道:“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绝没有庸才。”
楚沧海道:“师父有没有说过,那位岳先生究竟是谁?”
秦君卿道:“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张弛发现每次自己传送回来总免不了要脸部先着地,还是清屏山水潭旁,还是那块鹅卵石,上次被他磕烂的那块鹅卵石刚刚复原不久,这次又被他的厚脸皮给拍烂了。
张大仙人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听到蓬的一声,却是曹诚光落在了旁边的山泥里,刚下过雨,山上的红泥正软,曹诚光三寸钉的身材直接就楔了进去,没了影踪,张弛本想过去抓他,却听到咚的一声。
一旁的水潭激起冲天水柱,这次是闪电掉到了水潭里,张弛听到闪电发自心灵呼喊救命的声音,想起幽冥墟到处都是冰天雪地,闪电没见过那么深的水,赶紧跳下水潭将湿淋淋的闪电给捞了上来。
顧盼成歡 莞邇
闪电不是不会水,是被水给吓懵了,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那么多的水。
等张弛将闪电救了出来,再去找曹诚光发现人已经不见了,红泥地上有人用手指歪歪斜斜地写了四个大字,后会有期,回来之后,曹诚光顿时就变得不可控,这厮显然趁着刚才的功夫借土遁走了。
闪电仍然一脸懵逼地看着那水潭,开始了它十万个为什么的历程:“主人,这是湖吗?”
张大仙人伸手在这没见识的家伙脑袋上拍了拍道:“这叫小水潭,湖比这大多了。”
“哎呦,这飞流直下的是什么?”
刑屍問罪 神狙
“瀑布!”
“哇!好壮美啊。”
逝鴻傳說
张大仙人听它赞得如此夸张,也抬头看了看,实在看不出这小瀑布壮美在哪里,闪电是头一次来到这新鲜的世界,周围的一切在它眼中都是新奇的,它伸着脖子到处看。
鳳求凰 猗蘭霓裳
张大仙人先开始改变形容,利用拟态变成了过去那个小矮胖子,他让闪电也抓紧易容,总不能现在这个样子就走出山去。
闪电拟态成了一条黄色的土狗,还一个劲地问:“主人,我现在这个样子像不像哈士奇?”
张弛道:“多半哈士奇的眼睛都是蓝色的。”
“这好办。”闪电把眼睛变成了蓝色。
张大仙人望着这新物种忍不住笑了起来,闪电两只耳朵支棱起来:“不好看?”
张弛道:“别动不动支棱耳朵,你可以像狗一样摇尾巴。”
闪电道:“我一直非常注重形象,有生以来还没有那么丑过。”看了看张弛道:“不过主人都能变成这个样子,我也不好夺了您的风采。”
张大仙人懒得跟它废话,先去石屋那边转了一圈,发现那边已经面貌全非,拉起了围墙,搞起了工地,找了个工人问了问,听说这里发现了温泉,有人投资在这里搞温泉度假村,再问就不知道了。
张大仙人让闪电去宿舍区给自己偷一身衣服,这种事情对闪电这种神兽来说实在太小儿科了。
张弛去换好了衣服,带着闪电离开。选择清屏山作为落脚点的原因是这里隐蔽,而且张弛对石屋附近非常好奇,高度怀疑这一带可能是白家的老巢,可没想到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现场成了工地,别说石屋,连七座坟头都被平了,他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在这个地方修建温泉度假村,怎么会这么巧?他决定先去四方坪打听打听,看看到底谁是投资人。
这一带的山路张弛来来回回已经走了很多次,来到红旗小学的时候,天还没黑,他本想找校长李爱国问问情况,可问过才知道,李爱国已经在上个月突发心梗去世了,老校长终于将一辈子都交给了山村教育事业。
学校老师对山里投资度假村的事情也不了解,让他去饮马村问问,张弛反正已经到了这里,自然要将这件事搞个明白,又从学校去了饮马村,打着祖坟在石屋附近的旗号找了老支书,通过老支书终于搞清楚,山里的温泉度假村是澄海中远建设开发的,不过中远建设是受人委托,背后听说是一个叫陈建宏的大老板,北辰人。
张弛听到这名字不由得联想起宏建集团的老板陈建宏,可陈建宏这两年一直都在走背字儿,别墅买了,连手上的工程也转了,难道手里有了钱开始对旅游开发感兴趣了?单从商业角度来说,这个人的眼光也太差了吧。
连老支书都说,谁来这山沟沟开温泉度假村的肯定是个钱多烧得慌的主儿,清屏山的旅游景点都在前山,后山到现在都是野蛮生长的状态,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在那儿做生意不得赔死。
当天张弛和闪电搭了村里往城里送货的三轮去了澄海,车费好不容易讲到了一百,要说还多亏了闪电,闪电偷来的衣服里面装着四百多块,一穷二白的张弛暂时只能靠身边的这条土狗供养着,内心非常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