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別!昔日400億牛股今摘牌 A股退市進程正在提速

永別!昔日400億牛股今摘牌 A股退市進程正在提速

(原標題:唏噓!永別了暴風!昔日400億牛股正式離場,如今市值僅剩0.9億…A股退市進程正在提速)

淡季攬客 多省旅遊線下營銷搭車“雙11”

雖然早知要告別,但當暴風集團終局來臨之際,仍令人唏噓不已。

黃渤任股東的領驥影視被限制消費 執行標的超6千萬

11月9日晚間,暴風退發佈《關於退市整理期結束及摘牌暨後續有關事項安排的公告》,對“身後事”做出安排。在退市整理期結束後,暴風集團將在11月10日被深交所摘牌。目前,暴風集團正在與申萬宏源就簽署服務協議事宜進行溝通,將盡快聘請代辦券商。

在退市整理期的最後一天,11月9日當日,暴風退以0.28元/股報收,全天交易總量27.86萬手,當前總市值僅有0.9億元。時移世易,回想起曾經那個創下漲停板紀錄、近400億市值的“牛股”,不得不令人感慨,“不是我不明白,這市場變化快”。

2020年以來,上市公司“離場”的速度正在加快。WIND數據顯示,除暴風退和凱迪退之外,2020年已有16家上市公司(含B股)被強制退市。與2019年全年的12家相比,數量提升明顯。從退市原因來看,面值退、財務退、規範退等都是相關公司退市的理由。在創業板退市新規出臺之下,資本市場上的問題企業將不斷出清。

暴風集團即將“退市大吉”

無論是“牛股”還是“妖股”,暴風集團在A股市場的旅程即將結束。

11月9日晚間,暴風退發佈《關於退市整理期結束及摘牌暨後續有關事項安排的公告》。其股票於2020年9月21日進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20年11月9日已交易30個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已結束。

在退市整理期結束後,暴風集團將在11月10日被深交所摘牌。目前,暴風集團正在與申萬宏源就簽署服務協議事宜進行溝通,將盡快聘請代辦券商,關於終止上市後股票辦理股份確權、登記和託管的手續及具體安排將另行公告。如無意外,該股票將在45個交易日內進入股轉系統掛牌轉讓。

房企物業爭上市 股價震盪分化

此外,由於股票已被調出深股通標的,深股通投資者未在退市整理期出售所持暴風退股票的,後續進入股轉系統後可能無法轉讓。

在A股市場的最後一天,暴風退的股價已不再掙扎,最終停留在0.28元。在11月10日,這一數字終將歸零。

11月9日,暴風退全天交易總量27.86萬手,總額799萬元;按照0.28元/股計算,暴風退目前總市值僅爲0.9億元。當日,暴風退登上龍虎榜。數據顯示,華泰杭州求是路、海通貴陽富水北路、東方成都建設路等多個營業部遊資仍在買入。

由於公司人員凋零,定期報告一再難產,目前暴風退最新股東數據尚不可知。截至2019年9月30日,暴風退仍有6.35萬股A股股東。不過,在連續“大逃亡”之下,仍在堅守的投資者恐怕已寥寥。

昔日400億龍頭股謝幕

暴風股份摘牌在即,憶及曾經的風頭無倆,不得不令人感慨,“不是我不明白,這市場變化快”。

回顧以往,在2015年,作爲業內首家拆解VIE結構迴歸A股的互聯網公司,暴風集團在中金公司的保薦下順利登陸創業板。時逢股市蒸蒸日上,疊加“互聯網+”、暴風魔鏡、VR等概念,暴風集團在上市後40天內拉出37個漲停板,股價一度超過327元,被市場封爲漲停板“神話”,市值更是曾高達400億元大關。

再向前追溯,暴風集團成立於2007年,創始人爲馮鑫。作爲暴風集團的核心人物,馮鑫曾在金山軟件有過6年的工作經歷,任職金山毒霸事業部副總經理。“暴風影音”的拳頭產品家喻戶曉,至今仍被不少業內人士譽爲“最好用的播放器”。

從曾經風光無限的創業板明星公司,市值曾一度超過400億元,到如今的無奈退市,暴風集團可謂是“成也馮鑫,敗也馮鑫”。

彼時,暴風集團作爲聞名遐邇的互聯網視頻企業,在業內曾有“小樂視”之名。雖然創始人馮鑫對此稱號頗不以爲然,但兩家曾經的創業板明星企業最終都走向折戟摘牌的結局,恐怕不只是湊巧。在上市三年後,暴風集團業績即開始惡化,2018年歸母淨利潤虧損高達10.9億元。

解決新能源汽車電池安全痛點,難在哪裏?

在業績鉅虧之際,暴風集團MPS項目暴雷的消息也“捂不住了”。早在2016年2月,暴風集團全資子公司暴風投資曾聯合光大浸輝發起設立一隻規模爲52.03億元的產業併購基金——上海浸鑫,其主要目標是收購MPS 65%股權。然而,在這場跨國收購案不幸折戟之後,不僅給暴風集團帶來鉅額損失,更令公司核心人物身陷囹圄。曾有多家媒體報道稱,馮鑫在MPS項目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爲。

2019年7月,暴風集團的至暗時刻正式開始。“上海檢察”微信公衆號發佈消息稱,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佔罪對犯罪嫌疑人馮鑫批准逮捕。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此後,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佔罪對馮鑫批准逮捕。

核心人物失去自由,暴風集團也面臨風雨飄搖的局面。2019年三季報,暴風集團披露其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9360.05萬元,同比下滑90.95%;實現歸母淨利潤-6.50億元,同比下滑184.50%。此後,暴風集團高管全部退場、員工僅餘十餘人、出售核心子公司等一系列混亂之下,暴風集團再未發佈任何定期報告。

8月28日,由於持續未披露2019年年報,暴風集團觸發退市情形,深交所決定暴風集團股票終止上市,昔日神話也最終走向終結。

退市速度明顯加快

“有進有退”本是成熟市場的常態。在市場制度不斷完善之下,不斷有問題公司黯然離開。

除了暴風集團成爲“暴風退”外,*ST凱迪也將面臨退市結局。10月28日,深交所決定*ST凱迪終止上市,*ST凱迪股票代碼變爲“凱迪退”,成爲年內第19家被強制退市的公司。11月5日,凱迪退進入退市整理期,目前股價仍在“跌跌不休”當中。

2萬億元中央財政資金直達基層

在今年的年報季中,暴風和凱迪均因無法找到審計公司而遲遲未能出具2019年年報,成爲一對“難兄難弟”。不過,遲至9月29日晚間,*ST凱迪的2019年年報終於出爐,但仍未能逃脫虧損和“非標”的命運。由於2018年-2019年財務報告連續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ST凱迪最終觸及終止上市情形。

房企物業爭上市 股價震盪分化

不難看出,2020年以來,上市公司“離場”的速度正在加快。WIND數據顯示,除暴風退和凱迪退之外,2020年已有16家上市公司被強制退市。與2019年全年的12家相比,數量提升明顯。從退市原因來看,面值退、財務退、規範退等都是相關公司退市的理由。

市場監管總局就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徵求意見

在創業板退市新規出臺之下,問題企業離場的速度將進一步加快。根據創業板新規,原淨利潤連續虧損指標調整爲“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後孰低的淨利潤爲負且營業收入低於1億元”的複合指標,並新增“連續20個交易日市值低於5億元”的交易類退市指標和“信息披露或者規範運作存在重大缺陷且未按期改正”的規範類退市指標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創業板退市新規中,退市觸發時間統一縮短爲兩年,淨利潤退市指標由四年縮短至“收入+淨利潤”退市指標的兩年。此外,創業板還簡化退市流程,取消暫停上市和恢復上市環節,交易類退市不再設置退市整理期,提升退市效率,優化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停牌安排,保障投資者交易權利。

經貿合作成果豐碩 進博會成爲吸引外資集聚地

新規之下,2020年還將有哪些上市公司與投資者作別?市場將持續關注。

10億美元!傳軟銀擬出售波士頓動力,韓國現代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