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7zv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抗戰韓瘋子 txt-980 冤家路窄 島治陣亡烏林口(三)看書-lzru7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月色越发的昏沉了,入了深夜的乌林口格外的死寂。
史上第一傳承
除了有些杂乱的前排伪军的脚步声,和后排整齐划一的关东军的胶鞋砸地声,周围一片静悄悄的。
不远处,地势上移之后稍缓,过了道路上坡的伪军们已经可以望见乌林口的那处路口,不由得精神一震。
嬌寵相府辣妃 麻辣辣
吊在伪军身后百十米距离的日军还在坡下,尚且没有望见乌林口。
桩子是在乌林口的路口埋设有地雷的,往乌林口的前两百米处,也是一片雷区,此刻,先头开路的那支伪军讨伐队眼见着就要踩上雷区了。
岛治大队也已经完全进入了韩烽一行的伏击范围之内,而且在韩烽有意下令拉长伏击战线之后,把整个岛治大队都囊括了进去。
“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先头的伪军提前踩上地雷,后面跟随着的鬼子立马就会反应过来,提前摆开防御架势。”韩烽的右手搭在勃朗宁扳机上的食指已经用上了几分力道,随时准备开火。
与此同时,就在乌林口日军前进的道路两坡,远东团的四个营战士们都打足了精神,眼见着日军彻底踏进伏击圈,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做好了随时投入战斗的准备。
茂密的树丛后,姜龙凑在和尚耳边道:“营长,这小鬼子都进来了,团长怎么还不动手啊?”
也难怪姜龙疑惑,所有的战士都在等待着韩烽打响的第一枪,下达作战的指令呢。
和尚道:“急什么?咱们跟团长打仗这么多年,团长的沉稳咱们不是不知道,不到最佳时机,俺看三哥绝不会轻易动手,告诉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
鳳簪
“是。”
话音刚落,就在正对坡的黑夜里,一声暴喝突兀地响起。
“打——”
随即属于团长韩烽那把勃朗宁特有的清脆枪响声彻底打破了这片黑夜的死寂。
随着两岸疯狂的火力点射出,几乎是同一时间,在最前排的伪军队伍也刚好才踩响了脚下的地雷。
轰隆——
几声巨响ꓹ 让乌林口两岸密集的火力电都暂时失声,前排的七八个伪军当场就被地雷的爆炸冲击波掀飞了出去。
乌林口西坡ꓹ 早就划分好了作战任务的韩烽,赵飞虎,与孙德胜三人是各司其职。
古典愛情
孙德胜带着西坡两个营的三分之一队伍ꓹ 将近两百名战士,只是朝着岛治大队的尾部猛攻。
赵飞虎带着两百多位战士ꓹ 是韩烽三人之中分得兵力最多的一组,瞄准了岛治大队的首部狠打。
要说这岛治大队作为日军的精锐关东军部队ꓹ 按照一贯的关东军之精锐来讲ꓹ 装备精良不说,士兵更是训练有素,反应力极快。
再不济也不应该在遭受到韩烽等人的骤然偷袭之后,就立马呈现出眼前的慌乱才是。
奈何这场突袭战来的太出乎意料了,对于岛治来说,完全是猝不及防。
这就好比一个身强力壮的成年人,若是毫无提防之下ꓹ 便是一个小孩子也能拿着锋利的刀把他杀死。
更何况对于岛治大队来说,远东团可不是什么小孩子ꓹ 而是随时能要了他们性命的猛虎。
就在出发的时候ꓹ 岛治大队全体士兵ꓹ 外加上伪军讨伐队ꓹ 其实都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判断,按照91旅团指挥部的命令ꓹ 自己等人这一次不过是来进行一次大屠杀ꓹ 直接剿灭远东团与远东团在乌云根据地带出来的民众罢了!
这也成了此刻能要了他们命的缘由之一。
天賜良緣:老公來自古代
本以为是去欺负一群绵羊ꓹ 结果半途遭遇猛虎。
当两坡凶猛的火力爆发出来的时候,岛治整个人都有些懵了ꓹ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去组织队伍进行反击,而是临行前自己在旅团长山本面前说出的那番话。
“我有预感,远东团的主力很有可能会选择逊河的方向走。”
乌鸦嘴——
还真让他给说中了,但这可不是他当时所以为的那种主力啊,他只是觉得选择从逊河方向走的远东团和民众,应该是四条路之中人数最多的一支。
哪能料到竟是这样的状况,居然真的遇到远东团的主力作战部队了。
耳边充斥着的密集的火力声,以及借着月光隐隐约约可以望见两边坡地数不清楚的人头。
岛治一时心神大乱,作为日军堂堂中佐大队长,更是从知名陆军军官学校毕业,他可不愚蠢,相反,在战争方面具有极其敏锐的嗅觉。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突然遭遇叛军主力。
这伪满洲国区域内能够有如此猛烈火力和这么多兵力的队伍,除了远东团之外,其他的叛军都是小打小闹,绝无可能。
两岸作战的叛军之身份呼之欲出,定是远东团无疑。
岛治甚至有一种直觉,那韩疯子肯定就在眼前这支埋伏自己的队伍里。
原因说起来令岛治觉得有些羞愧,这种被人压着打,直到自己全员崩溃的感觉太熟悉了,简直和不久之前自己被远东团直接击溃的场景是如出一辙。
陷阱!
原来所谓的远东团率领根据地民众分成四路逃窜,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至于日军方间谍传回来的情报——肯定是上了韩烽的当了。
被惨烈的己方伤亡拉回现实的岛治怒吼着下令反击。
後漢長歌 鷹非
“立刻构筑反击机枪阵地和火炮阵地。”
但不知为何,命令下完,看着立马忙碌起来的士兵们,岛治却总觉得敌人不可能给自己建构筑反击的机会和时间。
这个敌人他太熟悉了,狡猾又狠辣,绝不可能犯下这样的疏忽。
果然,岛治再一次预料到了先机——他的机枪阵地和火炮阵地刚刚构筑不到三分之一,那漫天飞舞的像麻雀一般的手榴弹便朝着他的机枪中队和火炮小队飞舞了过来。
一阵轰鸣过后,岛治赖以反击的机枪和火炮被尽数摧毁。
岛治听得懂几句中国话,他好像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正在山坡的右侧骂人,“你们这群小兔崽子,老子早说了,瞄着鬼子的人打,别总朝着那机枪和火炮炸,战斗结束之后,那可都是咱自己的宝贝啊,你们不心疼,老子还心疼着呢,一群败家玩意儿。”
“一定就是那韩疯子了吧!”岛治默默地想着。
“他可真是个会过家的小气鬼。”
岛治继续指挥着,已经从慌乱中回神,颇有几分镇定自若的意思,只是他放眼望去,机枪中队和炮兵小队已经暂时瘫痪。
护在左右翼的三支步兵中队逐渐凋亡。
百十米外,本就是被当地伪警察临时凑起来得伪军讨伐团,虽然遭遇的火力并不猛烈,一个个却抱头鼠窜,指望他们回援更是不大可能了。
糾纏 雲開風順
“木村啊木村,这次我可真是救了你的命了。”
最后的一道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岛治在怒吼中下达了命令:“反击,反击,步枪中队断后,准备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