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5jd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940章 四重變天讀書-xoxr3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40章四重变天
玄阴之上,就是太阴,属于万阴之源,再向上就要阴阳化一,位列天道。
难道三重境界一层天?
只要玄阴大成,就可入圣,成就太阴,并且自带一丝本元。
或许在前世的当年,他在仙墓大战时,还知道些什么,可能自爆之时,最后的情形未曾稳固在脑海,就被彻底焚毁了。
一直以为,自己本来就只有这些经历,无限接近自爆前的东西,才是最深刻的。
那些围攻他的道君,或许更明白仙镜的真正奥妙,否则那等级别,岂会玩命大战,但他们都死了,化为颗粒重新归于大道之中。
他才修炼到三重,难道现在半路而废?
“哪有什么玄阴、太阴、混沌无极,都是你们这些生灵自我揣测,按照自己走的路搞出来的。
按照尔等万灵之说,最先开辟道路的那个被称之为道祖,但任凭其翻云覆雨,也是在我面前的舞客。
我是本源,靠近我的路千万条!”
‘什么?’
噗通!
**戛然而止,陆寒掉了下去,砸进湖水之中,以往他让别人瞠目结舌,现在轮到自己骇然了。
“陆前辈,你没事吧?”
惊呼声来自岸上,天婉儿吓了一跳,急忙关心的追问,面色忧心忡忡,直到一只大手伸出水面,向自己摆了摆手。
仙镜上的黑洞中,声音似乎来自遥远,还无比深沉,有种无穷魔力,可以召唤万神。
‘我是本源?靠近我的路千万条?’
“方才那一丝奥义ꓹ 好像和五蕴玄气的气息很像!”
当初在玄界,他去海家报复ꓹ 对方竟然拿出重宝,让他开辟生门,继而逃过一劫。
当时到手的一块泥团ꓹ 软绵绵带着丰富弹性,表面光泽惨淡ꓹ 对任何东西都有抵触排斥,其名恨天糯土。
此物包裹的竟然是黑晶晶的神秘气泡ꓹ 曾经被释放出十多个ꓹ 上面的猩红纹路,天地元气都忌惮如斯,造成附近皆为真空。
五蕴玄气,不含生机,传闻阴阳初分时,是脱离阴阳的另类复杂气体,属于混沌衍化中产生的废物ꓹ 无法被使用,无法被消灭。
至今为止的唯一进展ꓹ 就是能将星辰之力无限放大ꓹ 用此物去炼化星辰ꓹ 可锤炼升级威能ꓹ 甚至摧毁一方仙域。
“以玄阴为引,入我法门;以太阴为食ꓹ 悟我精粹;以混沌为炉ꓹ 化我本源!”
轰隆——!
大道之音ꓹ 不对,是比大道更轰动ꓹ 更浑雄壮阔的声音,忽然在他耳畔响起,然后震荡……震荡!
…………
北冥神府,四大王庭之一,作为硕果不多的仙王,公冶苍正在仙音中,进行千年一次的环视巡守,十几亿里的范围,一草一木皆如眼下。
祥云拖着彩车,三只神兽撒开玉蹄奔腾,四方各有一名玄仙护卫,八名宫女跟随车尾,排场不大不小。
但一阵雷暴似的洪音,忽然从天而降,刹那间无视虚空,席卷过所有一切,向下凶猛压去。
超能箭神
“什么情况?天降造化,大道垂青,有前辈功德圆满了?”
公冶苍忽然感觉,自己体内一阵悸动,那声音灌入耳畔,在体内出现一种莫名无法抵抗的感觉,霍然而起,抬头向天。
几个护卫和八名宫女,并无任何不妥,恍若未闻般,只有他心悸如斯。
无限高远之地,没有仙域和生机,处处皆是粗犷的星辰,无边无际的星域中央,一个道人正游走在其中,三花。
蓦的,他停下脚步,身躯微微一颤,脑后神光迸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距离最近的一个星球,蓦然遭到无形波动排挤,偏离方向翻滚着远去,两道洞若神明的目光,顷刻扫过寰宇,神情颇为惊讶。
‘大道之音,又有小崽子成圣?却为何没听到宣告?本道早已参天推演,近十万年根本没有圣位之象,怪哉!’
广袤妖界,一团神光漂浮在凶恶禁地,也在此刻突突跳动,顿时咆哮声从其中发出,隐隐冒失在咒骂。
‘就一声响动吗?呸!’
幽森鬼域,两个灯火盘旋在蓝台之上,忽然间突突冒光,然后化为一对红宝石般的眼珠,怪异的话音忽高忽低。
‘桀桀桀桀……有意思!’
类似情形,遍布诸天万土,凡境界跨进大罗金仙之上,皆听见了震撼之声。
偶尔还有一股股恐怖气息,随后跟着荡漾开来,似乎在示威宣告,此地已经有主。
…………
剑典之内,陆寒晃了晃脑袋,态度开始严肃,若论吹牛逼,他不得不服仙镜。
自己这么拽,为何还要选择他陆寒,并被一干道君小儿拼死哄抢,那场大战,数个星系都被打碎,岂非聒噪无比。
但浸泡自己的仙流真水,蕴含的能量已经大幅减弱,并且深度下降小半,那一缕晦涩之意,如拦路虎般,玄阴仙决就此断掉,没了衔接的路。
难道一路顺风顺水,到此就戛然而止?
不!
和五蕴玄气相似,就是在这个万灵打造的这个构架体系上,融入了未曾接触到的东西,或许道祖接触过,但作为道君,即便成为圣人,掌控的东西和缓缓寰宇相比,仍旧九牛一毛。
種豌豆,打僵屍 程小沫
即便是大道三千法则,在遥远的、甚至另一个荒荒寰宇,未必都能适用,甚至还有更玄奇的法则。
陰魂禁
婚有千千結 星沫雨
生灵的活动范围,只是本源的一小部分,因此仙镜……不,此刻莫名出现蜕变,称之为神境都是侮辱,勉强以本源道镜相称为佳。
“以玄阴为引,入我法门;以太阴为食,悟我精粹;以混沌为炉,化我本源!”
玄阴之术,足以作为圣人的一丝道机,修炼大成后,倾轧太乙金仙,欺负大罗神境,比寻常的道君多出一种厉害手段。
此刻骤然被降低姿态,成了入门之法,同时也将陆寒以往的修行观和世界,猛的向前推去,他的经历转眼成为一小部分,后方出现大片空旷。
至于这枚本源道镜为何发生突变,他也不敢问,根本问不出来,但终究会有大白天下的那天。
至少他能确定,和自己修行和努力有关,至于当前的陌生瓶颈,要从前世道君的经历中仔细搜索。
曾经,他见过一次广陵道祖,对方指点过自己,并且扯来一片陌生空间,是寰宇里已知的、最具代表的紊乱复杂之地,称之为‘小混沌别域’。
这片空间内,都被空间裂缝死死围住,就算洪荒古兽都能被整个吞噬绞杀,内部则布满各种奇异诡谲的东西,不在阴阳五行之内的多如牛毛。
让才踏入圣人之道,以为再无忧虑的他,再次谨小慎微,以至于到仙墓大战前,去过的深空寥寥无几。
‘轰!’
忽然间,陆寒正在苦苦追忆,猛的身躯一颤,周围情景大变,已经置身于一处诡异之地,周围暗沉沉,光线朦朦胧胧,不见星辰,更无日月。
最明亮之地,也进入在大殿中点燃一根蜡烛般,那是个光旋,但面积之大,方圆至少亿万里,周围被黑色幽暗的粗大圆环围绕。
那圆环,全部是粗大的裂缝构成,纵横交错密密麻麻,最宽的足有数百里,就连闪电都不敢存在,圆环地带至少数百万里,内部任何东西休想外溢。
“小混沌别域?!我……?”
不错!他仅仅想起此地,竟然就身处近旁,所站立之处,正是当年站立的地方,但附近不见广陵道祖。
仿佛他又是道君,俯视这片绝地,没有时间,或者太慢,慢的他也无法察觉,没有阴阳之意,不见五行丝毫,轮回和力量无影无踪,妖魔灵鬼仙等天下万族,此刻还是渣渣。
类似五蕴玄气,卡住他前进道路的东西,在这片空间内,却如海量般的存在,它们游走在别域里,如自由自在的鱼。
这里的东西,绝大多数还没有名字,譬如酷似残破瓦片的灰斑,形同波浪的半透明长条,以及鹅毛状的惨白之物。
微弱的光源,就会说他们胡乱交会时,有那么一秒不到的光丝闪烁,进入火花闪烁瞬间,当细微之物浩如烟海,仍旧组成肉眼可见的可视世界。
‘何解?坐看它们衍化吗?若彻底参透,以道君级别,怕也要无限久远。’
陆寒的喜悦恢复理智后,他双目缓缓闭合,两个瞳孔开始银光滚滚,仿佛一对满月即将运转,将玄阴灵目运转到极致,蓦的突然睁开。
重生之姐姐有寶
一寸寸扫过小混沌别域的每片之地,努力将这些画面印在记忆中,形同搬运活地图,此刻的深海,也在拼凑着一个别域,逐渐完成规模。
时隔数百年,广陵道祖竟然未将这里送回原处,不知所在地的空缺,又发生了何种变化,但这点时间,在大空间下仅如几秒而已。
‘蕴道残意,就是你!’
混沌初分的同时,不被阴阳所融的东西,都基本被排斥开去,在天地之外继续存在。
但混沌未分的地方,甚至未曾衍化之地,连道祖都无法知道究竟多大,蜕变后的本源道镜,或许就是来自混沌里最原始之所的存在。
从此宝出现在上古仙墓时,它竟然一直在内敛,或许造成风起云涌,自己命运巨变,或许就是此宝操控的。
所谓道君,只是玩物!
所谓圣人不沾因果,那是能控制的因果,那是没遇到更恐怖的,天道有因果,大道有因果,混沌以及本源呢?
我尼玛……!
细思极恐!
輪回之註定緣
不知不觉间,陆寒竟然忘记自己来了多久,他开始陷入新的回忆,并且记不得来此之前,他做过些什么。
此刻脑海里的记忆,竟然在悄悄莫名消失,已经只剩飞升后的刹那之前,掉落在云龙庭的大殿上……然后这段也没了,形同黑暗吞噬光明。
只有双目中,还在聚焦小混沌别域里,发痴般的看着,眼神一半茫然,一半炯炯,似乎即将抓到些许奥义。
“陆前辈……陆前辈。”
轰!
“啊呀——!”
嘶!咦?!
当陆寒隐约听见一个声音,怯生生的在呼唤自己,似乎就来自小混沌神域,忽然感觉浑身一冷,接着就处在剧烈爆炸中。
只见以自己为中心,一股恐怖力量猛的爆开,将湖水狠狠掀翻,露出几十里的湖底,他双脚已经他在地面,脚下星光闪闪,似乎将深空星河搬运而来。
一声女子惊叫中,轰隆巨响后的水浪翻滚而回,将陆寒推搡挤压,许久才陷入平静。
他猝然清醒,原来自己还站在天盈华池中,翻腾的正是仙流真水,但不知为何,已经少得可怜,只能埋没自己肩膀。
而且蕴含的能量有些可怜,几乎失去仙灵力,渡劫修士或许会将这里当宝,难道也是进入自己体内了?
一个女子身影,双手抱肩浑身湿漉,惊慌的小表情还未褪去,正瞠目结舌看着他。
天婉儿:……?
‘啊——!’
咕咚!
陆寒陡然感觉,自己的法体正在膨胀,体内仿佛承载了整个浓缩亿万倍的海洋,不知何时,凝练出这么多的神水,而且未见体外的两***没有出现。
但仙婴正垂目端坐,似乎与神魂断了联系,那体外的小**,虽在不紧不慢的还在转动,只是未有半点吸收迹象,如同进入巡航状态。
他大惊,急忙疯狂催动玄阴仙决,仙婴猛的站起,如冷水浇头,立即露出惊慌神色,一股浑雄有力得隆隆声,终于再次响彻于天地间。
重生之最強學霸 大肉雲吞面
可是跑回岸边的天婉儿,仍旧面露惶恐,因为她见到陆寒,此刻仿佛是个孕妇,体内怀揣六胞胎那般,全身霞光在向外爆射,通体潮红如球,毁灭性气息带着紊乱,随时都会爆裂,能让她消失无数次。
神武蒼穹
好在这种心悸之象,此刻已被漫漫控制住,陆寒猛地窜到千丈高空,脚下出现广寒宫阙,头顶的弦月快速圆满,光华非常刺目。
没隔阂了?
在陆寒神海中,一副画面清晰无比,正是深刻记忆的小混沌别域,那面本源道镜无比深邃的镜面,竟在此刻射出一丝奇光,在影像中拨弄着什么。
玄阴仙决第三重的进境,比以前增进的速度绝不多让,只是玄阴之力,都融入了从**冒出的蕴道残意里,最后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