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mbd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笔趣-第五百八十九章 到來-i990t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赵天极妖异的面容山,露出狰狞的笑容。
陰妻當道
言语之间,带着血腥的残酷。
“这百年时间以来,修真界大体平稳,一旦过多杀戮真元境修士,必定会引起其它势力的注意,招来那些所谓的正道魁首势力们的窥视。”
“唯有战争,我们才能够名正言顺地将你们一一绞杀,捕捉成为这血魂大阵的祭品。”
“你可看到了我身后的高台祭坛?里面的血池说不定就有你亲友前辈尸骨的一部分!也正是这百年间,整个三川郡内数十真元境,让我赵家得以搭建起这一个巨大的血祭阵坛!”
“能够死在这里,和你的亲友前辈埋骨此间,成为我赵家崛起的一部分资粮,也是你最大的用处了!”
伴随着赵天极的冷笑,一只血色光芒汇聚而起的遮天手掌凭空抓出,雄浑的力量震撼长空,恍若是翻覆了天地一般,方圆数十丈范围之内的气流都是被引动倒卷,带着无边的力量滚滚碾压而下,其中力量之声势,丝毫不下于真元境六重的强悍力量!
“你们都该死!!!”
童飞燕双目赤红,几乎是留下了血泪。
幼年时期的记忆,当年宗门之中的父母师长的面容,即便是过去了百年的时间,如今依旧是历历在目。
当年逃出三川郡之前,童飞燕也曾经想过回去山门,至少要为宗门父母先辈埋藏尸骨,入土为安。
但在那一场大战之后,整个山门都被烧成了废墟,除了那些低境界的门人尸体被堆在一起焚烧之外,其余的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论童飞燕如何打听,都没能得到半点的消息。
甚至差点因此而泄露。
因此她也完全没有想到,当年父母亲友的尸骨,竟然被暗中送到了这里,沦为了这邪恶大阵的祭品!
愤怒之下,童飞燕不顾伤势强行将玉如意的所有威能激发。
嗡!
浑身上下所有的真元涌入玉如意当中,滂湃的力量ꓹ 犹如汪洋大海,玉如意身上爆发出耀眼的翠绿色光芒。
恐怖的异力ꓹ 猛然间席卷,就见得方圆数十丈范围之内的大地土壤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一层层被掀开ꓹ 朝天升腾而起,几乎是遮天蔽日。
无形无质的力量ꓹ 带着恐怖无边的威能,像是将层层空间都是扭转!
血雨濺花紅
“噗!”
强力爆发之下ꓹ 童飞燕只觉得脑海当中神识仿佛被抽调一空ꓹ 脑海一片空白,同时喉咙吐出一大口鲜血,气息萎靡。
然而童飞燕那充满仇恨的目光没有半点的停息,反而是压榨起体内的每一分力量,像要与眼前之人同归于尽一般!
“疯子!”
这一刻,即便是自认疯狂的赵天极也是忍不住在心中暗自骂道。
这种不顾一切的爆发,使得极品法波所产生的力量远远超乎真元五重ꓹ 甚至达到准七重的可怕地步!
赵天极自然是能够看得出,这一击过去之后对方十有八九将灯尽油枯再也没有任何的反击力量。
可这也要自己能够先活下来再说。
他行事疯狂没错ꓹ 但可没有与这人同归于尽的心思!
只见得他双手捏成一个印记ꓹ 血色的光芒映泛ꓹ 一只巴掌大的血色小钟从丹田之中升起ꓹ 出现在前方虚空,不断振荡起肉眼可见的血光涟漪。
耍酷被雷劈哦親 步步塵
赵天极额头上青筋暴起ꓹ 双指一点ꓹ 那小钟随之咕噜噜地迅速旋转上升ꓹ 并且迅速扩大,变成了一个数丈之长的血色大钟!
“血荡山河!”
混個神仙當當
伴随着赵天极一声大喝ꓹ 血色大钟剧烈振荡了一下,发出当的一声巨响,像是在平地虚空掀起了惊涛骇浪,一重重的血色声浪化作肉眼可见的海啸朝着四面八方席卷,像是一挂覆压了整个天空的铺天盖地的血河,浩浩荡荡,遮天蔽日,卷起无可抵挡的力量碾压而至。
这血色大钟,乃是赵家搜罗各种珍稀材料为其炼制的本命法宝。
同时其中还存在着赵家老祖为其封印下来的三道全力一击的力量!
在这之前,赵天极能够以此斩杀真元六重巅峰的修士,依靠的正是封印在其中的一击的力量!
陰陽靈官
而现在,面对童飞燕不顾一切代价的爆发,赵天极再度动用了赵家老祖留下来的底牌!
轰!!!
醫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帳來
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天地剧烈震荡,虚空都为之震颤了起来,空间像是被挤压成了一张张的纸片大幅度弯曲褶皱。
在那惨烈的碰撞当中,玉如意所散发出来的异力被层层挤压粉碎,血色的大河浩浩荡荡冲击虚空,以无可抵挡的声势瞬间将童飞燕的攻击击溃。
翠绿色的玉如意上面,在巨大的反噬力量之下,也都是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噗!
童飞燕吐出一大口鲜血,整个身影都是如一只破布娃娃般被击飞出去。
登科
“给我死!”
赵天极冷喝一声,面露狞色。
一手收拢血色大钟,同时另一只手骈指如剑,激发出一道洞穿空间的血芒,朝着瘫坐在地上的童飞燕脑袋贯穿而去!
血色的红芒在瞳孔之中扩大,死亡危机迫近,那一瞬间,童飞燕脑海之中仿佛回想起了许多。
过去一幕幕出现在眼前。
当年灭门的惨烈,百年来铭记着的血海深仇……只可惜,她终究是没能给他们报仇。
满怀着不甘,
却又无可奈何!
就在童飞燕黯然闭上双眸等死之际,一把白色的长尺横贯而出,仿佛带着一座山岳般的磅礴巨力,轰然抵挡在童飞燕前方,狠狠撞在那一道血芒身上。
宇宙級忠犬 白做夢
轰隆!!!
真元爆炸,发出剧烈的轰鸣,狂暴的能量横扫四方,崩碎大地!
血芒溃散,那一柄白玉大尺由此至终横贯在虚空,将冲击风暴尽数当下,把童飞燕保护在身后。
“我是真没想到,小小的三川郡赵家,竟然敢做下这般丧心病狂之行径!”
“确实,我这些年来在修真界走南闯北,自诩见多识广,原以为布局坑杀前来探索得真元境修士已经算得上是让人瞠目结舌,没想到这百年间的慢慢恶迹,更为之触目惊心!”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从虚空之中走出。
感叹的声音当中,充满着震惊与不可思议!