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vak好看的都市小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txt-第847章 我們把名詞變成動詞吧鑒賞-4liz1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月上西楼。
万籁俱寂。
而就在这种环境之下,一道小巧窈窕的身影轻巧如灵狐般,越过了房屋回廊,来到了一处紧闭的房门前。
房门悄悄被推了一下,没有推开。
血族新娘 BLIE安琪兒
“谁?”
屋内,响起了方正的问话。
“是我。”
猴兒們替為師頂住 軒小染
流晓梦的声音带上了些微不满的娇嗔,恼道:“方丈,你从里面锁门干什么?”
“真稀奇,你睡觉不锁门的么?”
方正起身打开房门,流晓梦立时飞快的挤了进去,此时她一身睡袍,秀发湿漉漉的,似乎是刚刚沐过浴,而睡袍下摆,光洁的小腿犹还裸露在外,宛若珠玉般洁白。
自从修仙之后,她不染尘埃,在家里连鞋子都不爱穿了。
她气道:“开的太慢了,我穿成这样,万一让别人看到了怎么办?我还要不要活了?”
方正无语道:“那你还穿成这样来找我……这里是我家,不是我们的家……”
“你的家不就是我的家。”
流晓梦嘿嘿笑道:“而且我有用定风珠折射,他们根本看不到我的,只有我想让看到的人才能看的到。”
“你来做什么?”
“我想跟你睡觉。”
流晓梦坐到了方正的床上,平日里束成马尾的秀发如今披散在肩头,刚刚沐浴过的肌肤白嫩细致,她坐在床上踢踏着腿,看起来多了几分温婉娇柔的气息。
方正无语道:“你已经满十八岁了,哪还能跟以前一样?。”
“是啊,我都已经满了十八岁了,所以睡觉这个名词已经可以变成动词了。”
流晓梦羞红了脸,却没有移开视线。
对她而言,她喜欢了方正很多年了。
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喜欢了……可说她的成长轨迹中,方正留下的痕迹丝毫不比她小姑来的少。
她已经无法想象没有方正在身边的日子了。
既然注定了这辈子就是他了,那么害羞其实也完全是没必要的嘛……事实上如果不是流苏管着的话,可能晓梦早就已经忍不住提前对方正出手了。
而现在小姑都同意了。
我流晓梦……无所畏惧,厚着脸皮上就是了!
“晓梦……你……”
“我什么我,我不好看吗?”
流晓梦站起身子,窈窕的身姿,看来匀称,但事实上也才不过到方正的脖颈而已。
先天营养不~良,纵然后天再怎么补,她也是长不成流苏那高挑的个头了ꓹ 而那一对平A虽然略有削分,但却更添娇俏可爱的娇憨。
沐浴之后不施粉黛ꓹ 动人的少女体香袭体。
她轻轻附耳在方正的耳边,吐气如兰,低声说道:“方丈ꓹ 我洗干净了哦,是那种你扑上来亲亲也不会脏的干净哦。”
方正:“…………………………”
“晓梦……你……”
流晓梦低声呵声ꓹ “不想知道熔炉是什么感觉吗?不想体验台钳的束缚吗?方丈,我不知道原来是你这么正人君子的呀……”
方正深深看了流晓梦一眼ꓹ 他如今可已经不是什么不食荤腥的食草男了。
他说道:“晓梦ꓹ 你可别后悔。”
流晓梦主动揽上了方正的脖颈,轻声道:“我只后悔我晚生了几年,怎么就小了你那么多岁呢?”
“没事……男人都喜欢十八岁的,到老死也喜欢十八岁的。”
“那我就永远十八岁好了。”
方正招手……房门再度从内里锁上。
屋内一声嘤咛声响起。
这回……真的是谁叫门也不可能会给开了。
方正最后一个念头……
感觉我真的是个人渣了。
但……好刺激……
算了,渣就渣吧,节操这东西,下辈子投胎还会回来的。
那个他看着长大ꓹ 陪伴了他几乎整个修仙人生的姑娘……他舍得放开吗?
人家都主动前来投怀送抱了,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而言ꓹ 还有比这更羞人的事情么?
对她而言ꓹ 恐怕已经聚起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
又何必要伤了她的心?
什么小姑侄女ꓹ 什么养成光源ꓹ 此时此刻,所有的障碍都不再是障碍ꓹ 面前的女孩儿才是真实。
嗯……真实。
很真实。
一~夜操劳。
当方正醒来时ꓹ 怀里ꓹ 姚瑾莘正自酣睡香甜,秀气的面容尽带娇憨ꓹ 看来多了几分可爱。
这次倒是没有双修,仅仅只是正常的酣眠而已……毕竟,姚瑾莘这段时间所承受的天地精华实在是太多太多,以至于有些消化不~良,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才行。
而此时,房门被推开,柳清颜正自蹑手蹑脚的偷偷溜进来,然后注意到了方正的视线,手足无措的在那里尴尬笑了起来。
“过来吧。”
恃運而嬌 林家成
方正心情大好。
在流苏身上损伤的自尊心,终于在流晓梦身上彻底找了回来。
我方正……肾不虚,真的一点都不虚的。
他对着柳清颜招了招手。
柳清颜甜甜笑了笑,飞扑了过来……
扑倒在方正的怀里,拱了一阵,嗅来嗅去的,随即抬头奇道:“师兄,你身上怎么没有那古怪的味道了。”
天劍魔緣 何處仙鄉
“没有就没有呗。”
方正自然知道她说的味道是什么味道……虽然雪之霞每次都会很准时的事后来清洁,但多少会有些微残留。
“可我喜欢那个味道。”
柳清颜对着方正甜笑。
方正板着脸道:“你还要睡吗?”
“要要要。”
柳清颜点头如捣蒜,随即迅速趴倒在了方正的怀里,迅速开始补眠了。
重生之千金要復仇
旁边,姚瑾莘缓缓睁眼……注意到另外一侧躺着的柳清颜。
幽幽叹了口气。
她也明白柳清颜对方正的依赖,那是几乎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希冀,是以她之前虽不习惯,但那次看到站在门口怯生生不敢进来的柳清颜的时候……
还是主动邀请她进来了。
反正只是个孩子而已。
轻轻帮她捋了捋头发,姚瑾莘轻声叹道:“你准备拿她怎么办?”
“顺其自然吧。”
方正轻声道:“她还只是个孩子呢。”
“胸比我还大的孩子?”
姚瑾莘在上面轻轻的掐了一把,惹来柳清颜难受的呜咽,随即含含糊糊的嘟囔了两声,把胸怀紧紧顶在方正怀里……不让姚瑾莘动作。
“她如今可能还处在情窦初开的时候吧?也就正常少女十四五岁的时候……”
说着,方正也忍不住顿了顿,晓梦十四五岁都已经开始主动夜袭我了,虽然不敢过分,但这个年纪的女孩儿,为了爱情真的是敢不管不顾的。
“好吧,她还小,那小清儿呢?”
不得不提……两人之间本来仅仅只是死党的关系。
但这么长时间的双修,双双更借机突破。
姚瑾莘如今已是凝实后期,而方正更是踏足凝实境界……综合实力之强,恐怕他已经真正意义上的,追上了怀里的这个大师姐。
这么多次的亲密接触。
女人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已经被方正彻底占据,感觉连大师姐也变的有些多愁善感起来了。
姚瑾莘认真道:“别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小清儿从小就没人教,笨的跟什么似的,可能她自己意识不到,但我不信你不知道。”
“这个……”
方正还真知道,刚知道。
但……他真没想到,姚瑾莘竟然会这么堂而皇之的把这件事情摆在两人面前来说。
他只能幽幽叹道:“顺其自然吧。”
“颜颜我可以任你顺其自然,但你千万别伤害小清儿。”
姚瑾莘幽幽叹了口气,同样趴倒在方正的怀里,叹道:“那个时候她还小,师父想收她为弟子,但她拒绝了,执意的守着九脉峰,孤零零的身影看着让人心疼,小清儿其实很可怜的,她父亲母亲都不要她,唯一的姐姐又夺走了她的一切,好不容易有了你,如果你也不要她……我真怕她会不会就此堕入魔道,彻底沉~沦。”
方正认真道:“师父不会的。”
“不会的话,就更让人心疼了,每天看着我们两个你侬我侬么?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弟子一点一点的被人抢走?”
姚瑾莘认真道:“总之,我想好了,我们这不是假成亲么,等到我突破成就炼真境界之后,如果小清儿能容的下我,我就留下来,如果她容不下我,我们就和离吧。”
方正惊道:“你认真的?”
“我当然是认真的,我姚瑾莘……从不占姐妹便宜,别看我天天喊小清儿师叔,我可是真正把她当亲妹妹看待得。”
姚瑾莘迟疑了一下,说道:“反正就算和离了,偶尔找你处理一下公务……嗯,别让小清儿发现不就成了,偷偷摸摸的……也挺有意思。”
方正无语道:“你忘记了么?我们两个才是明媒正娶成亲的,你才是我的妻子吧?”
“那只是给外人看的一个仪式而已,能代表什么意义呢?”
姚瑾莘幽幽叹了口气,说道:“我其实很有自知之明的,就算让你睡了那么多次,我也不敢说我在你心里比小清儿更重要……同样的,就算你被我睡了那么多次,我也不敢保证,你在我心里比小清儿更重要,无论如何,谁敢伤害小清儿,我都不会放过她的,包括你在内。”
她顿了顿,认真说道:“也包括我自己在内。”
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