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n9fc熱門玄幻小說 蓋世 ptt-第九百六十九章 陣列微變展示-t9629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唔!
虞渊魂念延伸,敏锐地觉察出,整个禁地蕴含的魂能,似在迅速增加。
他和大阵契合,心灵识海内,不断闪现出一幕幕画面。
華格裏貴族學院
禁地一处天坑岩壁,有古老的拘押邪魔的“灵窟”,早年破损严重,此刻居然被一股力量促动着修复。
一块早就碎裂的银白陨石,内藏一个拳头般规模的小世界,本拘禁地魔白鬼。
如今,那拳头大小的银白小天地,内部数不尽光华流转,如针线缝合编织,将被白鬼撕裂的灵纹阵图重新合拢。
甚至,就连通往灾惑魔渊的天坑,被“极慧神王”三个古朴黑字,镇压着的域界通道,竟然也在趋于稳固。
千丝万缕的异能流光,在地下飞逝,聚涌向那深坑。
除他之外,那微小的动静,无人可查。
“还能如此?”
網遊之無敵劍客
虞渊顿时激动,再次去细细感知,连那怪叫的孔雀王,都暂且放在一边。
很快,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
因“封天化魂阵”的阵列解开,因天源大陆、寂灭大陆的强者,和外域异族的厮杀,开始有强者丧生。
奎罗,银鳞族、黑鳞族族人,岩族战士,还有别的强者……
陨灭在禁地的生灵,残魂并没有消散于天地,没有汇入无处不在的地底阴脉,没有流向处于恐绝之地的阴脉源头!
所有的残魂,炸裂的意识念头,看似沉落地底,实则被“封天化魂阵”吞没。
不仅爆灭的魂魄,强者战斗时溅射消耗的灵能,气血,也融入禁地。
众多的能量,以不同的形态,去增强着大阵的力量,其中一部分能被利用的,则是修复破损的阵列,用作稳固那条域界通道。
而且,还是浑然不觉的。
位面遊戲場 惡魔執政官
“根本不需要严奇灵抵达,只要战斗如火如荼地继续,只要死者增多,这座本属于神魂宗的旷世奇阵,就能重返七级行列!而那条连接灾惑魔渊的通道,也会在阵法的运作下,被调整到能穿梭的稳固状态!”
深深吸了一口气,虞渊显得愈发淡定。
“退回去!”
金象古神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孔雀王的脑海轰隆隆响起,这位跻身过妖神行列的绝世金象,口吐一枚枚金色妖文。
孔雀王看了一眼那些妖文,就不再倔强,不再坚持。
“雷宗,魏卓,烦请去针对虞渊!”
同样是金象古神,口吐神谕般,发号施令。
身为雷宗当代宗主的魏卓,本欲对罗玥下手,听到金象古神的嘱托之后,二话不说,当即转移目标。
轰!
魏卓的法相,坐落于一座电光交织,雷霆如海般的池子,瞬间到了虞渊身前。
“去!”
一个小小的锤子,镌刻着暗含雷霆真谛的闪电花纹,从法相坐着的雷池内飞出。
“天雷锤!”
無限典獄長 伊騰甜橙
小小的锤子,疾射出数千青色电光,如闪电深海向虞渊而来。
九天鳳翔
悬浮虞渊脑后的,以血月为首的五大煞魔,看到那锤子飞出,不等锤子电光四溅,就有四头煞魔重返大鼎。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黑妪,破甲,黄灯魔和银锁,嗅到了天敌的气息,岂敢不逃。
唯有血月,当真如一轮猩红的残月,依旧留在虞渊脑后不动。
他敢不逃,是因为他已经成功凝炼出血肉身躯,有了实体,能动用磅礴的气血能量,缔结出层层血色光盾。
魂灵形态的煞魔,一旦炼化出躯身,就不再那么惧怕雷霆神威。
寒妃如此,血月也是如此。
“以大欺小,还上瘾了是吗?”
周游扯了扯嘴角,胖乎乎的身子,突然在虞渊身前出现,也不见他有什么举动,所有从那天雷锤释放的青色闪电,全部在他身侧,一束束地消失。
十里开外,魔宫的姚煌旗,环绕法相的一杆杆魔物涌动的旗子,嗤嗤作响。
一头头被姚煌旗驯服炼化的地魔,在那些旗子里,吱吱地怪叫。
姚煌旗脸一沉,正要发飙,立即看到雷宗的魏卓,苦笑着指了指周游。
“哼!”
姚煌旗冷哼一声,没有再问责,大手拍打下来,贝鲁棱形罗盘内的群星,一个接着一个熄灭。
“天雷锤和冰雷印一样,都是雷宗的镇宗之宝,以前的大雷霄宗,把持天雷锤,小雷霄宗,则是掌控冰雷印。”
周游向虞渊解惑,“不论天雷锤,还是冰雷印,的确是魂灵克星。在陨月禁地,在恐绝之地,这两样不是神器的物件,堪比神器。”
“听过一些两物的奇特。”虞渊含笑点头。
重生情有獨寵 趙暖暖
“尽可能地撑下去,但你自己别逞强。”周游以心声密语,又叮嘱了几句:“对神魂宗来说,你不可或缺。从外域星河而来的那些异族战士,可以死,但你不能有事。别太担心,黎会长也在赶来途中。”
“放心,我不会硬撑。”虞渊用眼神表露心迹。
“魏卓,我就在这里看护他。你想以天雷锤杀他,先过我这一关。”周游一甩拂尘,那座他和严奇灵合力铸造的空间传送阵,竟然离地而起,落在他的身下。
仙侶養成計劃 洽洽香
哧啦!哧哧!
下一霎,就有明晃晃的空间光刃,从那座传送阵飞出来。
“魏卓,你还是试试我的力量吧。”
空间一阵扭曲,在虞渊的视野和感知中,天雷宗的宗主魏卓,所在的那方区域,突然消失不见。
一并消失的,还有周游,再加上魔宫的威灵王。
周游仿佛觉得一个对手不够,临到头了,又扯上了同样有自在境修为的威灵王,将两人全带入异空间。
那座空间传送阵,那明晃晃的空间光刃,悉数不见。
魏卓一消失,先前躲起来的黑妪,破甲,黄灯魔和银锁,又再次冒出来,重新漂浮在虞渊的脑后。
没魏卓虎视眈眈,虞渊集中精神,细看了一下局势。
他眉头慢慢皱起。
因妖殿、魔宫这些寂灭大陆的修行者加入,本来还算势均力敌的局面,开始呈现出一面倒的架势。
他看到所有的异族首领,席荃,包括罗玥、天藏,魔神,都被同级别,甚至更强的对手盯上。
八级的,更低的异族战士,接连死亡。
按这个趋势,要不了太久,兴许九级的首领能存活,但那些较弱的异族来客,都会死于禁地。
“不妙啊。”
皱着眉头,他轻声嘀咕着,又注意到鬼王天藏神色阴晴不定,似乎已心存退意。
天藏在陨月禁地战力非凡,还是外域天魔,和很多异族的主心骨,他如果撤离,以鬼王和恐绝之地的连系逃脱,剩下的那些人,恐怕信心都会崩溃。
大明閑人 大篷車
“没死前,别从禁地离开,不然神魂宗绝不会再收容你!”
一缕魂念,在他凝望天藏时,瞬间传递过去。
“你只要解决金象古神,我就敢一直留到最后!”天藏第一时间回应,“金象古神是此地最强,他一人能限制三个魔神,他拥有改变大局的力量!”
此言一出,虞渊再次观察,发现金象古神果然变幻莫测,让希德拉,西米茨和阿德勒三位外域的魔神,苦不堪言。
大牧場主 陶良辰
再加上他们本来的对手,看样子要不了多久,三位魔神就要死亡。
“让我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