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axm有口皆碑的小說 別叫我歌神 txt-第1197章:撕裂有奇效的“谷小白裂隙”讀書-3ac8h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首尔机场,一辆商务车艰难地排开了人群,向入口的方向前进。
数十名警察,在车辆的前方围成了护栏,为车辆开路,但人群却疯狂地涌上,疯狂地用手拍打着窗户。
有人把矿泉水、各种饮料、手边的物品,甚至臭鸡蛋丢了过来,砸得商务车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负责保护这辆商务车的警察,举起了手中的盾牌保护自己,却依然一片狼藉。
商务车里,曾经跟在谷小白身边,负责了很多天安保的治安正监,坐在闪姐的身侧,面色有些发白。
这特么都什么事儿啊!
神受異界之旅 天字一號
他真担心这些抗议的民众完全失去理智,把这辆车掀翻了,甚至造成了人员伤亡,那就成了真正的国际大新闻了。
现在的他,最后悔的是,为什么不直接派警用直升机,把闪姐送到机场。
毕竟他们刚刚向小白娱乐公开道歉,并被韩国网民骂成了软骨头,缺钙需要补钙。
倒是在旁边坐着的闪姐,面色还算是镇定,前排副驾驶上,跟着闪姐一起来的鸿总,已经捏住了自己的手机,随时准备用自己的大保镖系统救驾。
深情王爺追妻之溺寵神女妃
大保镖系统能挡住吧,能吧?
窗外,各种各样的牌子,用中文、英文、韩文,写着硕大的标语:
“严惩窃贼谷小白!”
“他偷走了云师,又偷走了《云师本纪》!”
“把谷小白赶出韩国!”
飛上枝頭變鳳凰之雲雀篇 紅顏醉紅塵
“请禁止《歌·舞·诗》发售!”
各种各样的标语,在机场门外高高举着,无数人大声喊着口号,然后举着手机,把现场的情况录下来ꓹ 传播到网络上,让大家亲眼看到现场的盛况ꓹ 进行远程的声援。
不但如此,还有更多的人,正从四面八方赶来ꓹ 为此韩国警方不得不封闭了首尔机场附近的道路,所有进出车辆都要接受检查。
而且ꓹ 这种情况,还引起了机场的多班航班延误ꓹ 大量的人行程受到了影响。
而同样的情况ꓹ 其实并不只是发生在机场。
在HSL的总部大楼门外,数量更多的人群,几乎把HSL总部下面三层的玻璃全砸碎了。
群情激昂的网友们,举着各种各样的牌子。
“我们不需要抄袭的《云师本纪》,请立刻停止抄袭!”
“大酱李元利,除了会碰瓷还会什么!”
“停止污蔑小白!”
“高志根你就是条狗!滚回你的狗窝去!”
“守护《歌·舞·诗》,世界第一的《歌·舞·诗》!”
高志根今天都没敢来上班ꓹ 这会儿还缩在家里,都不敢出门ꓹ 连作为总部的小咖啡馆都没敢去。
因为他家里所住的公寓ꓹ 也已经被人堵住了ꓹ 楼下几十名警察在维持秩序。
今天的首尔ꓹ 乃至整个韩国,都陷入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疯狂之中。
而这一切ꓹ 竟然是由一个歌手ꓹ 一张专辑引起来的。
对韩国来说ꓹ 前无古人,可能也后无来者。
社会学家早就已经对这种现象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韩国的社会学家ꓹ 将近期的现象,直接称为“谷小白裂隙”。
因为谷小白而产生的裂隙,正在撕裂韩国社会,让韩国开始不断分化,并开始失控。
有社会学家开玩笑说,如果谷小白是个韩国人,这会儿可以自己组织一个政党去参加竞选了,而且赢面极大。
虽然这是开玩笑,但很多人想想,却真的感觉不寒而栗。
一方面是谷小白不断PUA韩国社会的原因,经过连续不断的,持续的对韩国社会输出,以及全民关注的轰炸,各种试探和撕扯韩国民众的心理底线,现在的韩国民众对谷小白的态度,两极分化严重到了几乎水火难容的程度。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流量时代,互联网时代,人们的思维方式也已经改变了。
在这个流量的时代,流量已经不再是一种蔑称,也不是一种被人不屑的亚文化。它已经成了人的注意力和关注度的总和,已经称为了一种全新的秩序。
灯塔国可以twitter治国,特斯拉也可以twitter治企,嘴炮和吹牛比实力更重要,画饼和PPT有时候比资本还有用。
网络已经完全重塑了人类的社会,新的“族群”构成方式已经诞生。
这种“新族群”超越了民族和国籍,成了另外一种勾连人类的方式。
你用苹果我用华为,我们就是敌人。
你喜欢某退货网红,我不喜欢,我们就是敌人。
你听《歌·舞·诗》我听《云师本纪》我们就是敌人!
对思想比较成熟的人来说,这种“敌人”还有一定的节制。
但是对许多人来说,这种仇怨不共戴天!
当小比例放大到一个几百万人上千万人的大都市时,那绝对人数就已经多到让人难以置信。
黎明之劍 遠瞳
所以灯塔国可以因为大选爆发冲突,所以现在韩国的街头,也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诉讼,陷入了混乱。
今天,韩国警方已经全线告急,经过统计,有十多万人走上了街头。
虽然韩国是一个动不动就上街的社会,但这就像是十多万人在街上随机约架,也太可怕了。
今天之后,不知道又有谁需要背锅被撤职了。
韩国的警方都快哭了。
谷小白在的时候,天天虐的他们死去活来。
现在谷小白不在韩国了,他们还是被虐成了这样。
可问题是,这矛盾,怎么突然就激化成这样的?
接下来事情会怎么发展?
国内,隔岸观火的国内网友们,看着看着,也有点看不下去了。
网友们纷纷跑到了小白娱乐的自媒体下留言。
“小白,别玩你的大玩具了,快点出来!”
“小白你再不出来,东北亚某国家可能就要陆沉了!”
但也有人对网友们的呼吁很不爽。
最後一朵校花留給我 馬家街49號
“明明是那些韩国人碰瓷,抄《歌·舞·诗》也就罢了,还反咬一口说小白抄袭,他们活该。”
“让他们乱去吧,和我们小白有什么关系!”
“就算是要管这事,也该韩国人来负责!”
同一时间,高志根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来自政府、投资商的各种压力,都汇聚在他的身上。
淩天武帝 葉燼涼
他在家里宅着,电话一个接一个,已经接到烫手,差点自动关机。
随着事态的发展,有人受伤被送进医院,甚至有警察和工作人员受伤的消息传来,高志根觉得,自己得前途已经一片渺茫。
不就是两张专辑的商业竞争吗?
到底是怎么搞成了这样的?
谷小白他何德何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