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czo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 愛下-第0214章  意外迭起鑒賞-23ta2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王陈妍起初是有些慌张的,她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卷入了一个未知的漩涡中,这个漩涡有可能将她原本的生活全部打乱。
末世超級神機
尤其是那个罗处的出现,王陈妍更加慌张。
虽然罗处是什么身份她还不清楚,但这人身上那种严肃,那一股子煞气,显然是来头很大的官面人物。
而这些年轻人,一个个谈吐不凡,气质超凡,远胜她这个来自乡下的土妞。忽然间和这么一群人混在一起,王陈妍说不慌张那是假的。
也只有一直沉默寡言的李玥,才能给王陈妍一点安全感。
李玥话最少,但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却反而让王陈妍焦虑的情绪得到缓解。
代周 八無和尚
在李玥身上,王陈妍才能感觉到一种认同,一种共鸣。
她也看出来了,这个沉默寡言,但气质独特的妹妹,应该家庭条件也一般。这一点从穿戴上可以看出来。
韩晶晶的贵气,江跃的洒脱帅气,王陈妍看在眼里。
李玥的气质空灵,话也很少,但眼神干净质朴中,却有一种让王陈妍安宁的力量。
让她对这些人产生信任。
话题聊开了之后,韩晶晶索性将实情相告,再加上李玥的佐证,王陈妍的心事总算放下来了一些。
甲申天變 短頭發
玄門 慕陽
原来是这么回事。
说起童迪,那个肥肥,王陈妍显然有点印象,毕竟能胖成那样还那么乐观的人,现实中也是极少的。
可听他们的意思,那个童肥肥学弟,就是因为那个抽奖的耳机,出现了魔怔,精神失常了?
大夏王侯
那耳机有那么可怕吗?
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啊ꓹ 包装也是完整无损的。
最关键的是,那天抽奖的礼物ꓹ 足足抽出了三副耳机啊!
到了行动三处,罗处带着他们从一条隐秘通道,避开耳目ꓹ 进入一间密室里头。
密室里的队员早就被罗处提前支走,一行人进入这密室ꓹ 看着一屋子的各种设备,也是颇为新奇。
茅豆豆充满好奇ꓹ 什么都想去了解一下。
星城的监控系统ꓹ 本来由警方管理,现如今行动局通过申请,同样获得了管理权限,等于是两个部门都有权限。
罗处给每个人散发了一瓶饮料,见王陈妍有些紧张,罗处大概知道自己这张扑克脸过于严肃了。
不过要他装和蔼可亲,他也的确做不到。
“小王同学ꓹ 你也别紧张。这事不是你的责任,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你只要帮我们指认出这个人即可。”
根据王陈妍提供的时间地点ꓹ 罗处很快就调出了当时那一带区域的监控。
王陈妍提供的具体位置ꓹ 其实也在监控覆盖内。
只是距离有点远ꓹ 不是特别容易分辨。
不过有了这些线索相对就好办了ꓹ 相邻时间那附近的监控一个个被调出来,很快ꓹ 一个穿着西服的男性ꓹ 就浮出水面。
这个家伙好像很托大ꓹ 看上去也不具备什么反侦察能力,就那么大摇大摆在街上走动ꓹ 并没有做任何必要的掩饰。
比如口罩,比如帽子什么的,一概没有。
这么一来,想要躲避侦查显然是不太可能。
不多会儿,许多高清的画面就被一帧一帧提取出来。
一道清晰的面容,摆在众人面前。
王陈妍激动道:“就是他,我不会记错,绝对是这个人。”
找到具体的人,那就好办了。人脸识别技术,可以轻轻松松找到对方的资料。
一品紈絝妃 顧明玨
很快,一份资料就被罗处打印出来。
轻轻在打印纸上一弹:“搞定!看不出来,这家伙人模狗样的,居然是个公司高管?就在榆树街商圈边上写字楼上班?”
江跃一怔。
上次那个跳楼的小关,也在那一带的写字楼上班啊。
不会就在同一栋楼吧?
“小江,目标已经锁定,你可以把小王同学送回学校了。还有你们这些小年轻,欢迎常来行动三处做客。当然,行动局更欢迎有志之士加入。哈哈哈,你们都是年轻才俊,以后说不定都是我们行动局拉拢的对象啊。”
茅豆豆道:“罗处长,你看我行吗?”
“行,怎么不行?你小子一看就是这块料,你叫茅豆豆是吧?”
啊?
茅豆豆大吃一惊,想不到自己的大名居然在行动局都挂上号了?这可真有点受宠若惊。
“别奇怪,你们这些觉醒者的资料,各个部门都会送,我们都认真做过研究的。尤其是你们还是专属班甲等班的,更受关注。”
其他人的身份,除了王侠伟,罗处一个个门清。
只不过,韩晶晶和李玥的身份,他并没有点破。
“晶晶,要不你送王学姐先回学校,然后顺带把李玥她们也送回去?”
“那你呢?”
“我陪罗处去会会这个家伙。”
韩晶晶有点不乐意,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她呢?
不过她想了想,这种场合似乎不是使性子的场合,当下嫣然一笑:“好,那我回头再把车子给你开回来。”
江跃点点头,转头特意叮嘱茅豆豆:“回去之后,时时刻刻看着童迪。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明天我可能去不了学校。不过那副耳机从他身边拿走,我估计童迪的状况应该不会继续恶化。”
江跃现在基本可以判断,那副耳机才是诅咒之源。
至于耳机背后谁在使坏,是什么妖邪作祟,还得另说。但是耳机取走,情况应该可以得到缓解。
茅豆豆还有点恋恋不舍,不过这种场合他倒也没死缠烂打,临出门时冲着罗处叫道:“罗处长,咱们可说好了啊,要招人时,得考虑我。”
罗处微笑点头:“那必须的,一言为定。”
茅豆豆其实对行动局的具体职责和工作内容并不太了然,但不妨碍他的判断。通过他的判断,这个部门很高大上,看起来比警局都牛逼。
这种高大上的部门,才符合他茅豆豆的伟大抱负啊。
直到上了车,茅豆豆还在啧啧赞叹。显然,行动局一行给他留下了极大的震撼,让他明白了每天在学校里那点小打小闹有多幼稚可笑。
重生豪門之強勢歸來
“你们都听好了,我茅豆豆总有一天要加入行动局。”
驾驶座上的韩晶晶切的一声,不屑道:“加入行动局有什么了不起?”
“还不够了不起吗?”茅豆豆反驳道。
“也不算什么,看看人家江跃,行动局几次三番邀请他,各种承诺各种诱惑,人家半点不心动,这才叫牛掰!”韩晶晶终究是主政大人的千金,眼界跟在场其他人都不一样。
在她看来,就算是做到罗处这个位置,那也没什么。
她亲叔叔是行动三处的副处长,每天忙死忙活,也没看有什么风光的。反而天天让家里人提心吊胆的。
“跃哥现在这么风光了吗?”茅豆豆闻言,喃喃自语。
在他的理解内,行动局招揽,那是天大的荣耀啊,跃哥居然能矜持不动?
“比你想象的还风光,只要他开口,偌大星城,甚至整个中南大区,哪个部门不得礼贤下士来招揽他?可他就是不松这个口。”
“那是为什么?”茅豆豆一脸纳闷,“难道单打独斗,还能比加入国家部门更风光吗?”
“你懂什么?也许人家根本不在意这种风光。再说了,各个部门对他客客气气,难道就不风光了?靠自己本事,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几千万,怎么不比在行动局一个月领个万把块更潇洒?”
韩晶晶对江跃的了解,自然比在场其他人更深入。
这一番话下来,除了李玥还算淡定之外,其他人一个个面面相觑。
随便一出手就是几千万?
有这么好赚的钱?
茅豆豆差点自闭了,许久才闷声道:“就算是觉醒者,有人拉拢,那也是有代价的吧?随随便便几千万,那怎么赚?”
同样是觉醒者,茅豆豆虽然也接到过一些招募,可给的条件好像都不是特别优渥啊。
为什么跃哥就能轻轻松松几千万?
人和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吗?
韩晶晶笑嘻嘻道:“靠别人招募拉拢,那不算收入,等于是给人卖命。人家江跃根本不靠这个赚钱。算了,说再多也没意思。反正你知道,你跟对了老大,这辈子抱紧你家跃哥准没错。什么行动局啊,警局啊,就算进去了你也就是个小马仔,哪有抱紧你跃哥的大腿靠谱?”
这其实也算是韩晶晶的肺腑之言了。
茅豆豆固然若有所思,王侠伟也是陷入深思当中。寻思着自己这段时间主动跟江跃茅豆豆这些人疏远开,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只有李玥,神情一直淡然,听到江跃风光八面的事,她心里固然欢喜,不过她早就习惯了把情绪隐藏起来,做一个默默的小透明。
心情最沸腾的还是王陈妍,她万万想不到,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她的人生忽然闯进了这么一批猛人,将她的平静彻底打破。
现在,这些人要送她回学校。
回学校倒是容易,可这个下午之前的生活,还回得去吗?
难道这个下午的经历,就仅仅是当做一场梦,过去就过去了吗?
王陈妍心中激荡,只觉得自己平凡的人生好像被打开了一扇门,一个窗,有一个声音在召唤,在告诉她。
不能再这么平平庸庸过下去。
……
另一边,江跃和罗处已经到达榆树街,找到那栋写字楼,找到那家公司。
还真被江跃猜中了,这个西装革履的家伙姓董,跟江跃遇到第一个跳楼的那位公司职员小关,还真就在同一栋写字楼,只不过不在同一个楼层罢了。
按地址找到那家伙公司所在的楼层,通过前台一问,答案却让他们有些意外。
“您二位找我们董总?他好几天前就请假了啊,请的还是病假,据说挺严重的。这都好几天没见着他了。”
“什么?”
罗处和江跃面面相觑。
监控视频中,这个家伙活蹦乱跳,哪像是病重的人?
病假?
骗鬼呢?该不会这前台妹妹敷衍人的吧?
见罗处和江跃一脸不信,那前台妹妹也无奈:“你要不信,我请我们领导出来跟你们说。人事部门还有他的假条呢。”
罗处还想说什么,江跃却拉了拉罗处的袖子。
江跃已经看出来了,这前台妹妹并没有撒谎。
所谓的病假,肯定不是前台妹妹骗人,而是这个董总自己在搞鬼。
进了电梯,罗处道:“小江,这个家伙肯定是装病。”
“多半是的。”
江跃忽然伸手摁了电梯的另一个楼层。
“怎么去16楼?”
“去看看,上次第一个跳楼案的死者,公司在16楼,我去打听打听。看看他们见过这个家伙没有。”
有罗处行动局处长的身份,一路就畅通无阻了。
重生麻雀變鳳凰
很快,小关所在的这家公司领导姓柯,也是个中年男,看上去好像被酒色掏空的样子,一看便是精神萎靡的样子。
不过这厮倒是很会做人,一脸笑意地将江跃和罗处他们二人迎到办公室。
罗处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柯总是吧?前些日子贵公司一名姓关的职员跳楼,我们需要你们协助调查一下。看看他在你们公司有没有受到迫害,有无遭遇什么不公?”
那柯总忙赔笑道:“不至于不至于,咱们公司文化就是把公司当成家,上上下下亲如一家,绝不存在对哪一个员工不公,更别说迫害了。一家人怎么会互相迫害?”
“这个人你认不认识?”罗处忽然把那董总的照片往办公桌上一推。
柯总瞥了一眼:“这是老董啊,兴捷科技公司的副总啊。认识认识,经常一块喝点小酒。”
“他常来你公司串门吗?”
“那倒没来过。两个公司没有业务往来,一般在公司场合是不太走动的。喝酒那都是私交。”
“私交?这么说你们私交很不错?据说他得了重病,这事你知道吗?”
“重病?这可没听说啊。前些日子还在电梯碰到他,也没听他提起啊?对了,你要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次看到他,他好像脸色是有点苍白,我跟他打招呼,他反应很木讷,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整个人看上去是有点不对劲。怎么了?老董这家伙犯事了?难道小关得死跟他有关?”
随即这柯总摇摇头,喃喃自语:“不应该啊,小关是跳楼的。跟老董能扯上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