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e84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358章 讓敵人看看什麼是百騎熱推-8pwmd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一百骑兵出发了。
贾平安送他们到城门外,回来时,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手法很粗糙。”包东没回头,左前方有百骑的便衣在盯着后面,不时给几个信号。
“武阳伯,身后三人。”
“盯着他们。”
贾平安按着刀柄,大摇大摆的走在吐谷浑的王城内。
晚些消息传来。
“武阳伯,其中一人是为末的人,一人进了另一处,是将领,第三人一直在外面转悠。”
“盯着第三人,要盯牢。”
消息不断传来。
“第三人进了一户人家!”
異界風流韋小寶 孤寒夜
“盯着那户人家进出的每一个人,哪怕是一条狗!”
贾平安在喝酒,对面坐着的是李敬业。
“兄长,为何不直接斩杀了?”
李敬业挥手,“换做是某,直接一路杀过去,谁反对就杀。”
贾平安觉得自己还得担负教导李敬业的重任,很辛苦,“杀倒是好杀,可杀了之后,吐谷浑从上到下都会离心,随后偏向吐蕃。”
“咦!”李敬业说道:“若是如此……不好打,打下来大唐就直面吐蕃了。”
这娃难得聪明了一次,贾平安欢喜不胜。
李敬业喝了一杯酒,“如此朝中再无选择,只能打吐蕃了。兄长,这可是好机会!”
贾平安:“……”
……
“公主,百骑的人乔装消失了。”
弘化和诺曷钵正在用饭,听到这话后对诺曷钵说道:“忠烈,他们是在搜寻吐蕃的细作。”
诺曷钵的汉名叫做忠烈。
他放下碗,含笑道:“如此再好不过了。我就说皇帝怎会弃了公主……”
他看了弘化一眼,眼中多了柔情。
……
“唐人出动了。”
为末和几个权贵在家中议事。
“唐人乔装散布在城中,不好寻。”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权贵举起碗喝了一口酒,沉声道:“为末,吐蕃那些人如何说?”
“问问!”
有人去问了,晚些带来一个吐蕃人。
为末笑道:“使者竟然敢来吗?”
这便是吐蕃派来的使者,在为末等人的接应下,最近一直在城中和那些权贵暗中见面。
使者行礼,“大相知晓诺曷钵在吐谷浑不得人心ꓹ 所以派了我来,和吐谷浑兄弟见面ꓹ 话说友谊。”
“友谊自然是要有的,可好处却不能少!”刀疤脸权贵冷冷的道:“想让我们为禄东赞冒险,那就要拿好处来。”
使者笑道:“好处便是吐谷浑。”
几个权贵相对一视ꓹ 都笑了起来。
为末一拍桌子,“使者可知晓唐人来了个少年使者?”
“知道。”使者平静的道:“那人叫做贾平安ꓹ 说是百骑的统领。号称百骑之虎。他们一来就兴风作浪,如今他派出了麾下盯住了我们的人……”
为末盯着他ꓹ “你想如何?若是想撤ꓹ 若是想躲……那便回吐蕃去,别想我们为吐蕃卖命!”
使者微笑道:“吐蕃人从不躲避厮杀。贾平安出动了数十人,那两百骑兵他不能动……”
“是我说了。”为末冷冷的道:“我告诉可汗,大唐军队不能在城中出动,否则……这不是树敦城,而是长安!”
使者点头,傲然道:“我们的人将会全部出动ꓹ 今夜要让唐人看到什么是血!”
时间流逝……
“可汗!”
诺曷钵在打盹。
“何事?”
来人禀告道:“城中多了许多陌生人,他们带着长刀。”
“那是百骑。”诺曷钵不以为意。
“可百骑只出动了五十人ꓹ 那些带刀的却有百余人。”
诺曷钵一怔ꓹ “是谁?”
“是那些细作和叛逆!”
弘化进来ꓹ 目光炯炯的道:“忠烈ꓹ 百骑告诉我,吐蕃人和那些叛逆已经联手了ꓹ 今夜树敦城将会成为杀戮之城。”
诺曷钵起身ꓹ 不安的道:“那可如何是好?出动大军绞杀吧。”
“如何绞杀?”弘化坐下ꓹ 平静的道:“军中有他们的人,夜里出动ꓹ 一旦有人鼓噪,这里可守得住?”
诺曷钵一拍案几,“那该如何?”
“等!”
天色渐渐暗淡。
“可汗,公主,杀起来了。”
弘化霍然起身,“如何?”
“就在城西,方才有二人厮杀,其中一人被砍杀在地。”
弘化深吸一口气,“忠烈,若事有不谐,我会让贾平安出动那两百骑,镇压!”
“那会引发混战!”诺曷钵已经想清楚了,“让他把人撤回去吧。”
弘化勃然大怒,“若是退了,那还是大唐吗?你在此,我去坐镇!”
“弘化!弘化!”
弘化带着人,急匆匆的出去。
街上已经没几个行人了。
一个行人见到了弘化公主,眼中多了喜色。
他缓缓靠近。
突然,他拔出了短刀冲了过来。
弘化身边的一个侍女喝道:“杀了他!”
另一个侍女拔刀冲了过去。
铛!
侍女策马回来,那人站在那里,身体摇摇晃晃的退后,胸腹处一个口子在敞开。
呯!
男子倒地。
几个侍女警惕的看着左右,其中一人竟然拿着盾牌。
这些侍女就是她的陪嫁之一!
一路到了百骑驻地,贾平安闻讯出来,“公主不该来。”
弘化下马,淡淡的道:“我来吐谷浑和亲非本意,但既然来了,大唐的威风不能从我这里跌落。”
多年后,弘化离世,并未和早些过世的诺曷钵葬在一起,而是葬在了凉州的山岗上,遥望长安。
贾平安拱手,“公主请进。”
一个侍女问道:“此处可能保得公主的安危?”
贾平安自信的道:“某在此。”
众人进去。
贾平安令人煮茶。
弘化坐下,“无需如此,备酒来。”
这豪爽的……
晚些,二人坐下。
当举起酒杯时,一抹黄昏就这么闪耀了一下,旋即天地渐渐暗淡了下去。
雷洪进来点了蜡烛,然后退了出去。
“长安可好?”
“长安依旧如故。”贾平安说了些长安的事儿。
“久未去过,甚是怀念。”
一个百骑进来,“武阳伯,开始了。”
贾平安按住刀柄,颔首道:“传令,杀!”
……
一个偏僻的街道尽头,脚步声从侧面传来,不紧不慢。
另一头,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一个吐蕃人加四个吐谷浑人的组合出现了。
吐蕃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清理此处,有人出没,杀!”
其他四人疾步向前。
脚步声在对面响起,四人的脚步一滞。
那吐蕃人喝道:“两人!杀!”
四人拔刀。
脚步越来越快!
两个便衣打扮的百骑出现在了前方。
“是吐蕃人!”
指挥的吐蕃人喊道:“别让他们逃了!”
呛啷!
两个百骑拔刀,冲杀了过来。
四对二!
脚步声越来越密……
双方靠近。
横刀挥斩。
铛铛铛!
两边的人家在傍晚前已经得了消息,今夜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都别出门。
鲜血飙射在空中,一个吐谷浑人倒下。
“杀!”
低沉的声音后,横刀格挡,随即劈斩。
两个百骑从未想过退缩!
“杀!”
一个吐谷浑人倒下!
剩下的两个对手迟疑了!
身后指挥的吐蕃人喊道:“动手!”
刀光闪过。
一个百骑肩部受创,但对手却倒在了血泊中。
另一个百骑一刀断了对手的手臂,对手转身奔逃。
“杀!”
横刀在月光下掠过,人头飘了起来。
两个百骑斩杀了对手后,抬头,眼中全是杀气。
那个吐蕃人就在不远处,他手持长刀,竟然不知所措。
四对二,他觉得这是一场绝对优势的厮杀,可转瞬间他的同伴全灭。
跑!
吐蕃人转身就跑。
“杀!”
……
整个树敦城都在厮杀。
这座不大的的城池里,大街小巷都能看到刀光。
一骑冲过长街,想奔向城门处。
“斩杀!”
横刀闪过,骑士落马,战马依旧长嘶着冲了过去。
“结阵!”
双方的人不断聚集,最后吐谷浑人形成了四十余人对阵十余人的优势。
百骑结阵!
两边的门缝里,无数目光在看着这一场厮杀。
十余百骑并未溃逃,而是选择了结阵。
对面是全是吐谷浑人,他们熟练的结阵,然后领头的侧身看着百骑们,眼中有嗜血的光芒闪过,“杀光他们!”
今夜不会有人来干涉这一场厮杀,诺曷钵担心引发大规模的混乱,所以不敢调动大军来镇压。
所以,今夜无眠!
杀!
双方不断接近。
刀光闪过。
鲜血飙射。
领头的便是包东!
他盯住了对手的头领。
而那个头领也盯住了他。
擒贼先擒王!
铛!
双方各自拼了一刀,包东欺身而上。
对手格挡,身体倾斜着。
横刀在长刀上迅速下滑,火星四溅!
紅樓之清 浮世三生
包东的力量被这么一卸,身体跟着往下倒去。
横刀往下……
对手就在等着横刀滑落下去的那一刻,长刀随即上撩。
可横刀却突然止住了下滑的势头。
这是强大的腰腹力量控制住了身体。
对手本是卸力,察觉到了横刀停止后,毫不犹豫的反手上撩。
这一下不为杀敌,只为挡住包东的下一步攻击。
可包东的动作更快。
他身形闪过。
对手的长刀失去了压制,猛地弹起。
包东的身体转动,横刀跟着挥斩。
人头飞了起来。
包东抬头,眼睛发红的喊道:“杀过去!”
“杀!”
唐军结阵,一个反击,就把对手冲散了。
随即就是追杀。
一个吐谷浑人跪在那里高喊着什么。
“可要招降?”
包东说道:“武阳伯有令,杀!”
横刀挥动,人头落地。
血色弥漫。
……
“外边如何了?”
诺曷钵如坐针毡般的难受。
外面数十侍卫在严阵以待。
一人进来,“可汗,外面还在厮杀,喊杀声震天!”
“那些逆贼!”
诺曷钵问道:“公主呢?”
“公主还在唐使那里。”
蒼老 簡淡
诺曷钵知晓弘化的猛,就怒道:“为末可是逆贼?”
为末此次的态度有问题,他对唐使的态度太刻意了,仿佛唐使就是洪水猛兽。
可谁都知道,大唐对吐谷浑唯一的要求就是守住这片地盘。你要说大唐对吐谷浑有野心……
那便是个笑话!
来人禀告道:“可汗,为末在家并未出来。”
为末没法出来。
此刻外面太乱了。
消息不断传来。
“咱们抓到了百骑十余人,正在围杀!”
“好!”为末笑道:“这是我们的人。”
使者的眼中多了喜色,“绞杀了他们,诺曷钵将会风雨飘摇。”
吐谷浑不是大唐,可汗的权利要靠实力和威望来维系。诺曷钵的威望不足,实力也差些意思,所以才会有权臣造反的事儿发生。
为末笑道:“弄酒来!”
使者笑了笑,“我有个请求。”
为末心情愉悦,“使者只管说。”
使者的眼中多了了厉色,“尽可能擒获唐人的百骑,大相需要大唐内部的消息,越详细越好。而百骑经常接触机密事,是最好的人选。”
“小事!”
为末吩咐道:“叫人去传话,抓几个百骑!”
话音未落,外面冲进来一个男子。
“咱们败了!”
嗯?
为末一怔,问道:“围杀十余人,竟然败了?”
“那些百骑凶悍异常,咱们被杀散了。”
使者豁然变色,“必须要出手了!”
为末沉吟着。
使者催促道:“我听闻百骑乃是护卫大唐皇帝的侍卫,身手应当不错。再不派出人手,就怕他们顺势清剿。”
为末看了一眼那几个同伴,“可若是再派出人手,死伤惨重的话,瞒不过诺曷钵。”
使者冷笑道:“难道此刻你以为能瞒过他吗?你等出了上百人,少了上百人,诺曷钵不是蠢货,自然知晓是谁在背后捅了他一刀。”
他看着那几个权贵,放低了声音,“捅一刀和捅十刀有何区别?”
背叛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野心会驱使为末等人不断出手。
为末点头,“来人!”
外面有心腹进来,为末吩咐道:“去,调集两百人来。”
有人问道:“唐人有两百骑在城中……他们会不会出击?”
使者冷冷的道:“那是军队!大唐军队在吐谷浑的都城厮杀,这是谁的吐谷浑?那些本就不满诺曷钵的头领将会蹦出来,随后和吐蕃联手,兵临树敦城。”
“诺曷钵不敢!”使者斩钉截铁的道:“我希望能听到百骑覆灭的消息,大相将会牢记此事。”
这是隐晦的告诫。
“速去!”
随着这道命令,二百余人涌入了战场。
“武阳伯,为末等人又集结了二百余人。”
弘化放下酒杯,沉声道:“不成就暂时避一避,等天明……”
她双眸盯着贾平安,“无需担心,天明可令随行的骑兵出击,随即令人去陇右等地报信,大唐大军出击,吐谷浑……打烂了它!”
“公主,安心。”
贾平安压压手,抬头说道:“百骑操练多年,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告诉包东,让吐谷浑人和吐蕃人看看什么是百骑!”
“领命!”
百骑按刀出去。
晚些外面有人厉喝道:“武阳伯有令,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让吐谷浑人和吐蕃人看看什么是百骑!”
远方有人喊道:“百骑……”
数十人齐声高喊,“威武!”
贾平安举杯,“公主,饮酒。”
弘化喝了一口酒,赞赏的道:“我本以为你年轻,估摸着是皇帝的宠臣,谁知道你到了此时竟然不乱。”
雷洪说道:“公主,武阳伯曾在叠州两度厮杀,击败了吐谷浑叛军,筑京观于吐蕃使团必经之路上。随后武阳伯去了突厥,一战平叛,二战跟随弓月道行军,斩杀朱邪孤注,跟随大军击败阿史那贺鲁!”
弘化耸然动容,“年轻人竟然能如此……”
老雷过分了。
贾平安真心不想装这个比,于是举杯说道:“只是跟着老帅们厮混。”
弘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我在大唐时就喜欢舞刀弄棍,到了吐谷浑后,经历了许多……见证过两军厮杀,也见过那些所谓的名将,但从未见过这等年轻的俊彦,大唐的未来定然光芒万丈……”
她的眼中有兴奋之色。
这个女人的心一直在大唐。
……
“列阵!”
最宽阔的一条街道。
这里距离所谓的王宫很近。
墙头上甚至有侍卫趴着在看战况。
包东站在阵前,身后是少了数人的百骑。
他知晓今日贾平安让自己带队的原因。
他无数次嘀咕,说自己能独当一面了。
这便是贾平安给他机会。
右侧有路。
对面的敌军二百余人刚集结好。
“去五人,守住那边,及时警戒。”
这便类似于战场上的偏师。
“某去!”
祖传盗墓的杨大树带着四人出发了。
有人笑道:“杨大树,你别挖了别人的祖坟啊!”
杨大树笑了起来。
正面的敌军开始了冲击。
“列阵……”
包东盯住了敌军。
这些吐谷浑人手中拿着的是大唐提供的横刀,可却干着叛逆的事儿。
“杀!”
双方撞到了一起。
包东奋力劈砍着。
百骑的厮杀手段不是这些人能比拟的,看似人少,可结阵后却所向无敌。
而在侧面。
重生之舞王的契約情夫
杨大树带着人守在了右侧得借口。
身后是厮杀声,杨青艳羡的道:“那些兄弟要立大功了。”
另一个百骑杨磊吸吸鼻子,“晚些有人若是逃过来,弄死几个算几个。”
姚大骂道:“别提这等丧气事,回头还能去清剿吐蕃人,咱们养精蓄锐,定然能上。”
众人点头,王允蹲在地上,看着前方,有些憧憬的道:“此次回去,那些兄弟还不知怎么羡慕咱们!”
百骑躲在长安,人称看门狗,能出远门办事的都是兄弟们羡慕的对象。
杨大树在琢磨着前日路上看到了一个小丘,“前日某看到那个小丘,那形状,真像是墓地,某在想,能有这般大坟包的主人,定然是权贵……”
他有些手痒了。
“前方有火把!”
杨磊个子高,率先发现了异常。
醫見傾心:娘子不好惹
杨大树吩咐道:“查探!”
王允冲向了侧面,几下爬上了屋顶。
“某看看……”
他楞了一下。
杨大树骂道:“说话,多少人?”
王允尖声道:“少说五十人!”
杨大树回身。
身后厮杀依旧!
他缓缓回头,深吸一口气。
“我们没有援兵!”
……
求票,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