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s8t都市异能小說 丹武毒尊討論-第兩千四百五十五章 謝俊看書-inl1w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
刹那之间,可谓风云变幻,顿时无数的绿色掌印更是凭空浮现,铺天盖地一般落下,宛如细雨连绵g。
那个少年傲立高空之中,一副睥睨天下之态,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此地的强者,也不过尔尔,抬手之间,便就能够将其全数斩杀。
细雨一般的掌印看似没什么太大的威力,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毒力却是极为恐怖。若是寻常人受了一掌,就算是没有外伤,那也是绝对不会好过的。
迄今为止,萧扬也已然是有很长时间未曾施展过毒力的恐怖之处。今日他就是要以自己最为擅长的东西来击败对手。让这迷障部族知晓,他们的毒力在自己面前,那还是差得远的。
当然,更多的则是萧扬想要将这些人的毒力收为己用。他想要快速的突破眼下境界,也唯有如此做法,才是最为稳妥的。不然的话,以他们现在的状况,想要去中州搅动风云,那几乎就是痴人说梦。甚至,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只要实力能够再提升一点,那么很多事情都将会变得有可能。对此,萧扬的心智也是非常的坚定。
“放肆!”
顿时一声怒喝之下,只见一道幽芒冲天而起,顿时一股澎湃的力量更是自下直冲天际,强横无匹。
現實大富翁 湖南小炒肉
迷障部族中的大能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当然只要是正常人都无法容忍外人的如此挑衅。这都打到家门口来了,如果还不做些什么的话,那和缩头乌龟又有什么区别?
刹那之间,两股力量更是撞击在一起,顿时轰鸣之音更是不断。但是,这位大能的手段似乎也是较为有限的,因为他根本就无法将所有的毒手都揽下。
絕世劍
女相之國色無雙
没有被拦下的那些掌印更是不断落下,轰击在大地之上,震得是尘土飞扬。
而一些修为较弱,并且还没能够躲开的迷障族人,更是直接倒在地上,痛苦不堪。
虽然他们也擅长毒力,但是在面对更加强韧的毒力之时,也是难以抵抗的。说出去可能都会让人觉得可笑,擅长用毒的迷障部族,却有人在毒力之下丢了性命。
冲出来之人全身黝黑,眼神之中也尽是阴骛。他看着众多的族人都陷入了痛苦之中,顿时双眼都好似因为怒气而燃起了火焰。
与此同时,那黝黑男子的心中也开始迅速的思索了起来。这个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在毒力造诣之上,居然是如此的高绝。
然而他不论怎么去想,万兽界中最为擅长用毒的,也就只有他们迷障部族而已。至于其他一些部族纵然有那么一两个怪胎,但是手段却是非常单一的。
再者,万兽界虽然广大,而他们迷障部族的消息再闭塞,如果其他部族出现了什么不可一世的天才,又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呢?
所以眼前的这个少年郎到底是谁?
萧扬看到那黝黑男子之后,眉头只是皱了一下,便就已经思索起这人是谁。
从白行云的记忆之中可知此人名为谢俊,乃是武皇四阶的大能。
别看他的修为并不是很高,但是当初在阴焰界的战场上,却是大放异彩的存在。当初甚至和阴焰界的以为五阶大能一战,都用一身毒力将其逼退!
斩杀同境修士,那更是众多,可见手段是何等厉害。
可以说,谢俊的功勋也是极为卓著的存在。他也常年待在阴焰界,为他们迷障部族所谋取福利。
只是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赶回了万兽界。这究竟是为何,也不难揣度。
恐怕一来是为了中部的机缘而回归,到时候一旦事情尘埃落定的话,恐怕也会加入大军之中,对他们流云界展开入侵。
想到其中的这些关节,萧扬的眉头则是再度一皱。如果让谢俊也加入战场的话,那么势必将会成为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到时候,恐怕也将会有众多人都丧命在他的手中。
如此想着,萧扬则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的杀意更是变得凌冽不少。
此人既然是一个麻烦,那么就要在此地解决掉。唯有如此,才能够稳妥。
虽然他们现在还并没有开战,但是以后战争爆发之时,谁又能够想得到,将会有着多少同袍死在他的手中?
谢俊也在审视着萧扬,同时脑海里面更是迅速思索,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得出一个结论,知晓自己的对手究竟是谁。
而这个看上去无比狂妄的小子,又到底是从何处而来。但是,他想破了脑袋,却都未曾能够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难不成是自己的信息过于阻塞,在这段时间里面万兽界涌现出了一批很不错的小辈?”谢俊的心中思忖着,但旋即也摇了摇头。
他觉得自己这样的推论是有些不正确的,甚至可以说还有着许许多多的漏洞。
異界魅影逍遙
火影中的學習大師
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谢俊并不清楚,所以他的心里面还在沉思。
“呵,小子,你不过三阶境界罢了,居然就胆敢上门挑衅?”谢俊咬牙怒喝道。
此刻,谢俊也未曾大意,因为从方才的那一手之中,他已经能够读到很多的东西。譬如说,那一手的威能,可就不是寻常武皇三阶所能够打出来的。
誰的情深為你築城 鴆毒入骨
并且,他们的毒力在灵力上面的差别还是较大的。他们的毒力只要使用的好,就算是越级挑战那都是可以做到的。
嫡女醫妃之冷王誘愛
然而那前提却是处于力量不相同的状况之下,但他们所修行的都是毒力,境界之间的差距,便就足以将其碾压。
萧扬则是淡然一笑,道:“就这点境界,也足以将你这老毒物给杀了。”
谢俊听了此话,顿时神情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至少,他如今是有些难以淡定的。
面对这般狂言,心中自然是不快。
但是谢俊心中更多的则是忌惮,他可不认为眼前的这个少年郎是一个傻子。他既然胆敢来到他们迷障部族的腹地来搞事情,那么必然是有所准备、亦或是倚仗,而非一腔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