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qjy精彩玄幻小說 誰掉的技能書 txt-459 一矛閲讀-adj4g

誰掉的技能書
小說推薦誰掉的技能書
南宫昊隐约记得,曾经一位大贤者身边的仆战,就是巨灵血脉,战斗力极强,可惜族员稀少,除了那一个,几乎没有别的族人幸存下来,也不知是不是就是从寒武界中出来的。
眼下林大山竟然能激活这个血脉,而他们族群现在已经在发展壮大,未来也不知会有多少巨灵战士横空出世,威震四方。
激发了血脉力量的林大山,战斗力已经不是提升一截那么简单,而是直接翻倍,全身力量仿佛无穷无尽,防御能力爆表,加上他本身的战斗技巧也相当精通,所以击退水猴子之后,他迅速主动攻击,三五招之后,那张狂的水猴子,就招架不住,最后被一拳击飞,在空中喷洒了一大片鲜血,像死狗一样摔在擂台下面的玄石地板上。
大山双拳擂着胸口,怒吼两声,向观众们示意,周围迅速爆发出阵阵欢呼叫声。
那一群异族战士脸色阴沉,彼此低声交流了几句,其中一个走了出来,冷笑道,“人族果然是弱小无能,不敢直接面对挑战,缩在后面把炮灰仆奴推出来抵挡,大笨小子,你就这样甘心做人族的挡箭牌吗?你醒醒吧,别挡住我们教训人族。”
林大山竖起一个大中指,不屑的叫道,“你是不是眼瞎?没看到我们也是人族一系?像你们这种愚蠢的野蛮种族,还想挑拨?你脑里有屎吧?别废话,有胆就上来帮你林大爷松松骨。”
“找死!”对面团队中,一个更大个子的水猴族战士忽然冲出来,如箭般射向擂台中的林大山,双爪长甲泛出金色光芒,如八根金属利刃划向大山胸前。
南宫昊暗叫不好,这突然袭击出手的,是六级的高手,大山就算是爆发之后的力量,都可能比不上,况且是他刚进行血脉爆发,还需要平复一会血液,才能进行再次爆发,以他原本的基础力量,跟这六级高手还差得多。
刚才五级高手的爆发就让他难以支撑。
果然,林大山双手刚交叉护在胸前,就被划破八道深深的血痕,强大的冲击力也让他连连后退,而对手一出手就连环不断的疯狂乱抓挥舞,眼看大山就要被它锋锐无比的指甲划得血肉满天飞,忽然,两根长矛从旁边飞过来,把六级水猴子的进攻挡了下来。
“六级偷袭三级,不愧是蛮族的战斗打法,不过在这里,还是遵守一下擂台规则比较好,这一场,我接了。”擂台中,忽然多了一个身影,挡在林大山身前,垂手而立,神态轻松。
水猴战士被双矛逼退,无奈的停下攻击之势,狠狠的盯着坏它好事的人族青年。
“南宫兄弟,这怪猴子很强。”大山在后面紧急的提醒,刚才一交手,他被压着打,全面落于下风,心中有些惊骇,也不知新认识的南宫兄弟有没有把握。
在大山的印象里,南宫昊太和气了,没有他以前认识的那种天阶高手的锋锐逼人气势,下意识的就会把他当作是一般实力的选手。虽然信息上是标示了六级,但平时大山也跟五级的人族高手较量过,不觉得彼此差距有多大,所以对南宫的实力认知,大约也停留在跟他同一层次的水平上。
其实南宫昊跟一般的由技能书突破到天阶的高手有巨大的差别,首先就体现在血脉力量爆发上,其次就是血脉差异导致了养器术的差距,一般的技能者,血脉品级较差的那些,是很难养出高品质且契合自己天赋的武器装备的。最后就是战斗的经验,意志,战法技能战斗策略等。
就算是同一个等级,战斗力差异也是非常巨大的。
有的人可以越级击杀七级高手,但有的可能会被五级的天才越级斩杀。
毫无疑问,林大山眼中的南宫昊,是那种可能会被五级天才越级干掉的类型,但南宫昊眼里的自己,是可以越级干掉七级对手的类型。
这一来一去的,差距挺大。
嫁個王爺是智障
南宫昊对新朋友表达出来的担忧不以为意,只是摆摆手,说道,“水鬼族在陆地没什么威胁,我一矛就能秒了,不必担心。”
对面的水猴族战士忽然大怒的叫道,“我们不是水鬼族,我们在陆地一样强大。”
它们是变异的水猴子,已经不是大家熟悉的水鬼一族,不但在水里力大无比,在陆地上,它们战斗力一样强悍了。
“是吗?那来吧,展示一下。”南宫昊双手一握,空中的两根长矛,咻的一下子飞回他的手中,他把其中淡蓝色的一根矛插回后背,只留一根金色长矛在右手,斜斜提着,像一杆长枪。
水猴战士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怪叫一声,就挥舞着双爪利甲冲过来,爆发力惊人,一瞬间就冲到了南宫昊的面前。
四根指甲利刃横切过来,如果被它切个正着,南宫昊的脑袋可能会一下被切成四段,残忍无比。
南宫昊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知对手这样凶悍的攻击,露出胸前大片空隙算是什么意思,它是以为自己刀枪不入,不需要防御吗?
他抬手,长矛往前一送,简简单单的一个刺枪动作,精准,稳定,正中毫无防备的水猴子前胸,长矛泛着金光,穿透力属性表露无遗,轻松的刺穿了对手的胸前光滑皮层,然后毫无阻碍的穿透胸膛,从它背后穿出。
水猴子凶狠的长臂挥舞动作忽然就顿住了,它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被刺穿的胸膛。
观众们也惊呆了,本以为会是一场激烈的厮杀,万万没想到,居然如此戏剧化的结束了,甚至是还没真正开始,就突然终结。
水猴子身上的血液,似乎正在被长矛快速吸收,身体竟是快速缩水,原本还没有断气的六级高手,硬是被快速吞噬掉身体的精元,伸了伸手,似乎要说话,却只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就萎掉了。
倒是长矛吸血之后,金色光芒更加闪耀,材质品质有所提升。
他血炼之后的这些长矛,也拥有了一部分的噬元功能,可以吸收精元强化自身,提升品质。以后南宫昊需要出售异兽的材料,所以需要控制它们吸收精血,现在却放开了控制,终于让长矛饱吸一顿。
甩掉干尸一样的水猴子,长矛又光洁如新的提在手中,南宫昊目光看向那群异族团队,“勇敢的异族战士们,继续你们的挑战吗?”
观众中响起并不整齐的欢呼与掌声,大家更多的还是交头接耳的询问,这个新冒出来的高手是什么来头?居然一枪就刺死了强大的水猴族高手。
就算是平时他们熟悉的高手,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好!南宫兄弟,太强了!太牛逼了!”林大山已经回到擂台下,一名人族的治疗师,正自告奋勇的过来帮他治疗,但是他的血还没有止住,发现场上的战斗就已经结束了,那个他觉得很强大的水猴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南宫兄弟一枪刺穿,感觉就像训练场上刺穿了一个假人目标。
旁边的治疗师正在施展技能,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技能都差点溃散。
对面团队中,一个异族战士最终还是站了出来,跳上擂台,冷冷说道,“人族小子,以为用卑劣手段袭击得手,就能吓倒我们吗?”
第一毒後
这次它没有靠近过来,隔了三十米,警惕的看着南宫昊,只见它身上光滑的皮层之外,竟还有一套装备防护,尤其是前胸的位置,防得很严实,双臂护甲上还有些尖锐的倒刺,配合长长的指甲,一但近身,它全身都有攻击性。
南宫昊笑道,“那你现在准备好了没有?”
“你过来啊!”这只水猴战士学聪明了,没有主动冲锋攻击,反而是挑衅的指着南宫昊。
“好的。”
逆天修神之無限化身
恰錦繡華年 靈犀閣主
南宫昊点点头,手一抬,金光一闪,长矛已经瞬间飞射而出,恍若无影无迹,眼睛不可捉摸,下一刻就出现在水猴子厚重的护甲胸前。
破甲,穿透。
长矛很轻松的完成这两个任务,同时还把水猴子的身体带飞,直冲飞十几米,撞到一根擂台边的大柱子,才停止下来。
然后,观众才看清楚,一根金色长矛,把水猴战士钉在金属大柱子上,离地不到一米。
轰!观众这次反响更加热烈,仿佛炸了窝一样,发出惊天呼叫,既有惊喜,但更多的还是惊吓,南宫昊的这一手飞矛钉死对手,实在是太快太轻松了,跟刚才随手一枪刺出是差不多的手法,但是造成的视觉效果,却提升了十倍不止。
毕竟这次的对手,是早有防备,并且有着重甲防御,但仍然是被随手钉死,那场景看起来也更加的具有冲击力。
繁花亂舞
没挣扎几下,这只重甲水猴子同样被吸干了精元,无力的挂在矛钉上。
我真不想躺贏啊
南宫昊在震天的欢呼喝叫声中,一扬手,金矛再次飞回手中,干枯的水猴战士掉落在擂台边,了无生息。
“下一位!”他长矛指了指那支小团队,观众们附和着高声叫,下一位,下一位受死者,请上台。
“你们人族,无耻,恃强凌弱,我们不跟你们玩了。”剩下的三名异族战士,只有一名六级,两名五级,已经不敢再出手,强行争辩一句,就匆匆逃离。
那些闻讯赶过来的人族观众,纷纷发出嘘声,目送它们离开之后,又热烈的鼓掌欢呼起来,南宫昊正要跳下擂台,忽然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快步飞来,落在擂台上,着急的叫道,“这位小兄弟,请留步。”
南宫昊好奇的打量他几眼,只是一名四级的普通高手,想必不是想要挑战他的,便问道,“兄弟,有事吗?”
重生:冷面軍長的霸氣嬌妻 芩斷斷
青年笑道,“小兄弟你年纪轻轻实力就这样了得,似乎是新来到战坑这里,不太了解情况,我们是战坑的管理者,对于每一个擂台上战胜异族的战士,我们都会给予通告赞扬以及奖励,现在我们准备公布小兄弟你的个人信息,让更多的观众知道你的英勇战绩,不知你同不同意。”
“哦?你们还是官方组织?”南宫昊有些惊讶,他的个人信息扫描,只有官方授权才能掌握。
“算是官方吧,上面已经关注到这些战士聚集场所的安全隐患,临时授权了管理权限,这里是由池公子负责,池公子刚才也有注意到南宫小兄弟的表现,赞叹有加。”
“哦,那好吧,随意。”南宫昊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不过通报表扬这种出名的事,倒也不算坏,他本身也想招一些人进团队的,出名一点也方便招收更好资质的人才,号召力也会强得多,以后行事更加轻松。
虛妄的袖口 約耳
果然,这青年有官方的授权,一扫描南宫昊的身体样貌,便获取了他的大体个人信息,然后有一部分就显示在一个屏幕上,出现在擂台的上空。
南宫昊,男,十八岁,噬元兽血脉觉醒者,六级五段,新迁移到中州城……
观众们的欢呼也变成了呼叫南宫昊的名字,让他不得不挥手示意。
迷魂記之等卿相投 白卿淺淺
随后青年更是邀请南宫昊与林大山到管理室去坐一坐,因为战坑负责人池公子想跟他们交流交流。
反正也没什么事,南宫昊便与大山一起,飞越擂台区,进入坑底边缘的几层商铺之中,管理处也在这热闹的商业区,是一个挖出来的洞室,装饰得很华丽宽敞,灯光明亮。
几层的内部结构,大厅中还有一面面的投影屏幕,竟都是各个擂台各个战坑的实录画面,此时各处都在进行激烈的战斗较量,擂台上也是仍然时有战士倒下,异族高手的寻衅仍然没有结束。
在三层的一个厅室里,透过玻璃能看到下面大厅的一部分屏幕,宽敞的大室中,有十几名战士已经坐在沙发里,一名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脸带着温和的笑容,坐在一张茶桌的后面。
“池少,不能让那些异族高手再这样杀戮下去了。”一名战士沉声说道,看了一眼徐徐走进来的南宫昊与林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