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sdnf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笔趣-第939章 寶鏡蛻變-c530y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39章宝镜蜕变
天轮门内,高台上刀光剑影,上百贵宾逐渐颔首,对屡次胜出的天家弟子赞不绝口。
‘那个叫天宇阳的小儿,真是心狠手辣之辈,以后不可估量。’
‘老夫回去后,要让那些小辈重新历练,将他们扔到凶险之地,打造残酷之心,否则将来很那混的。’
‘另一侧的黄裙女娃,手里已经两条人命了吧,手刃一脉相承的同辈,竟然气色不改,以后也会是个泼辣的女魔头。’
‘哼!死去的天合老儿就缺这种气概,导致这个宗族在数万年中都无起色,按照小辈的表现,似乎要有中兴征兆。’
‘或许吧,但我总感觉你话里有恙,肯定仍在查探天合那厮,是否真抢到了一块仙府残片吧?不如多注意四大王庭的动静,在此之前,还是老实点好。’
天家秘地的祭坛前,只有天月在此坐镇,除此之外空无一人,幽冷的巨剑仍旧那样矗立,再无半点异样征兆。
但剑典上多出两条黄色纹路,蕴含一丝时间法则,似乎证明九个弟子进入剑洞迷空,已经过了整整两日。
相比于内部的幽静,天轮门外却沸腾哗然,数万之众的修士,不知为何形成了两大阵营,都在翘首盯着大门两侧。
穿越之逍遙都市
一侧的厚重石碑上,贴着巨大的水蓝色画纸,上面灵力波动不俗,罗列着无数名字,并且不断更新,有的越发耀目,有的则已经陷入灰暗。
但这里聚集的修士不多,大部分都蜂拥到另一侧ꓹ 十几丈高的虚空,悬浮着密密麻麻的琳琅满目之物ꓹ 而天云的身影竟然飘在上方。
“我以天轮门的名义,郑重宣告一件大事,曾经臭名昭著、横行大半个仙域的夺宝恶道ꓹ 以及与其沆瀣一气的晦恶死仙和鬼墩上人,都已被斩杀除去!”
哗……!
泱泱人群更加拥挤了ꓹ 一个个极其惊讶,虽然也有不少修士已经猜到ꓹ 当经过官方证实ꓹ 仍旧唏嘘不已。
曾经,他们不敢孤身远游,不能去荒野辟地,即便来往于繁荣地带,也常常结伴三五陌生同道,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虽不都在三个恶畜身上ꓹ 但也占据颇多。
现在,他们死了ꓹ 大多数修士喜笑颜开ꓹ 千方悬浮的诸多之物ꓹ 有仙器有令牌还有香囊玉佩ꓹ 以及印玺和诸多杂物。被挂出来当众认领。
情敵變夫夫全息
灵阳真人的大悲法螺,或者是无涯谷副谷主的凌天宝伞ꓹ 以及三彩飞梭ꓹ 都是那么的刺眼ꓹ 显然都是那个姓陆的青年之功。
他独自斩杀三个厉害真仙,现在略微比对ꓹ 先前一巴掌拍死跃龙,就真的顺理成章,绝无半点侥幸概率。
“不错!大家已经猜到,这些罹难之人的遗物,就是陆寒道友被盯上之后,将三个孽畜全部除去,但散修有囊中羞涩的悲伤,借此机会换个道途上的光明。”
“凡世家大宗,来此拿回弟子遗物,当以一种神料作为谢礼,若关乎散修之士的,则只需出一千仙石。”
‘啥?神……神料?’
‘开啥玩笑,什么东西能和神料相提并论,简直是疯了。’
‘他一个玄仙未稳的家伙,要金仙用的东西干什么?给自己拔苗助长吗?’
‘呵呵!就算这些东西的主人活着,也未必值一样神料,今天让我大开眼界,索取酬劳够狠啊!’
众人才心情舒畅仅仅片刻,对陆寒刚刚建立良好形象,此刻骤然又下滑不少,但这些事都和自己无关,仅仅因为震惊发了几句牢骚而已。
‘这个方法不错啊,只有你我在此胡言乱语,而那些世家宗门不敢置若罔闻,有些事不能以死物的价值来评论,否则即便保住神料,却丢了一方豪强的老脸。’
‘嘶!明知是个套子,还不得不往里钻,那个姓陆的有点脑子啊,但是他谋求神料,就是暴殄天物,也不怕用的时候噎死。’
‘事有所求,必有所出,或许他和哪位金仙关系非浅,一味的盯住不放,并非好事。’
许多人猜测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很快就陷入沉默,但天云接下来的一番话,才是让泱泱数万人闭嘴的一记石锤。
“陆道友为我天轮门,送回三个重要晚辈的遗物,这份情分不低,因此我们将仅有的两种神料,都倾囊相赠之,此后劳烦某些人,彻底断了惦记的心思。”
这里哗然再起,身处剑洞迷空的陆寒,却已经仰天长啸,他消耗的仙流真水,至少达到上千吨之巨。
神水冲刷仙婴和法体,不断造成血肉模糊,但肉眼难以看出,因为锤炼滋润后的修复速度更快,一分一寸皆被细细打造。
但和这片天盈华池的体量相比,不足九牛一毛,即便他达到玄仙标准,所用之水并未消耗多少,只是他才真正开始。
玄仙之上,就是金仙,当此良机,务必要最快时间内,打造一副完美的真极之躯,锤炼之初进步之快,如大路跑车般,随之难度增强,最后只能怪会缓慢无比。
唯独修为紧追法体,才可相互弥补和促进,而玄仙的境界,需要法力之庞大,让多少修士头疼忧愁,因此动辄十几万年去苦修。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在南方的毛豆
一边继续锤炼,同时法体暴涨,化为百丈法相,并张开大口,如长鲸吸水般,涛涛仙流化为水柱,直接被吞咽下去。
帝醫傾天:特工狂妃,榻上撩
等同无数仙丹,被炼化成无穷法力,融入无底洞般的仙婴体内,蕴含的能量,再被**炼化后,就是等同神丹的品质。
仙婴喝上一口,等同服用一颗,这样修炼,未免有些残暴,甚至对自己很残忍,反反复复永不停歇的夯实,却进步真的神速。
轰隆——!
一声霹雳,在天婉儿神魂里炸开,她本已忘我,正在美妙中修为速进,每一个时辰就就足以碾压数百年苦修,谁曾想不小心已到圆满,天劫发下警告。
她骤然惊醒,吓的冷汗直冒,急忙潜藏气息,并且站起身,眼珠转动几圈,情绪又急又恼,忍不住泪珠滚滚。
身处剑典空间,根本无法渡劫,也被萦光大罗不允,就等同必须放弃这里,放弃凭生最好的机缘。
若迈进真仙,剩余十余天绝对都泡在这里,她相信自己会省却几万载,再出去时就是中期……可惜可叹!
“哇——!”
嚎啕大哭!
带不走,无法用,还要看着人家痛快无比,几乎等同炼狱折磨。
“哈哈哈哈!你这女娃,着实有趣,幸好我早已料到此幕,为何不把仙药灵草培植在此,将仙器法宝都扔到里面,然后前来找我。”
‘嘤嘤嘤……咦?对啊!’
“哼唧!陆前辈最好了,高深莫测,定有办法!”
水中噼里啪嗒一通乱响,水岸仙药成片,然后带着欣喜和期盼,光溜溜飞了过去,忘却许久的羞红,竟然又趁机冒出,越靠近旋涡怒涛前,她越不敢抬头。
很快,一只大手伸来,将此女拉了上去,凶猛力道的仙流,拍打的仙躯生疼,咬紧牙关才挺住。
美目忍不住一抬,红霞顿时乱飞,感觉耳后都滚烫无比,几乎差点失神。
除了男子的骄傲身躯,更让天婉儿惊吒的,是发现陆寒的法体,居然比自己还美,好像月华凝练铸就的,已失去人族本色,变得虚幻欲真。
“别看了,你这身段已经尚可,若能重塑时再改造一二,人间又多了一个妖精。
陆某虽傲视众生,入我眼者寥寥无几,这一世却不想重蹈当年孤寂与苍白的覆辙,因此……莫使金樽空对月。”
逃亡犯報告
“前辈不要取笑人家,后几句好像很深奥,我有些不懂……嘤咛……不可以……!”
陆寒停止吞吸,望着被他放在**上的云婉儿,微微思索后,眼中闪过几丝精火,一把将其捉了过来,然后上下仔细检查。
惊呼声、求饶声,在挣扎和扭捏里,转为痛哼以及靡靡之音,一直经久不息。
“我已将仙流真水,凝练成无数神珠,注入了你的体内并做了封印,只有真仙境界稳固后,方可缓慢化解,一颗足够抵消千年苦修,去吧!”
大半个时辰后,天婉儿耳畔灌入一连串话音,未及弄清,就被陆寒推出,送到岸边之上,接着唉吆一声仰面坐倒。
丝丝疼痛和火辣,以及激烈后的余韵,让她感觉有些失去了什么,但又多了什么东西。
羞愤无比中发现,仙婴体表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排纽扣状的痕迹,但她仔细研究半晌,也只能隐约辨别出,每个上面印着个玄奥符号,然后再无其他收获。
但湖里的仙流真水,已经下降了十多丈,除此之外的发现,就是右臂少了个红点,她为此固守了许久许久,如今一朝埋没在澎湃中。
‘倚强凌弱,坏……前辈!’
七天时光过去,走向四个分支路口的弟子,已经有二人喋血,一名伤势颇重的,正躲在灰白色的山坳里,设下法阵,全力疗伤恢复。
在繁花满地的矮林中,一个黑色核桃,正悬浮在一对男女之间,两人身上还有残留血污,不知斩杀了什么怪物,此刻面露喜色,随后又严肃无比。
男子拿出一把大号剪刀,蓝灿灿寒光频闪,女修就甩出六杆阵旗,旗面黄濛濛的,看不清具体图案,风啸声却轰鸣滚滚。
在法决打出后,数十里内狂沙漫天,飓风盘旋,内部扫出的罡风可将空间切出白痕,威力堪比玄天之宝。
两人被牢牢护在内部,男子将剪刀向地面狠狠一插,然后把黑色核桃贴在其上轻轻摩挲,良久,一股乌光渗出,并且融入剪刀中,锋利的刀口迅速多出黑色纹路。
仙妻佷難追
“埋在深处的那根‘冥魂木’,应该生成了厉害鬼灵,甚至会达到真仙级别,外部危险因素被风暴基本隔绝掉了,但愿你我能将其制住。”
“有那套族老赐予的‘太阴针’,应该没问题的,先吞服几颗仙丹,半个时辰后动手。”
“就依族妹。”
…………
陆寒自从跨入玄阴仙决第三重,这是最凶狠的一次修炼,跟随玄仙修为和法体的强横,**也在强横的转动,但片刻前,**上泄露出的奥义逐渐陌生起来,他细细感应才悟的一知半解。
前两重只是起步,曾经那么晦涩不堪,以重修之功,结合记起来的前世悟性,才彻底将其悟透。
強勢索愛:逮捕出逃少奶奶
现在以自己洞悉三界,彻底恢复道君时的经验,竟然开始出现瓶颈,曾经凌驾三千法则的圣人至尊,竟被一丝丝从未见过的陌生奥义截住。
**也跟着出现速度下降了,偶尔咯噔咯噔微颤,那一丝神奇的气息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陆寒脑海中的疑点加速生长,这面出现在上古仙墓的镜子,来历似乎不那么简单。
哗啦……!
仙流真水因为恐怖吸力,如大河决堤般又退了回去,岸上打坐的天婉儿,惊讶的睁开双目,就见陆寒诸位的两道**变慢,身上有虚幻之气升腾。
陆寒更没料到,在脑海中,神魂一旁,莫名有个陌生之物缓缓出现,而且出场速度很慢,好像步履沉重般。
‘咦?’
他吃惊不小,立刻辨认出仙镜的轮廓,但接着瞳孔收缩,因为曾经的仙镜有古朴、光华内敛,玄奥花纹铭刻在边缘,镜面里的光芒不可直视。
但此刻,仙镜居然变了,褪去无数光华,颜色暗沉浓重,恍若涂了无数层老漆,。
原本的圆润已经不在,边缘处向外扩张出八个金字塔状、金褐色则的东西,而且全部由古老法文组成。
边缘本该有几寸宽的鎏金色玄奥图案,此刻尽数失色,并且空空如也,镜面更漆黑幽暗,恍若万古黑洞,一股洪荒味道异常浓郁。
“不要惊讶,随着你修炼得进境,我也在逐渐变化,的确如你猜想那般,仙镜只是最低级的名字,玄阴仙决也只是前三重的笼统概述。”
‘纳尼?’
陆寒心中咯噔一下,他突破到玄阴仙决第三重,还是仙镜帮了小忙,此刻的修为,正在迈入玄仙中期,直到修炼遇到阻隔,已经有所小成。
tfboys
若非那缕陌生的奥义冒出来,照此修炼下去,离开剑洞迷空时,或许可能达到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