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結構調整加力難題待解


煤炭結構調整加力難題待解

“目前已建成的安全高效煤礦,儘管數量佔全國煤礦比重不足1/5,但產量佔全國產量的56%左右,利潤佔全行業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利潤的78%左右。”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孫守仁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介紹說。

安全高效煤礦是現階段我國煤礦先進生產力的代表,目前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已評選出901處。安全高效煤礦建設是煤炭行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的重要途徑,但在深入推進過程中還面臨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等諸多問題。業內人士表示,展望“十四五”,煤炭產業結構性調整加快,安全高效煤礦要突破傳統發展模式,走高質量建設之路,在這一過程中,“安全、高效、綠色、智能”是關鍵詞。

煤炭開發佈局優化

隨着地面調度指揮中心操作人員按下啓動按鈕,千米的井下采煤機高速運轉、自動記憶截割,液壓支架自動跟機,“黑金”源源不斷地通過傳輸皮帶奔向地面……這是河南平寶煤業有限公司15-17-12100工作面的作業場景。

“作爲河南省首家6.5米大采高智能化工作面,這裏實現了井下作業現場有人巡檢、無人值守,每班作業人員減少到6至8人,採面三班生產人員由126人減至58人。”河南平寶煤業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劉慶軍介紹說。


臭氧防治攻堅體現環境治理新思路

這並不是個例。據統計,全國智能化採煤工作面已建成200餘個。“安全高效煤礦作爲智能化建設的一塊試驗田,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孫守仁說。

據瞭解,多年來,安全高效煤礦建設優化了煤炭開發佈局,推動煤炭工業科學發展,保障了國家能源安全穩定供應。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給出的一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煤礦數量已減少到5268處,平均產能提高到98萬噸/年,百萬噸死亡率降至0.083;而901處安全高效煤礦的百萬噸死亡率爲0.0015,其中898處實現安全生產“零死亡”。這些安全高效煤礦平均採煤機械化程度達到99.9%,平均產能249萬噸/年,68%的礦井實行“一礦一井一區一面”的集約化生產模式;64%的礦井爲120萬噸/年以上大型礦井,其產量佔全國產量的一半以上;產量超過千萬噸的煤礦有44處,產能6.96億噸/年,其中35處爲特級安全高效煤礦。


松下冰箱發佈自由嵌入系列新品 引領廚居美學設計新潮流

安全高效煤礦建設還有力推動了煤炭新技術新裝備的科技進步和國產化水平。孫守仁介紹說,901處安全高效煤礦共有1134個採煤隊,其中採用全套國產設備的採煤隊1042個,91個採煤隊引進部分進口設備,僅1個採煤隊採用全套進口設備。


多空交織 油價小幅波動

資源節約、廢物利用、節能環保也是安全高效煤礦建設的重要內容。中煤平朔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峯舉例說,平朔礦區生態環保工作重點是治氣、治水、治土,治氣就是抓好大氣污染防治,治水就是抓好水達標排放,治土就是抓好土地復墾,爲我國露天礦生態環境保護提供可借鑑、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

發展不平衡等難題待解

業內人士指出,雖然安全高效煤礦建設取得長足發展,但建成的數量不多,佔全國煤礦數量的比重不足1/5。隨着煤炭生產佈局的不斷優化,安全高效煤礦建設逐步向資源條件好、運輸條件好、開採成本低的地區和企業集中,發展不平衡問題越發嚴重。

孫守仁介紹說,一是區域發展不平衡,目前安全高效煤礦主要集中在山西、內蒙古、陝西、河南、山東、安徽、河北等產煤大省,這些地區2019年煤炭產量佔全國產量的80.86%,安全高效煤礦達標數量佔到全國的91.8%。而新疆、貴州、雲南等產煤大省(區)煤炭產量佔比和安全高效煤礦達標數量佔比僅分別爲11.1%和2.1%;湖南、重慶、四川、江西等一些煤炭賦存條件較差省份的安全高效煤礦達標數量寥寥無幾。二是企業發展不平衡,達標安全高效煤礦中,國有煤礦就佔到74.7%,而民營煤礦達標率偏低。三是結構不平衡,截至2019年4月底,全國仍有1700餘處30萬噸以下小煤礦,這些煤礦技術裝備相對落後,生產效率相對較低,安全高效煤礦建設難度較大。

值得注意的是,複雜條件下安全高效煤礦建設難度日益加大,一些老礦井資源枯竭、接續緊張、生產分散以及災害重、負擔重等問題越來越突出,而薄煤層開採依然較爲薄弱。


從黃土荒坡到萬畝良田——蘭州新區現代農業發展“變奏曲”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我國薄煤層儲量佔全國保有儲量的20%左右,但目前年產量僅佔全國產量的8%左右。薄煤層工作面佔達標煤礦工作面總數的5.92%,產量僅佔達標煤礦原煤產量的1.1%。


車改配套細則開徵意見 增保障、刪免責 巨災風險也能賠

這一現象的背後有技術、人才等支撐不足的問題。據介紹,當前一些煤礦主動創新內在動力不足,科研經費投入相對短缺,高技術人才匱乏,創新水平較低。

對此,孫守仁表示,智能化開採技術、智能輔助運輸系統、複雜條件下的高速可靠通訊技術、深井巷道支護等難題有待進一步破解。


海旅會邀臺灣民衆“雲·遊大陸”

加快推進結構調整

展望“十四五”,如何建設好安全高效煤礦,實現現代化煤礦“安全、高效、綠色、智能”的總體發展思路,切實推動煤炭工業高質量發展?

業內人士認爲,安全高效煤礦不能僅僅以安全好不好、效益優不優、工效高不高等標準去衡量,不能粗放地搞安全高效,而是應突破傳統發展模式,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走高質量建設之路。

《2020年煤炭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明確,加快推進結構調整。有關省(區、市)要做好煤炭工業發展“十三五”規劃實施情況評估和“十四五”規劃研究,進一步優化存量資源配置,擴大優質增量供給,實現供需動態平衡。加快退出低效無效產能和落後產能,持續減少煤礦數量,不斷提高產能利用率,進一步提升安全、環保、能耗、工藝等辦礦標準和生產水平。


澳門制定行政法規明確食品中農藥最高殘留限量

在孫守仁看來,安全高效煤礦建設要堅持安全可靠的根本原則、優質高效的基本要求。前提是要做好統籌規劃和頂層設計,堅持集約化生產的原則,優化系統佈局。在此基礎上,提高煤炭生產和利用質量,堅持“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以提高煤礦原煤工效和單產單進爲抓手,進一步提升煤礦效率效益。綠色發展則是基本內涵,“綠則存,不綠則退”將成爲一種方向,堅持發展先進產能,大力推行綠色開採等。

根據《關於做好2020年能源安全保障工作的指導意見》,今年要再退出一批煤炭落後產能,煤礦數量控制在5000處以內,大型煤炭基地產量佔全國產量的96%以上。

山西潞安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生產處有關負責人介紹說,公司將繼續推進先進產能礦井建設,減量置換,關小上大,提高生產效率,提升礦井效益。同時,公司將積極探索綠色高效的開採技術,提高資源回收率,保證資源開採可持續發展。

劉峯也認爲,煤炭行業亟需走安全綠色開發和清潔高效利用之路。煤炭企業需要認清自身的優勢和劣勢,採取有效的改革措施,創新生產模式,通過優採優掘、優選優配、優裝優運的安全綠色開發方式,發展工藝先進、生產效率高、資源利用率高、安全保障能力強、環境保護水平高、單位產品能源消耗低的先進產能,實現高產高效高質量發展。

據悉,智能化賦予安全高效煤礦建設新的內涵。目前全國大部分煤礦已經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正快速推進,自動化穩步開展,而智能化尚處於初級階段。


從養老到享老 新華網主持人帶你走進泰康燕園

孫守仁表示,智能化是個系統工程,要根據煤礦條件因地制宜、穩步推進。建議以智能化爲抓手,加強產學研用一體化協同創新,加快煤礦精準地質探測、精確定位與數據高效連續傳輸、智能快速掘進、複雜條件智能綜採、連續化輔助運輸、露天開採無人化連續作業、重大危險源智能感知與預警、煤礦機器人等技術與裝備的研發,推動新基建與智能化的深度融合。要緊抓智能化煤礦的發展契機,結合煤炭大基地、大礦區、大集團的資源稟賦、環境容量和先進產能,建設安全高效煤礦,打造安全高效礦區(集團),推動行業安全高效綠色智能發展。


山東沂源“煤改電”配套電網改造工程 圓滿竣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