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sjo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破天錄 ptt-第1149章 約法三章訓鹹魚讀書-rb9om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
用过一餐饱饭后,这些咸鱼们一个个吃饱喝足,很像是动物园里面吃饱了瘫在地上敞开肚子晒太阳的野猫,有些咸鱼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撸着肚子。
李乘风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群吃了断头饭的犯人,他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吃饱了喝足了,该做点正事儿了!”
咸鱼们一个个抬起头来,叫苦连天:“李军使,休息一天吧,方才实在是跑得太厉害了!”
“是啊,李军使,俺们以前没这么操练过呀,这身子骨它扛不住呀!”
“就是就是,那些精锐都是大鱼大肉养出来的,咱们平日里吃糠咽菜,哪里受得了这个呀!”
夏至 末年 林小漓
獸拳
“对对,李军使,你要是大鱼大肉养咱们半年,保证一个个生龙活虎,绝对不输那些老丘八!”
獵命師傳奇·卷二·東京血族
李乘风听得笑了出来,还老丘八?你们这帮咸鱼不就是老丘八么?指着和尚骂秃子呢?
李乘风也不生气,他笑眯眯的说道:“大鱼大肉?这个可以有!”
咸鱼们一听立刻翻身爬起,你要说这个,那咱可就不累了!
李乘风道:“接下来的训练一点也不困难,一点也不累,是个人就能完成,有腿就行。”
咸鱼们听得将信将疑,满脸狐疑的看着李乘风:“李军使,可不带戏耍俺们的!”
魔易乾坤 卓飛宏
是啊,之前跑步那可不也是有腿就行的事情么?
李乘风一指操场开阔处,道:“一会你们排列整齐,每个人按照我要求的站姿站好,站一个时辰,就算过关!”
这些都是老油条,虽然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大问题,可还是有人大着胆子试探性的问道:“敢问李军使,是什么站姿?”
一旁的韩天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上前怒喝道:“放肆!休要得寸进尺!师兄道你们客气,你们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韩天行一声怒喝,骂得他们脑袋往后一缩,纷纷低下头去,一副低头认罪的样子,可即便是瞎子也能从他们低下头的眼神里面看出不以为然和嗤之以鼻来。
是,你是修士老爷,可你还能真杀了俺们不成?俺们又没违反军纪!
这可是军营,可真不是修士老爷可以予取予求的修行门派!
李乘风伸手拦了下韩天行,他笑道:“站姿很简单,你们照着学就成。”
说罢,李乘风用一个极为标准的军姿站在原地,昂首挺胸,收腹并腿,看起来就像是一根笔挺的标枪。
韩天行看得不停点头,使劲拿嫌弃厌憎的目光看向那些咸鱼们,似乎在说:瞧瞧,你们瞧瞧!
咸鱼们自然也识货,只觉得这简简单单的站姿便立刻让一个人的精气神都焕然一新,之前看起来还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修士老爷,此时却变成了一柄剑气冲天,锐气逼人的神兵利器!
咸鱼们被李乘风震住了,一个个面面相觑,想要说什么却是嗫嗫不敢。
寵妻成癮之本王跪了
李乘风很快收了气势,笑吟吟的看着他们,道:“学我这姿势,会么?”
一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老兵大着胆子问道:“李军使,就只是学站姿么?”
李乘风点了点头,道:“没错,是不是很简单?在这里以这个姿势站一个时辰,就算你们完成训练了!”
韩天行听得大急,刚要说话却被赵小宝拉住。
赵小宝忍着笑,低声道:“别急别急。”
这些咸鱼们此时都纷纷放下心来,大拍胸脯道:“不就是站着么?这有什么难的!”
“这要都做不好,那岂不是成兵饷耗子了么?”
妻限99天,霸道總裁太欺人
“李军使,尽管放心,让咱们打仗兴许不成,可光是站一个时辰,那指定不能让您失望!”
李乘风笑着点头,又道:“那咱们就约法三章,你们按照我方才的姿势站上一个时辰,晚上便还有一顿大餐等着你们,完全不次于你们方才吃的猪肉炖粉条!”
咸鱼们一听尽皆大喜,他们平日里光是当厢军押粮赶路就走了多长时间?现在光站一个时辰这有啥难的?
他们一个个胸脯拍得震天响,大打包票。
李乘风笑着竖起一根手指头,道:“在这一个时辰中,你们不能改变姿势,有错的,动弹的,随意离开的,立刻就被视作淘汰,当天伙食取消,仅有一碗稀粥!”
咸鱼们面面相觑,用眼神互相交流了一会,便纷纷点头答应。
李乘风又竖起第二根手指头,道:“接下来一个月,每天站姿都会多加一刻钟,你们吃的也可以多加一个菜!”
咸鱼们立刻群情激奋,简直食指大动,恨不得马上跳到明天!
这是赶上过年了啊!
至于那个每天多一刻钟的事情,他们虽然听见,但完全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压根就没往心上放。
李乘风接着说道:“第三,一旦我们达成了这个协议,那你们就必须要遵守这个协议,半当中有人想要退出、耍赖、抵抗、偷奸耍滑的,那我不仅会将他从这里踢出去,还会将他从厢军行列中踢出去!我的确不能将你们随意打杀,但请你们相信我,我有这个权力将那些耍小聪明,不听话的奸猾之辈从这里踢走!”
咸鱼们脸色一变,心中暗惊。
他们当厢军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活不下去了为了吃粮么?
那些犯了事被发配到这里来的,一旦被开革出行伍,那下场比平常老百姓更惨,立刻就会被抓捕入狱,然后以逃军罪论斩!
眼下东南战场打成这个样子,千里赤地,不在军中讨口饭吃四周简直活不下去!
哪怕厢军每天只能吃糠咽菜,但好歹这还能活啊!
被踢出厢军,那基本上就意味着要等着饿死!
養獸為後:腹黑陛下求包養 夢回顧玖
这对于他们而言,这是最可怕的惩罚!
咸鱼们对视了一眼,犹豫不决,一时间没人说话,李乘风也不着急,抱胸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直到有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挺身而出,学着李乘风之前的站姿,挺胸抬头,收腹并腿的大声道:“我愿意!”
有了第一个,很快便会有第二个,紧接着众人都纷纷点头赞同。
李乘风也不嫌弃,与他们纷纷击掌为誓,随后他便让咸鱼们一个个到操场中央去站好,然后纠正他们的站姿,同时手中还拿着一根木棍,有谁姿势不对就来上一棍。
这些厢兵们平日里早就被上级打骂惯了,吃几棒压根就不算个事儿,几棒下去有些人甚至嘻嘻哈哈,扭扭捏捏,更有甚者在站了半个时辰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就这样简单单单的一个站姿,竟然站不到一刻钟他们就难受得浑身像是长了刺一样,有的扭来扭去,有的抓耳挠腮,过了一刻钟便基本所有人都吃过李乘风的棒子。
平日里吹牛打屁,嬉笑玩闹很容易就过去了的一个时辰,此时竟然度日如年!
再加上此时南方艳阳高照,浑然不似北国千里冰封,太阳晒得他们一个个汗流浃背,浑身像是蒸笼里面的大虾,一个个精神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瘘了下来。
李乘风却精神奕奕,挨个抽打着他们,打得他们一个个哭喊连天。
韩天行在一旁看得若有所思,等李乘风走到一旁喝水时,他才走过去,满脸佩服的说道:“师兄,你这是在锻炼他们的服从性?”
李乘风意外的瞥了他一眼,道:“不是。”
韩天行一愣,又道:“那师兄是在训练他们的纪律性?”
李乘风笑着摇了摇头:“不是。”
韩天行抓了抓头,不甘心的说道:“那师兄是在培养他们的团队性?”
李乘风哈哈一笑,拍了拍韩天行的肩膀:“天行,你果然聪明呀!”说罢,不等韩天行面露喜色,他便脸色一板:“不是!”
韩天行有些抓狂,他苦笑着说道:“那还请师兄赐教!”
李乘风轻轻用手中的木棍敲打着手掌心,饶有兴趣的说道:“哎呀,就是体验一下曾经的感觉,感受一下当教官是个什么滋味啦!”
虞美人之初唐煙雲
韩天行满头雾水:“啊?可是,师兄……这些家伙真的不好好训练,到时候……”
李乘风嗤笑道:“这些咸鱼?指望他们?算了吧!”
韩天行越发不解:“那师兄你这是图啥呀?”
李乘风笑嘻嘻的说道:“好玩呀!”
韩天行倒吸一口冷气,看着李乘风的目光都有些变了,他总算是理解赵小宝方才那同情的眼神是咋回事了。
这样折腾这些家伙,就是为了好玩?
你是魔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